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三天 下
    尽管唐景明在股东大会开始的时候利用海外账户的消息成功的带起了一波节奏,但也仅此而已了,当唐景胜搬出了和小山一样高的件以后,所有起哄的人就立即都怂了。-- . 网≥>

    于是,这第一天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过去了,后到了第二天下午,唐安主动拨通了唐景明的电话,其实原本是应该等唐景明现情况以后打过来的,但唐安实在等不急就只能主动拨过去了,对此伍德虽然觉得不妥,但他也很想知道今天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就默许了唐安的行为。

    很快电话接通,唐安迫不及待的问:“景明,今天周铭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你那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就是因为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唐景明回答,“今天唐人银行的股价也只有非常微小的波动,查证后可以确定属于正常波动。而至于银行的投资股份,也只有过去几个正在商谈的客户,并没有任何新增客户,唐人银行的股份和资金方面也没有大规模变动。”

    唐安愣住了,因为在他的预想里不应该是这个情况的。

    这时伍德想了想上前抢过电话问:“那么周铭和唐然还有唐景胜唐徽茵他们人呢?你们有没有继续跟着?知不知道今天都去了哪些地方,都做了什么?”

    “我想说他们今天的举动说异常也很异常,说不异常也没什么问题。”

    唐景明给出的这么一个答案让伍德和唐安有点懵逼,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唐景明后接着说道:“他们今天在上午十点才出门,中午一起在圣拿私人餐厅吃的午餐,这一次的午餐时间较长,但却并没有什么异常,然后下午他们就从内海码头搭乘游轮出海了……”

    “那你的人有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出海?我想他们这么怪异的举动肯定有问题,或者在那艘游轮上有特殊的客人!”伍德马上追问。

    对此,唐景胜的语气突然变得尴尬起来:“伍德先生,我的人当然想办法跟着他们登上了游轮,事实上那也并不是一艘私人游轮,而是一艘隶属于博.彩公司的游轮,他们在游轮上开了一个包厢在打麻将,就只有他们四个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

    唐安当时就懵逼了,而伍德在得到唐安的解释知道麻将是什么以后也懵逼了。

    他们在博.彩游轮上打麻将打了一天,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即将把他们挪用资金的老底给兜出来了吗?为什么他们还这么能沉得住气呢?这不科学呀!还是说他们打的麻将另有什么玄机呢?

    伍德仔细想了好一会才说:“我想他们应该打的只是普通麻将,毕竟这才只是第二天,他们会认为自己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周转,所以他们才会故意这么做来迷惑我们,让我们逐渐失去了耐心,不再继续监视他们了。”

    经伍德这么一提醒,唐安也顿时反应了过来:“我明白了,伍德先生您是说他们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最后那一天上,如果我们放弃了就中了他们的计了!”

    唐景明也说:“这种把戏也就只能骗骗那些容易冲动的小朋友,而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周铭那边是必须要盯住的,相信着时间的越来越少,他们只会越来越慌乱,到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伍德说。

    于是就这样第二天又过去了,时间终于来到了第三天,这天早上,伍德唐安和唐景明都很早就起来了,因为根据他们最初预估的时间,追查资金的流向最晚明天就能得到结果了,也就是说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为了抢占先机,他们认为周铭和唐然他们必然要在今天有所行动了。

    才不过早上七点,唐安就拨通了唐景明的电话:“景明,今天的情况怎么样了?周铭那家伙肯定很早就出门了吧?”

    可唐景明的答案却让唐安很尴尬:“并没有,至少现在不管周铭唐然还是唐景胜唐徽茵那边,都还没有任何动静,从观察到的情况来看……似乎他们都还没有起床。”

    伍德和唐安听到这个答案就愣住了,要知道今天可是第三天了,原本预料当中应该急的如同热锅上蚂蚁的周铭他们居然还赖床,这是什么情况?

    “伍德先生,我想这或许是他们的又一个阴谋,和昨天一样,是想通过故意起来的很晚来迷惑我们,所以我们就应该耐着性子继续监视下去,他们肯定会忍不住的!现在着时间越来越少,形势也只会对我们这边越来越有利。”唐安很有信心道。

    唐景明那边也说:“没错,我们就在这里继续监视他们,还有唐人银行的股市股份,也都有人在盯着,所有的渠道都给他们锁死了,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在这种坚持下,伍德和唐安还有唐景明就在各自的房间里等待着消息,这一等又是一上午,从七点一直到了十点半,唐安都等得要抓狂要把自己的头给揪掉了,才终于等来了唐景明的电话。

    唐安很迫不及待的接通电话就问道:“景明是周铭那边有动静了吗?是他去了哪里还是有什么人过去找他了?或者他们终于开始对唐人银行的股份下手了?”

    面对这一串问题,唐景明那边苦笑道:“唐安你先别这么着急,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周铭那边才刚起床出门,似乎又准备去圣拿私人餐厅吃饭去的,而另一边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他们已经在去联合广场的路上了。”

    唐安听到这个答案顿时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后有些崩溃的怒骂道:“吃饭?周铭你特么是上辈子没吃过饭吗?为什么我们等了你一上午都不起床,起床就要去圣拿私人餐厅吃饭呢?你不知道现在是你们最危险的时候吗?你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就不能放下筷子好好去做你该做的事吗?唐人银行的股份在向你招手啊!”

    唐安骂着骂着最后都咆哮了起来,伍德劝他道:“我们现在千万不能着急,或许对方就是在等着我们着急犯错的。”

    唐景明那边也说:“没错,现在才不过是中午而已,时间还很充裕,说不定吃完饭他们就该做正事了。”

    于是在这个指导思想下,伍德唐安和唐景明又开始等待了,然而很可惜的是,周铭的做法再一次让他们抓了狂。

    中午一点半左右,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四人从圣拿私人餐厅离开,他们先去了唐人街妈祖庙进行了祭拜,吃了很多唐人街小吃,然后驱车去往斯坦福大学参加了高科技博览会,到了下午五点,他们最后来到了渔人码头,在这里点了一份最豪华的海鲜大餐。

    当听到周铭他们在渔人码头吃完晚饭以后又开始欣赏起了夜间的音乐会,唐安再也忍不住的摔掉了电话:“周铭这个混蛋他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他今天这一圈绕过来绕过去的是在耍我们玩吗?”

    唐景明对此则猜测说:“的确他们这两天的举动实在太奇怪了,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在度假一样,简直让人没有任何头绪,我想是不是他们知道我们这几天在盯着他们,所以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们肯定是故意的!”唐安坚定的说,不过后他自己却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可是那个家伙他不在乎时间了吗?关于他们资金的流向,明天就该出结果了,为什么他们却反而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呢?”

    这种无比诡异的态度让唐安感到抓狂,他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大声的尖叫着。

    他们当然并不知道,周铭这三天的做法说故意也对,不故意也对,此时在渔人码头的音乐广场上,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四人正坐在豪华雅座上,看着对面一位著名的音乐家在演奏g小调的小提琴奏鸣曲。

    听着那据说是来自魔鬼灵感的奏鸣曲,唐然很感慨的对周铭说:“铭哥哥,这曲子真是太好听啦,这几天也过的很高兴,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就好啦!”

    周铭则笑着刮了一下她的:“我倒是希望能这样,但可惜咱们的好日子今天就要到头啦!”

    “铭哥哥你是说明天伍德和唐安他们那些坏家伙就要把咱们那些海外账户转出来的资金流向都查出来了吗?”唐然不满的嘟起了小嘴,“那些家伙也真是太可恶了!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们居然还那么对我们穷追不舍。”

    “穷追不舍那是肯定的,不过现在恐怕还要加上他们都已经要被气疯了吧。”周铭说。

    唐景胜转头问:“你就那么确定他们一定会一直监视我们吗?”

    周铭摊开双手:“那当然,因为我想如果唐叔叔换你在他们的位置上,你肯定也会这样做的,毕竟现在我们掌握着主动,他们对此毫无办法,只能紧盯住我们了,除了盯住我们的人以外,唐人银行在股市上行的股份,还有这三天与唐人银行做过交易的所有公司,恐怕他们都在盯着呢!”

    “不过他们这注定是无用功!他们的监视最后就只能被铭哥哥你当成保镖来陪我们到处去玩!”唐然嘻嘻笑着说。

    在唐然的欢笑声中,唐徽茵却突然说:“周铭,你的朋友林慕晴和童刚李成那边,他们一定能做好事情吧?”

    “那当然!”周铭微笑着回答,“不过也正如伍德唐安他们所认定的那样,我们的时间的确还是太仓促了一些,就是不知道从明天开始,究竟是他们的结果先拿到,还是我们的事情先办成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