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跟老子玩喷人?
    周铭的突然出现震惊了整个会议室,不仅是他喊的那一嗓子,更是因为谁都没有想到怎么会冒出来这么一个人。本站地址更改为:,手机更改为m网≯

    右侧的那些嫉妒者们面面相觑,大家都是一脸茫然,浑然不明白这是唱的哪一出,只有唐安曾在唐氏家族的宗祠老宅里见过,顿时想起来了,于是他跳出来指着周铭说:“他就是周铭,就是他帮着唐然那个婊子成为唐人银行董事长的,就是他要谋夺我们的财产,还有唐钰的事情也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随着这话现场顿时一片哗然,不过还没等其他人来得及说话,周铭就先开骂道:“是你妈b策划的,你这有娘生没爹养的狗东西到底会讲话不会?没学过什么叫讲文明懂礼貌,没学过什么叫三从四德吗?我真特么替你怀疑当年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扔了把胎盘捡回来养大了,怎么还会汪汪叫了呢?”

    一番谩骂就像是一柄重锤狠狠砸在了唐安胸口上,让他险些没喘过气来。

    来不及去考虑周铭怎么就能骂人骂的这么有水平,唐安指着周铭说:“杂碎,你这个扑街仔,你居然敢骂我?”

    周铭啐了他一口道:“骂你?如果不是看是在唐人银行的总部这里,我都还真想打你一顿,然后把你丢下太平洋里喂鲨鱼去了!”

    “不可理喻,这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唐安气到浑身抖,但最后却还是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他气急败坏道,“大楼的保安呢?难道都死了吗?这里进来这么一个杂碎东西难道就没有人管一管了吗?”

    “你说管就要管吗?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是一副什么德性,这里叫唐人银行不是叫唐安银行,我也请你好好认清楚自己扑街仔的身份!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自我感觉那么良好呢?是不是小时候脑子给门夹过呀,否则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

    周铭说着叹了口气:“我真替你爹妈感到悲哀,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玩意呢?你是吃你家里人骨灰拌饭长大的吧?你爹死的时候还在玩灵车漂移,你妈死的时候是不是还坟头蹦迪来着?就你这智商还跟老子玩喷人,老子是有素质的人,平时能讲道理就不喷人,不过一旦喷起来就能喷到你全家爆炸,你亲妈都认不出你来!”

    听着周铭这一句接着一句越时代的经典骂句,唐安几乎就要吐血了,最后他再也忍不住大喊一声“我和你拼了”,然后红着一双眼睛就朝周铭扑过去了。

    唐安当然是碰不到周铭的,他才到周铭身前两米的位置,就被两个过两米的彪形壮汉给拦住了,然后这俩壮汉就把他给提了起来。别看唐安也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但在这俩壮汉手上,就跟一只小鸡仔一样,给轻轻松松拎起,然后给丢出去了。

    看着唐安被扔在地上,所有观众很有代入感的震了一下,甚至还有人配合的哎哟了一声。

    唐安摔在地上,当时就懵逼了,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他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就是一直和唐然唐景胜他们作对,他们也不敢对自己动粗的,怎么这个周铭就敢呢?还有那两个壮汉保镖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周铭进来的时候就没看到呢?

    唐安这么想无疑就太自我了,因为周铭连美国总统都敢威胁,更别说喊保镖把你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家伙给丢出去了;至于保镖,那是跟着周铭一起进来的,没看到就只能说是你眼睛有问题了。

    周铭无奈的对他摇了摇头:“看到你我总算才明白什么叫做天灾**了,天灾是你天生智商低,而**就是你自己还出来丢人现眼了。”

    怜悯的对唐安丢下这句话,周铭就绕过他直接走上了主席台,唐然高兴的站起来叫了一声铭哥哥,要不是看着还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唐然需要保持自己董事长的形象,她真想跑过去抱住周铭好好哭诉一番了。

    另一边唐景胜也站起来,不过他却是皱着眉头对周铭说:“不是说好让你不要出来的吗?我们现在的布局还没有完全,不是你站到台前的时候,你怎么还是出来了呢?也太沉不住气了!”

    面对唐景胜的埋怨周铭说:“很抱歉我打乱了你的部署,不过我看到然然被人那样欺负我实在忍不住了,这不是沉得住气还沉不住气的问题,而是我能不能保护女人的问题。我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样,但至少我看到了自己的女人受这样的委屈,尤其今天还是我来的第一天,我不能忍!”

    唐景胜和唐徽茵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许站在理智的角度考虑,周铭的确不该出来,但那样屈辱的懦弱却不是任何人都愿意接受的。另外还有一点,这是周铭来的第一天,但会议却已经开了一个礼拜,也就是唐然已经忍受了七天这种侮辱,这就让人无法忍受了。

    “可是我们的计划……”

    唐徽茵想提醒周铭,不过却被周铭一句话就顶回去了:“放心,这是我自己破坏的计划,我就能摆平!”

    唐景胜和唐徽茵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周铭很有霸气,因为如果只是跳出来破坏计划,那可以说是有勇无谋沉不住气,但他能摆平,这就是自信的霸气了。

    周铭转头对唐然说:“然然很抱歉让你受委屈了,我应该早点来的。”

    唐然摇头回答:“没关系的铭哥哥,只要能配合铭哥哥你的计划,我受再多的委屈都没有关系。”

    周铭刮了一下唐然的:“你这个固执的小丫头呀!”

    这个动作顿时引爆了现场,已经回神过来的唐安指着周铭和唐然说:“看啊,那对狗男女在做什么?他们居然敢在我们面前公然**?原来我们的董事长不仅和老家伙们有嫌疑,更是和外人有一腿,还是在我们面前,这太胆大妄为了,简直没有把我们整个唐人银行整个唐氏家族放在眼里!”

    唐安吼的非常激动,到最后甚至都咆哮了起来,而随着唐安的话,其他唐人的嫉妒者们也都纷纷附和叫骂起来,场面一片乱哄哄的。

    “看啊!那两个肮脏无耻的小偷,他们就是要合伙来偷盗唐人银行的,并且还是用这种无比恶心的方式;那个男人是那样的没有素质,你瞧瞧他刚刚进来说的那些话,有哪一句不是在骂人吗?我看他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扑街仔,妄想用他的烂鸟来觊觎我们的银行,这根本就是一个人渣!”

    在下面这些你一言他一语的谩骂中,周铭慢慢举起了手中的大喇叭,然后大喊一声:“都特么给老子闭嘴!”

    周铭的怒吼在大喇叭的扩音效果下无异于黄钟大吕一般,顿时把下面的人都给震懵了,刚才还仿若一万只鸭子吵架一般乱哄哄的场面当即安静了下来。

    对于这个结果,周铭感到十分满意,还好自己早有准备,否则光是听这些家伙吵架,自己的脑袋就要爆炸了,尤其面对那么多人,自己完全没有插嘴的余地了。最后周铭不能不想到林慕晴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女人,因为让自己带喇叭和身材魁梧的保镖,就是她出的主意。

    因为原本按照计划,周铭今天是并没有要站出来和唐安怼正面的,毕竟唐安不像海鲨会,一个非法帮会,随便挑点事情就可以搞死了。唐安在唐氏家族还是有点实力的,也都是合法的,因此要想把他一举拿下尽管不困难也总需要时间准备准备的,今天周铭只是单纯的想来听听这会议什么情况的。

    不过林慕晴却知道这个所谓会议是什么情况,也明白以周铭的脾气是肯定不会允许唐然在自己面前被人那样侮辱的。

    所以林慕晴开始是劝周铭不要来参加这个会议,后来劝不动就只好帮他准备好这些可能用的上的东西了。

    喇叭这不用说,一个人要想在上百人面前出声音,就只能把自己的声音给无限放大才行,否则就被压住了。至于魁梧的保镖就更容易理解了,就是担心那些人嘴上说不过周铭,就想用暴力了,**的确是兵王不假,但双拳难敌四手,更别说是这一群人几百双手了;再者说**的身材普通,也远没有这两位高大的壮汉带给普通人的冲击力要大。

    而既然有了效果,那就要趁热打铁了,周铭接着往下说道:“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好好审视审视自己行吗?好歹你们也都是唐氏家族的子弟,唐人银行的股东,都是有一定身家地位,也都是上过学受到过良好教育的成年人,能不能不要和三岁小孩一样任人摆布的瞎胡闹?”

    面对周铭的话,下面立即回神过来的爆炸了,一个个指着周铭大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也敢到我们面前说话,也不撒尿照照自己,你有什么资格?还不是靠着女人上位的垃圾,你在这里就是对我们最大的侮辱,你快点从这个台上滚下去!”

    对于下面的谩骂,周铭根本懒得管,只是默默调大喇叭的音量继续说道:“所以你们看看你们现在,难道就知道把脏话挂在嘴边上吗?能不能像个成年人一样的有点追求?”

    周铭调大了音量,下面的骂声也毫不示弱的更大声道:“我追求你一脸!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土鳖,还是滚回大6去吧,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你在这里就只会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唐人银行和唐氏家族也不是你能染指的,就算是那个女人,也属于我们唐氏家族,不是你能带走的!”

    听着下面更大的声音,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再一次调大了喇叭的音量说:“原本我还想和你们探讨一下修身养性的话题,不过看你们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情况,我也懒得说了,但是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们,我对你们的唐氏家族并没什么兴趣,也只有你们这帮白痴才会整天想着不劳而获。”

    就这样,周铭拿着大喇叭站在主席台上和下面的唐安以及其他嫉妒者们无限的怼起来了,双方你一句我一句的谁都毫不退让。

    不过唐然在旁边却要忍不住笑了,因为周铭是拿着一个大喇叭在这说话,他随便说两句就能很大声,但下面那些人却要拼命扯着嗓子在喊,唐然都听到有几个人喊的嗓子都有些哑了,作为同一个家族的,就算所处对立面,唐然也不能不替那些家伙感到心疼:这个智商真心堪忧啊!

    唐景胜和唐徽茵也都捂住了脸:这些傻b东西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