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薛定谔的猫
    伦巴底网络遭遇前所未有的绝地危机!昨天在斯坦福酒店的新闻布会现场,艾派公司的董事长乔布斯亲到现场,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宣布了伦巴底科技公司在使用租赁于艾派公司的设备时存在违规行为,因此艾派公司决定按照约定终止与伦巴底公司的合同,停止设备和信息方面的一切服务,并封存数据库。网

    乔布斯称此举是为了保存证据,艾派公司将会就此起诉伦巴底公司,如果艾派公司赢得诉讼,那么伦巴底公司将面临过5亿美元的天价赔偿。

    现场,伦巴底副董事长唐安指责艾派公司此举是一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并表示这是所有其他互联网公司联合起来针对他的阴谋。

    不过乔布斯表示,唐安的指责毫无道理,艾派公司的行为只是一次针对合同的合理合法的行为,唐安的指责只是单纯的想转移舆论的注意力,希望能通过装出一副弱者的姿态来博取大众的同情。同时乔布斯表示,如果伦巴底公司能够赢得官司,那么艾派公司将会在法律的要求下进行任何额度的赔偿,不过这种事情是不会在法律健全的美国生的。

    根据本台专席评论员分析,不管最后的判决结果如何,伦巴底都将陷入非常为难的境地,由于设备的停止使用,甚至数据库的封存,伦巴底的一切互联网业务都将无法施展,只能重新租用服务器,重新编码建立网站和电子邮箱,但这样做也只是亡羊补牢。

    但网站和电子邮箱可以重建,但信用却是买不回来的,经过这一次艾派公司的危机,伦巴底公司的客户和投资者一定都会对他产生怀疑,如果他再违约该怎么办?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客户和投资者都会大量流失,因此今早所有的基金公司和风险投资机构都把对伦巴底的投资风险上调到了最高。简单来说就是你选择投资伦巴底公司所可能得到回报的几率,还不如出门随便给一位乞丐一美元,然后十年后那个乞丐会变成富翁回来给你一百万。

    ……

    这是旧金山电视台经济频道的早间新闻,而新闻里的主人翁之一,艾派公司的董事长乔布斯此时正陪着周铭和唐然还有唐景胜唐徽茵在吃早点。

    昨天结束了新闻布会以后,周铭他们不着急回去,就在这间斯坦福酒店住下了。

    看完了这则新闻,乔布斯对周铭说:“现在事情的影响已经出来了,今天股市来开盘,伦巴底公司的股票就跌破了过二十个百分点。”

    听到这个消息,唐然当时就皱起自己可爱的:“活该!谁让他敢骂铭哥哥来着,还抄袭铭哥哥的创意,还和铭哥哥的互联网公司竞争,还想着要分裂唐家,由今天这个结果就是他自找的!不就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吗?有什么好牛的?”

    唐景胜和唐徽茵对唐然的话都有点哭笑不得了,因为唐然先在乎的是周铭,然后才是他们唐家,一个族长做成这样,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周铭这时则说:“的确能干掉他的伦巴底公司是开了一个好头,不过这却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一个互联网公司不管如何强大也是无法动摇唐氏家族的,这个前.戏过了,后面要来的才是正片。”

    随着周铭这话,现场的氛围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因为这也正是他们所担心的。

    还是乔布斯先说:“很抱歉我并不是唐氏家族的人,我也不了解财团家族的运作,所以接下来我就帮不上任何忙了,不过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会最努力的完成!”

    唐景胜和唐徽茵都对他道了声谢,随后唐景胜说道:“这次的事情会造成两个可能,一是放弃,二是凝聚。”

    唐景胜伸出了两根手指:“放弃很简单,因为唐安能说动其他家族成员,靠的就是他在唐人银行里所掌握的股份,还有他在形势上对唐然和宗祠族会的优势,这个优势才给了其他人一个错觉,就是跟着他就能成功。而现在随着伦巴底公司被打垮,他的优势不复存在,那么其他人自然就放弃了。”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凝聚了。”唐景胜接着说,“过去唐安和其他人之所以一直没有行动,很有可能是他们在一些利益分配上产生了分歧,而现在随着伦巴底策略的失败,会让他们产生一种危机感,继而促使他们放弃一些在细枝末节上的纠缠,很快的达成一致凝聚起来了。”

    “两种截然相反的可能,在对方开始行动前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想法,这就是那只薛定谔的猫呀,在盒子打开前,我们根本不知道那只猫究竟是死的还是活的。”唐然说。

    “其实要确定他们究竟是凝聚还是放弃,决定权还是在我们的手上。”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感到无比诧异,因为他们完全不明白,这决定权怎么就在他们手上了呢?周铭随后问:“我知道你们很疑惑,所以我想问你们是担心他们放弃还是凝聚呢?”

    “当然是凝聚了,只有他们会产生行动我们才担心啊,要是他们放弃了,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唐徽茵说。

    周铭马上接话道:“那就对了,根据墨菲定律,你要是担心某种情况的生,那么他就会更有可能生,所以既然我们都担心他们会凝聚,那么他们必然会凝聚。”

    面对周铭的解释,所有人都哭笑不得,乔布斯还说:“真没想到周铭你居然还是一位哲学家。”

    “我对枯燥的哲学可没兴趣,我只是个单纯追求赚钱的商人而已。”周铭说,“其实刚才我废话一大堆,我想说的东西非常简单,就是我们不能寄任何希望在别人的身上,而是我们自己的努力,因为如果我们自己做好了准备,那么不管他们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就都无所谓了。”

    听完周铭这番话,唐景胜当即哈哈大笑起来:“没错,瞧我这脑子,活了几十岁真是越活越回去啦!没错,管他们究竟是什么结果呢?只要我们自己做好了准备,自然就不用怕他们了。”

    约摸二十分钟以后,吃完了早点,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还有乔布斯就都离开了,毕竟他们都是有自己的公司要处理的,不管唐安和伍德闹出来的事情有多大,他们都不可能始终围着他们转的。

    都分开以后,周铭和唐然则来到了机场,看着时间,到了上午的十点钟,一架从港城飞来的专机降落在了旧金山机场,很快飞机停稳,周铭和唐然跟着机场地勤人员进了停机坪,舱门打开,一张熟悉的脸出现了。

    “慕晴表姐欢迎回来!”唐然高兴的招手着,因为走出飞机的人就是林慕晴,而跟在她身后的则是港城航运集团的主席童刚和长河实业的董事长李成。

    看着林慕晴穿着收腰小西服搭配一条铅笔裤,显得既成熟又时尚,小西服和铅笔裤还完美的凸显了她傲人的身材。

    尽管童刚和李成都是港城乃至全世界有名的商界大亨,但是此刻林慕晴走在他们前面却丝毫不感觉有任何做作,仿佛一切都很自然。

    周铭自己也有些感慨:真是环境改变人呀!虽然自己从第一眼见到她就感觉她很成熟典雅,但那只是对于一个76o厂的小地方而言的,后来到了港城她不一样有些惶恐了吗?不过后来随着她接手了自己留给她的金名基金公司,再后来成为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的董事长,这气势就更厉害了。

    周铭注意到在林慕晴走下扶梯的时候,下面机场的工作人员伸手去扶,却连抬头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慕晴表姐我想死你啦!”

    周铭这边还没来得及表示,唐然就先大喊一声朝林慕晴扑了过去,看着唐然扑在林慕晴的怀里,林慕晴一脸宠溺揉着她头的样子,恐怕很难想象她们之间其实应该算是情敌的关系。

    在停机坪上,周铭和林慕晴他们只是简单的问好,毕竟机场外面很吵也很冷,然后他们就回到了休息室里。

    他们都在休息室里坐下,这里都是自己人,就不用客气了,于是林慕晴先向周铭汇报道:“我们这边的事情都已经做好了,和你说的那些公司都已经做好了沟通,包括一些合同也都由我们的委托代表签好了,可以说现在除了正式的移交,其他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完成了。”

    周铭点点头,然后又问童刚和李成道:“那投资这一块没出什么问题吧?比方说投资人会不会有什么异议,或者是资金的走向会不会很明显之类的?”

    他们一同摇头,由李成回答:“都没有,因为林慕晴董事长已经在港城联合投资基金进行投资两年多了,我们所有的投资人都非常信任他,另外这一次的资金很多也都是唐氏家族出的,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唯一需要担心的可能会在资金流向这一块。”

    李成又说:“我们的资金转移是通过离岸账户完成的,并且还经过了赌场和夜总会等公司的流水账户,不过如果有心人要查的话,总还是能查出来的。”

    “毕竟时间有限,而且我们又是那么大宗的资金转移,要想完全隐藏是根本不可能的。”周铭随后一转话锋又说,“不过时间对双方都是对等的,我们的时间不够,对方的时间同样不够,毕竟成哥你们还走了赌场和夜总会的流水,就算要查也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问题并不大。”

    说到最后周铭站起来说:“好了,我知道童主席和成哥你们长途跋涉从港城回来也一定都累了,那我先送你们回去休息吧?”

    随后周铭就带他们离开了机场,周铭安排的是两辆车,童刚和李成一辆,周铭和林慕晴唐然一辆。

    上车的时候,唐然知道林慕晴离开了那么久,就很懂事的主动坐到了前面。

    不过就在这并不密封的车上,周铭也并不会真和林慕晴做点什么爱做的事,只是心疼的摸着她的俏脸:“慕晴姐辛苦了。”

    而林慕晴则是两眼迷离的看着周铭:“只要是为你,我就不辛苦,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只是嘴上说说,要有点时间行动才好。”

    一边说着,林慕晴的纤纤玉手还摸到了周铭的胸膛上,让周铭倒吸了一口气。

    毕竟不管林慕晴多女神多女王,不管别人连多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但她终归还是女人,还是需要有男人陪的,而这个能征服她,能让她主动放下矜持的男人只有一个,就是周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