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进攻序幕
    周铭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这让唐景胜和唐徽茵当时就震惊了,他们瞪着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周铭喃喃的问:“你……就这么把电话挂了?不是还要约他见面谈的吗?这也太草率了?”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耸肩回答:“草率或许有一点,不过却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在电话里他的态度都已经这么明白的表现出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大家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手底下见真章好了。>.﹤<<.<”

    手底下见什么真章?现在那边好不容易主动打来的电话,好不容易有机会和那边聊天的,他只不过是在电话里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而已,你老大倒好,居然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如果说那边是在装b的话,那么你这个逼不是装的更大更过头了吗?

    唐景胜心里在大声痛斥着周铭,当然他脸上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只是说了一句:“很抱歉,我很不理解。”

    从对方便秘一般的表情,周铭自然不难猜到他心里的想法,于是周铭对他说:“那么我们仔细想想他究竟说了什么?先他说自己为支持伦巴底和汉密尔顿公司准备了上百亿的资金,然后他还说唐安手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未来也会转入到他的名下。”

    唐景胜和唐徽茵都点点头,显然对此都还有印象:“那这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了他在这个事情上不可能和我们妥协的立场。”周铭说。

    见唐景胜他们都是一脸的不能理解,周铭只好接着说:“那我们一点一点分析好了,你们觉得伦巴底和汉密尔顿这两家公司的规模怎么样?需要用到上百亿美元的资金进行竞争吗?”

    一语惊人,听周铭这么说唐景胜他们才赫然反应过来,伦巴底和汉密尔顿两家公司尽管在媒体上都被成为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但那只是对普通人而言的,毕竟他们都拥有过一千名雇员,但在一个大财团眼里,不说是“很普通的小公司”,至少也不是那种需要投入上百亿资金的大公司集团啊。

    并且要知道,一个公司的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不是简单的投入更多的钱就可以达到的,不可能随便一个微商你给他投入几百亿就能成为某宝,随便一个卖电脑的你给他投个几百亿就能成为戴尔,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些级企业也变得太廉价了一点。

    都说步子迈大了会扯着蛋,那么这一下准备一百亿都直接要吹上天去了,不过更对企业是有害的吗?

    如果是一个不懂经营的普通人会这么想,那情有可原,但伍德这么一位从小受到家族熏陶的人也这么想,那就很不合常理了。

    唐景胜为此皱起了眉说:“这的确很不符合逻辑,那么难道说他是故意这样说的吗?目的就是吓唬我们?或者说他这些钱是为了拯救唐安手底下全部公司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还说的通了。”

    周铭却说:“如果要真这样那我反倒放心了,因为他要分散那么多精力去其他地方,肯定什么都做不好了。”

    唐景胜和唐徽茵都是在商场打滚到大的,自然明白这一点,如果自己有足够的精力和金钱去专心某一项投资,那么多半会得到不错的回报,但要是一次性投资很多地方,那么会很容易力不从心的。

    “要说单纯的吓唬也不对,因为他随后还提到了唐安手上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周铭说。

    唐景胜顿时想起了什么:“周铭你是说这些钱原本是为了从唐安手上买那些股份的吗?”

    周铭摇摇头:“具体事情是怎么样的我无从知晓,不过目前看来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这个该死的唐安,他居然真的要把自己的股份卖给外人了吗?他是我们唐氏家族的叛徒,最大的耻辱!”

    唐景胜愤怒道,他也没法不愤怒,过去唐安不管是在股东会议上吵还是做其他事情,都总还是打着维护唐氏家族的旗号在进行的,可现在他却公然勾结伍德家族,要把唐人银行十个百分点的股份交到一个外人手上,让外人有了控制唐人银行的机会。面对着有可能会把先辈辛辛苦苦创立的唐人银行搞垮的事情,唐景胜怎么能不愤怒呢?

    “目前来说还并不用紧张,因为我相信现在唐安肯定还是会把股份给控制在自己手上的,只有当伍德那边做好了事情,他才会卖。”周铭猜测道。

    “我不管现在这股份他究竟卖没买,我们都一定要阻止他这样做!”唐景胜却说,“作为宗祠族会的会,我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生,周铭你说怎么做,我都会配合你的!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家族!”

    花开两支各表一头,当这边唐景胜正式要听从周铭调遣以后,在电话的另一边,伍德听着电话里不断传来的忙音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自己的电话就被人这样挂掉了吗?

    似乎伍德并不愿接受这么一个现实,毕竟他作为大伍德家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继承者,就连州长见到他都得要客客气气的,哪里会有人敢这样数落他一通以后挂他电话,这也太不拿他当回事了?

    唐安见伍德愣在那里,心里猜到周铭做了什么,于是大胆上去见缝插针道:“伍德先生,请问是周铭那个家伙又说了什么吗?您可千万不要生气,毕竟那只是个白痴,您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其实我对他的这种态度已经习惯了,所以您当初说要打电话给他,我才会劝您不要打,因为那个混蛋根本不懂什么叫态度和尊敬!”

    唐安是故意这么说的,股不其然当他的话音才落,伍德就又说:“那我们就好好教教他什么叫尊敬的态度,我们的计划马上开始。”

    “我可就等着您的这句话了!”

    唐安对伍德说,随后转过身去,他的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微笑,他在心里想着:周铭呀周铭,没想到你还真敢做呀,不过我也得好好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相信伍德先生也不会真的动怒了,那么接下来,你就等着接受你惹怒了他以后的苦果!

    不过这个时候伍德的声音却突然从背后传来:“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无非就是自己憎恨那个周铭,但是自己却又不想也没能力直接面对他和整个唐氏家族,所以就像借我的手对付他,甚至还不惜拿出了唐人银行百分之十的股份,我说的对吗?”

    伍德这一字一句传来,唐安听着身体却一阵冰凉,因为他就是这么想的,甚至他都还想过最好伍德和唐氏家族还有那个周铭斗个两败俱伤,自己最后出来收拾局面,将财富控制在自己手上。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自己都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分裂唐氏家族,自己也能得到比现在多很多的财富。

    唐安还未自己机智点了无数个赞,不过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很天真的,这位大伍德家族的继承者尽管有些自大,但却并不是白痴。

    脑中想着这些,唐安回头过来赔笑说:“伍德先生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我当然是很憎恨那个周铭的,但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算计您呀……”

    不等唐安的话说完,伍德就叫停了他的话道:“闭嘴垃圾,你根本不需要和我说这些,因为你不可能算计到我,我所要做的,都是我想做的,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唐安其实并没有听懂伍德的话,但他仍然拼命的点头道:“我当然明白,伍德先生您是非常聪明的,我的所有小把戏在您看来都不过是个笑话,您所做的都是按照您自己的想法做的!”

    伍德不屑的摇头说:“看来你还是不懂呀,这件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随后伍德又说:“算了无所谓,我们接下来还是按照我们计划好的进行下去就是。”

    唐安点头说:“没问题,我已经联系好了旧金山的几家媒体,他们已经答应给我们最好的时段做广告了,还有户外广告……”

    伍德再一次打断了唐安的话道:“这些根本就不够,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账户里是存有七百亿资金的,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担心任何钱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要通过投资来打开市场你明白吗?”

    “所以我们的广告规模还需要扩大,我要旧金山所有的电视台都播放伦巴底和汉密尔顿公司的广告,还有所有的户外广告,包括最显眼的大屏幕,以及各个人流量最多的公交站台和轨道交通站台这些地方,都一定要有我们最醒目的广告!”伍德想了想又说,“除此之外,我们的广告也需要做一些特别的调整。”

    唐安愣愣的看着伍德,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才刚刚制作出来的广告为什么又需要调整了。

    伍德对此说:“因为我们的广告太软了,我需要有更硬一点的广告,我需要通过广告来先打响和对手的宣传战,我需要强势占领整个旧金山的市场,我不管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还是上班的白领,就算是幼儿园里的小孩,都必须要知道我们的产品,同时还要喜欢我们并厌恶其他的品牌!”

    唐安被震惊了,他这才明白伍德为什么会直接在给周铭的电话里说出上百亿资金的话,他原以为那只是吓唬对方,却没想他真的有可能用到这些钱,就是这么一场大规模的宣传战。

    毕竟广告是非常烧钱的东西,更不要说像他这样铺天盖地的了,那完全就是用钱砸出来的。

    至于收益的问题,那不是现在所考虑的,毕竟如果通过宣传能够占领整个旧金山的市场,那么不管多少钱都是能赚回来的了,只有没有眼光和对自己没有信心的庸才才会舍不得投入资金。

    想到这里唐安又笑了,他尽管不知道伍德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只要有大伍德家族的全力出击,相信自己的公司就能稳住了,而只要自己能够稳住下滑的趋势,自己就能得到其他唐氏家族兄弟姐妹们的信任了,更有可能会见到唐景胜他们要亲自上场了。

    ~亲,你可以在网上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