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笨办法?
    如果不是真正的大事,周铭也不会急急忙忙从伊拉克赶回来了,不过现在看样子这边的事情似乎比一天前又更严重了一些。

    周铭并不会因为唐然的一句话就断定发生了什么,毕竟在周铭眼里,唐然就是一个呆萌呆萌的丫头,就算她已经接过自己父亲的大旗成为了唐氏家族的族长,但却依然什么都不懂,唐氏家族那么一个屹立了一百五十多年历史的重量级家族,又是加州财团的核心家族,哪会那么容易垮掉呢?

    真正让周铭做出判断的是站在唐然身后的人,林慕晴、童刚和李成在这里不用,还有唐氏家族的宗祠族会会首唐景胜,族会里最重要的女性唐徽茵,以及唐毅唐婉儿和唐林都在这里,甚至连乔布斯都在这里了。由于这些人在这里,周围保镖都是很自觉把人都隔离开的,仿佛在人群中建立了一个人形结界一般。

    也是因为这么多的重要人物都在这里给自己接机,那么意思就很明显了,如果不是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他们才没有那么无聊来做这样的恶作剧。

    正是因为了解了这,周铭才并没有急着什么,而是先让林慕晴带着众人上车回去了酒店,到了会议室里坐下。

    其实在这个会议室里,以周铭的辈分和资历只是坐在中间的位置上,但众人的目光,却都隐隐以周铭为中心,这也难怪,毕竟要是他们能有办法的话周铭就不会这么急急的回来了。

    周铭于是问大家道:“幕晴姐,现在究竟什么情况了?之前你打电话给我,不只是唐钰被f逼抓了吗?怎么现在又会搞到整个唐氏家族都出现危机了呢?”

    对于周铭这个问题,唐景胜主动站出来回答:“还是我来吧,之前的确只是唐钰遭到了f逼的调查,但紧接着唐安发起唐人银行的股东大会要求对银行近期业务进行彻查,以免让唐人银行也招惹上叛国调查,他的建议得到了银行大多数股东的拥护,并表示如果不执行,他们就将发起对唐然的罢免程序。”

    周铭愣愣的看着唐景胜问:“这个♂♂♂♂,m.↑.co●m唐安是什么东西?”

    唐景胜面对这个问题感到有些尴尬:“他也是唐氏家族宗祠族会的人,拥有唐人银行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拥有网络科技产业和保险公司,是家族里实力比较大的一支。平时仗着自己对唐人银行的影响力,给其他家族子弟照顾了很多恩惠,因此他的号召还能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尤其……”

    唐景胜到最后看了唐然一眼,显得十分犹豫,周铭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周铭接过话头:“尤其是对唐然对吧?”

    唐景胜头是,周铭在心里叹息一声果然如此,虽然唐氏家族有唐景胜这样坚守祖训规矩,坚持要为家族选出最有能力的族长,但还有一些人则会认为唐然他们就是从国内来抢夺他们资产的,因此对最后继承了财产的唐然充满了怨恨,一如当初的唐钰一样。

    其实白了这就是一个站在自己角度上的心里不平衡,他们已经把唐氏家族看成了自己的财产,认为唐然和她父亲不过是来坐享其成的,浑然不觉他们能为家族带来多大帮助,更重要的是家族的发展也能带动他们更好的发展,他们看不到祖训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也看不到自己现在的产业都是这样“不公平”的祖训所带给他们的,就只会一味的怨恨。

    也正是由于心里一直积压着这样的怨恨,过去是因为有家族规矩在头上压着才不敢造次,但现在有了唐安的振臂一呼,自然这些人就都跳出来了。

    当然如果只是按唐氏家族的族规来办就好了,但问题在于这是在象征着法治和自由的美国,在这里任何事情都是要遵守法律的,不管唐氏家族的规矩如何,都是要以法律为准绳的。因此就是只要唐安他们是完全有权避开家族规矩,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罢免唐然董事长职务的。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和唐家决裂了,因为唐然不管出身哪里,至少她现在得到了宗祠族会的认可,就是唐氏家族的族长了,现在罢免她的总裁职务无异于是对抗家族罢免族长。

    那么如果按照加利福尼亚的法律支持了唐安的动作,事实唐安敢这么做就证明肯定有人能操纵这场诉讼,最后强制免除唐然唐人银行董事长的职务。这样一来,原本唐然的威信和号召力就要靠唐人银行来维持,现在把这个唯一去掉,唐然就可以靠边站,剩下的就是家族内的实力话了。

    原本家族挑选继承人的规则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而唐景胜为了维护祖训,必然要支持唐然,和唐安那一派人斗到底,那么这就会造成唐氏家族的内部分裂,而这也就是唐安或者是他背后势力的目的。这就让唐景胜很头疼了,相反对唐安来他就能更肆无忌惮了。

    “我派人去查了他们背后的主使,但截止到现在都是一头绪都没有的。”唐景胜,“不是我自夸自雷,我的情报系统在全加州都是非常厉害的,但是现在借用了警察的很多特殊权限,却依然没有结果,所以我能断定,这一次出手的,肯定是一股不一般的势力。”

    周铭对此表示非常理解,要知道唐然这位要靠唐人银行来塑造影响力的族长目前才不过占了唐人银行0%的股份,而唐安他就有了10%,可想而知他在唐氏家族的地位了。

    那么要指使这么一位唐氏家族的重要人物做出这种事情,那背后撑腰的势力可想而知了,不有多强,但肯定不会简单了,如果对方真心不想出面,那么凭唐景胜的能量,自然是查不到了。

    “那么现在其他财团或者家族有什么动静吗?”周铭问。

    唐景胜摇摇头:“目前事情发生的时间还太短,所有财团和家族都还处在观望的状态。”

    这并不出人意料,既然对手能策划出这么一手分裂的把戏,那么也不至于这么的没有耐心,会在局势尚未明朗的情况下跳出来。

    周铭又换了一个问题问:“那么整件事情的起因呢?就是因为唐钰被f逼抓起来了吗?”

    唐景胜头回答是的,他还看了周铭一眼才接着道:“因为有人举报唐钰支持臭鼬工厂的金斯顿实验室,涉嫌在海湾战争期间走私出售高科技武器给伊拉克,因此唐钰将会接受包括叛国罪、战争罪和走私罪在内的七十八项指控调查。唐安也是以此为借口,怀疑唐人银行支持了唐钰的战争走私行为,所以要求对唐人银行的账目调查。”

    “感情这还是我带来的麻烦了。”周铭笑着道,“我的确支持了伊拉克的战争,不过唐然并没有参与,他们要调查就让他们去查好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当我让唐然配合会计公司查账的时候,我却发现有很多家唐氏家族的企业股份被偷偷卖掉了,转到了唐安通过海外公司控制的一个投资银行名下,至此我才明白,什么所谓的查账就是借口,他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分裂家族!”

    到这里唐景胜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如何不希望他的目的就只是要查账,单纯的不希望唐氏家族不卷入叛国罪名的司法调查当中呢?但问题他的目的并不在这里。”

    “所以现在你们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接下来事情会怎样发展对吗?”周铭问。

    “所以我们现在的局面相当被动。”唐景胜。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f逼是怎么查到唐钰走私军火去伊拉克的?”周铭问。

    唐景胜回答:“我查过的,这是一个叫海鲨会的组织向f逼提供的线索,这个海鲨会由法国人建立的烟帮组织,成员有上千人之多。”

    “那么就简单了,首先我们先给f逼还有警方提供这个海鲨会的犯罪证据,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让警方捣毁他们的窝还有产业,抓走他们的人;然后再去对付唐安的产业,在唐人银行这边切断他的资金供应链,再打垮他名下的公司。”周铭。

    随着周铭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

    面对周围一圈的目瞪口呆,周铭好奇的问:“有什么问题吗?”

    所有人对视一眼,最后唐徽茵站出来:“周铭先生,你的这些方法倒并不难办,但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应该尽快找出幕后烟手吗?”

    唐徽茵的话得到了其他所有人的一致赞同,不过周铭却反问了一句:“可找的到吗?”

    这句话让所有人哑口无言,周铭接着:“我知道这是个本办法,我也知道那个什么海鲨会还有唐安,都不过是对方摆在台前的傀儡而已,真正的幕后烟手还躲在暗处吃着瓜子看着戏呢,当然能抓到这个幕后烟手是解决问题最根本的办法,否则不管海鲨会还是唐安,都是治标不治本的。”

    周铭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又道:“可现在问题在于我们的敌人太狡猾,我们短时间内很难把他从暗处揪出来,但是我们又什么都不做,所以对不起,我们就只能拿海鲨会和唐安开刀了。”

    “他们不是摆在台前的傀儡吗?他们不是仗着背后有人帮他们撑腰吗?那我们就打死他们,背后撑腰的人有本事就出来给他们撑腰看看,如果没这个狗胆就继续当他的缩头乌龟去!”周铭。

    “可如果幕后烟手再安排出更多的海鲨会和唐安呢?”唐景胜问。

    “有一个打死一个,有两个打死一双,等把他伸出来的手脚都砍了,我看他还能怎么办,要不要自己跳出来赤膊上阵!”周铭坚定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