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斯新康威号的重要人物
    一切都如同沃尔什总统和诺曼底总司令的猜测一样,鲁迈拉油田遇袭的确是库德人武装干的,目的就是继续绑架全世界的民意对美军行动进行干扰。只是计划虽然是这么个计划,但当鲁迈拉油田爆炸的消息传回了巴迪纳,还是让代总统马吉德感到痛心。

    早上,马吉德和周铭一起在总统府餐厅里用餐,马吉德就不断对周铭碎碎念道:“这鲁迈拉不仅是侯赛因家族的财富,也是伊拉克现在最大的一个油田,目前探明储量就有超过了三十亿吨,位居全世界第六,现在就被这么炸掉了也太可惜了!”

    “我说代总统先生,既然你已经下达了袭击鲁迈拉油田的命令,就不要再纠结鲁迈拉油田究竟有多大多好了,因为那并没有任何意义了。”

    周铭对马吉德说道,其实周铭原本是并不打算说这些话的,毕竟当初在劝他下命令袭击鲁迈拉油田之前,周铭就已经把所有利害关系和他解释清楚了,现在只是马吉德的碎碎念实在太烦人了,周铭为了自己的耳朵考虑,才不能不再向他解释一遍了。

    这让周铭感到很无奈,同时也明白马吉德明明眼光要比萨尔姆精准,但为什么这十多年来,伊拉克一直是萨尔姆在当家,而马吉德不管多么优秀都始终只能做到二把手了,就在于这个决心。

    萨尔姆或许眼光不如马吉德,他也会被美军的轰炸给吓住,但至少该他做决定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并且只要做出了决定就不会去后悔。

    而马吉德不管眼光多好,他优柔寡断的作风却始终是他成不了大气候的最大问题,就像现在,明明自己已经下命令让库德人伪装美军袭击了鲁迈拉油田,却还是在不停的碎碎念,舍不得那些开采设备,还有地下没有被开采出来的石油,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我当然也知道鲁迈拉油田一直以来都是侯赛因家族的命运,因为不管是政变还是战争,你们都是依靠鲁迈拉油田在为你们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

    周铭说着突然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但是代总统先生,请你明白,在我们商界有一句俗语,就是不管多贵重的东西,只有能卖出去的才是商品才值钱,而如果不能卖出去,那他将一文不值。”

    周铭的话让马吉德低下了头,以马吉德的智慧他当然能明白周铭的意思,由于美国石油禁运的原因,导致鲁迈拉油田无论多大能出产多少石油,都无法运出去换成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鲁迈拉是全世界第一大油田,每天能出产十亿吨石油都没用,因为卖不出去。

    “道理我都懂,只是我还是有点舍不得。”马吉德说,“过去有鲁迈拉油田在,不管侯赛因家族怎么样了,都至少还能保有最后的财富,我们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会亲手摧毁他。”

    “那只能说时代的变化太快,让你的脑子已经跟不上了。”周铭摊开双手说,“不过没关系,至少现在巴迪纳的禁飞区已经解除了不是吗?那么接下来就是货轮将食品全部运来巴士拉了。”

    马吉德点点头说:“我已经和负责运输的航运公司取得了联系,他们的船会在明天进入海湾在经过美国海军的检查以后就会直达巴士拉了。只是石油换食品我能理解,但用鲁迈拉这样一座巨型油田来换取食品,我总觉得是非常吃亏的决定,毕竟只有鲁迈拉油田出产石油,我才能换取食品不是吗?”

    “的确如此,但伊拉克并不只有鲁迈拉一个油田,而能换取食品,却只有你的侯赛因家族才做的到。”周铭告诉马吉德道。

    见马吉德还有点不太理解,周铭接着对他说:“我知道你很看不起农业,认为石油是比玉米和小麦都要值钱的东西,我也承认的确如此,但那是在一个开放和各项商品都充足的市场内,也就是说当你走进一个市场,里面有玉米和小麦,也有石油,那么石油才会肯定比玉米和小麦都要贵。”

    说到这里周铭故意顿了一下才又问:“那么反过来呢?当一个市场内只有石油,没有玉米和小麦了呢?”

    “要知道玉米和小麦可是人们每天都要吃的刚性需求,而石油无论他的工业价值有多大,但那都只是一种弹性需求,也就是有了最好,但是没有也不会让人过不下去。”

    周铭接着往下说:“现在伊拉克就是如此,两千多万的总人口有超过七百万正在挨饿或者面临挨饿的危险,那么这个时候食品和石油谁更重要就一目了然了,毕竟石油是不能当饭吃的,但是没了食品,所有的石油工人或者是卫队士兵都将死去。”

    “美国是强大的,但多数人都只看到了美国强大的军事和金融实力,很少有人在意美国是现在世界第一的农业出口国,和世界第一的工业大国。”

    周铭说:“工业不用说,而农业则是所有一切的基础,任何产品都是以吃饱为前提的,如果失去这个优势,那么无论美国的金融实力多强,都会沦为其他国家的肉便器的,就像东亚的某个岛国一样。只要美国出现了一点状况,随时可以过来收割你的经济成果,而你却无法反抗。”

    马吉德想了想说:“我想我这种每顿午餐都能吃到羊排的人来说或许还有点难以理解,但我还是很愿意相信周铭先生您的话,只是我担心的是一座鲁迈拉油田,真的能扭转美军的动向吗?”

    周铭笑着说:“放心吧,西方国家那些圣母诡异的逻辑和影响力绝对超乎你的想象,对于他们来说,为了国外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们就能把自己国家喷到一个体无完肤,最终让政府都不能不做出妥协。”

    “当然最重要的,是石油换食品计划当中存在的巨额利润,因此就算没有民意,各个想在这项计划中获利的财团们,也会帮我们准备这个民意的。”

    周铭对马吉德说,他的话可不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周铭依稀记得自己在前世的时候,听到过某位联合国秘书长的儿子,还有某个西方国家的总理,都被牵扯到了石油换食品计划的受贿丑闻当中,他们都被批利用自身的职权,在为行贿公司争取参与计划。

    那么很显然了,能让联合国秘书长和一位国家总理都被拖下水,这里面的利润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就像后世的一个比喻,对于西方国家来说,石油是黄金,食品只是随处可见的石头;而在伊拉克则正好相反,石油是随处可见的石头,反而食品才是珍贵的黄金;那么拿我们眼中的石头,去换等价的伊拉克的黄金,这笔买卖简直就和白赚了一笔黄金是一样的啊!这种暴利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马吉德最后重重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反正现在有美军的军事封锁,鲁迈拉油田出产的石油也无法运出去,等以后需要的时候再重新做起来就好了。”

    “这个想法是非常积极的,那么如果以后战争结束了,我希望我能拿到鲁迈拉油田复兴的第一份合约。”周铭对马吉德说。

    “我很希望能尽快见到那一天。”马吉德说。

    这时,总统府的生活秘书突然走进了餐厅,向周铭和马吉德汇报说华夏大使林洪请求进总统府,有要事要和周铭商量。

    这个请求让周铭感到有点无奈,因为自己一直都住在总统府里,居然都有点忘记自己只是一个过来改变历史的商人了,看来权力的确很容易让人迷失呀!

    周铭在心里暗暗感慨了一句,同时也暗暗告诫自己,这里是伊拉克,马吉德就算再不够决心,他也做了那么久的二把手,如果自己有一天真越过了底线,就算他肯放过自己,侯赛因家族也不会。

    随后周铭结束了早餐在接待室里见到了林洪,林洪上来微笑着对周铭说:“果然是周铭同志一个人过来了。”

    周铭听到这话当时就皱起了眉头:“林大使莫非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林洪点点头:“是来自国内的消息,杨老让我转告你,明天上午,当斯新康威号到达巴士拉,有位重要人物希望能在那里见你一面。”

    这个消息让周铭感到非常意外,他知道斯新康威号就是石油换食品计划中第一艘向伊拉克运送食品的货轮,那么谁会跟着那艘货轮到巴士拉呢?难道是林慕晴和唐然吗?她们因为太过担心自己在这边的安危,所以偷偷跟着石油换食品计划的货轮一起过来了?

    如果是唐然,周铭很相信她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但是加上成熟稳重的林慕晴就不可能了。

    这时林洪又对周铭说:“周铭同志我想你还是不要猜了,因为那是一个你并猜不到的人,而现在在这里,我也不方便告诉你。”

    周铭知道尽管自己和林洪是用交流的,总统府内也基本上没有懂的,但小心一点总没错,况且能让林洪这么找上门来直接嘱咐自己的人肯定不简单,于是他非常干脆的点头道:“好吧我明白了,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巴士拉?现在还是明天?”

    “斯新康威号明天一早就会到达巴士拉港,我们今天晚上就要出发。”林洪说。

    对于林洪的决定,周铭没有任何意见,于是在通知了马吉德以后,周铭和林洪才出发。

    其实如果在过去,周铭是不会通知马吉德的,不过现在周铭意识到了自己终归是客,那么对于马吉德这位目前伊拉克的主人,总还是要有最起码的尊重了,否则失去了马吉德的支持,自己的很多事情就开展不下去了。

    中午,周铭和林洪在吃完了午餐以后就出发了,他们坐的是使馆的车,在车上,周铭问林洪:“大使,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原本我以为你不会问了,等明天到了巴士拉就自然知道了。”林洪说。

    周铭耸了耸肩:“事先知道总归是心里有点底不是吗?很多时候太过突然的惊喜很容易就变成惊吓了。”

    林洪笑了笑然后告诉周铭说:“要见你的人是美国总统沃尔什,杨老在电话里亲口告诉我的。”

    周铭则哦一声说:“不管是谁说的,我都不信。”

    (晚上有事,今天只能做到这一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