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手段营销
    在和伍德通过了电话以后,整个旧金山的局面顿时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静当中,不仅没有任何新的波澜被掀起,反而最初唐氏家族利用自己的优势资源对伦巴底和汉密尔顿的疯狂压制也减轻了很多。八≯一 ≤﹤.

    对于这个情况,很多有心人很容易就嗅到了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更有一些了解内情的人在期待着,究竟伍德这个从汽车王国过来的继承者,能否像他们刚刚卫冕nba总冠军的活塞队一样,创造属于他的辉煌。

    至于周铭和唐氏家族这边,则是因为周铭选择了客随主便的方针,放任伍德先出手。

    唐景胜对此曾有过疑问:“为什么不抢占先机?趁着伍德才到旧金山什么都没准备好的时候出手?或者联系媒体那边,不说把他们的广告全撤下来,至少也不能让他们上的太容易了。”

    周铭对此给出的答案是:“没那个必要,既然我们选择了让他们先出手,就让他们尽可能的去做,如果选择放他们先做,又在中间使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就只能像赛跑中明明让对手先跑,却又伸手拉扯对手衣服的运动员一样,平白惹人耻笑。”

    “至于抢先机也是没必要,因为一般抢先机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才去做的事,但现在我们手里握有最重要的底牌,完全不怕他们,那让他们占到了先机也是无所谓的。”周铭说,“况且我也很好奇这位大伍德家族的继承人,他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营销方案。”

    听着周铭的话让唐景胜感到了凌乱,原因很简单,一般人在面对对手未知的办法时,总会本能的感到恐惧,但周铭却非但不恐慌,反而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就像是等着看一出戏剧一样,让人难以理解。

    恐怕也就是周铭这种不把任何人和事放在眼里的作风,才让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创造了那么多不可能的奇迹吧。

    于是就在这种诡异的平静中,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这天一大早,唐然就匆匆打电话给了周铭。

    “不好了铭哥哥,整个旧金山都生了非常奇怪的事!”唐然对周铭说。

    由于唐然还肩负着整个唐氏家族的责任,早上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起来了,从记住家族的资料到翻看唐人银行的账目,听取仆人秘书的报告,总之是很忙的,而周铭则相比就清闲很多,早上还能睡个懒觉。当然这还是林慕晴和唐然俩女都在这里的缘故,否则就还能怀里抱着个姑娘给自己暖床了。

    迷迷糊糊的接到唐然的电话,周铭愣了好一会才问道:“奇怪的事?算起来今天应该是伍德和唐安那边起进攻的日子吧?他们都做了什么?”

    面对周铭这一串问题,唐然着急道:“他们做的事情太奇怪了……不对,这些事情还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哦或许是他们故意做出来迷惑我们的也说不定,哎呀铭哥哥,这个事情在电话里讲不清楚,你还是来一趟富国广场这里……也不对,还是我回去找铭哥哥你见面再说吧。”

    唐然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周铭在电话这头有点莫名其妙的,完全不明白唐然在说些什么。

    不过有一点周铭是听清楚了的,那就是这事肯定和伍德还有唐安有关。

    确定了这点,周铭马上从床上爬起来了,当他洗漱吃完了早餐,唐然的车也到了门口。

    “铭哥哥慕晴姐你们快跟我出来看,生了很奇怪的事情啦!”

    走进房间,唐然就冲周铭和林慕晴大声叫道,并带着他们一起出去,到了唐然的车上,林慕晴就再也忍不住的问:“然然到底生什么事了?你要这么急的带我们上车呢?不能先告诉我们吗?”

    “慕晴姐我很抱歉,不过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觉得只有让铭哥哥亲眼见到了才是最好的。”唐然回答道。

    既然唐然这么说了,周铭和林慕晴也就都没有再追问下去,随后唐然让司机开车到了最近的一个人流量较大的公交站台。

    “铭哥哥,我说奇怪事情就是那里。”唐然指着那边的公交站台对周铭说。

    “然然那公交站台有什么不对吗?我对这里并不熟悉。”林慕晴好奇的问。

    “是广告。”周铭帮唐然回答道,“这个公交站台上没有广告。”

    经周铭这么提醒,林慕晴这才恍然反应过来,她定睛仔细看了好几眼,的确没在公交站台上看到广告,平常都贴着大幅广告海报的展板,此时却是一张白色的底板。

    这让她不由感到了惊奇:“这可真是神奇的事情,我记得这里可是附近人流量最大的公交站台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户外广告最火热的地方才对,可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难道是广告公司更换广告的工人突然罢工了,才导致没有广告换上去了吗?”

    随后林慕晴自己就否认了自己的说法:“不对,如果是工人罢工了,那顶多也应该还是之前的广告,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没有广告可换的,况且昨天我们得到了唐安那边联系的户外传媒的消息,旧金山的户外广告应该都被他给包下来了才对,难道这里是广告公司的工作失误吗?”

    面对这个问题,唐然告诉她道:“慕晴姐,这也并不是什么失误,因为就我回来的这一路上,我看到很多户外广告都是这样的,甚至还包括很多广大的广告展板。而根据家族的消息,不仅是我看到的这些地方,整个旧金山的户外广告展板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着唐然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立柱广告牌上,果然也是白色一片,并没有广告被放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伍德这个人爱心泛滥,觉得各种户外广告太烦了,所以一股脑全给他撤了吗?还是他们的广告是真的由于太匆忙了没有准备好呢?

    ……

    “这个情况太奇怪了!他们看到那些没有装上广告的展板时,一定会出这样的疑问。”

    伍德胸有成竹道,此刻他正坐在唐安别墅的院子里和他一起喝着牛奶,正好聊起了外面广告的事情。

    “他们必然会感到奇怪的,因为所有的广告营销手段,都是要有了广告以后才能营销的,现在各个户外展板都是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广告,这算什么营销呢?”唐安附和着伍德说道,不过说到最后他还是多问了一句,“只是我们真正的广告什么时候上呢?”

    伍德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唐,我知道你还是并不相信我的营销手段对吗?”

    唐安浑身一颤,正要解释什么,不过伍德却先接着说道:“唐,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这是一次很富有想象力的宣传营销策略,先我们花大价钱说动那些广告公司,让他们把广告全都撤掉,这个时候,习惯了广告的人们就会都好奇广告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而只要人们在心里产生了这种疑问,好奇心就会驱使他们主动关注这些没有任何内容的广告牌,那么接下来,只要我们突然把我们的广告全换上去,就能得到最好的效果。”伍德还强调了一句,“尤其这些广告还是我们最新做出来,是很有针对性的。”

    唐安点头附和道:“对此我非常有信心,伍德先生不愧是大伍德豪门家族出来的,想法是越了时代的,在此之前我真的不敢去想居然广告营销还可以这样做的!您简直是为我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呀!”

    唐安的语气很激动,他一半是恭维伍德,一半也是真的为他的想法惊叹。

    毕竟一般来说,大家做广告营销都是在广告内容上下功夫,哪里会想过还能有把广告位买下来,还要求传媒不广告的做法呢?

    要知道这些户外广告很多都是在人流量密集的地方,价格是非常昂贵的,每天都有无数商家在疯狂竞争,那些黄金地段的广告位甚至都需要在一年前就开始预约了,而他们临时挤进去,一般都需要支付数倍的广告费才行,整个旧金山的所有广告费用加起来一天就有几百万美元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打广告,这很正常,甚至还有些企业曾斥资达到上千万的。

    然而现在伍德只是把这些广告位花大价钱买下来,就那么空放在那里,任由一天的几百万美元就那样平白花掉,这要不是对自己方案有绝对自信,并且兜里不差钱的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其实不说几百万美元,就只是某一个公交站台的一个广告展板空放在那里,每天只烧掉几千美元,要是换成唐安自己,只怕都要心疼要死了,毕竟说起来理论都很简单,也很容易说服人,但真正能做出这个决定,敢这么做的,就只有伍德一个人了,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唐安对于伍德的勇气是无比敬佩的。

    “那现在我们的广告也都已经准备好了吧?虽然这是我们的计划,但我也不希望我们的展板空在那里太长时间,毕竟我们的目的是营销,可不是亏钱,我还没有到败家子的地步。”伍德说。

    对此唐安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伍德先生您放心吧,所有的广告在今天就已经全部制作完毕了,都是按照您的要求制作的,我们不仅请来了好莱坞最当红的明星,我们还在广告里很隐晦的提到了其他网络公司存在的问题,并表示我们的服务和一切基础就是全旧金山最好的!”

    伍德点点头提醒说:“不过要注意千万不能太直接的看出是在说哪一家公司,否则我们会被判不正当竞争的。”

    “先生您的要求我是一直记在心里的,所有广告我都是反复看过的,肯定没问题!”唐安说。

    “那就好。其实有点问题也无所谓,反正我做的是营销手段,如果广告现了问题,我们换回原来的那些广告也能有很好的效果,只是没有现在那么针对就是了。”

    伍德最后说:“那么我们就耐心的再等两天吧,只要两天的时间,我就能带给旧金山一个营销奇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