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交易就绪
    “这些该死的混蛋!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一点底线,那些企业哪一个没有跻身世界五百强的潜力?可是现在居然就被这些背叛祖宗的王八蛋们全部拿出来卖掉了,就只是为了根本不值价的唐人银行股份,我不懂这是为什么?难道长久以来,家族没有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收益吗?他们要这样的不计后果?”

    “尤其是唐安,他根本就是个人渣!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拿出德洛克研发中心出来抵扣资金,那可是家族耗费了上万亿的人力物力,才等到了一个机会拿到手的股份,可是却被他这样轻巧的给跑出去了?他这样的行为根本就是在背叛家族,是在拿家族的百年布局来满足他自己的私欲!”

    唐景胜非常愤慨的破口大骂着,周铭唐然和唐徽茵就在他的旁边,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钟了,而他们也已经离开了圣拿私人餐厅,回到了唐景胜的别墅里,回到这里想起了他们之前在圣拿私人餐厅的情况,唐景胜就马上忍不住的大声痛骂了起来。

    周铭是很理解唐景胜的,因为正如他一直以来的表现那样,他是和唐氏家族牢牢绑在一起的,就算现在他主动放弃了唐人银行的股份,那也是为了家族的大局考虑的,可以说维护家族的利益就是他这辈子的使命。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亲眼见到了唐安这么败家的行为,怎么能让他不愤怒呢?

    想到这里,周铭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唐叔叔,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虽然唐安这样的做法是很混蛋的,但至少有一点他是说对了的,就是这个德洛克研发中心丢到我们手上的确不是一个坏选择,要是以后又有什么其他事情要他把这个研发中心给轻易的抵押给外人了,那才是最糟糕的。”

    唐景胜对此叹口气说:“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我这心里却怎么想都不是个滋味,他们怎么就能这么蠢呢?”

    “我倒认为这并不是他们蠢,事实上我相信这些经过斯坦福大学深造的人,他们再怎么也是高人一等的精英,现在他们会做出这样愚蠢的行为,只是他们被利益蒙住了眼睛,还有就是他们的财富得来太容易的结果。”周铭随后举个例子道,“这就像是唐叔叔你有一天在路上捡到了一百美元,那么你根本不会在意这一百美元花在哪了对吗?”

    周铭又补充了一句:“哪怕这一美元就是在家里捡到的也是一样,在你看来这就是捡的。”

    唐景胜默默的点点头:“我都明白的,目前就只有让他们彻底吃一次亏他们才会明白过来,只有让他们远离唐氏家族的中心,才是对家族最有利的办法!”

    “唐叔叔能明白就再好不过了。”周铭站起来了,“那么我们就先走了,明天我们再见。”

    对于周铭的离开,唐景胜并没有挽留,而在周铭和唐然离开以后,唐徽茵看着唐景胜那副唉声叹气的样子,上前对他说:“哥,没什么好担心的,这都是你最初预料到的不是吗?”

    唐景胜惊异的抬头看了唐徽茵一眼,因为唐徽茵很少会直接叫他‘哥’的,所以才让唐景胜感到很意外,不过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她也很明白自己的心情了。

    “预料?或许最初我选择给了唐然一个机会,并最终扶她上位,是有对这些掌握大量财富派系的制衡考虑,但那时我可想不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如果出现了一个失误,那就将是这个百年家族毁于一旦的后果。”

    说到这里唐景胜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后果我可不敢去预料,也根本不敢预料,因为我无法去面对这个后果。可以说那个周铭帮唐然做的这些事情,都已经完全超出了掌控……或者说,从我选择他们开始,他们的所作所为就从来没有在我们的掌控当中。”

    “可是这并不是你的错……”

    唐徽茵想帮他解释一下,不过唐景胜却显然不要这个解释的打断道:“那就是我的错,不过我的错误却为家族带来了一个可能摆脱过去那种死气沉沉局面的契机,毕竟就周铭的这些做法,并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尤其是现在,简直让人大开了眼界。”

    说到最后唐景胜都感慨了起来:“或许这次的事情结束以后,我也该回国内看看了,那个荆楚省那个临阳还有那个南晖县,究竟是什么样的水土和气运,才能培育出这么一个经天纬地的奇才。”

    “听你这么说,看来你是不担心明天开始的交易了?”唐徽茵打趣道。

    “那当然,就周铭他这样的能力,就只有他坑别人的份,别人是绝不可能坑到他的!”唐景胜很有信心道。

    ……

    所有的一切就都像唐景胜和唐徽茵的对话那样,时间到了第二天开始,就开始了他们的交易。

    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他们带着自己的律师团队,他们上午先去了唐景明名下的一个酒店,同样的唐景明他们的律师团也都在现场。就这样,周铭他们和唐景明他们在律师的见证下进行了唐人银行股权的交易。

    一切都像他们所约定的那样,唐景明他们带来了拥有八百亿美元的银行账户,和权威公司评估的公司股份。

    按照整个交易的流程,唐景明他们是先付了八百亿美元的资金,剩下的股份转移由于是一件相对麻烦很多的事情,因此采取的是分别先后转移的方式。

    至于周铭这边,也同样是按照之前的约定,将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的股权合在一起平均分成三份,拿出其中一份移交给了唐景明他们,不过这些股份也只拥有不完全的股权,只有当唐景明他们的企业股份全部移交完毕以后,那些股份才真正属于他们。

    不过尽管还有这个条件,但当唐景明他们拿到股份协议的时候,仍然高兴的跳了起来。

    但他们的高兴也就只是一会,随后他们就反应过来了分赃的问题,谁都想要更多的股份,但其他人必然都不会允许了。

    他们最后会选择如何分赃周铭并不知道,毕竟那已经和他没了关系。

    而相比唐景明这边的麻烦,唐安那边就简单许多,他们的交易对象就只有两位,就是唐安和伍德。

    见只有这两个人,唐景胜不由打趣说了一句:“看来你们是真的已经和唐景明他们分道扬镳了。”

    一句话让唐安感觉浑身难受,不过伍德却说:“我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人的贪念是无法被阻止的,哪怕是家族自己的东西,只要是能产生利益的东西,就会有人像狼狗一样的扑上去。”

    唐景明的话又被伍德给顶回来了,这让他顿时感到有些屈辱,不过很快周铭就帮他找回了场子,周铭对伍德说:“我记得在美国有一句俗语,狼狗总会不由自主的寻找他的同类,然后又会因为争夺食物和其他的权力而反目成仇,好像就是如此吧?”

    随着周铭的话说出口,伍德和唐安再也找不到了反驳的理由,周铭这时又说:“不过我今天是来和伍德进行交易的,希望你们能按照承诺带来了你们的资金和企业。”

    伍德回答周铭道:“周,我在此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的诚信要超过了我的生命。”

    说着伍德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账户和企业文件,然后就和上午的情况一样,周铭和伍德他们就进行了交易,同样的也是先付资金,然后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和三分之一的股份交给伍德,同样是只有部分的股权,剩下的会企业的股份移交结束以后再做移交。

    尽管这样的方式是为了能在最大程度上的避免有人赖账的情况,不过当伍德听到这个消息他却有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让他很有冲动的几乎要停止交易了。

    当然最后伍德还是支持了这笔交易,因为这从理智思考上来看,这次交易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周铭却注意到了伍德的脸色,于是在交易过后,他立即对唐景胜和唐徽茵说:“我们的交易也要尽快完成了,否则如果要是他们有所反应,那我们就要功亏一篑了。”

    这么个简单的道理唐景胜和唐徽茵当然明白,于是他们很自然的把钱全交给了周铭,让他准备第二天的交易。

    这第二天的交易自然就是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交易了,由于针对这两家公司的股份交易,是一种通过其他控股公司所进行的间接交易,同时又还是跟多人交易,因此相比唐安伍德和唐景明这些人的一天交易,这次的交易就整整持续了一个多礼拜。

    在这一个多礼拜的时间里,尽管这些人一个个都提出了各自的问题,有些还想要坐地起价,但都被周铭圆满的给解决了。

    当最后一笔交易被拿下来以后,周铭看着那堆积如山的文件感慨一句:“终于结束啦!”

    不过这时唐景胜却突然说:“这边是结束了,不过唐人银行却要乱了套了。”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吗?就伍德唐安和唐景明那样的人,我们推出给他们做了唐人银行的主人,那要不出问题才奇怪了。”周铭接着说,“现在我们的牌就已经整理好了,随时可以去和他们摊牌了。”

    “那就今天去吧!”唐景胜迫不及待道,“我知道明天唐人银行就有一次股东大会。”

    周铭笑了:“看来唐叔叔是真的已经慌了。”

    “见笑了,不过我现在也没法不慌,我其他还在董事会的朋友,都告诉我说唐安和唐景明他们真的是要毁了唐氏家族了。”唐景胜解释道。

    “挺嚣张的,那么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唐人银行大厦总部,和他们说一句去你吗的吧!”周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