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嫉妒者联盟
    在有着西部华尔街之称的蒙哥马利街东段,有一个非常宏大的富国广场,唐人银行的总部大厦就坐落在这里,他和泛美金字塔一起成为旧金山最标致的两栋大楼。并且和金字塔大厦已经不属于泛美集团所不一样,目前富国广场仍然为唐人银行所有。

    唐人银行的总部大厦是一栋足有一百五十米高的摩天大楼,在大楼第34层是唐人银行的股东会议室,才不过上午九点,就陆陆续续有人走进了会议室,随后会议室里就像菜市场一样爆发出无数的争吵。

    这已经不是唐人银行的股东会议召开的第一天了,自从一个礼拜前,银行的副董事长唐安要求彻查银行账目以来,每天开会都会要把会议室变成热闹集市的,只要推开大门,那种如同一万只鸭子一样的嘈杂就扑面而来,仿佛随时都可以把人推出门外。

    会议室内是采取一种大礼堂式的座位,唐然唐景胜和唐徽茵等一众家族和董事会决策层的核心人物高坐在主席台上,唐安的位置在下面第一排的右侧,他此时正站在那里大声疾呼着什么,时不时的还挥舞着自己的手臂。

    “各位,我希望大家都能明白,唐人银行的根本是什么,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做投资,不管是给我们投资的,还是我们的储户或者客户,甚至连我们的员工都是美国人,那么我们就是一家地地道道的美国银行,包括我们日常所说和所用的也都是英语。”

    唐安接着说:“那么现在,我们的一位董事唐钰,他居然利用银行的资金,从事高科技武器的走私,支持海湾战争,这就是要逼我们站在联邦的对立面了!”

    唐安张开双手:“我想你们在座的各位都是不愿意这样的,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对银行的账目进行彻查,以确保银行和唐钰的武器走私毫无关联,否则一旦让f逼查到了什么,开始采取对银行的调查或是其他程序,继而影响到了银行的正常营业,导致股价下跌,那么大家的财富就都要大幅缩水了!”

    说到这里唐安故意顿了一下才最后问道:“那么大家愿意拿出自己的财富来去给唐钰一起陪葬吗?”

    随着唐安的话,他面前坐在右侧的股东们都一个个跟着叫骂道:“就让那个唐钰去死好了,我们绝不愿意为此损失哪怕一个美分!我们的投资都是为了银行的发展,是为了能得到自己相应的收益,不是为了去拯救一个可恶的战争罪犯的,尤其这个战争罪犯还让我在石油期货市场损失了超过一万美元!”

    更有人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唐然和唐氏家族:“我看着都是唐氏家族的问题,唐人银行是一家现代化的银行,却还沿用着过去那种老古董一样的家族体系,这是非常可笑的离奇做法,也是这个原因,才会诞生出唐钰那种战争罪犯!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董事长,我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和**,才能造就这样恶心的故事。”

    还有人大声喊着:“所以我们很怀疑目前唐人银行的属性,我很怀疑我们的投资都已经被你们沉入海底了,所以我质疑,我要求唐氏家族把唐人银行让出来,让给更有能力的人来管理!”

    听着身后传来的一声声怒吼,唐安的嘴角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面前的这些股东基本都是他的人,就算之前不是,经过这一个礼拜的会议,其他人也都被发展成为了他的忠实拥趸。

    这民主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自由的股东大会可真是太好了,才让自己有机会煽动出这么多的支持者。

    放眼望去,身后的一大片区域都是在跟着自己叫骂的股东们,尽管左侧也有很多被唐氏集团安排来的反对人群,但在绝对的气势压制面前,他们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

    抬头看着端坐在主席台上的唐然和唐景胜他们,唐安就恨的牙痒痒,因为原本在二十年前,他的父亲是最有希望获得族长位置的,可就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唐景荣,生生抢走了位置。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才直接导致后来顺位继承顺序的变动,自己才被挤出了前十的顺位,因为要前十的继承者都死了才轮到自己,那也就等同于基本失去了继承权,也因此就算自己后来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获得最多百分之十的股份,可那个莫名其妙的唐然,直接到了旧金山就获得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凭什么?

    唐安的心底怒火滔天,恨主席台上的那些家伙恨的牙痒痒,但随后他又释然了。

    没关系,就让你们再得意一会好了,我已经得到了支持,现在凭我的能力和号召力,足以击垮整个唐人银行,要么就乖乖对唐然那个女人和整个唐人银行进行调查,要么就乖乖坐视唐氏家族的分裂吧。

    哦对了,就算是调查也没有那么简单的,因为我一定会让这个调查出现问题,我一定会把唐然从族长的宝座上拉下来的!

    该死的家伙,那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她懂什么叫银行什么叫公司,知道怎么进行决策吗?还不是受到那些老家伙们的操控,所以还不如给我要好。

    唐安想着狞笑了起来:宁为鸡头不为凤尾,我宁愿等唐氏家族破灭了自己成为唐人银行的董事长,成为了自己这一脉的唐氏家族族长,也不要手上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十股份,自己应该要拥有的更多!

    这时主席台上传来声音,唐徽茵对他说:“唐安,你说的彻查公司账目也好,还是别的要求也罢,董事会都不是没有同意,只是你的要求太过分了,是公司没办法同意的。”

    唐徽茵话音才落,唐安就马上反问道:“什么叫要求过分?我作为公司的股东,难道没有权力公司的账目吗?还是里面根本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我只是让你们彻查的更为深度一点而已!”

    随着唐安的反问,他身后的其他人也跟着叫喊道:“没错,我们身为唐人银行的股东,我们有权知道一切!”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天和这些家伙开会了,但面对台下轰轰烈烈的叫嚣,还是让唐景胜感到了一阵头痛。

    他伸出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你们当然有权知道一切,不过彻查也是要循序渐进的,不可能你们要求,就马上能见到所有的文件,况且这里面还有很多的银行机密,是属于不能公开的内容,但是我们都可以保证唐人银行是绝没有参与任何走私和战争相关行为的。”

    作为对唐景胜答案的态度,台下一片嘘声:“真是一番屁话,还有什么不能公开的内容吗?我看就是你们行贿和犯罪的证据,所以才不能公开吧,说不定在唐然接任董事长也存在很大的猫腻,否则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凭什么掌管唐人银行?”

    对于周围的嘘声,唐安感到非常享受,他抬头看着唐景胜道:“作为我本人来说,我是很想相信你们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可是很抱歉的,现在我们根本看不到你们的任何诚意。”

    周围的人跟着唐安更卖力的附和道:“说的没错,不管彻查账目还是让那个女人下台,你们总得做事呀,不能像白痴一样坐在那里看着,那样只会让我们怀疑你们的智商!”

    唐景胜轻轻捶了一下桌子:“这些该死的家伙!”

    没办法,唐然只好开口说道:“还请大家都稍安勿躁,我知道大家都对唐钰的事情很不满,但我想说的是,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在一瞬间的,但解决起来却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且唐人银行作为几万亿规模的超大银行集团,任何决定都很重要,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我们必须要对所有投资人和我们的储户负责……”

    唐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台下的一片嘘声打断了:“你负什么狗屁责?要负责就首先对我们负责,我们都是唐人银行的股东,我们现在就要求彻查银行账目,我们现在就要求你滚出唐人银行!”

    “原本我们唐人银行屹立在旧金山那么多年都没事,现在自从你来了以后就各种事情不断,你这个扫把星!”

    下面有人开始骂上了,也有人跟着附和道:“她何止是扫把星啊,我看她根本就是妲己故意来祸害唐人银行的!而且她凭什么能当上董事长我也很怀疑,她是不是和其他什么人有非正当的关系?是靠着走后门上来的呀!”

    随着叫骂声,内容越来越没有了底线:“走后门?我想你也太小看咱们的女董事长了,恐怕她上下几个门都让人走过了,而且走过的人还很多,恐怕比金门大桥还多!还有那个唐钰,鬼知道是怎么回事,说不准就是包养了咱们的女董事长呢?”

    听着下面肮脏不堪的话语,唐然感到非常愤怒和委屈,自己明明就是靠着实力和周铭的支持坐上的这个位置,可是在他们眼里怎么就能变成那样呢?难道他们的脑子里装的全都是那种东西吗?

    虽然唐然心里非常清楚这些人会这样谩骂,不过就是因为对自己的嫉妒,嫉妒自己这么年轻就能拿到唐人银行的绝对股份,他们却没有。

    由于这个原因他们才会联合在一起,首先是唐安,然后唐安带着其他人,他们组成了一个对自己的。可唐然尽管知道这一点,明白他们是单纯的为了骂而骂,为了发泄他们的嫉妒,一句句难听的辱骂都表明了他们有娘生没爹养的素质,可那些辱骂的话语却还是会像一根根钢针一样扎在心上,让她非常想哭。

    然而,她作为唐人银行的董事长,却又绝对不能哭,至少不能在现在这个场合,在下面的这群人渣面前哭,否则他们就只会更加认为自己软弱好欺负,他们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至于怜香惜玉或者同情什么的,在他们那里根本就不存在这种情感,他们就只会没有人性的跟着起哄。

    所以唐然只能紧咬着银牙,强忍着心中的情绪,反正这么多天都忍过来了,也不在乎了。

    但这时,突然一声很大的声音响起:“都特么给老子闭嘴吧!”

    这个声音仿佛爆炸一般响起,顿时把所有人都给炸懵逼了,随后所有人都愣愣的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中等身材的华夏人拿着一个喇叭走了进来。

    见到他进来,唐然的眼泪终于流出了眼眶,不过她却并没有哭,而是笑了起来,因为这个人是周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