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我是真心为你好
    “我说你们这些脑残的家伙们能安静一点吗,难道你们都不动动脑子,不觉得你们现在的做法毫无意义吗?我就不明白了,唐安是你们的亲生父亲还是母亲?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要这么拼了命的站在他那边?”周铭在台上举着大喇叭大声问。

    “滚!我们都不要听你这个骗子窃贼的话,你快滚出唐人大厦!唐安并没有给我们任何好处,他只是说出了我们都想说出的话!”下面的嫉妒者们毫不示弱的疯狂吼叫道,甚至周铭都能听到中间有很多嘶哑的声音。

    周铭和下面的嫉妒者们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怼着,随着下面有越来越多的人嗓子喊不动了,他们才猛的反应过来:“该死的,这个投机取巧的混蛋!他手里有喇叭,在把我们当白痴在戏弄,我们这么和他对喊我们是↑↑↑吧,⊙.▼£.☆很吃亏的,大家都不要管他了!”

    周铭对此无奈的摇摇头说:“你们终于反应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永远都想不到呢!”

    随着周铭这句话,下面原本已经渐弱下去的喊声又大了起来:“你才是白痴,这种简单的事情也就只有你这种低能儿才想不到!”

    “我当然知道因为你们的智商低下,所以才会以无理由的谩骂来掩饰自己心中的空虚,因为你们的智商低下,所以才不会有自己的主观想法,只会跟风唐安怎么说,你们就跟着怎么说。否则按照正常的逻辑,你们不该先问我为什么到这里来才对吗?干嘛要上来就开骂呢?你们是想以此展示自己感人的智商还是素质呢?”

    周铭如此质问台下的嫉妒者们,如果是平时,肯定大家见到周铭的第一反应是奇怪他为什么来这的,至少两个人吵架打架要有个明确的说法,不能上来莫名其妙的就怼起来吧,那不是神经病吗?不过现在这些人在愤怒的支配下完全失去了理智,听到周铭这么说他们就只会又一阵谩骂。

    周铭对此根本懒得听,直接面对这扑面而来的谩骂继续说道:“同是人,类不齐,流俗众,仁者希;果仁者,人多畏,言不讳,色不媚;能亲仁,无限好,德日进,过日少;不亲仁,无限害,小人进,百事坏……”

    这一句句三字经从周铭的嘴里蹦出来,让包括唐景胜和唐安以及那些嫉妒者们都愣住了。

    再也听不见叫骂声了,周铭才停下来问:“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难道你们都没有听过弟子规吗?那是根据孔子的理论延伸发展来的经典教育规范,尽管成书的时候是在满清时期,但却非常有意义的。”

    话音才落,下面就有人大声喊道:“我们当然知道那是弟子规,可你对我们说这个干什么?难道要把我们当小孩一样训斥吗?”

    周铭惊讶的为他鼓起掌来:“我说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据我所知就是小学生也知道讲文明懂礼貌,也会明白不可为的事情不要去做,不会像你们刚才那样,明明知道说不过我,却还一个个扯着嗓子和我喊,所以我才想希望通过弟子规能帮助你们明白一些最简单的做人道理。”

    这番话说出口,下面顿时又爆炸了,他们又对周铭叫嚣道:“你才是小学生,你们全家都是小学生,你就应该滚回大陆去,你这是在玷污经典!”

    尽管下面骂的激烈,不过周铭这一次已经可以很明显听出有很多人都是有气无力嗓子嘶哑了,这也难怪,他们和自己已经是扯着喉咙喊了快有半个小时了,谁喊谁都哑啊。

    周铭想到这无奈的摇摇头说:“老实说,我可真为你们感到悲哀呀,你们不光智商下线了,而且都还是一点就着的傻脾气,真难为你们能长这么大了。”

    周铭的话完全都戳在了重点上,原本下面这些人扯着嗓子和拿着喇叭的周铭对喊就是很不理智的,现在周铭这边随便撩拨一下,下面就像火药桶一样爆炸了,这么容易被别人掌控,骂他们傻都是给他们面子了。

    对此,唐景胜不能不借用一下周铭的喇叭说:“大家都不要再说了,都冷静一下了吧,都是成年人了,你们不要被自己的情绪干扰了正常的判断;而且你们不为自己考虑,也应该为你们的嗓子和身体考虑呀!还是你们真的天真的认为你们的嗓子能比喇叭更响吗?”

    随着唐景胜的劝导,下面那些嫉妒者们这才都逐渐的醒悟了过来,他们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做法,都不免为自己感觉到羞耻。

    见场面恢复了平静,唐景胜问周铭:“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此行的目的了吧?”

    周铭点头说:“其实我来并没有别的什么目的,就是想来收购唐安手里那百分之十唐人银行的股份。”

    这话一说出口,整个场面当时就震惊了,没人想到周铭居然会是这个目的,或者说有人也想到了,但却怎么也想不通周铭居然会这么直接说出来了,一点都不带掩饰的。

    而作为中心的唐安就更愤怒了,因为在他看来,周铭这根本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他手指着周铭想愤怒的咆哮,但最后喊出来的却是嘶哑的声音:“你这个混蛋你不要再妄想了,我可不是你身旁的婊子,我绝对会守住自己唐氏家族的身份地位!”

    那一副要死的样子顿时让周围哈哈大笑起来,就连之前跟着他一起喷周铭的嫉妒者们这一次很多都忍不住的加入到了嘲笑的行列中来。

    身后的嘲笑让唐安变得更加愤怒,他回头怒吼:“都不要笑了,难道你们也都要跟周铭那个混蛋一样吗?”

    唐安是想靠气势挣回自己的面子,但他嘶哑的声音才开口,顿时让大家嘲笑的更厉害了。

    “混蛋,你们这都是一群没有主见的白痴!”唐安恨铁不成钢的怒骂着。

    “我想说唐安你最好还是收回你刚才的话为好,否则你这也就是得罪自己的支持者了。”

    周铭这么说无疑是想要好心的提醒他一下,不过唐安却恼火的挥手道:“我不用你来提醒!你这个窃贼骗子,我告诉你,你要想夺走我的股份,你永远不可能从我手上拿走一毛钱的财富!”

    “唐安先生我想我很有必要纠正你一下,我并不是想要夺走你什么股份,我是单纯的想从你手上收购,意思就是我会足额付款的,价格就根据现在唐人银行的市值来定。”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份文件接着说:“目前唐人银行的市值为七千亿美元,那么你手上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七百亿美元,我可以马上给你一张七百亿的汇款单,然后你把股份全部交出来给我……”

    这一次还不等周铭说完,唐安就怒气冲冲的打断道:“别痴心妄想了,我告诉你,唐人银行是我的财富,没有人可以拿走,我是绝对不会卖给你的!”

    面对纠缠不清的唐安,周铭只好再强调一遍:“我说你唐安先生你好像还是没有听懂我说的话,我并没有想要无偿占有你的财富,我是购买你懂吗?我会付你钱的,美元!”

    “我不要你来教训我,就算是购买那又怎么样?那是我的财富,我就是不卖给你!”唐安对周铭说,“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做了唐然的小白脸就可以染指唐家财产了,那是不可能的,至少我的权力你就拿不走!”

    唐安拼了命的扯着嗓子嘶吼着,听起来就像是枯树枝摩擦出来的声音一般。

    周铭也不想再占他便宜了,就放下大喇叭,用一种很语重心长的态度对他说:“我再强调一遍,我并不是来占你便宜的,我也不想欺负你什么的,事实上我今天跟你说这个话是很为你考虑的,如果你今天答应了,你就会保住自己的财富,至少你不会亏损,反过来你要是不答应,你就会吃大亏的。”

    唐安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突然狰狞着对周铭说:“你以为这种小学生都不会相信把戏就能蒙到我吗?如果我相信你了我才是世界上最傻的白痴吧!”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可惜了,难得有一次是我这么真诚不想装来着,只希望唐安你以后不要后悔就好了。”

    “我后悔?你这个家伙是不是也太能说笑了?还是你太过自信了一点?”

    唐安狞笑着对周铭说:“好吧,既然你这么慷慨,那我也不妨给你透露那么一点消息吧,我可以告诉你,这次的事情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如果你要管这个事,那么你就摊上大事啦!”

    周铭微笑道:“是吗?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就让你所说的大事,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

    与此同时在布莱顿的白山庄园里,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克里斯托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参加着一个电话会议,他的电话就放在耳边,听着里面的声音。

    “阁下,我非常抱歉冒昧的打扰到了您,不过我也是实在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向您汇报。”克里斯托用非常恭敬的语气对电话里说,“之前我们在旧金山的任务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原本我们要抓走唐钰是为了能给华夏人周铭一个教训,但是现在他已经捣毁了海鲨会,现在正在对付唐安。”

    他们仔细听着那边的问题然后说:“阁下,据我对那个华夏人的了解,他是一个非常有深度,和发散性思维非常强的人,因此我很怀疑他现在做法的目的是要逼幕后的人现身。我当然明白他不可能会是阁下您的对手,但他的目的我却可以保证是这样。”

    随后克里斯托又通了一会电话这才挂断了,他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道:“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呀,没想到阁下居然会亲自安排,那我可就等不及想看那个华夏人无可奈何的样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