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这三天对周铭他们来说是非常轻松愉快的,因为他们有两天的时间都在打麻将和逛街听音乐会,更享受了渔人码头那荟萃了世界各地的海鲜大餐。{}{} suimeng][}≥>

    相比之下,唐安他们这边就要苦逼很多了,每天都坐在房间里,神经紧绷的等着监视周铭那边的消息,毫无疑问,他们是想等到周铭他们对唐人银行股份出手消息的,可最终他们等到的都是周铭他们四处吃喝玩乐的消息,这无疑让他们感到抓狂,他们完全想不通周铭他们凭什么可以这么悠闲?

    第四天早上,唐安坐在自己别墅的客厅里,他两眼无神,顶着很重的黑眼圈,可以想象肯定是一夜没睡好。

    事实的确如此,或者说唐安并不止是一夜没睡好,他这三天就没有哪天是睡好了的。

    昨天是理论上的最后一天,在唐安想来白天没动静晚上总该有动静了吧,可结果他等了一夜,电话愣是没想过,这让他都要崩溃了。

    早上伍德起床看着唐安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说:“周铭那边还没有消息吧?都跟你说过了,他们要有动作肯定在白天就做了,晚上很难再有什么动作了。”

    唐安费解到满脸扭曲道:“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他们为什么不行动,难道都是白痴吗?”

    “别去想了,你想着周铭他们的事情都快想成智障了,好好休息去吧,别忘了今天关于那笔资金的结果该出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伍德对他说。

    唐安闻言浑身一震,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回房睡觉去了,伍德对此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这三天的时间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最关键的是他也对周铭的行为模式感到不能理解,难道自己都猜错了,别人压根就对唐人银行不感兴趣?

    这个问题才想起来,伍德自己都笑了,唐人银行是一个让洛克菲勒和摩根这样的级家族都垂涎三尺的财富,怎么可能会有人不感兴趣呢?这简直就和在说一位屠夫是一位虔诚的佛家信徒一样可笑。

    所以说还是他在背后操纵着什么,只是自己这些人都没掌握到吗?毕竟他的电话自己是一直没有办法监控的,只是当唐人银行的所有股份资产都被牢牢盯住的情况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呢?

    伍德想着这些问题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不过他和唐安不一样,如果一个问题苦思冥想得不到答案,他就不会再去想了,免得把自己给搞成脑残。更不要说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只要港城那边的结果出来,证明唐然他们的确是调动了唐人银行的三百亿资金,自己就能让他们万劫不复了!

    伍德和唐安他们都快要把自己给生生逼成了脑残,老天自然是很给他们面子的,就在第四天的下午两点,伍德就接到了来自家族的电话,说港城那边已经理清了流水,并且拿到了关键性的证据;这些证据能够证明那三百亿资金的确都是从唐人银行转出去的,最后也是转回了美国,分别汇入了以临阳投资公司、思铭投资公司和金名基金等公司的名义开户的十个账户里。

    听到这个消息,唐安当即高兴的跳起来了:“太棒啦!只要有了这个证据,我们就能有充足的理由说服整个董事会,然后让周铭和唐然他们滚出唐人银行啦!”

    伍德也长出了一口气:“不管周铭他们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只要你们握着这个证据,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绝对是我听到最美妙的消息啦!”唐安后狞笑起来,“我现在非常期待明天股东大会的召开,我一定会把他们的名誉狠狠踩在脚下!”

    ……

    第五天,唐人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唐安和唐景明他们早早的就来到了位于总部大厦的会场,他们没人还都带来了重要件,那是一份旧金山海外金融报,上面的头版头条就是港城的金融犯罪调查科破获一起数额巨大的洗钱案,据悉这些钱都是来自唐人银行在海外的离岸账户。

    看到这条新闻,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纷纷不可思议的问:“这是真的吗?可是我们不是合法的银行机构吗?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跑去港城进行洗钱活动呢?”

    面对这些问题,唐安和唐景明他们很愤慨的指出:“这还能是为什么?就是因为贪婪,那个唐然原本就不是我们唐氏家族的人,她当然不会对唐氏家族有任何的责任心和归属感,她当这个族长就是为了能占有家族的财富,现在她的确这么做了!”

    “其实唐然会这么做我并不意外,甚至当初在选族长的时候我就曾质疑过这种可能的生,但是我们的宗祠族会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放弃了族内那么多优秀的子弟,最终选择了一个外人。这无疑是一个错误,但或许在决定之初,有人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这么决定的!”

    “事情的原因或许有千万种,但是有一点我们是必须要确定的,那就是唐然已经不再适合担任唐人银行的董事长,她必须交出银行的全部股权和管理权,此外唐景胜和唐徽茵也要为此负责任,他们也要交出他们的股权!”

    在唐安和唐景明他们的煽动下,所有来参加会议的股东们都群情激奋,大声高喊着:“唐然滚出唐人银行!唐景胜和唐徽茵是家族的败类!”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唐然他们离开唐人银行,但现在面对唐安他们拿出来的证据,其他人都无法做到半点反驳,最后只能波逐流了。

    ……

    很快时间到了上午的八点半左右,这是股东大会的召开时间,作为董事长的唐然在最前面带着唐景胜和唐徽茵他们走进了会场。

    而着唐然他们的进场,现场顿时嘘声一片,下面更是有人叽叽喳喳的交头接耳。

    “真想不到他们怎么还有脸来召开这次的股东大会?恐怕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私自调动银行的资金去港城洗钱,然后转回自己口袋的事情还不知道吧?否则他们怎么能有这么无耻呢?人还是要点脸面的!”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起来那么单纯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她怎么就那么贪婪呢?难道董事长所掌握的财富还满足不了她吗?”

    “要我看这也未必是唐然的主意,毕竟你看她才这么她还不是唐氏家族的人,一下子给她这么多财富,她会很容易满足的,可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肯定是有另外的家伙不满足。所以你也想想是谁把唐然放在那个位置上的,他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就是唐景胜和唐徽茵,真是两个老混蛋,我原本以为他们是家族威望最高的领袖,却没想到他们才是幕后的主谋,真是看错他们了……”

    听着周铭你一言我一语的谩骂,这让唐安和唐景明他们感到非常受用,唐安还咧着嘴在心里狂喊:再多骂一些,就是要让上面那些混蛋听听他们究竟是有多么不受待见!

    唐安抬头扫视了台上一圈,居然没有看到周铭的身影,这不免让他感到有些惊讶,但后他又很不屑的想到:那个家伙肯定是事先得到了什么消息,不敢面对股东大会的怒火所以才躲起来了,真是一个懦弱的家伙!不过没有关系,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你们滚出唐人银行,至于和你的私人恩怨,等我得到银行以后再算!

    唐安心里这么想着,然后他站起来,先示意所有人安静才说道:“关于今天的股东大会,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宣布,我希望唐然董事长你能先做好心理准备。”

    唐安说话时昂挺胸,眼睛直视着唐然,他对自己的言非常有信心。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唐然却说:“不管唐安副董事长你有什么事情,都请延后再说,因为我这里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面对唐然的话,唐安和其他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唐景明还对她说:“唐董事长,我劝你还是先让唐安说了的好,否则不管你要说什么,都会变成一个笑话的!”

    在唐景明之后,其他股份也都纷纷嘲笑道:“没错,唐董事长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你还是先让唐安说了的好,不管什么事情,我想都还是他的更重要一些,如果你先说了,那会非常尴尬的。”

    在几乎所有股东的支持声下,唐安扬着头站在那里,信心满满的看着台上的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他们,在这一刻,唐安感觉自己就是一位带着百万大军,正在指挥一场关键战役的将军,在占据了绝对优势以后看着即将失败的对手,那种感觉别提多惬意了。

    然而唐然却根本不管下面的汹汹民意,她拿着话筒站起来说道:“我要说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我认为自己已经不再适合董事长这个职务了,所以我想向股东大会提交请求,辞去唐人银行董事长一职,并且我所握有的股份也会全部交出来,交给后来更有能力的人,希望大家能够批准。”

    着这番话被说出来,现场所有人当时就懵了,他们愣愣的抬头看着唐然,仿佛还没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

    不过还没等股东们反应回来,唐然又重复了一遍,并且这一次唐景胜和唐徽茵也都一同站了起来说:“和唐然董事长一样,我们也认为自己不再适合担任唐人银行的任何职务了,所以我们也希望能离开董事会,并把我们的股份交出来给更有能力的人。”

    唐安和唐景明他们也都愣愣的看着台上,他们的心里在狂呼:不对呀,剧本不是这么写的!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