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送上门的女人
    房间里的女人就是蕾雅,她仍然还穿着那一身熟悉的烟色阿拉伯长袍,带着头巾,只是没有戴面纱,那张让人惊艳的脸庞在月光的照射下让人心动。≧≧<.不过这个心动也就是惊鸿一瞥,因为蕾雅看到了跟在周铭身后的**,她马上惊叫一声马上转过了头去。

    周铭这才想起库德人的观念,于是对她说:“**是我的贴身保镖,我一直都把他当大哥的,也能算是我的家人,所以你也没有算失贞。”

    其实周铭还想说当初在马哈德的王宫里,自己和加奥兰酋长达成合作的时候,自己就要她当众摘下了面纱,**当时就已经见过她了,怎么现在还这么矫情呢?而且失贞,老实说周铭自己说这个词也是非常别扭的,毕竟自己可还没答应娶她,好像也没资格这样说吧。

    不过这些想法周铭此时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因为要是说出来,周铭真的不确定这位暴脾气的库德人公主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蕾雅公主还有些事情要谈,我们得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

    周铭让**离开了,蕾雅这才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随后周铭打开房间的灯,看到她那张美艳如花的俏脸红扑扑,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的想咬一口。

    当然最后周铭还是忍住了的,毕竟这可是库德人的公主,再想想后世那么多的恐怖暴力,都是出自这个宗教,就不能不让人管好自己的裤裆了,万一一个控制不好,那可是要被那些宗教狂热者满世界追杀的,就算是有**,也保不住路边炸弹的袭击呀。

    于是周铭揉揉太阳穴清醒了一下,然后请蕾雅坐下来了,周铭问她:“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想到跑这来了?”

    蕾雅坐在椅子上似乎有些局促:“我……今天在被周铭你拒绝了以后我很不甘心,我以为你是白天不好意思,所以我晚上就爬窗户进来了。”

    蕾雅的头越说越低,到最后都要埋到自己的腿上了,而听着她的话,周铭也总算明白刚才**为什么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原因很简单,要是蕾雅走门进来,**是不会随便她进来的,至少也会向自己询问一下的,可她是爬窗户进来的,**就拿她没辙了,毕竟这位库德公主,她是来哭着要嫁给周铭的,对这样的女孩,**总不能直接把她从窗户扔下去吧?更别说他们那有些极端的教义了,**可不想再多给周铭惹事,就只能放在这里等自己洗澡出来交给自己处理了。(广告)

    这也是周铭自己的疏忽,不过这也不怪他们,因为谁也想不到蕾雅这么一位公主居然会半夜爬窗户进一个男人的卧室。

    要知道一般女人就是有这个想法也没这个能力,只是周铭忘了蕾雅还是库德人游击队的军官了,整天带领游击队和政府军对抗的,那么有点这种飞檐走壁的功夫就并不奇怪了reads;。

    周铭脑中想着这些,不过嘴上却说:“蕾雅公主,先我希望你能明白,这种半夜爬别人家窗户的行为,都是很不值得鼓励的,我相信对你们库德人也是一样。而且还有另一点,我白天并不是有什么不好意思,我只是单纯的认为我们之间是存在误会的。”

    蕾雅马上抬起了头:“可我却并不认为有什么误会,当初你故意要那样羞辱我,不就是为了拥有我吗?而且我长的漂亮,也不会计较你拥有的其他妻子和情人,这不就是你们男人所希望的吗?”

    周铭还想说什么,却见蕾雅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在周铭面前脱掉了自己的长袍。

    周铭倒吸了一口气,眼前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因为蕾雅那套长袍下并不是什么都没穿,而是比什么都没穿要更性感诱人。

    只见蕾雅穿着一套洁白紧身护士服,完美的身材呈现出诱人的s形曲线,饱满硕大的胸脯将衣服绷得紧紧的,似乎随时都会要把衣服给撑破一般,透过钮扣间的缝隙可以看见那道深深的沟壑,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紧窄短小的裙摆堪堪到大腿根部,只能勉强遮住那挺翘的臀部,一双修长丰润的美腿被红色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尽显诱惑。

    原来都没有想到,在那套宽大的阿拉伯长袍下的,居然是这么一具身体,再结合这套制服诱惑,真让人难以招架。

    当然,如果不是她头上还戴着阿拉伯的头巾,脚上还穿着阿拉伯皮靴,同时脸上不仅没有一点妩媚,反而还有一种为了真主献身的坚定的话,让周铭感到很不伦不类的话,周铭就真的要挡不住她的诱惑,扑上去把这位主动勾引自己的库德人公主给就地正法了。

    “周铭,你觉得我美吗?”蕾雅问道,说话间她还故意把身子前倾,让自己胸前的丰满更加突出,周铭看着那紧绷的扣子和布料,似乎都能听到它们不堪重负的呻吟了。

    周铭长长吐出一口气,默默的捡起她丢在地上的长袍批在她身上,然后再带她坐下来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面对周铭这个问题,两行清泪顿时从蕾雅的眼中滑落,她懦懦的对周铭说:“很抱歉,我的侍女告诉我男人都喜欢这样的,但是我做得真的太差劲了!”

    “你侍女怎么会和你说这个?”周铭苦笑着问。

    “她是从一些电影里看到的,说那种电影是男人最喜欢看的。”蕾雅说着一张俏脸突然变的通红,显然她也看了那种电影。

    通过蕾雅的神色,周铭就不难猜到她说的肯定是那种出场人物很少,场景变化很少,又是一镜到底的爱情动作电影了,不过周铭的疑惑不在这里,而是这位骄傲的库德人公主,为什么一定要把她送上自己的床呢?

    随后在周铭的注视下,蕾雅回答道:“这是我父亲的意思,我刚才给他打了电话,他同意我这样做了。”

    周铭皱起了眉头:“你是说你的父亲把你当成了交易的筹码,想要通过你来实现我对库德人建国的支持?”

    蕾雅摇头说:“并不完全是这样,因为如果是其他人我也不会答应,我的父亲也不会逼我,但是周铭,对象是你的话,无论怎样我都能接受。”

    最后,蕾雅看着周铭,仿佛一名最虔诚的修道者一般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人们和诗文里所说的爱情,按理来说我对给我指定的男人是会抱着非常抵触的心情,但当我知道是周铭你的时候,我却一点也抵触不起来,尽管我知道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知道,我爱上你了。”

    蕾雅说着苦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这么说有多么可笑,或许你也会认为我是一个非常随便的女人,或者还有些精神错乱……”

    “不。”周铭打断了蕾雅的话道,“和你的想法正好相反,如果你一直是在试图诱惑我,我或许会直接把你这样推出门外,但是现在,我觉得你才是一个真正的人。”

    这让蕾雅又有了希望,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周铭问:“是真的吗?那这么说,周铭你同意娶我,愿意和我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了吗?”

    这位直爽的库德公主,她这么直接的话还真是让周铭有些猝不及防。

    周铭故意咳嗽一声对她说:“不过蕾雅,我想现在我可以这么叫你了,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我在美国有两位女朋友,她们并不一定会接受你,还有我在华夏国内,还有一位青梅竹马,至于其他作者给我安排的女主只会更多,以至于都有读者在骂我种马了。”

    蕾雅很无谓的摆摆手说:“那又怎样?只要是周铭你想做的就去做就好了,其他的还要管什么呢?”

    蕾雅说完就主动上前吻住了周铭,周铭能感觉到蕾雅的嘴唇是冰凉的,可见她此刻的紧张。

    周铭捧着蕾雅的俏脸,低头问她:“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吗?你可知道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去找更优秀的婚姻对象,有可能是哪国的王室成员,或者是邻国的政要,如果你出生在我的国家,我会相信有万千男人为你倾倒,奉你为他们心中的女神……”

    蕾雅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了周铭接下来想说的话,她对周铭说:“我不管其他人会怎么看我,我也不想要当其他人的女神,因为我现在只想当你的女人。”

    说完蕾雅再一次吻住周铭,这一次周铭知道自己再忍就不是男人了,于是周铭也狠狠吻住了蕾雅,并把她推倒在了床上,或许被一位美女逆推会很有快感,但周铭还是要自己掌握主动的,尤其蕾雅还是一位未经人事的处子,自己身为男人,有义务来好好引导她。

    一边亲吻着,周铭一边粗暴的把她身上的护士服给狠狠撕开,当周铭咬上那雪白的山峰,蕾雅情不自禁的出了满足的呻吟,而就在蕾雅的呻吟中,周铭脱掉了她身下的内裤。

    与此同时在周铭的房门口,**收起了一直在手上把玩的匕,其实他走出房间以后却并没有走远,因为作为周铭的贴身保镖,他不确定蕾雅对周铭是不是真的毫无威胁,就只好先在门口听听看,如果有什么意外,他能保证自己第一时间冲进去保护周铭。

    对**来说,尽管对方只是个女人,但也是库德人的军官不是吗?况且女人老人和小孩也是会杀人的,甚至在很多时候,他们的伪装能让他们更方便的行凶。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是多虑了,虽说蕾雅的目的还要打一个问号,但至少她现在是对周铭没有任何威胁了。

    **这么想着离开了房门,但他却并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而是就睡在了客厅的沙上。

    而在房间里,蕾雅滑到周铭的身下,伸手握住了东西在自己嘴边,抬头娇媚的看了周铭一眼:“现在让我来好好服侍你吧,我的男人。”

    “你不嫌脏吗?我们可是刚刚才做过的,哦!”周铭的话才说出口,就感觉自己被温暖包围了,只是对方的生涩让周铭忍不住的指点道,“你要熟练用自己的舌头,不要让牙齿碰到了,对,就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