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法律?呵呵
    周铭一番话让所有人哑口无言,大家都愣愣的看着周铭,一脸的感慨和叹息,这人和人就是没法比,之前他们面对眼前的局势完全束手无策,却没想周铭啪啪啪一阵快刀斩乱麻就全安排好了。

    的确,如果被人在背后算计了,那么最好的方法是要尽管揪幕后烟手来解决,否则幕后烟手不解决,问题和麻烦只会源源不断的出现。然而现在问题在于这个幕后烟手非常狡猾和高明,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找到,林慕晴、童刚和唐景胜都是卡在了这个地方。

    但其实他们都犯了一个逻辑性的错误,就是找到幕后烟手是最好的方式,却并不意味着是唯一的方式。

    周铭也就是看到了这个问题,才提出了直接不管幕后烟手的问题,直接针对台面上的海鲨会和唐安出手,看到问题解决问题。

    虽然周铭自己说这是一个笨办法,但实际上这是现在最具有操作性的办法了。

    为此唐徽茵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周铭先生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最忌讳在原地想东想西,还是要先找准一个点行动起来是最好的。”

    唐景胜也说:“不仅如此,我们一旦开始针对海鲨会和唐安发动攻势,也算是一种对幕后烟手的逼宫,让他陷入主动站出来和继xu躲在烟暗中的两难抉择,主动站出来那就方便我们了,如果他继xu躲下去,连自己人遭到了报复也不管,那么接下来其他人再要帮他做事就不能不多考虑一层了。”

    “就是,我们做事可不会留情面的,连三岁小孩都明白,如果自己手下出事了不帮忙扛着,那么就不会有人再愿意当手下了,那幕后烟手碰到铭哥哥就是他倒霉啦!”唐然高兴道。

    林慕晴抱着唐然也说:“然然说到点子上了,之所以有人做事就是觉得有人在背后帮自己撑腰,但一旦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事情做了,但却没人帮自己撑腰了,那情况就要发生变化了。”

    李成倒是提出了另一种思路:“可是有一点也要注意,就是对方也有可能借用一个假的身份来帮海鲨会和唐安撑腰,这该怎么办呢?”

    “成哥就是成哥,你这个想法很好!”周铭随后一转话锋又说,“不过这也很好解决,管他摆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我们照样干掉他就是了,我看他还有多少假身份可以摆出来。”

    李成听着周铭这霸气绝伦的话两眼泪汪汪的,因为他这话怎么听都好像不是在夸自己,而是在损自己的一样。

    林慕晴帮着周铭分析道:“我们也不笨,以海鲨会和唐安的体量,幕后烟手如果不能摆出一个更重量的身份,我们是肯定不会相信的,而能在幕后操纵这个的身份本身就屈指可数了,用掉一个假身份就会少一个,我们很容易就能追查到真正的幕后烟手。”

    “哈哈!周铭先生你这个想法真是拍案叫绝,是用小孩子的弹珠,就直接打破了堪称世界级难度的象棋,我相信那个幕后烟手知道了你这样的想法,肯定会被气成白痴的!”乔布斯拍着手高兴说道。

    “我管他会不会被气成白痴,我只知道他现在做的这些事,让我很生气,如果他能主动站出来让我打一顿那就算了,而他现在既然不打算出来,那么就对不起了,我只能选择能打谁打谁了。”

    周铭随后环视一圈问:“那么现在我们就要搞死海鲨会和唐安,你们有问题没有?”

    “如果要真是幕后烟手跳出来了,我们或许还要掂量一下,但要只是海鲨会这种,我随时就能弄死!”唐景胜说。

    “很好!”周铭站起来说,“所以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就是弄死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海鲨会和唐安,我们就是要打草惊蛇的告诉那位幕后烟手,赶紧给我滚出来!”

    这一番粗鄙的话让现场一阵笑声,这个时候,很了解周铭的林慕晴突然问他:“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我打算先去看看我们的唐钰兄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合zuo伙伴,因为没有他,我在伊拉克的事情就要困难一倍以上,所以现在他出了事,我总要想办法把他给捞出来的。”周铭说。

    “可是抓他的是f,这个事情就有点难办了。”唐毅提醒周铭道。

    周铭斜着眼睛看他两眼说:“不就是f吗?我还以为是穿越火线呢,只要他们讲理,我想我就一定有办法把唐钰给弄出来!”

    对此,唐景胜小声对周铭讲:“很感谢你为我们唐家做的,现在唐钰在f,那可是直接隶属于联邦司法部的特殊警察,他在处理所有犯罪案件当中都是具有最高级别优先权的,这种优先权几乎都可以算是一种特权了,因此一旦被f抓走了的人,就几乎不可能再被放回来了。”

    “几乎不可能,那就意味着还有机会不是吗?”周铭却说。

    唐景胜被噎了一下,唐徽茵于是接过话头道:“一千人里面可能就只有一两个,更多的人是在移交检察机关进行起诉以后,再通过法院洗脱罪名的。”

    “看来这f还真不简单。”周铭说,“让我更有挑炸n性了。”

    唐然听到了立即小声声援起来:“铭哥哥我相信你,管他是什么f还是cia的,你说要做什么事就一定能成功的!”

    “那当然,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嘛!”

    周铭高兴道,然后和唐然击了掌,只有唐景胜和唐徽茵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为何能如此自信,简直是没道理的。

    会议至此结束了,唐景胜他们回去做自己的反击准备了,而周铭则坐上了唐然准备好的加长林肯礼宾车,和林慕晴唐然一起来到了f大楼。

    旧金山的f大楼坐落在和市政大楼相邻的一条街上,过去这里曾是一座监狱,后来由于监狱被迁出市中心,这里就被f接手改造成为他们的办公大楼了,集侦破和关押于一体的地方。

    将车停在大楼门前的停车场上,周铭和林慕晴唐然带着他们临时请来的律师大摇大摆的走进了f大楼,第一时间就有人上来询问他们,周铭说出了唐钰的名字,很快工作人员告诉周铭:“很抱歉先生,唐钰目前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重型罪犯,暂时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探视和对外接触。”

    听到这句话,周铭带来的律师马上上前道:“女士,任何罪犯都是具有人权的,我的当事人有权探视任何罪犯,如果你不同意,我保留向上级检举你们的权力。”

    那工作人员看了周铭和律师一眼,无奈只好答**g向上级汇报了,很快就有一位穿着风衣的探员下楼来找周铭。

    “你好我是比尔探员,请问你就是来探视唐钰的周铭先生?唐钰目前正在接受我们的全面调查,我希望你们的探视时间需要尽量不妨碍我们的调查。”他对周铭说道,随后就带着周铭上了楼,随后在四楼的一间审讯室里,周铭终于见到了唐钰。

    一切都和电影里演的一样,当周铭过来见到唐钰的时候,他正被铐在一张椅子上,完全动弹不得,见到周铭进来抬起了头:“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晚来一会,我恐怕就什么都交代了。”

    周铭笑了:“那你得幸好我来的正及时,否则你的下半生就注定是要在监狱里度过了,我已经问过我的律师了,他说你的这些指控如果都成立,你会被判处终生监禁的。”

    唐钰哦了一声:“看来你已经有办法逃过那些指控了对吗?”

    “说逃过并不贴切,更准确说来是法律并不意味着时时刻刻都是可执行模式,在很多时候都只是看看而已。”随后周铭转身对比尔探员说,“好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我们的探视已经结束,你可以把他放了。”

    比尔探员当时就愣住了,他一脸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看着周铭问:“这位先生,你好像搞错了什么,这里是f不是你们家门口的警局,并且这位唐钰先生也是我们的重型罪犯,他涉嫌叛国和战争罪,这按照加州的法律是不能接受你们保释的!”

    “我并没有说过要保释他,我只是说让你放了他,我要带他走。”周铭强调。

    “那更不可能了,这不合法!”比尔探员坚定道。

    周铭饶有意味道:“不合法?很抱歉,尽管美国的法律是目前全世界相对最健全,也是最具执行力的,但我仍然没把他放在眼里。”

    比尔探员当即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敢藐视法律?”

    周铭摆摆手对他说:“比尔探员先生,你也不要瞪那么大的眼睛,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负责任的探员,但是有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因为就算是美国的法律,有时候也不具有执行力的。”

    “你这就是在藐视法律!”比尔探员怒视周铭道,“华夏人我告诉你,美国和你们华夏不一样,这里是完全自由法制的国家,一切都要以法律为准绳,不像你们的独裁国家,所有的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

    周铭看着比尔探员说:“我个人建议你还是相信我的话为好,因为美国的法律,呵呵!”

    比尔失笑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还是你觉得这个笑话非常好笑?你也不想想,每天有多少犯人在这里进进出出,如果每个人都说一番你这样的话我就放人,那f就不用干活了!所以现在我请你出去,否则我会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将你一起逮捕。”

    面对比尔的威胁周铭并不放在心上,只见周铭带着比尔来到了旁边坐下对他说:“好,现在来让我帮你分析分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吗?”

    “过不了多久我们身后的这扇门就会被敲响,你会被叫出去,在外面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会有一位比你官阶高很多的人在那里等你,他首先会表扬你抓到了唐钰,并会为你所作的贡献升职加薪,但是同时,你必须要释fang唐钰。但你不会同意,你会和他进行争吵,甚至不惜以辞职相威胁,不过对方却不为所动。”

    周铭最后说:“不过最后,不管你如何痛苦和不甘,我的这位朋友,最终还是会被释fang。”

    就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般,当周铭的话才说完,他们身后的房间大门就被立即敲响了。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