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谁没有底限?
    巨大的喊声响彻整个会场,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周铭唐然唐景胜和唐徽茵四个人,就这么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慢慢踱步走进了会场。◎,x.

    看着他们走进会场,唐景志顿时眼睛就湿润了,他可以肯定的说,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惊喜过,哪怕是在得到了‘景志’这个字辈的时候,因为那时他觉得是自己努力付出以后应该得到的,但是现在,周铭他们却是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的。

    三天的股东大会,就只有唐安和唐景明在无休止的争吵,为了他们在唐人银行的权力,为此他们都将唐人银行的其他事情都抛在了脑后。

    唐景志很清楚,任由他们这样下去,唐人银行乃至唐氏家族,就只有分裂一条路可以走。

    这不是唐景志乃至所有唐氏家族的人所愿意面对的情况,毕竟唐安和唐景明他们要这样争吵,要分裂唐人银行唐氏家族,他们肯定都是有备而来的,但是唐景志他们这些中立派就不一样啦,一旦家族分裂,在猝不及防之下,他们恐怕就要一无所有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这三天才一直生活在巨大的恐慌之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当知道唐安和唐景明已经得到了唐然唐景胜的股份以后,也变得越发的绝望了。

    可以说他们每天来参加这个股东会议,就是在等着看这个唐氏家族的最后一刻,然而没想到的是,唐然和唐景胜他们还是回来了,他们就是最后的救世主来拯救他们了!

    那就是烟暗中的最后一丝光明,落水之人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怎么能不让唐景志他们欣喜若狂呢?

    因此当所有股东反应过来以后,他们又疯狂的高声喊出了唐然和唐景胜的名字。

    那是一种对英雄的敬意,不管他们之前对唐然和唐景胜有怎样的怨念或者意见,但在这一刻都不会再有了,因为至少他们在,唐人银行就会在,就不会分裂。

    面对扑面而来的呼喊,唐景胜和唐徽茵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呼喊,哪怕是宗祠族会会首的唐景胜,他在这二十年间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但不等唐景胜多享受一下,旁边的唐然马上就说:“大家都请静一静,我想告诉大家,今天我们之所以还能回到这里,都是我身旁这位周铭先生的功劳,他才是唐人银行和我们唐家最要感谢的人!”

    随着唐然的话,唐景胜这才反应了过来今天的主角的确不是自己,所以他也说道:“没错,都是周铭先生的办法,才让我们有机会保住了唐人银行。”

    唐然和唐景胜的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般,让所有人惊讶万分,不过现场的惊呼和哗然也就是一会的事,因为马上不知道谁先带头喊起了周铭的名字,其他人也就都一声声的喊了起来,尽管他们很多人都不知道周铭是谁,但他们却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今天的绝对主角!

    不过唐安和唐景明不可能让这种呐喊持续太长时间,只是最开始由于周铭出现的太突然,才让他们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周铭唐然唐景胜唐徽茵,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不是已经辞职并连同股份都一起卖给我们了吗?”唐安和唐景明一同质问道。

    “而且不要以为你带了喇叭我们就怕了你了,告诉你,今天我们是在台上,我们有话筒的!”唐安补充一句道,显然是对第一次被周铭拿喇叭怼到嗓子嘶哑的事情耿耿于怀。

    周铭对此不慌不忙:“很抱歉,我可没打算和你嗷嚎,我是来讲道理的。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以目前的进度来看,我卖给你们的只是我们所掌握股份的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的股份还在我们手上,那么作为掌握了唐人银行百分之十九股份的大股东,我们当然有权力参加这一次的股东大会了。”

    一边说着,周铭一边带着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走进了会场,在台上,唐安和唐景明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就像是遇到了什么无形的压力一样。

    “族长会首,你们坐在这里!”唐景志站起来朝周铭他们招手,并主动让出了自己坐的第一排位置。

    周铭对此自然是当仁不让了,只是这边当周铭坐下以后,台上也有了另一番变化。

    “唐先生,看来这位周铭先生还有你们的族长和会首,他们都是很没有契约精神的人了,我认为我们应当暂时放下我们之间的问题,先教教他遵守契约,你们认为呢?”伍德问唐景明道。

    “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他这是把我们当成了白痴在戏耍,我绝不接受这样的耻辱!”唐景明咬牙切齿道。

    很显然,随着周铭的突然出现,刚才还在为唐人银行的利益争吵不已的唐安和唐景明,瞬间再次结成了联盟。伍德首先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周铭说:“不可否认,你们的出现的确让我感到非常意外,但同时也让我很失望,因为我原以为你们至少是一个守规矩的人,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们居然是这样不要脸的小人!”

    伍德随后抬头对所有人说:“我知道这几天的股东大会让你们对唐安和唐景明都有些误解,那没有关系,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们的股份却实实在在是真的,是唐然和唐景胜他们卖给我们的。”

    “原本我们的交易是我们付给他们高昂的价格,他们答应退出唐人银行,可是今天的突然出现显然违背了自己的承诺。”伍德最后说,“我不知道你们会怎样看待这种行为,但对我来说,这种行为是最恶劣也是最可耻的,他把自己的承诺当成了厕所里的屎,今天他能背叛我们,明天他就同样能背叛你们!”

    “住嘴!”唐然娇斥伍德道,“这里是唐氏家族的唐人银行,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判我们的事情?”

    伍德笑了:“当然是因为我也是唐人银行的大股东之一了,族长女士,我不知道你是否贵人多忘事,这可是当初你点过头的……不过也无所谓,这里仍然还有你们唐氏家族的人。”

    随后伍德就把唐安和唐景明给请了出来,唐景明说:“周铭,很抱歉其实我对今天的事情并不意外,因为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满脑子奸计的混蛋,为了利益完全没有任何底线可言,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唐景胜。”

    他随后把话引到了唐景胜身上:“景胜大哥,我曾经是很尊敬你的,因为你为了唐氏家族可以甘愿放弃自己的继承权,但是我却没想到,今天你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明明已经答应放弃了股份,今天却又跟着周铭故意来找麻烦,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很失败吗?还是你也失去了底线呢?”

    唐安的话则说的更重:“最恶心的人才能做出最恶心的事,你们以为自己的突然造访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吗?你们错了,你们现在只是在把你们最肮脏和龌龊的一面表现出来而已。我并不会被你们打败,我只会同情和怜悯你们,为你们的失败感到可悲。”

    面对唐景明和唐安的批判,周铭并没有硬怼上去,而是轻笑了一声说:“你们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呢?我们好像什么话都没说吧?”

    “你什么都不用说,你的行为已经证明了一切!不管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你这个人渣的事实!”唐安和唐景明都骂道。

    周铭摇摇头:“既然如此,那看来你们是不想要剩下的百分之十九股份了。因为之前我这边不是把股份给分成了三份进行交易吗?和你们一人交易了一份,我本来是想今天来完成交易的。”

    唐安和唐景明瞬间懵逼了,他们想破脑袋都想不到周铭居然是来送股份的。

    只是想不到归想不到,但他们也都瞬间做出了决定,两人几乎是同时堆出了笑脸,唐安对周铭说:“误会,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其实我早就知道周铭先生是最有契约精神的人了,唐然女士能成为族长,唐景胜能成为会首,都是因为他们的品德高尚,长久以来,你们都是我的偶像!”

    唐景明也说:“周铭先生你应该早说的嘛,刚才我只是在和你开玩笑而已,因为我明白以你们高尚的操守是一定会遵循契约法则的,对于你们今天能来这里,我也是非常欢迎和高兴的!”

    唐安和唐景明瞬间变脸的话让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因为如果之前对周铭他们还是指责不要脸的话,那么此刻对他们就是没有下限的无耻了。

    “你们简直是街边的无赖,我无法想象你们居然还有脸站在这里,唐人银行有你们真是最大的失败!我曾经看过很多的书,也从书里面看到过各种各样的王八蛋,但你们却已经超越了所有故事里最遭人痛恨的混蛋,请你们从这里滚出去,唐人银行不需要你们!”

    全场股东都在痛骂着唐安和唐景明,甚至那些原本支持他们的人,此刻也都没脸再站在他们这边了。

    这时唐景胜站出来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唐安和唐景明他们的真面目,你们都被他们给骗啦!他们根本不会要帮助唐人银行有更好的发展,他们只是要把唐人银行给弄垮,然后趴在唐人银行的尸体上吸血而已,他们就是要你们所有人的财富来帮他们崛起!”

    唐景胜的话让现场一片哗然,随后这些股东痛骂唐安和唐景明更厉害了。

    在一片骂声中,伍德似乎品出了一点味道来,他突然质问周铭道:“原来这是你们的又一个阴谋吗?故意拿剩下那百分之十九的股份来引诱唐安和唐景明,没想到你们也开始不择手段了吗?”

    “以前别人告诉我说龌龊的就会有龌龊的想法,更会把别人也想象的和自己一样龌龊,原来我还不信,但现在听到伍德先生你这番话,我算是完全相信了。”周铭说,“我想说的是很抱歉,我并没有你说的那样想法,这百分之十九的股份今天我们已经带来了,如果你们谁能出的起价格,马上卖给他也无妨。”

    说着周铭就让唐然和唐景胜拿出了剩下的股份文件,就这么公开展示给所有人看,这一下现场再一次爆炸了,因为谁也想不到周铭居然是认真的,他真的打算卖掉剩下的银行股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