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怪我咯?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声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一般,当场就让所有人都懵逼了,因为谁也想不到这时候周铭居然会突然骂出这么一句话来。≯网

    当所有人都愣神的时候,周铭伸出手虚点着每一个人说:“你们这些人都好好看看自己,你们也好歹都是唐氏家族的核心成员,也都是各自领域的商界大亨,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可是你们现在呢?一个个都像是菜市场里的大妈一样,随便撩拨一下就一窝蜂的起哄上来了,能不能有点自己的脑子?”

    尽管唐景胜和唐徽茵他们的无力和绝望让唐安感到很爽,但他的注意力还都是集中在周铭身上的,因此现在周铭说话,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一个闲杂人等什么时候也有资格在这里说话了吗?”唐安很不屑的问,“难道你对你们这种侵吞唐人银行的做法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只想说一个子虚乌有的东西也能让你说的栩栩如生,唐安先生你不去好莱坞当编剧真是可惜了。”周铭说。

    这话说完,唐景明马上站出来质问:“周铭你是想完全否认你们的罪行吗?”

    “根本就没有的事我否认你妈b啊!”周铭没好气的回头就骂道,然后不等唐景明说话他接着道,“大家好好想想,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和你们的董事长唐然,还有宗祠族会的唐景胜叔叔唐徽茵阿姨,我们会侵吞唐人银行?是不是都是唐安告诉你们的?而唐安本身就和我和唐然有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指控凭什么有说服力?”

    周铭接着解释道:“这就好像是我昨天上了唐安他妈,并让他妈和他老婆一起伺候我,所以他对我怀恨在心,然后今天唐人银行就被抢了,他就指证是我抢的,你们觉得这个证词是有效的吗?”

    对于周铭的解释,很多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因为想想似乎就是这么回事,只是这个比喻就有点尴尬了,没见唐安在那里一副要撕了周铭的样子吗?

    而周铭却故意做出一副才看到的样子问:“唐安先生,你对此有什么不同看法吗?”

    “我有你妈b的不同看法啊!”唐安脱口怒骂道。

    然而这句话才说出口,唐安就立即后悔了,因为随着他的谩骂,周围那些人都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唐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是他们的领袖,既然作为正义的代表,怎么能够骂人呢?

    这些该死的狗杂碎们,难道周铭那个家伙是你们的爹还是妈吗?你们要这么照顾他?

    唐安一边在心里痛骂着其他人对自己和周铭的区别对待,一边强行平复自己的心情道:“周铭先生我想对你说的是,谩骂并不能解决问题。”

    “可是我并没有毫无理由的谩骂,只是问题是你提出来的,那么我就只好拿你举例了。”

    周铭很无辜的接着往下说:“我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你对我对唐然对唐景胜叔叔唐徽茵阿姨的指控根本一点证据都没有,完全是凭你的一番幻想杜撰出来的。”

    唐安拿起手里的件张嘴刚想说话,周铭则抢先道:“你就别拿你手上那份垃圾出来丢人现眼啦!你那份件刚才我已经看过了,上面就只有一笔三百亿资金被转入港城赌场和夜总会账户的记录,以及相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查,并没有资金的最后流向,也只是怀疑那些离岸账户是属于唐人银行的,其他的信息一概没有。”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我不禁要问了,”周铭紧盯着唐安质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唐安先生你凭什么就说那些离岸账户是唐人银行的,又凭什么说这么一大笔资金经过赌场和夜总会的洗钱以后,又流回了我们在美国的账户上,最后更没道理的指证我们要拿这笔钱来购买唐人银行的股份呢?”

    周铭的一字一句如同黄钟大吕一般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让他们这才恍然反应过来,的确这些指控都是唐安脑补出来的,实际上并没有任何证据。

    这样一来就让人有些尴尬了,不过周铭可并不打算就这么结束,他接着对所有人问道:“另外我还想请问在座的各位,你们当中有几个人听说过这个所谓拿骚县,知道拿骚县在哪里的?”

    面对这个问题,包括唐景明在内的所有人当场就懵逼了,毕竟美国光州就有51个,普通的市县更是不计其数,那么突然说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拿骚县,鬼才知道在哪了。

    唐安看着左边右边都是懵逼的脸,他正要说话,但周铭却又先说道:“我想作为拿出件的唐安先生你肯定知道,其实拿骚县就在纽约旁边,但那又如何,他却依然不属于纽约,那么连纽约市纽约州的金融犯罪调查机构都没有任何回应的事情,我不明白一个完全没听过的拿骚县,是如何有资格来管的?”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这份调查件的目的,以及这份调查件本身的真伪,以及唐安先生是通过何种渠道获得的这份调查件。”周铭说。

    唐安手件滑落在桌子上,他反应过来正要说话,不过周铭却仍然抢先道:“那么根据这么一份莫须有的件,唐安先生就紧急请求召开了这次的内部董事会议,要么我有理由怀疑唐安先生的智商,要么我就有理由怀疑唐安先生的目的了。”

    阴谋!

    这是所有人在听到了周铭讲话后的第一反应,就连唐景明都用非常怀疑的眼神看着唐安,毕竟这次他突然那么爽快的做出了让步来取得他们的支持,这点的确非常奇怪。

    来自四面八方的怀疑眼神让唐安感到无比的恐惧,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牙齿在打颤。

    唐安想要解释什么,不过周铭却再一次抢了先:“我知道大家肯定会认为这里面有阴谋,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恐怕是有人自己对唐人银行的股份和唐氏家族的财富动了贪念,所以才要贼喊捉贼的先把脏水往别人身上泼吧?为此甚至都有其他家族的人到了旧金山……”

    这一次唐安没有再傻傻的等周铭说完,直接大喊着打断道:“够了!周铭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也给我适可而止吧!”

    唐安这句话喊的歇斯底里,甚至连嗓子都给喊破了,可想而知他喊的多么用力了。

    周铭饶有意味的看着他问:“怎么?唐安先生对我的话有什么不满的吗?”

    唐安却恶狠狠的对他说:“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打断我的话,一直不让我说话,我才想问你的居心何在?”

    周铭对此很无辜的摊开双手:“原来我打断了你的话吗?抱歉我并不知道啊,不过你既然想要说话你就说嘛,何必摆出这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呢?好了现在我不说了,轮到你来说了。”

    说着周铭还对唐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而当唐安挺起胸膛要说话时,却突然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以后才蹦出一句:“该死的周铭,所有的话都让你说完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周铭无奈的耸耸肩说:“好吧,怪我咯!有海外账户转移大笔资金洗钱怪我,有大笔资金去向不明怪我,唐人银行股东大会的视频录像外流造成股价动荡怪我,现在唐安你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也怪我咯?”

    面对周铭的这副无辜脸,唐安觉得自己的理智再一次受到了挑战,他很想抓狂,然后上去把周铭的脸给抓烂,不过这是万万不能做的。

    这时唐景胜作为这里威望最高的人,他站出来说:“这个事情当然不是怪任何人,看来只是个误会了,那么不知道其他人还有什么问题要讨论的吗?我认为既然这次内部董事会议都召开了,大家还是有话都敞开了说好,免得到时候再弄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唐景明他们对此都低下了头,反而是那些没有和唐安他们同流合污的人举手问道:“景胜大哥,你是我们宗祠族会的会,是我们最信任的人,我需要你给我们一个确切的说法,你们真的没有转移大宗资金,也没有操纵股价要将唐人银行的股份买给自己对吗?”

    唐景胜对此很郑重道:“对此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绝对没有这回事!”

    随着唐景胜的答案,很多人这才松了口气,而后唐然就顺势宣布这次内部董事会议就到这里结束了。

    会议结束,这些唐家的核心成员一个个的起身离开,包括唐景明他们在内,都对周铭唐然还有唐景胜唐徽茵他们表示了歉意,只有唐安在离开前却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这次你们可以蒙混过关,不过最多三天,我就能查清楚那笔资金的确切动向,到时候我看你们还有什么解释!”

    周铭对此则回应说:“这当然是很好的,不过到时候我希望唐安先生能提供更多一点的证据,而不是一对子虚乌有的脑补。”

    不过话是这么说,当所有人都离开以后,会议室只剩下周铭他们四人的时候,唐景胜和唐徽茵的眉头却又紧锁了起来。

    唐景胜叹息道:“没想到我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关键他们还完全猜到了我们的计划,这可怎么办?三天以后他们就能追查道资金的流向,到时候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唐人银行的股份原本就是很敏感的,三天内要买回来本身就很困难,现在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个方向,我们就更没办法做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唐徽茵也问,“不过最可悲的是景胜大哥你在这次的事情上说了谎,以后你在家族内的威望该如何维持?”

    唐景胜摇摇头:“这些都是次要的,最多我退出宗祠族会不当这个会就好了,只是眼下如何挽回这个局面,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唐景胜和唐徽茵俩兄妹的唉声叹气,周铭直接说:“原来的方式不同了,那我们换一种方式不就是了,况且原本我就没打算要把唐人银行给买下来,我只是想把唐安赶出唐人银行,把唐安持有的股份转移给唐然罢了,是唐景胜叔叔和唐徽茵阿姨你们非要那么做的。”

    唐景胜和唐徽茵对此有些尴尬,唐景胜不确定的问:“看来是我们错了,那么你的办法,真的可行吗?”

    这一次不等周铭说话,唐然就先说道:“叔叔姑姑你们就放心吧,铭哥哥的办法是绝对没问题的!”8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