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这是一个圈套
    唐钰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愣愣的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什么等着跳反?什么等着我来告诉你们?”

    周铭告诉他说:“其实很简单,从唐安跳出来公然分裂唐氏家族,并且还得到那么多支持开始,我们就觉得在家族内部是很不稳定的,现在我们之所以一直都对唐安和伍德他们的行动无动于衷,原因就是在等家族内部的那些不稳定因素暴露出来。”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来这是一个圈套吗?”唐钰问。

    “那当然,否则你以为凭你们的宗祠会首唐叔叔的在家族里的地位,会没有人告诉他关于唐安和伍德的消息吗?”周铭微笑着反问。

    这句反问才让周铭猛然想起来唐景胜和唐徽茵的存在,他的确很不信任周铭对唐氏家族的忠诚度;就算是已经成为族长的唐然,就算以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外人终归是外人,他仍然不信任他们的忠诚度。不过唐景胜就不一样了,不说他这个人的品性操守有多优秀,就单说他和唐氏家族的关联,就绝不允许家族出现分裂。

    可现在就是这两位与家族休戚与共的人,他们在明知道唐安和伍德联手做那些事情,也明知道他们做那些事情的意义的时候,却仍然选择了无动于衷,这就不能不引人深思了。

    唐景胜也对唐钰说:“你以前学过医,所以你应该知道,很多病是存在一定潜伏期的,早期很难诊断出来,而一旦病情很强的爆发出来以后,就一定要下最猛的药,才能完全根治,否则如果只是一diandian闹不明白的症状就下药,只会把真正的病情越拖越难办。”

    “我想我明白唐叔叔您的意思了,您是希望利用这一次机会好好整肃一下家族,好给家族未来的发展扫清障碍吧?”唐钰说到这苦笑出来,“只是怎么也想不到我父亲居然是最先跳出来的,我还傻傻的来到你们面前告这个状,我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我觉得你应该庆幸,或者说你的父亲应该庆幸能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唐景胜突然说。

    唐▼ding▼dian▼小▼说,.@.o※s_;钰很迷茫的看着唐景胜,完全不明白这有什么可庆幸的,或者说唐景胜这么说只是对他的一种讽刺?

    唐景胜看出了唐钰心里的想法于是接着对他说:“因为如果没有你,那么未来在整肃家族时,你们就会变成普通家庭了,但由于你及时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我们知道你是心向着家族的,那么至少你还为你和你的父母,保留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产业。”

    唐景胜空握着一双手:“一无所有和保留现在所有拥有的,我想这个差别还是很明显的。”

    “似乎的确如此,可是唐叔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设置全套利用这个机会整肃家族肯定是周铭那个家伙的主意吧?你如何相信他一定能成功呢?”唐钰问。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唐景胜有dian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了,毕竟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问题,自己作为唐氏家族的宗祠族会的会首,居然在面临家族抉择的时候要听一个外人的决定,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难以启齿。

    对此,周铭倒是很轻松的说道:“唐钰你这么问可就不对了,唐叔叔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只是现在你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至于我的办法最后能不能成功,你继续看下去不就知道了吗?”

    唐钰咧着嘴笑了:“你这个家伙还是那么惹人讨厌,你知道我很期待你失败的。”

    “那么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周铭耸耸肩说,“不过现在比起这个,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知道你父亲和哪些人在找唐安接触要重新分配唐氏家族的资源呢?你应该还记得吧?”

    “你这是让我背叛我的父亲,不得不说,周铭你可真是一个王八蛋!”唐钰骂道。

    “正义和自私当中,总是要做出一个选择的,毕竟这个世界是公平的,要想什么都不付出就拥有,那是不可能的。”周铭说。

    随后唐钰就把名字一个个的说了出来,而当唐景胜和唐徽茵听到了这些名字,顿时震惊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唐氏家族一辈子,居然还是完全不了解呀!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周铭坚持放任事情的发展,只怕自己或许永远不会知道了吧?

    等唐钰回家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了,他才走进家门,就见自己的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对着自己。

    这个情况让唐钰吓了一跳,因为这都是自己犯了很严重错误时候才有的,还记得上一次自己面临这个情况还是在自己因为犯了干涉继承权考核而被剥夺了继承权的时候,那么现在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唐钰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他父亲指了指面前的沙发示意他坐下,等他坐下以后才问他:“听说你今天去了唐人银行的总部大厦?是去见周铭了吗?”

    这个问题让唐钰心头一惊,有些心虚的回答:“是的,在伊拉克的武器交易有些需要和他说清楚,而且我之前才从b那边出来……”

    唐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父亲摆摆手打断了:“以后少和他们打交道了,一次武器交易就让你被b抓起来了,以后还指不定会有其他什么事了,而且最近家族内部的情况也很不好,你不懂就不要掺和了,唐人银行大厦也尽量不要再往那边去了知道吗?”

    唐钰dian头表示知道,他父亲站起来嘱咐他早dian休息,说完就准备出门,唐钰却突然叫住了他:“爸你这又是要去聚会了吗?”

    唐钰父亲停下了脚步,有些奇怪的看了唐钰一眼,唐钰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鼓足勇气问他:“我知道你和几位叔叔们在秘密接触唐安和伍德,想要分裂唐氏家族,重新分配家族的资源财富,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或许都是一个圈套呢?”

    唐钰父亲笑了:“圈套吗?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喜欢这种阴谋论的论调,往往喜欢忽视摆在眼前的形势对比,没有人可以从我们手里抢走唐氏家族,这种不公平的继承方式早就该改改了!”

    在给唐钰留下这么一句话以后,他就走出了房间,而看着父亲离开以后的大门口,唐钰也笑了:“为什么?你们这些家伙都要被周铭那个家伙给算计呢?贪婪是最大的源动力,有些车轮一旦启动是无法轻易停下来的,这是那个家伙的原话,没想到你们居然完完全全用实际行动去诠释了,你们都是蠢猪!”

    开始的时候,唐钰还是很恨铁不成钢的,但到了最后他都大声了喊了出来。

    另一边,唐钰父亲驱车去到了伦巴底公司所在的大厦,他直接走进了公司的会议室里,当他推门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坐了有十个人了,唐安和伍德也都在这里。

    才走进房间,就立即有人对他说道:“景明,今天你可来的太晚了,你家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你儿子没有把我们的事情给说出去吧?”

    唐景明就是唐钰父亲的名字,他面对这些问题说:“当然没有,他们只是谈了之前海湾战争里面武器贩卖的问题,我可以在这里担保,我的儿子可不会做出任何出卖的事情来。”

    “其实就算出卖了也没什么关系。”唐安站起来说,“今天在这里的都是握有唐氏家族最重要资源的人,他周铭和唐然有什么,难道我们还要怕他们吗?并且现在我们还有伍德先生的帮忙,他可是来自汽车王国大伍德家族的继承人,之前的手段营销也是出自他的手笔,有他的帮忙,我们不需要有任何担心!”

    “唐然是唐氏家族的族长,那是在我们认的前提下,如果我们不认,她就什么都不是!”

    唐安接着说:“其实我一直认为不管谁当族长,都只给他唐人银行的股权是一个很好的规定,因为这样一来我们这些族人就不用担心唐氏家族的财产流失给外人了,我认为或许咱们的祖先当年在定下这个规矩的时候就是在预防今天这种情况的发生!”

    “的确,唐然她是依靠卑鄙的手段成为了唐人银行的董事长,但也仅此而已了,因为唐人银行是唐氏家族的核心,但却绝对不是唐氏家族的全部,所以只要我们这些手握家族重要资源的人能主动站出来联合起来,就可以把她从族长的位置上赶下去,让唐氏家族回到我们自己的手上!”唐安大声的说。

    在唐安之后,伍德也说:“同样作为美国的重要家族,我想我很能理解唐安先生的心情,毕竟看到自己最爱的家族就要成为别人的东西了,肯定会很痛心。”

    伍德随后又说:“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也是完全不合格的继承者,只知道简单的利用家族的资源来对付自己人,压制了伦巴底和汉密尔顿公司的发展,而当我资金进入了旧金山以后,他们就束手无策了。”

    伍德说到这里笑了:“不是我太自负,我并不觉得自己的营销策略有多成功,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丝毫办法都没有,这太让人失望了,恐怕唐氏家族交到他们的手上也将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听着伍德这番话,包括唐景明在内的九个人,他们都很遗憾的摇了摇头,实际这也是他们会联合再一起的重要原因,就是唐然的表现太弱势了,与其家族被这样的人给败坏了,还不如争取回到自己的手上!

    “所以为了唐氏家族的未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必须把唐氏家族给拿回到我们的手上,哪怕为此分裂了家族也在所不惜,家族的资源必须要重新分配!”唐景明大声说,他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

    面对所有人的dian头,伍德笑的更开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