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要你们二选一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都疯了吗?

    唐安伍德和唐景明他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周铭他们这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尽管他们都很希望这是真的,可当周铭真的拿出了文件,他们又懵逼了。¤,x.

    而现场的其他股东们则都惊叫起来:“周铭先生不能卖呀!他们买了股份并不是要让唐人银行发展更好的,而是要分裂银行呀,你们都不知道在最近的股东大会上他们都在干什么,他们都是在吵架,就是要将唐人银行一分为二的,和你们猜的一样,他们就是要把唐人银行的财富据为己有!”

    还有的人则道起了歉:“族长会首,我知道过去我们没有选择支持你们相信你们,这都是我们所犯下的愚蠢错误,我们向你们道歉,我们保证以后都不会了,我们经过这件事明白了,你们才是唐人银行唐氏家族的顶梁柱,失去了你们地球都会不转了呀!”

    面对现场的汹汹声音,周铭示意他们安静然后说:“其实就现在这个情况,这些股份已经没了作用,在我们手里和卖给他们都一样,因为今天我们是代表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来的。”

    随着周铭说出这番话,偌大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愣愣看着周铭,仿佛整个世界突然就没了声音一样。

    所有人都满脑子问号的看着周铭,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这两家公司,相反他们作为唐人银行的股东,对这两家公司的名字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唐人银行作为全美第二大银行,他并不单单只是一个银行公司那么简单,而是一个由几大金融公司组合起来的超级银行集团,而这两家公司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这种金融组合集团在全世界都是非常普遍的,自从一百年前实行的反垄断的反托拉斯法案开始以来,各个巨型公司为了避免被反垄断调查,都采用了组合集团的母子公司方式。这简单来说,就是将原本的一个经营全面的巨型公司拆分成几个或者更多的子公司,每一个子公司经营着各自不同的业务。

    这样一来,这些子公司或许名义上还属于母公司,但实际上却是属于两个相对**的经济体,拥有各自的**法人和投资人,甚至还会拥有相互重叠竞争的经营范围,这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摆脱自己的垄断嫌疑。

    像全球知名的花旗银行,他就是由零售银行、养老保险、美邦和人寿等十家大型金融公司所组合而成的金融集团。

    而在唐人银行里,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这两个公司承载了唐人银行超过50%以上的业务,管理着超过64%以上的资产,并创造着唐人银行超过45%以上的利润。

    光从这个数据上来看,其实就很容易明白这两家公司对于唐人银行的重要性,至于实际上,由于这两家公司所面对的都是个人资产超过百万美元以上,和团体资产超过一亿美元以上的超级客户,唐人银行本身却只是面对普通的散客,从这来看,这两家公司隐形意义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来说普通人在银行存个一两千上万美元,银行需要聚少成多才有用,但是对大客户来说,很经常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金融服务,即便是完全不懂金融的人,也能明白谁才是银行最重要的利润来源和资金保障了。

    可知道归知道,但你周铭说你是代表了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这两家公司来的,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面对所有人的疑问,周铭接着又拿出了另一份文件说:“这是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的委任书,景徽私人银行已经委任唐然为董事长了,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也委任唐景胜为董事长了,所以我才说我是代表这两家公司过来的。”

    周铭这话如同平地里起的惊雷一般,让现场顿时一片不可置信的哗然,台上的伍德唐安和唐景明也都被这个消息冲击到懵逼了,他们不敢相信的看着周铭,嘴里喃喃的反复念叨着:“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的高层变动,我们都没有一点消息呢?”

    的确在一般来说,由于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控股,一般子公司要有撤换董事长这样的大事是瞒不过母公司的;但凡事都没有绝对,如果一个子公司真的铁了心要瞒也不是没可能的,更不要说现在母公司的内部还发生了唐安和唐景明的权力争夺,就更没心思关注下面子公司的事了。

    “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原本就没有直接买进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这两家公司的股份,而是通过第三方其他的持股公司那里买来的,这样的交易方式并不会通过母公司,你们不会知道。而最后我们的表决是在我们已经取得了绝对控股权的情况下,因此表决的非常顺利,你们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周铭接着说:“当然这说起来还要感谢你们,因为要不是你们大方的给了我们三千六百亿的资产,我们恐怕是没那么容易掌握这两家公司的绝对控股权的。”

    随着周铭这番话,所有的一切密谋才终于都浮出了水面,原来唐然和唐景胜唐徽茵他们之所以要出售手中的唐人银行股份,就是为了筹集资金买下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

    由于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只是唐人银行的一部分,因此尽管唐然和唐景胜只是卖掉了手上三分之二的股份,却依然可以非常轻松的拿到这两家公司的绝对控股权。在取得了控股权以后,他们就可以反过来和唐人银行进行叫板了。

    这就是教科书一般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呀!

    反应过来的唐安和唐景明居高临下大骂起了周铭:“你这个王八蛋,卑鄙无耻的小人!你难道就没有别的本事了吗?只知道在背后偷耍这些小聪明吗?”

    他们还转移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看啊!他们才是真正要分裂唐人银行的混蛋!他们就是仗着他们所控制的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今天才来这里逼宫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和唐人银行分家,而且还是用的那种将所有资产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的最可耻办法!”

    唐景明也说:“没错,现在我们已经被他们欺骗了,接下来他要骗的就是你们大家啦!”

    周铭这时抬手起来指着唐安和唐景明说:“都给我住嘴吧!”

    周铭的话就像是有不可抗拒的力量一般,随着他的话,唐安和唐景明就再不敢说话了,周铭接着说:“我们今天来的确是来逼宫的,不过并不是逼大家的宫,而是逼你们的宫,简单来说,就是唐叔叔阿姨还有唐然对你们在唐人银行的指手画脚非常不满,希望能剥夺你们的权力……”

    “可是我们的权力是我们所掌握的股份所赋予的,你们没有任何资格剥夺!”唐安抢着打断周铭说。

    周铭点头说:“没错,所以在你不自己主动放弃的前提下,我们就只好换一种方式了。”

    “你们都很想要唐人银行的股份,我们可以给你们,甚至可以让你们拿到绝对的控股权,可是这并没有必要,因为唐人银行的市值和号召力都是来源于旗下的子公司们,尤其是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这两家公司,一旦失去了这两家公司,不说唐人银行变成了一个空壳子,但至少实力要打个对折了。”

    周铭抬头看着台上的唐安和唐景明最后问:“所以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你们继续在这里为了唐人银行的实际控制权不断争吵,然后我们带着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退出集团。”

    话音才落,台上唐景明就急着回答道:“这不可能,失去了这两家公司的唐人银行并没有任何投资价值!”

    “那么看来就只能是第二个选择了。”周铭说,“你们放弃对唐人银行的实际控制,你们仍然可以保留你们的股份,然后根据每个季度的盈利情况进行分红,你们看怎么样?”

    面对这个问题,唐安冷哼一声站起来反问道:“说的倒好听,说是两个选择,但实际上我们根本就没得选对吧?”

    周铭对此笑了:“可不能这么说,因为在我们的立场上,是不愿意见到唐人银行分裂的,所以还是大家能在一起赚钱的好。”

    在台上,唐安和唐景明听着周铭的话,他们都气的浑身发抖,看向周铭的眼神都是喷火的,一副恨不能要把周铭给千刀万剐了的表情。因为在他们看来,什么不愿意见到唐人银行分裂,什么大家在一起赚钱的好,这番话根本就是在对他们智商的一种侮辱!

    不想唐人银行分裂那你说什么两个选择?你第一个退出唐人银行集团的选择不就是一种分裂行为吗?还有一起赚钱,凭什么要母公司放弃权力,只听凭子公司去决策呢?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唐安和唐景明都在心里大声咆哮着,不过他们也只能在心里咆哮几句了,因为正如唐安刚才所说的,现在周铭拿着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要知道,一旦两家公司同时退出,整个唐人银行的市值就要瞬间缩水一半,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更不要说所有的大客户也都是这两家公司所负责的,一旦他们走了,对股市的影响,对所有储户的影响,这些连锁反应能让剩下的空壳子集团瞬间破产。

    不过这里面最气人的还是,周铭他们能完成对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两家公司的收购,都还是他们出的钱,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气到要发疯吐血呢?

    台下,周铭可不管他们是要发疯还是吐血,周铭只是抬头问:“怎么样?你们做出了选择吗?”

    唐安和唐景明相视一眼最后都低下了头,伍德对周铭说:“我们已经决定了,就选第二个选择,我们放弃对唐人银行集团的实际控制,只拿股份的分红。”

    周铭竖起了大拇指:“这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