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蕾雅的执着
    “我是蕾雅,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无辜,我是不会相信你的,我刚从马吉德那里过来,他告诉我他已经决定要结束这场海湾战争了,还告诉我这是周铭你的决定,是你在巴士拉和美国人谈判以后的结果对吗?你这个骗子!”蕾雅咬牙切齿的对周铭说。

    周铭面对蕾雅还真感到有些头疼,毕竟这次结束战争的决定非常突然,自己连劝马吉德都是临时抱的佛脚,就更别提这位库德公主了。

    这个时候周铭真希望自己真是蕾雅口中所说的那种骗子,至少那样自己就可以坦然的直接走掉,完全不必理会她了。

    但很可惜自己并不是,所以就只好硬着头皮解释了:“我很抱歉会生这样的事,不过事情总是很突然的,这一次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

    周铭还想多说点什么,但见蕾雅却突然哭了出来,尽管她仍然蒙着烟色的面纱,但周铭的确也看到了她从眼眶中流出的泪水,蕾雅抽泣着对周铭说:“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残忍,那么直接的告诉我真相,你为什么不随便编一点谎话来骗我,让我的心里能好受一点呢?为什么你要告诉我?”

    对于蕾雅这一连串的质问,周铭愣了一下,然后才说:“我知道我可以随便编个谎言让你高兴,但我更不希望骗你。”

    “可你仍然是个骗子!”蕾雅朝周铭大声道,“你用建国的希望欺骗了我们所有库德人,你欺骗我们放弃美国人的橄榄枝帮你去和美国人打仗,你欺骗我们用自杀式袭击去袭击美**队,可是现在,你却要和美国人何谈了,你告诉我,你凭什么?”

    “你凭什么可以干预这场海湾战争,你凭什么指挥库德人的游击队去进攻美国的装甲部队,现在你又凭什么代表伊拉克去和美国总统谈判,你凭什么结束这场海湾战争?我们又是什么,凭什么要听你的安排呀?”

    蕾雅一句接一句的质问,她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了,到最后都已经要咆哮起来。

    周铭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抱住了她,对她说:“我什么都不凭,就凭我是周铭,我就能干预这场战争,我就能主导战争的结束,而你们就要听我的安排!”

    原本蕾雅还拼命挣扎着,但当听到了周铭这番霸道的话,就立即平静了下来,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靠在周铭的怀里说:“现在周铭你要结束战争了,那我们库德人可怎么办?萨尔姆的政府军一定会对我们秋后算账的,而以我们现在的武器装备还是打不过他们的,那我们库德人建国的希望不又遥遥无期了吗?”

    “的确,虽然伊拉克军队遭到了美军重创,但最基本的地面部队还在,那些苏制武器也依然拥有巨大的杀伤力。”

    周铭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问:“那么在我回答你问题前,我想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是应该联合国划给你一块土地,然后你们再在这片土地上居住建国呢?还是你们自己推翻侯赛因家族在伊拉克的统治,最后把这里变成你们的国家呢?”

    “当然是应该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推翻萨尔姆政权,建立我们自己的国家!因为依靠其他国家的施舍终归不是长久之计,对于我们库德人而言,战士只有自己手握着枪,才能保卫自己的家园,否则就不存在任何形式的独立!”蕾雅毫不犹豫的回答。

    “就是这个道理了。”周铭对蕾雅说,“我最多只能给你们提供一个契机,真正的独立,还是要你们自己来完成的。”

    周铭这话并非是空穴来风的,这就是在中东地区的一个无奈的现实,就好像犹太人当初回归中东建立以色列国的时候那样,尽管他们建国是得到了联合国批准的,但却依然经历了几次中东战争,依靠自己的力量不断打败各路的阿拉伯联军,才真正在黎凡特地区站稳脚跟。

    相比之下,隔壁的巴勒斯坦尽管也得到了联合国承认的建国,却由于和以色列不断的军事摩擦,被批准的国土也不断的被侵占,一直未能有一个真正的国家形式。

    蕾雅嗯一声说:“我知道,我也相信我们的库德战士,不管未来的路多么艰辛,我们都一定会为了建国而努力的!”

    说到最后蕾雅抬起头看着周铭说:“非常感谢你能对我说这些。”

    周铭摇摇头:“这话我不光是在说给你听,同样也是在说给我自己听的。”

    蕾雅对此有些不理解,但事实也就是这样,因为就周铭现在所掌握的财富,安安稳稳的随便搞个公司,就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或许还能在国外当个议员什么的,偶尔调戏调戏路过的美女,教训一下看不顺眼的流氓,也是非常安逸的,但周铭就是不愿意,还是想要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上。

    就像现在,自己明明已经在伊拉克做到极限了,回头现自己仍然不过是在其他人的棋盘上,受到其他人操控的棋子而已。

    这就像是自己前世在公司里那样,无论自己为公司拿下了怎样的客户,做出了多大的业绩,每一次为了合同去喝到胃出血,最终一个月却始终只能拿到可怜的几千块钱工资,还随时有被公司因为各种理由开除的风险;反而公司的老板啥事也不做,就能对着自己指手画脚,一言不合就有权开除自己。

    这是生活的常态,也有无数人是在心安理得过着这样的生活,上班然后拿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工资。

    但是周铭却不想这样,对他来说这种感觉让他无比屈辱,作为一名重生者,有机会让自己的生命重来一次,自己就必须要冲破这层牢笼,不能再当其他人的棋子,而是要自己成为以世界为棋局的棋手,哪怕那个“外面的世界”是让美国总统都有些忌惮的存在。

    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那自己难得碰上这么一次重生的机会,不努力去爬到世界之巅上去,那不白瞎了这么一次机会吗?

    不过想归这么想,但周铭也知道这会是一条非常曲折漫长的路,他松开蕾雅对她说:“放心吧,我既然当初答应了你们,只要你们有建国的机会,我就会给你们帮助的。”

    “我相信你。”蕾雅回答周铭说,她低着头似乎还有些犹豫,过了好一会才又说道,“你知道吗?对于我们库德人来说,女人是不可以随意被除了丈夫和家人以外的男人看的,更不可以……搂抱。”

    说到最后一句搂抱的时候,蕾雅的声音都如同蚊呐般细微了,但尽管这样,还是让周铭吃了一惊。

    周铭急忙松开抱着蕾雅的手然后对她说:“那个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们那里有这样的规矩,正所谓不知者无罪,我想你们的真主应该会原谅这种意外的。”

    蕾雅摇摇头,似乎鼓起了什么勇气一般抬头直视周铭道:“因为是周铭你,所以我愿意!而且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否则他再宠我也不会派我带队来巴迪纳了。”

    蕾雅的语气很坚定,但却让周铭感到无比头大,因为她愿意什么?难不成自己只是看了她一眼抱了她一下,她就非自己不嫁了吗?而且还把整支库德人游击队当成了嫁妆,这也太扯了吧?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自己跑苏摩尔的库德人聚居区把那边的女人全看一遍,那所有库德女人都要嫁给自己不成?再把整支库德人民族给赔上,这简直不可理喻嘛!

    这些想法周铭也只能自己在脑中想想,如果说出来天知道面前这位公主会不会暴走。

    周铭深吸了一口气对她说:“公主殿下,先我很感谢你对我的青睐,我也很幸运您的父亲也信任我,但是我想我们之间只是有一些观念上的误会,你并不需要这么委屈自己一定要嫁给我。”

    “我并不是委屈自己,这也并不是观念上的误会!”蕾雅急着解释道,“我并不会拿自己这辈子的幸福开玩笑,我这么做是认真的!”

    蕾雅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我猜周铭你一定还有其他的妻子或者是女朋友或者是情人对吗?这些对我们库德人来说都是没关系的,因为传宗接代是天理,因此真主是允许任何人娶很多妻子的,我的父亲就拥有十一位妻子,所以我只会成为你的妻子之一,我会和你的其他妻子,每天伺候好你的。”

    周铭对海湾地区的宗教习惯倒是略有耳闻,知道这边在他们的观念里是不存在一夫一妻制的,并且这边很多王室成员拥有很多位妻子也都是公开的秘密。当然,周铭自己是肯定做过妻妾成群的梦,但现在这么一位才接触不久的库德公主,就这么直接跟自己说要嫁给自己,还说要成为自己的妻子之一,一时间还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想到最后周铭对蕾雅说:“公主殿下,我想你现在的情绪过于激动,并不适合谈论这个问题,或许等你冷静下来了,你就会改变主意,所以刚才要嫁人什么的话,我们可以都暂时忘记他的。”

    周铭对蕾雅说完就离开,蕾雅这一次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地有些落寞。

    回到自己的房间,周铭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和库德人的加奥兰酋长再联系一下的,不过当周铭拨通卫星电话,那边却始终处在占线的状态。

    试了两次周铭就暂时放弃了,或许那边有什么事吧,毕竟那是苏摩尔地区几百万库德人的酋长,当然不可能和自己一样清闲。

    由于现在的时间已经晚了,周铭放下电话就去洗澡准备休息了,可当周铭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却见自己的保镖**坐在客厅,正用一种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周铭对你好奇的问:“生了什么事吗?是不是加奥兰酋长那边回了我电话?还是我把香精当沐浴乳用,而导致身上有很冲的味道吗?”

    **则摇摇头说都不是,然后伸手指了指周铭的房间说:“是那边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你可是咱们国家级兵王啊,居然还有你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事?”

    周铭惊讶的说,然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等他打开了房门,他才明白**为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蕾雅公主,你怎么在这里?”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