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来自总统的协议
    (鞠躬感谢“书友29868607”的捧场支持!)

    巴士拉是伊拉克最大也是唯一的港口城市,不过实际上巴士拉主城区却并不临海,真正的港口是奥法港,只是由于在巴士拉到奥法港中间有太多的沼泽,陆地运输非常不方便,因此大多数船只会选择通过人工航道进入巴士拉的内河港,进行装卸货物。[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造成了巴士拉尽管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临海,但却仍然是海湾地区最繁忙的港口之一,这种十分有趣的现象。

    中午一点,一艘悬挂着国际红十字会旗帜的巨大货轮顺着人工航道行驶过来,船头的字母显示了这艘船的小说身份,他就是第一艘参加石油换食品计划的斯新康威号。

    由于巴士拉属于热带沙漠气候,甚至都创下过59c的极限高温,尽管现在还并没有那么炎热,但当货轮停靠在了岸边,却依然没有工人开始卸货,这都是要等到下午四五点,太阳慢慢下山以后才能做的事。

    周铭和保镖**还有大使林洪此刻都站在岸边,看着斯新康威号慢慢停稳。

    周铭低头看了一眼这艘船的吃水线,非常浅,就算是周铭这种外行都能看出这船上实际是没有载多少货物的,这是因为这一次的石油换食品计划是通过体积来算的,也就是说同等体积的粮食换同等体积的石油。

    这个换法显然是很扯淡的,毕竟石油多重,这些粮食才多重,一般的粮食都要比石油轻两至三倍,尤其大麦玉米这种又轻,中间空隙又多的粮食,那更是要比石油轻四到五倍了。更别说石油的价格还要比粮食贵很多,这种算法简直就是在坑伊拉克。

    实际也就是这样的,因为所有参加石油换食品计划的公司没有一个是想要真的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的,他们也并非是要普度众生的慈善家,不过都是想要趁着战争疯狂捞一笔的资本家而已。

    当然这些西方国家表面上的说辞都是很冠冕堂皇的,说是重量和引力相关,在地球上的各个地方,重量并不是永恒的,因此要按照他们进行期货交易的体积兑换。(

    这要放在平时,不管伊拉克再怎么蠢都是不能答应的,但现在整个国家面临着困境的前提下,就不能不低头了。

    其实要按周铭自己,他是不愿意这样几乎算是抢劫伊拉克的,但是没办法,只有先喂饱了其他财团和家族的那些饿狼,他们才会心甘情愿的帮自己办事reads;。再者说,自己的公司也是要参加这项石油换食品计划的,如果没有高额的利润自己也懒得办了,至于损失……那就是侯赛因家族的事情了,毕竟损失一些石油,总是比挨饿要强的。

    或许看起来在这次石油换食品计划里,侯赛因家族是吃了大亏,又炸了自己的油田,还以近乎赠送的方式从周铭那里购买粮食,但是要知道,通过这次计划,侯赛因家族就垄断了整个伊拉克的粮食供应。

    在商业领域,但凡垄断,不管做什么都会产生高额的利润,那么这一条商业准则在伊拉克自然也能用上。由于侯赛因家族控制了所有人的胃,那么整个伊拉克就不得不花费更大的代价从他这里购买粮食,为此侯赛因家族的权力地位也就因此会变得越来越稳固。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周铭提出的这项计划是在坑伊拉克,却并不见得是在坑侯赛因家族的,而这也是马吉德会答应周铭的最重要原因。

    现在周铭没空去考虑伊拉克的事情了,因为在这艘斯新康威号上还有一位很重要的人在等着见自己了。

    周铭他们在港口负责人的带领下登上了船,终于在甲板上见到了人,那是一位高高瘦瘦的白人,此刻正带着两名保镖站在那里,见到周铭上来用自己并不标准的打了招呼:“周铭先生,我是沃尔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伦特,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这一声招呼让周铭有些意外,不过也算给了周铭答案,果然不是美国总统亲自来了。

    对这点,周铭其实一开始就不信的,毕竟沃尔什作为现在全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总统,他的出行都一定是经过周密部署的,不管到哪里都是新闻,秘密出行不是没有,但却绝不可能来这么危险的巴士拉,只是为和自己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华夏人一面。

    只是林洪大使说是杨老亲口说是沃尔什总统要见自己,杨老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自己,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要和自己通话,又不方便让别人知道,就只能秘密进行了。

    周铭原本以为沃尔什总统会派特工来进行这一次会面,却没想居然是他的安全事务助理。

    或许光听头衔好像也没那么了不起,但如果纵向的一对比就知道了,当年访华开启中美邦交正常化的,也是一位安全事务助理,就是那位安全事务助理的访华,安排好了一切事宜,才有了后来的总统访华。

    周铭当然不会就此以为沃尔什总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大国来对待了,但他对这次联系会面的重视程度,也可见一斑了。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布伦特助理,当然你的更让我感到诧异。”周铭则用流利的英语客气的回道。

    “没想到周铭先生的英语如此流利,有种让我回到了家乡的感觉,相比之下我的就是在献丑了,还希望周铭先生不要对我的口音有所嘲笑就好,不过我本人对神秘的东方文化还是非常敬畏的。”布伦特又换回了英语对周铭说,“至于我今天会在这里,我则为周铭先生带来了总统先生的邀请。”

    随后周铭就跟着布伦特一起走进了船舱,原本船员的会议室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型的秘密电台了,里面摆满了各种通讯设备,并且还有一台特制的笔记本电脑对着周铭。

    “相信周铭先生您已经接到消息,我们的总统先生是要见你了吧?不过总统先生因为有事不能亲自到场,不过这套视频通讯却能做到,到时候你就只要对着画面说话就可以了。”

    布伦特耐心的给周铭解释,周铭则哭笑不得的摆摆手说:“我知道了,布伦特助理你随时开始就行。”

    周铭也是真的很无奈了,作为一位重生者,视频通话在后世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了,自己哪能不知道该怎么用,还需要有人在旁边专门介绍呢?尽管这是现在最先进的科技。

    布伦特尽管对周铭的博学感到惊讶,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帮周铭对设备进行最后的调试,在一切准备就绪,才联通了和沃尔什的视频。

    随着布伦特的动作,一位高鼻梁的美国白人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周铭一眼认出来他就是现在的美国总统沃尔什了,不仅是因为他的照片总能出现在各大报纸上,更因为他和自己的儿子,后世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推翻萨尔姆政权的小沃尔什长的一模一样。

    “尊敬的沃尔什总统先生您好,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周铭对沃尔什打招呼道,而与此同时沃尔什也对周铭问好了。

    “没想到周铭先生的英语这么流利,那看来我对交流障碍的担心是多此一举了。”

    沃尔什客气了一句,然后又说:“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很愿意亲自去一趟海湾地区,然后我们能面对面坐下来进行交谈的,毕竟对着一台电脑交流总是让人感到非常诡异的。”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其实这倒是无所谓,并且相比这种远程交流的科技,我更好奇的是总统先生您找我的目的何在。”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沃尔什那边犹豫了一会才回答道:“在说到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我很有必要提到另一个事情,就是周铭先生你之前去往伊拉克的时候,我们的空军曾大规模出动对你进行拦截。”

    周铭点头说:“这个事情我当然知道,不过最后我还是平安的到达了巴迪纳。”

    “的确如此,不过周铭先生你自己对这个事情怎么看呢?你觉得这个结果是你自己的运气好,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呢?”沃尔什问。

    周铭想了一下说:“我想沃尔什总统你肯定不介意帮我回答这个问题对吗?”

    沃尔什笑了:“真是个聪明的年轻人呀,这次我之所以派我的安全事务助理去海湾找你碰面,就是关于这件事的。”

    “前不久,诺曼底将军告诉了我一个非常让人费解的情况,是关于那天晚上两架负责拦截你飞机的战斗机失事的。”沃尔什说,“原本我们都以为那是由于当天晚上沙尘暴所引起的,但现在的调查结果却完全否定了这一猜测,他们的失事是不仅人为造成的,而且还是一架打下了另外一架,再攻击了自己所造成的。”

    “我不明白这两架飞机为什么会这样,或许他们是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吗?不知道周铭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吗?”沃尔什问。

    沃尔什的消息让周铭感到了惊讶,因为周铭曾想过沃尔什执意要联系自己的原因,但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个原因。不过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自己似乎也的确透过飞机的窗户看到过有一团橘红色的绚烂礼花,不过那时自己以为是伊拉克空军和美国空军的战斗,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想的的确太过简单了一点。

    想到这里,周铭就把自己当时看到的情况都告诉了沃尔什,沃尔什得到周铭的答案以后叹息一口气道:“果然是这样啊,那两架战斗机就是因为发现了你的踪影,所以才会坠落的。”

    “可是据我所知,我的祖国是没有参与这项行动的。”周铭提醒一句道。

    “这点我完全相信,因为那两名飞行员都是非常优秀的联邦飞行员,他们不可能会叛变联邦,所以我现在的猜测,是还有另一个势力,在背后帮助你,并且还是我们联邦内部的势力。”沃尔什对周铭说。

    “总统先生,我完全同意您的观点,因为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是绝对不知情的,另外飞行员的反常行为来看,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最后问:“所以总统先生您今天要和我联系,是您的调查有了什么进展,还是有什么命令要吩咐呢?”

    沃尔什笑了:“年轻的先生果然聪明,我今天之所以会和周铭先生做这次视频电话的会面,就是希望能和周铭先生达成一项协议,尽快结束这场海湾战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