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对的好结果
    (鞠躬感谢“墨小寶水多多”的三张月票支持,太给力了啦!)

    随着乔布斯的这番话说出口,现场顿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乔布斯,仿佛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毕竟今天能受邀来到这里的媒体记者们,他们多少都是懂一点互联网科技的,他们也都明白像伦巴底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就是服务器和数据了。因为他不管是电子邮箱还是检索网站,都不是凭空变出来的,都是需要一个服务器进行承载的,而他所有的用户也都是通过访问他的服务器来进行一切服务的。

    现在艾派公司要停止一切服务器的运转,这就意味着伦巴底公司的所有业务都要被强制停下来,这无疑是很让人难以接受的。

    不过服务器的停止还可以接受,毕竟换一个服务器就好了,但对数据库的封存才是对伦巴底公司最彻底的打击了,因为不管是公司的资料,还是网站的代码以及所有客户的资料等等,都在数据库里。

    可以说数据库就是伦巴底公司的全部,一旦数据库遭封,就等于是公司着了一把火,把什么都给烧掉了一样,尽管公司的外壳还在,但里面的一切都没了,所有的事情都必须从头开始。

    这就仿佛是一位网络大师正在自己的电脑上写的一篇绝世长篇一样,突然电脑死机了,而他又没有保存,尽管可以从头再进行创作,但当时的心情,无疑是很绝望的,但关键是有些东西已经被传出去了,作者再写也肯定不是那个味了。尤其一旦这个间隔时间要是拖的很长,读者甚至都会忘记你以前的剧情,自然就不会再追了。

    “乔布斯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吗?”唐安愣愣的问。

    “唐安先生,你觉得我现在像是在开玩笑吗?”乔布斯反问唐安道,“我现在是很正式的代表艾派公司在通知你,由于你们的违约,我们将不得不停止合同,以及我们的一切服务,并将数据库封存。”

    乔布斯又说了一遍,他的话仿佛一颗重磅炸弹当时就把唐安给炸懵了,其他记者们则是一片哗然,他们再次举起相机又对着乔布斯不断拍照,同时还纷纷向乔布斯抛出了诸如“这是真的吗”、“艾派公司这是要联合周铭一起压制伦巴底公司了吗”和“这是否也是一种竞争的方式呢”等等问题。

    而对于这些问题,乔布斯倒是也想一个一个去好好回答,不过显然唐安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当那些记者才开始问的时候,唐安就大声一声:“都够啦!”

    等记者们愣神的时候,唐安才对乔布斯说:“我一直以为艾派公司都是一个非常诚信的大企业,但却没想到也会做出如此龌龊的事。乔布斯先生,你说我们违约了,那么我想请问我们究竟哪里违约了?居然要停止一切服务还要封存数据并起诉我们这么严重?”

    对这个问题,不等乔布斯回答,周铭就站出来帮他回答:“很抱歉,这无可奉告。”

    唐安险些没气到背过气去,他伸手指着周铭大骂道:“什么叫无可奉告,我看根本就你的主意,我们的伦巴底公司其实并没有任何的违约,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一个骗局!”

    “如果你这么坚持认为是骗局的话,那为什么你不敢接我们的诉讼或者直接报警呢?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是你们自己心里面有鬼吗?”唐然惊讶道。

    随后乔布斯也跟着一起道:“唐安先生,如果你要证明自己没有违约,那最好的方法不就是通过法律吗?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你要是能赢得诉讼,那么你就有权在法律的支持下,要求艾派公司对伦巴底公司这段时间所受到的一切损失进行赔偿。”

    唐然的话还只是让唐安哑口无言,乔布斯的话却让唐安要吐血了。

    唐安土生土长在美国,他当然明白诉讼要求赔偿的做法,可关键是时间,像这种公司间的官司轻轻松松就能打上好几年,等几年以后自己就算能证明自己没有违约,也能找艾派公司赔偿,可那又怎样呢?最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早就有其他公司来取代伦巴底了。

    更不要说到时候要赔偿又是另外一个诉讼,那时已经一无所有的自己,还有没有钱去打那个官司了。

    “我明白了,乔布斯你和周铭唐然他们就是一伙的,不是我们违约了,而是你们故意找这个违约的借口,目的就是要恶意针对我的伦巴底公司,由于正常的方式已经无法竞争了,所以就想通过这种卑劣的方式进行偷袭对吗?你们就是一伙龌龊无耻的小人!”

    唐安先指责了周铭和乔布斯一通,随后又面向所有的记者说:“我想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吧?这就是周铭这就是乔布斯,他们就是一群无法无天的匪徒,商界的恶霸,他们见伦巴底在互联网上的崛起不可阻挡,他们的公司一个个的被打败,他们就会要通过这种无比恶劣的行径来强行遏制。”

    “你们能明白这种行为吗?”唐安说,“这就像在篮球比赛上,一只球队眼看另一支球队的领先越来越多,他就会立即撕下自己文明人的面纱,通过肮脏的犯规,把对方主力球员手脚打断的方式来求得胜利,这是非常不绅士的方式,是要遭人唾弃的!”

    唐安侃侃骂着,周铭这时也对所有媒体说:“我想究竟谁无法无天,谁行径恶劣大家都心里有数了吧?明明可以通过法律解决的问题,他却非要在这里谩骂,无非就是想通过法律之外的途径,这是为什么呢?除了他知道自己的违约行径,我们的一切做法都是合理合法的以外,我想不到还有其他的解释。”

    “你这是胡说八道贼喊捉贼,我们并不存在任何的违约行为,我们在使用艾派公司的设备上一直都遵守合同的,明明就是你们故意通过这个借口来找伦巴底公司的麻烦!”唐安无比气愤道。

    “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这样,那咱们就法庭上说好了,何必你要在媒体朋友面前这样颠倒烟白呢?”周铭问。

    “这当然是法律本身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不是我诉诸法律,法庭就会马上支持我的主张,判决让你们赔钱的……”

    这一次不等唐安说完,伍德就叫住他道:“法律当然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如果他们能够起诉成功,就说明我们可能存在某些方面的差池,所以我们也很需要法律来支持我们的正义。”

    随着伍德这番话,唐安才赫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是有多愚蠢,居然数落起了法律的不是,这样子说话和小孩子在受了委屈以后的满地打滚有什么不同呢?反应过来以后,唐安也觉得伍德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清醒,并说出这番话,是非常不容易了。

    伍德如此爽快的话,倒也让唐景胜和唐徽茵感到了惊讶,也让周铭感到了警惕,这是个不好对付的对手。

    伍德随后站起来走到周铭面前对他说:“没想到你居然会请出艾派公司,从伦巴底公司的软硬件设施下手,这一枪的确打的很准,但也就这样了,你放心,这个官司只要你提起的诉讼,我就会帮伦巴底赢得这场官司的,然后我会让你赔到倾家荡产!”

    给周铭留下了这句话,伍德带着唐安还有其他伦巴底的公司成员离开了房间,而随着他们的离开,现场的记者们都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伍德和唐安走到门外,听着门内不断传出的欢呼,伍德很愤慨的骂了唐然一句:“不长记性,你刚才真是太丢脸了!”

    “很抱歉伍德先生。”唐安很老实的说,“不过刚才我也真是太气愤了,他们怎么能这么无耻呢?明明是他们找出的名不副实的借口,就是要把我们的业务给停掉,还专程叫来这么多的记者,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那又怎样?”伍德不等唐安说完就打断他道,“事实已经被造成了,而且还是不可逆转的,你就只能去接受他,而不是像个要不到糖果的孩童一样满地打滚,那样只会被人当成是一个笑话。你好好回想刚才,当乔布斯说出要起诉你以后,你所说的那些,是不是都像是个表演的小丑一样?”

    唐安低下了头:“伍德先生这真是非常抱歉,是我太过于莽撞了,不过我也真是很不甘心呀!”

    伍德这时却笑了,他说:“你会不甘心,是因为你把伦巴底当成是现在的唯一,你觉得一个小小的伦巴底公司,真的能撼动唐人银行这棵大树吗?还是你已经改变了目标,并不再把唐人银行当成了目标呢?”

    “当然不会,这就是我最大的目标!”唐安回答伍德道。

    “既然唐人银行才是你的目标,那么唐安你何必执着在一个伦巴底公司上呢?”伍德感到很费解的说,“好不容易救活却还是救不活,就让他去死好了!既然周铭他们要搞垮伦巴底公司,那么就让他们去做吧,我们接下来的目标,就要全面针对族内形势的战斗正式铺开了。”

    唐安这才松了口气的笑道:“没错,我们还有很多的朋友,他们都已经站到了唐景胜的的对立面上去了,凭着他们的帮忙帮,我们一定能赢的!”

    “所以今天的事情也算是一个比较优秀的的结果了,至少能让我真正准备的事情提前到来了。”伍德笑着说。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