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绝不撤资!
    (鞠躬感谢“姚松献”的两张月票支持!鞠躬感谢“瘴胖蚁”和“oeiece路飞”的月票支持!)

    “周铭这个该死的混蛋!他简直就是一个卑鄙无耻又没有任何底限的杂碎!他居然用我们的钱去控股了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然后又通过这两家公司来向我们逼宫?这不等于是用我们的钱反过来对付我们吗?这世界上哪还有比这更恶劣的事情?”

    唐安大声咒骂着周铭,他此刻在唐人银行总部大楼的正门口,伍德和唐景明他们也在旁边。由于在周铭的最后通牒面前他们选择了认输,因此他们也没有继续待在会场里的脸面,说出决定以后直接离开了。

    “还说是什么为了唐人银行?我看他们根本就是为了自己,为了他们能够更全面的掌控整个唐人银行!”唐景明恨恨的说,“从前我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从国内找宗族的人来继承,还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是祖训规矩,妈蛋的全是狗屁,他们真正的就是想通过这所谓的规矩来控制族长,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

    “二十年前的唐景荣是这样,现在的唐然也是这样,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他们控制了族长不算,现在居然还把手伸到了下面的子公司里去了,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要把整个唐人银行都打上他唐景胜的名字吗?这都是什么狗屁醪糟的东西!”唐景明骂道。

    相比骂骂咧咧的唐安和唐景明,伍德却相对冷静很多,尽管他的手也紧握着拳头,但至少表面上还没到他们那样。

    “你们都够了?输了就是输了,如果觉得不服气就再找他把场子给找回来就是了,在这里骂骂咧咧的像什么样子?难道还嫌自己今天丢人丢的不够吗?”伍德怒声训斥他们道。

    面对伍德的训斥,唐安和唐景明都颇为尴尬的笑了,为了转移尴尬,唐安马上问道:“虽然这一次我们经历了这样的失败,但是我想以大伍德家族的实力,想要卷土重来还是很简单的?”

    伍德看了他一眼说:“卷土重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在打着什么主意,我可是知道在上一次周铭他们唐人银行股份的时候,你们可是要丢下我自己干的,甚至你们自己都要打起来了。现在失败了,你们就又想起大伍德家族来了,你们把伍德家族当成了什么?帮你们擦屁股的纸吗?”

    “当然不是,伍德先生,我们一直都是非常尊敬和向往大伍德家族的……”

    唐安和唐景明急着要解释什么,不过伍德却打断了他们的解释说:“你们用不着给我解释,我也完全不想听,因为你们的想法在我看来并不重要,况且你们现在也已经失去了价值,放弃了唐人银行的权力。”

    “可是我们还是唐氏家族的重要成员,我们在唐人银行还是能有所作为的,毕竟我们手上还有那么多唐人银行的股份,如果我们也用他们的办法,谁说不能再从他们的手中再把那些子公司的控制权给夺回来呢?只要背后能有人在支持我们!”唐安和唐景明拼命的解释。

    不过伍德却压根懒得听他们的解释,只是自顾自说:“明天我就会回伊特利了,不过你们可不要以为我这是怕了那个周铭了,我是要做好准备再来的!今天在这富国广场被打的脸,我会找回来的!”

    ……

    与此同时在唐人银行总部大厦里,股东大会仍然在召开着,并没有因为唐安和唐景明他们的退场而宣告结束。所有的股东也都留在这里,因为他们的大量投资都在这里,他们很想知道在今天这件事情以后,唐人银行未来将会迎来一个怎样的状况,他们需要对自己手里的股份进行一个风险评估。

    请走了唐安和唐景明他们,周铭和唐然还有唐景胜唐徽茵就自然而然的坐到台上去了。

    当然在上台前,周铭还故意问了一句:“既然唐安唐景明这些银行最大的股东都离开了,那么就让唐然和唐叔叔阿姨他们上台开会?”

    对于这个问题,现场的所有股东必然是一致同意了,毕竟原本唐然和唐景胜他们就是唐人银行的决策层,只是因为之前为了引唐安和唐景明下套才主动辞职了,但实际上他们的威望非但没有因此减少,反而由于唐安和唐景明的关系又更上了一个台阶。所以现在当唐安他们离开了,让唐然他们上台就是理所当然了。

    周铭带着唐然他们在台上坐下,在得到唐然和唐景胜的准许以后,周铭拿着话筒对所有人说:“先对于今天生的所有事情,我和唐然还有唐景胜先生和唐徽茵女士,向大家深表歉意。”

    说完周铭就和唐然唐景胜还有唐徽茵都一同站起来,然后向全场股东们深鞠了一躬。

    这个情况显然是所有股东们始料未及的,因此当现场一片哗然,很多股东们也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也向周铭唐然他们鞠躬回去了。

    鞠躬致歉以后,周铭又重新坐下,他先环视了现场一圈然后说:“今天生了很多事情,我也明白你们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那么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现在唐人银行正处于一个很不稳定的时期,我们利用景徽私人银行和唐银机构资产管理公司向他们逼宫,他们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周铭随后又说:“所以现在如果哪位股东认为现在唐人银行的投资风险过大,不愿意再继续对唐人银行的投资了,现在都可以退出,而你们所放弃的股份,我都会以一个月前唐人银行的市值最稳定时的价格进行结算,并且还会同时结算截止到今天的股东分红。那么有人人想要放弃吗?”

    随着周铭这个问题,现场又是哗然一片,因为谁也没想到周铭上来就是这么一番话,这也太让人意外了?

    按照一般的套路来说,如果哪个公司出现了内部的权力纷争,那么在纷争结束以后最先要做的,不应该是稳定人心,收拾一切可用的资源然后再图展吗?怎么现在到了周铭这里,他反而还要把投资给往外推呢?难道他就不怕现场的股东真的都撤资了吗?

    要知道周铭所说的按照一个月前的市值来计算,那时唐人银行的股价可比现在要高十个百分点左右,随便一百万的投资就有十万美元的差距,更不要说还要结算所有撤资人员的股份分红了。

    难不成周铭他们真是从唐安他们手上坑来了一大笔钱,真的没处花了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马上有股东大声问道:“唐董事长,还有景胜大哥,这是真的吗?为什么要让我们撤资?难道唐人银行真的已经到了坚持不下去的地步了吗?还是你们真的像唐安他们说的那样,你们也并不管唐人银行的死活了,你们也只想占有更多的财富?”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着问了起来,而面对所有股东的问题,周铭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我知道你们都有非常多的疑惑和不解,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唐人银行没有任何坚持不下去的,我们想占有财富,也不会通过从你们手上抢这种卑劣的手段,而是会通过银行的业务展,最终的利润分配,我们拿到属于我们应得的那一份。”

    周铭接着说:“至于我现在这么说,只是因为唐人银行现在的样子你们都已经看到了,总有人想要不惜一切手段得到更多的利益掌握更大的财富。”

    “现在我们虽然稳定了一些局势,但也只能说是暂时的,毕竟唐安和唐景明他们,还有来自大伍德家族的伍德先生,他们这一次吃了那么大的亏,他们不可能会善罢甘休的,因此唐人银行在未来必然会有很多动荡的,而在投资运作上来说,这是风险很高的投资。”

    周铭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知道大家的投资都希望能有盈利的,那么我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现在给你们讲清楚,不能让你们的投资损失的不明不白。”

    听着周铭这番话,现场一下子沉默了,所有人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所以,现在你们要撤资的话我们是很欢迎的,并且还是会以最好的条件给你们,以后我们还能是合作伙伴。”周铭随后转了话锋又说,“可要是你们今天不撤资,以后如果唐人银行真遇到了什么问题,你们要再撤资,可就没这么好的条件啦!”

    这一次周铭的话音才落,下面就立即有人大声道:“你这是在说什么呢?我们是那样见利忘义的人吗?”

    有人打破了宁静,那么其他人也立即跟着喊道:“没错,我们也都是唐人银行的股东,从法律权力的角度来讲,我们完全可以算是银行的半个主人,那么我们怎么能见好就上,一旦遇到了问题就打退堂鼓呢?这种行为就是自私的懦夫,根本不配做唐人银行的股东!”

    也有人喊着:“我也是姓唐的,从我大学毕业的那天起,我就拥有了唐人银行的股份,尽管这样我不能说是与银行休戚与共的,但至少他已经成为了我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绝不会轻易的放弃!”

    还有人喊着:“我们又不是掉钱眼里的守财奴,我们怎么会放弃呢?你这么说就是太看不起我们了!过去一直是唐人银行带给我们利益,也一直都是家族在帮助我们,那么现在,也该轮到我们来为唐人银行做点什么了,而我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唐人银行一起度过这次的难关!”

    台下的股东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声说着,到最后都汇成了一句话:“绝不撤资!”

    “非常感谢,真是太感谢了!”

    唐景胜和唐徽茵喃喃的说着,他们看着眼前的情景,是真的被感动了,他从来没想到过原来唐人银行的股东们居然这么有凝聚力,要知道在过去,就算是唐景荣族长威望最高的时候,这个股东大会仍然有大半的人都是貌合神离,只是在这里充个数的。

    后来,还出了唐安和唐景明这样的人,他们都已经对凝聚力这个东西放弃了,但是现在,他们又对唐人银行充满了信心。

    最后唐景胜和唐徽茵的目光看向了周铭,因为如果说这些股东的凝聚力是前所未闻的,那么能激出这个凝聚力的周铭,他的领导和个人魅力,都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