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说让你滚
    晚上八dian,唐景胜和唐徽茵来到了唐人银行的总部大楼,周铭唐然还有李成已经都等在了这里。

    唐景胜才走进门,他就炮语连珠的向周铭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晚了银行的董事们还要求召开内部董事会议?是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还是这次会议有什么阴谋?又或者是局势发生了什么变化……还有李成先生你好。”

    面对这番提问,周铭先请他坐下来,然后才告诉他说:“其实你的这些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一个问题,这位李成先生你是认识的,就让他来为你解答吧。”

    随后李成就把有人在追查他们那笔资金的事情告诉了唐景胜,尽管这个事情之前周铭在电话里就给唐景胜提了一下,但现在听李成完完整整解释了一通以后,还是让唐景胜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千算万算没想到还是漏算了这一dian啊!如果只是唐安和伍德,就算再加上背后的那个大伍德家族,我想我们的那笔资金转移,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的,可就是忘记了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唐景胜语气无奈的说,随后又问道,“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的计划很有可能在三天内曝光了吗?”

    周铭摇头回答:“唐叔叔你未免也太沮丧了一dian,根据成哥的情报推测,对方ding多能查到资金的流向,却并不意味着他们一定能联想到我们的计划。”

    唐景胜却依然摇头说:“我相信,不过对方就算猜不到我们的计划,但他们在得知我们大宗资金转移的情况,肯定会怀疑并做好准备的。毕竟唐人银行很少有这个时间召开的内部董事会议,这已经和家族会议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发生了很重要的事,这是不可能的。”

    这dian周铭很清楚,能成为唐人银行内部董事的人无一不是唐氏家族的重要成员,同时也是唐人银行的大股东,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唐人银行的内部董事会议,在级别上来说,还要比宗祠族会还重要,毕竟唐人银行可是家族的真正核心。

    而现在,他们前脚才得︽ding︽dian︽小︽说,.2︽3.o∞s_;到了有人在追查资金流向的消息,当晚唐安他们就很急切的要求召开内部董事会议了,这不能不让人产生怀疑。

    “所以我想他们或许不知道我们具体要干什么,但他们肯定能猜到我们会有所动作,换句话来说,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唐景胜说。

    “我明白,可那又怎样呢?”周铭dian头然后反问。

    唐景胜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周铭会有这么一句反问,而随后唐然也跟着周铭说道:“对呀,他们知道就知道了,那又能怎样呢?难道我们就因此怕了不去参加这次会议了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既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我们就应该先计划一下……”

    唐景胜努力想要解释什么,不过周铭却打断他说:“唐叔叔,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而且计划是要在我们掌握了全部情况的时候才要做的,可是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对方已经掌握了多少信息,也不知道对方的打算,我们如果只凭在这里毫无根据的猜想去制定计划,那是很不切实际的。”

    周铭最后说:“所以我觉得我们还不如放开想法,直接不带任何包袱的参加会议,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到时候再做决定。”

    对于周铭的想法,唐景胜和唐徽茵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惊讶,虽然周铭的话他们都能明白,的确只凭自己的胡乱猜想去制定计划是存在很大隐患的,但至少也可以想几个大方向出来吧?比方说他们猜到了该用什么对策,没猜到又用什么对策,这都等到了现场再去想,那心得多宽呀!

    不过似乎周铭一直以来也都是这样依靠着自己的这种瞬间应变能力改变局势的,到了现在,他们也只能依靠周铭这种超乎寻常的直觉了,因为除此之外他们毫无他法。

    随后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一起来到了会议室,而这次由于是唐人银行的内部董事会议,并且已经有了周铭这么一个身份敏感的人,显然再加一个李成进来是非常不明智的;因此李成很自觉的在谈完以后就离开了,和林慕晴童刚他们一起去做他们的事了。

    毕竟他们大费周章的通过离岸账户转移那么多钱出来,还特意跑港城去走流程洗钱,可不是用来放银行吃利息的,而是要干大事的!

    到了会议室,唐景明他们还有其他的唐氏家族核心成员早就到了这里,甚至还有唐安,而在周铭推开大门的时候还能看到唐安唐景明正在交头接耳的和其他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从他们得意的神情以及其他人皱眉沉思的样子,不难猜到那肯定并不是好事。

    “没想到连这样的内部董事会议都让这个家伙参加了,看来宗祠族会是真的已经默认他是唐氏家族的一员了吗?可就算是这样,但他没有唐人银行的股份,也不是内部董事,他凭什么来这里?”唐安指着周铭说,“所以现在我以唐人银行副董事长的身份让你立刻从这里滚出去!”

    唐安随后又发动群众道:“大家说让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闲杂人等从我们唐家的会议室里滚出去好不好?”

    唐安的话得到了其他人的呼应,他们纷纷对唐安抱以嘘声一片,唐然对此很不满的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还有唐安,你只是唐人银行的副董事长而已,你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

    唐安却两手一摊,做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道:“很抱歉我的董事长女士,在您面前我可不敢发号施令,实施我也并没有发号施令,我只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而已,难道这也不行吗?那可就是您独裁啦!”

    唐然想反驳几句,不过周铭却先说道:“征求大家的意见这当然可以,并且也是我们非常支持的,毕竟是会议嘛,总是要海纳百川的。”

    说到这里周铭突然一转话锋又说道:“不过征求意见却并不意味着欺骗,如果你是以一种欺骗的态度来征求意见,那当然就不行了。”

    “可是我并没有欺骗,欺骗的是你这个闲杂人等!”唐安咬牙切齿的对周铭说,尤其是那句‘闲杂人等’,显然他还在对上次股东大会的事情耿耿于怀。

    周铭对此轻松一笑说:“你当然有欺骗,你说你是唐人银行的副董事长,可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一个要被撤销职务的副董事长,也同样是没有权力参加这个内部董事会议的,更没有资格在这里征求意见。”

    唐安皱起了眉头:“的确是有这样的规定,可问题是我并没有被撤职!”

    “那只是你以为罢了。”周铭转头问唐然,“唐董,这个人是要被撤职了吗?”

    对于周铭的问题,唐然非常配合的说:“当然,这就是我今天来这里所需要进行的第一件事,由于唐安勾结大伍德家族,预谋对唐氏家族对唐人银行不利,所以我提议撤销他唐人银行副董事长的职务!”

    随着唐然说完,周铭又对唐安说:“这位先生,借用你的一句话,现在你可以滚出这个会议室了吗?”

    听到周铭的话,唐安简直气到要吐血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周铭和唐然居然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直接面对那么多的家族成员,张嘴就是撤销自己副董事长的职务,这简直不就是在把公司的规章制度还有家族的族规当儿戏吗?哪有这么做事的?太无法无天了!

    可关键对方的要求又偏偏很合理,因此唐安伸手指着周铭和唐然,到最后也只能咬牙切齿的蹦出一句“无耻”了。

    至于其他人,则是在听到唐然那番话以后的第一时间就懵逼愣在那了,他们怎么也想不通唐然怎么就一言不合要提议撤销一个副董事长了,也不知道这是该说她果断有霸气呢?还是该说她儿戏了。

    不过不管是霸气还是儿戏,不能不说的是,他们这一手还真是直接一脚踢在了唐安的下面,然后把他按在地上随意的摩擦,而他却一dian办法都没有了。

    当然这次会议也不能真闹那么僵,该有的敲打有了就好了,于是随后唐景胜出来做和事佬道:“有些玩笑开开就好了,大家也都不要太认真了,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这里的气氛太压抑,开开玩笑还是很能调节气氛的,只是都不要当真就好了。”

    听唐景胜这么说,周铭也马上接话道:“那当然,我只是配合唐安先生来开这个玩笑罢了,对吗?”

    面对周铭抛过来的问题,唐安很想说一句去你吗b的,但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这么说的,因为一旦说了自己就2b了,唐然真的提议撤销自己的职务,难道自己还能反抗吗?要怪就只能怪他们居然无耻到了这个地步,唐景胜也纵容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能允许他们如此儿戏!

    “这当然是个玩笑,周铭是唐氏家族的朋友,我怎么会请朋友出去呢?”

    唐安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些让他肺都要气炸了的话,不过随后他又露出了笑容,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周铭唐然你们这对婊子,现在就让你们得意一会好了,恐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秘密已经被我给掌握了吧?待会等我曝光出来,看你们还能怎么应对,看看到时候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