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纯粹报复
    (鞠躬感谢“墨小寶水多多”的月票支持!)

    身后的敲门声很轻,但听在比尔的耳朵里无疑像是从地狱里传出的魔音一般,把他吓了一大跳,这位优秀的f逼探员当时就懵逼了。

    什么情况?难道就像这个华夏人讲的这样,真的有人来要自己放人了吗?

    比尔狠狠的摇头对周铭说:“我告诉你华夏人,不要高兴的太早了,这只是一次恰好的敲门,并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是什么高阶官员来释放唐钰的,因为我们美国人是最信任和维护法律的,不像你们这些卑鄙的华夏人,是最无耻的破坏法律的元凶,就算真的有人来了,我也会关押你们到死的!” ∈↙wan∈↙∈↙ロ巴,∷.≠⌒.≌

    对于比尔的凶狠咆哮,周铭很无奈的摊开双手:“我想比尔先生你似乎有些过于激动了,我好像并没有说这次敲门的是谁。”

    比尔愣住了,因为周铭的确什么都没说,可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激动呢?难道自己是害怕他说的话会实现吗?可是这显然是没可能的事,所以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不能被一个卑鄙无耻的华夏人给摆布了。

    比尔想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可正当他平复心情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又要抓狂了。

    “而且这位探长,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刚才说要关押我到死的话,好像和你自己所标榜的法律可是相违背的。”周铭说。

    “该死的华夏人,我还用不着你来教训我!”比尔就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狗,疯狂对周铭宣泄着自己的情绪,“我告诉你,f逼所维护的就是最纯粹的法律,我的确可以关押你,因为我可以找到足够指控你的罪证,我还要合法的把你送进监狱!”

    周铭无奈道:“好吧,我希望你能找到你所想要找到的罪证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建议比尔探长你还是得先处理一下外面的事情比较好。”

    周铭说着伸手指了指门外,并且外面的人也十分配合的又敲了几下门。

    “该死的谁在外面,不知道我里面有很重要的案件正在审讯吗?”比尔没好气的对着门大吼道。

    “我是威廉,不管你现在手头上有任何的案件,现在都必须马上放下,然后走出你的审讯室,否则我会用另一种方式让你离开。”

    门外的声音响起,让比尔心头一惊:“什么,您是威廉部长?很抱歉我不知道是您,我马上出来!”

    比尔一边说着一边跑向了门口,那显然是他的顶头上司,不过更重要的是他听出了威廉部长语气当中强忍着的满腔怒气,他必须去想办法处理了。

    周铭看着比尔这一串的动作,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周铭来到唐钰的审讯专用椅旁对他说:“稍安勿躁,等比尔探长再回来的时候你就可以离开了,当然如果他回不来,也会有另外的人放你离开。”

    唐钰抬头看着周铭问:“我能不能离开并不重要,我只是很好奇,你真的打通了关系?”

    “这是必然的,否则我没有任何理由来这里带你走,我可不相信单凭一张嘴就能说服一位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周铭回答。

    过了好一会,比尔才终于回到了审讯室,和他之前的趾高气昂所不一样的,回来的他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的,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点精气神。如同行尸走肉般来到了唐钰身旁,为他打开了审讯专用椅并对他说:“你随时可以离开这里了。”

    唐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周铭向比尔道了声谢,当他准备带着唐钰离开审讯室的时候,比尔突然问:“我不明白,你们不应该是美国的敌人吗?为什么会有人来释放战犯呢?”

    周铭停下了脚步:“我的确是美国的敌人,你们的总统或许也很想杀了我,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简单的烟与白,就像现在,你们的总统明明很想弄死我,但却又不得不用一些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不合理手段来帮我,说不定他现在就在白宫里愉快的骂着娘呢!”

    事实的确和周铭所想的一样,当他带着唐钰离开审讯室的时候,美国总统沃尔什的确在白宫自己的办公室里发脾气,不过却并不是带着愉快的心情就是了。

    “这个无耻的华夏人,居然拿着伊拉克的事情来要挟我,那不是已经决定了的战争吗?居然也能更改,这简直毫无信用!”沃尔什手指用力的戳着办公桌,就好像那就是周铭一样,“还有那个唐钰,他居然敢出手制导子弹来杀死我的士兵,他根本就是战争贩子,是要被绞死的!”

    这个时候布伦特敲门走进了办公室,这位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只看了沃尔什一眼就明白他的想法了,于是对他说:“其实总统先生并不需要过于对那位华夏周铭的事情过于气愤,因为他也很没办法,旧金山的海鲨会向联邦调查局提供唐钰走私武器的线索,唐安还在唐氏家族内部搞分裂。”

    “当然这些事情都还只是一个表面,海鲨会和唐安并不会无缘无故的做这些事情,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是有另外的势力对他叫停海湾战争不满所进行的报复……”

    布伦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沃尔什的手势给打断了,沃尔什问他:“我让你成立的研究实验室怎么样了?”

    布伦特明白沃尔什这么问就是不想继续之前的话题了,于是他顺着沃尔什的话往下说道:“目前已经有超过十位顶尖博士参加到了这个研究室里,他们分别来自心理学、行为学和经济学政治学以及华夏文化学。”

    沃尔什点头说:“把所有的文件不保留的交给他们,我需要对周铭这个人进行最彻底的研究,我需要明白他的想法和行为规律,否则我有预感以后不管是美国还是全世界,都会臣服在他脚下。”

    “我明白的,总统先生。”布伦特回答。

    ……

    回到旧金山,周铭带着唐钰在离开了f逼大楼以后就直接来到了沙克街,这是一条比较特殊的街道,他的左边是奢华繁荣的商业区,但是右边就是最穷最差最乱的田德隆区,也是由于财富的差别特别明显,因此这里也是滋生犯罪的温床,海鲨会在这里崛起就因此并不算什么偶然了。

    以往在这条街上经常能看到有成群结队的烟帮成员,还有在街边贼眉鼠眼的人,只要见到有些生面孔拿着很多钱从这里过,他们就会要开始抢劫了,因此这里也被旧金山人称为是最可怕的街道。

    然而今天这条街道门口却被拉起了警戒线,无数警车拦住了路口,不允许任何车辆进出,并从街道上还不时能传来一阵阵的枪声。

    坐在车上,唐钰看了沙克街一眼问:“这是你派人要把海鲨会给灭帮了吗?真没想到你还能干出这种行侠仗义的事情。”

    “很抱歉,我只是个商人,并不是混烟帮的,所以里面的枪战并不是我的人干的,而是你们唐家动的手脚,把海鲨会给警方提供线索,捣毁一个制毒窝点,然后一群哥伦比亚人就过来和海鲨会拼命了,据说这场枪战到现在已经持续了至少一个小时,连警方都不敢靠近。”

    周铭接着往下说:“不管枪战的结果如何,这么一场大规模的枪战,警方也已经到了,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海鲨会完蛋了。”

    唐钰转头上下看了周铭几眼突然问:“我们好像还并算不上朋友,你为什么要帮我?”

    “为什么?”周铭有些好笑道,“老实说你这话问的有些让我发笑,你难道不觉得你现在作为我在伊拉克战场上的重要合作伙伴,如果你出事了我都可以袖手旁观的话,那我以后还怎么混呢?”

    唐钰笑了:“原来如此,不管怎么说我还都必须感谢你,只是你这个事情做的太没水平了,据我所知这个海鲨会只是别人放出来的一支枪吧?真正的幕后烟手还躲在暗地里逍遥呢!还有在唐氏家族里,唐安靠着自己百分之十的股份拉了一群人在闹分裂呢,那你打算怎么解决?”

    “当然也是干死他了,事实上我现在回去就是要商量这个事的。”周铭说。

    随后周铭还向唐钰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要直接干掉海鲨会和针对唐安的理由,唐钰听了当场就愣住了,好半天以后才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周铭,这手笔和魄力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周铭随意的笑笑,然后带唐钰回到了唐氏家族的酒店,约摸半个小时以后,林慕晴唐然和童刚李成以及唐景胜就都坐在了会议室里。

    见人都到齐了,周铭首先站起来说:“我已经从f逼那把唐钰带回来了,路上路过沙克街,我也看到了海鲨会和毒贩火拼的情景,现在整条沙克街都已经被封了,所以不管这次的火拼结果如何,海鲨会都一定不复存在了。当然其实海鲨会原本也就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我们真正重要的目标是唐安那边。”

    听周铭提到了唐安,唐然马上也站起来给了周铭一份文件:“这是家族内关于唐安各个主要企业的资料。”

    周铭看着唐然手上拿一沓厚厚的文件,这让周铭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唐安所直接和间接控制的企业还挺多嘛!那既然这样我就不看了,然然你直接说给我听就好了。”

    唐然点头向周铭汇报了一遍,大体和昨天没什么区别,仍然唐安还是拥有唐人银行10%的股份,并拥有超过一百家的网络科技公司和保险公司。

    周铭听完想了一下说:“说到底这个唐安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无非就是和其他唐氏家族的人一样,都是靠着银行的资金为中心,然后再通过这些资金的流通来控制名下的那些企业,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断掉他的资金链,然后再对他的企业各个击破。”

    “我最后想说的就是,我们这一次的动作就纯粹是为了报复,所以请千万不要收下留情。”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