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三天 上
    “这个该死的周铭,他就是天底下最恶棍的王天我一定要把他的嘴巴狠狠的踩在脚底下,狠狠踩烂!”

    唐安谩骂着走进了房间,这里是唐安一处酒店产业的会议室里,唐安在结束了内部董事会议以后就来到了这里,唐景明等一众被他说动的人跟在身后,而另一位重要人物伍德则早已等在了这里。小说.≧

    看着唐安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伍德饶有意味的抬头问道:“从你这样的表现来看,想必今天的内部董事会议进行的也并不顺利了对吗?”

    “何止是不顺利,简直就是不顺利!”唐安用力的坐在了伍德面前对他说,“伍德先生您不在现场我想您根本无法想象周铭那个家伙究竟有多么可恶,他居然拿我的父母来做比喻,居然说好比是他昨天上了我妈,还让我妈和老婆一起伺候他,这样的话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相比唐安的激动,伍德和唐景明他们则都有些尴尬,他们当然明白周铭说的那些话有多过分,但他过分就算了,你现在还重复一遍是什么鬼?这不能不让人怀疑你的智商啊!

    不过唐安的在提到周铭的时候的确是有点智商欠费的味道,但后他还是把事情给讲清楚了,伍德在听完以后说:“看来这个周铭是个诡辩的高手呀,当然这也和我们所掌握的证据确实有限,不足以说服所有人有关。”

    唐安马上接过话头道:“但那也只会现在而已不是吗?在港城政府的配合下,我们三天内就能拿到最关键的证据了!”

    唐景明却说:“三天只是一个预计的时间,至于真正最后所需要的时间,只有到时候才知道,另外三天以后我们所能拿到的,也只有那笔资金的流向,仍然还需要逆向寻找这笔资金是他们从唐人银行非法提取的证据,更不要说在这段时间内,对方可不会坐以待毙。”

    “该死的,周铭他们那些家伙不会坐以待毙,难道我们就会了吗?”唐安很惊讶的问唐景明道,“三天的时间我们难道不可以去查那笔资金的来源,难道不可以盯死唐人银行的股份吗?”

    面对唐安的质问唐景明一时无话可说,这时伍德只好站了出来,他先问唐安:“虽然我相信你,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想再问你一遍,你真的确定他们的目标是唐人银行的股份吗?”

    唐安对此十分确信的点头回答:“我完全确信这一点,因为我在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盯住了唐景胜和唐徽茵的眼睛,我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慌,那种情绪是伪装不出来的,所以我很确信他们的目标就在这里,他们希望能通过掌握更多唐人银行的股份来支配更多的话语权。”

    “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伍德高兴的说,“那么说的再多也不如去做,这三天就拜托唐景明兄弟你们好好盯住唐人银行的股份了,不管是股市上的波动,还是有任何公司要收购,无论收购的股份是多少,都必须提交你们的董事会审议。”

    唐景明很有信心的点头回答:“伍德先生你放心吧,聚少成多这种把戏是瞒不过我们的!我也会让他明白,我们才是唐氏家族的核心!”

    于是,唐安和唐景明他们就这样定下了他们的未来计划,可周铭的所作所为再一次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第一天,唐人银行的股价微微上扬了o.o2个百分点,尽管变动很小,但却依然牵动了唐安和唐景明他们的神经,毕竟他们之前的猜想就是周铭会一点点的收购唐人银行的股份,聚少成多的,而股价上涨一般也就意味着有人在买进股票,只是买进的数额并不大而已。

    然而当唐景明去查过以后才现这只是市场的正常波动,也的确是有人在买进唐人银行的股票,可那和周铭并没有关系。

    “景明,你确定你查清楚了那真的只是正常的市场波动吗?会不会是周铭借用其他公司或者是个人的名义在小笔的买进股票呢?”尽管那边已经再三的说明了,但唐安还是不放心的再问了一遍。

    “你这是在怀疑我吗?”唐景明很不满的质问,“我说过我已经排查清楚了,那就是正常的市场波动,我不能完全排除周铭借用其他个人的名义买进股票的可能,但那个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说到最后唐景明还强调:“况且那些只是行在外并没有投票权的股份,他即使买进也没用的。”

    “所以也就是说那还是很有可能的对吗?”唐安依然不放弃的问,“我也明白那些是没有投票权的股份,不过或许周铭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迷惑我们,诱使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然后他再突然出手……”

    不等唐安说完,唐景明就很不耐烦的打断他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会一直盯着股市,我认为唐安你才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唐安还想说什么,却被伍德接过电话说:“唐景明你好我是伍德,我很高兴你能在股东波动的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这说明你是非常负责的,我也很相信你是查清楚了的,毕竟你的责任心是不会允许你说谎的对吗?”

    唐景明回答了一句当然,伍德点头恩一声说:“那么结束这个话题,我还想问周铭今天的行程监视了吗?包括他的出行和电话这些。”

    “出行是监视了的,他今天上午并没有出门,只是中午和唐然去了唐人街吃了过桥米线,现在他们正在九曲花街上逛街,并没有其他任何动作。”唐景明接着说,“但是电话……由于他身边有一位反监视意识非常强的保镖,我们的人试过很多方法,但还是无法监听他的电话。”

    这时唐安突然说:“伍德先生,这里肯定隐藏着巨大的阴谋,我们无法监听他的电话,所以他会通过电话来遥控交易,他的出行只是做给我们看的!”

    唐安的声音很大,甚至电话那头的唐景明都听到了,于是他马上说:“伍德先生,我认为我们是否能监听电话并不重要。”

    伍德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对方不管怎么操控最终都是要对唐人银行的股份出手的,因此我们就只要盯好唐人银行的股份,就能掌握局面了对吗?”

    “不愧是伍德先生,我就是这么想的。”唐景明夸赞道。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那就按你想的去做吧。”伍德后又说,“不过也要注意,周铭那边没有动静或许也是因为昨天会议的缘故,他知道我们这边已经掌握了他们的想法,因此他们为了避免我们掌握任何切实证据,才不得不暂时停止了行动。”

    唐景明那边接过伍德的话往下说:“但这终究只是暂时的,毕竟他们的时间有限,他们也很害怕我们查处了资金的来源和走向,在时间的逼迫下,他们就算再不愿意也必须要行动了,而我们就只需要搬着凳子,高举菜刀,等着这只王八自己把头伸出来就好了。”

    “就是这样,不过我们也不能完全等着他们的,有时候也要在他们的屁股后面拿着木棍多追赶一下的。”伍德说,“我可以透露一个消息,就是关于那笔三百亿资金的汇款,已经查证有十个账户是直接或间接属于唐人银行的了。”

    “这个消息可真是太棒啦!”唐景明说,“有这个消息,我们就能继续召开股东会议质问他们,继续拿鞭子抽他们让他们快点自己露出马脚啦!”

    于是就在当天下午,唐景明联合其他人就一起召开了唐人银行的股东会议,并在会议上直接质问唐然那是个账户转出资金是怎么回事。

    “这并不是一笔小钱,而是三百亿,我想这个数字绝对过了在座绝大多数人的全部身家,现在就这么被这样转走了,并且股东大会和董事会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我不明白难道唐人银行不是一家股份制银行,难道银行的事可以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吗?”

    在会议上,唐景明站在最前面公开质问着唐然,而着他的质问,身后的其他股东也都一同对唐然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唐人银行为他们共同所有,唐然无权在不通知股东大会的前提下调动那么一大笔资金。

    对此周铭和唐然都没说话,另外唐景胜就站起来说:“我明白大家的心情,但我也希望你们更能理解一个董事长的难做!”

    “的确你们都是投资人,你们有权了解银行的运作,有权了解银行的资金去向,但这并不意味着董事长的每个决定都需要向你们进行报告,那样做的不是董事长,而是一位完全没有自主权的仆人!”

    唐景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另外,唐人银行是一家资本运作非常活跃的银行,每天光通过董事长批准的资金流动就达到上百笔,难道这每一笔的资金调动都需要先召开股东大会吗?如果你们说需要,那么很好,我们就从现在开始,一条条汇报给你们,没有汇报完你们谁都不要走!”

    “不走就不走,我们就要属于我们自己的权力,我们就是要董事长向我们汇报,我们才是唐人银行的主人!”下面很多投资人很不服的起哄道。

    可当后唐景胜让人运来这些资金调动的件时,所有人才傻眼了,因为那是十个身强力壮工作人员花了十分钟才全部搬进来的,堆起来足有一个乒乓球台那么大,一人高了。

    “这些就是今天的调动汇报了,预计汇报完至少要到凌晨的一两点,这还不算大家讨论的时间,那么现在就开始吗?”唐景胜问。

    唐景胜是故意这么问题,下面的股东们原本也都是起哄而已,现在看到这堆积如山的件,听到自己至少也要到凌晨才走,他们当时就不干了,局面立刻被反转过来:“想想董事长还是需要有自己权力的,我们都很相信董事长的判断,股东大会是讨论银行重要问题的,当然不需要事无巨细了。”

    当然一些聪明的人还说道:“我们相信唐然董事长那笔海外账户的资金调动肯定也是有自己原因的,我们就不多过问了,事后我们自己去看件就好了,就不劳烦董事长向我们汇报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