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白人母亲和黑人女儿
    在大伍德酒店后面连接着的庄园里,一位中年人正在庄园的草坪上训鹰,他就是这个大伍德家族的族长乔治。而在他的手臂上,站着一只足有半人高的金雕。

    乔治一边抚摸着金雕一边说:“金雕可是草原上最凶猛的动物,它盘旋在空中,观察着地面上猎物的一举一动,它会通过自己的俯冲捕捉猎物,自己的爪子能很深的勾入猎物的皮肉,并且它还习惯看着猎物在自己的爪下徒劳的挣扎,因为弱者无法改变自己被强者玩弄的命运。”

    乔治说完打开了旁边的一个笼子,里面是一只面对着金雕瑟瑟发抖的大雁,甚至连笼子被打开它都没有反应,直到乔治轻轻拍了笼子一下,那大雁这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探出笼子,然后振翅就拼命飞向天空。 r 【【【,∧.¤○.¢/>

    看着飞向天空的大雁,乔治微笑道:“弱者在面对强者时总会仓皇的逃离,以为自己能逃出一片天地,殊不知这只是强者的一个游戏。”

    说完乔治抖了抖自己的手臂,金雕会意振翅高飞,不一会天空就传来大雁凄厉的叫声,乔治对此很享受道:“真是优美的叫声。”

    随后乔治取下手上专门的长皮手套,这时老管家才快步走过来向乔治禀报道:“我们的人已经证实那位名叫布隆塔亚的出租车司机的话,周铭的确已经到了伊特利,由于他是搭乘航班经济舱,所以我们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目前他就住在格罗斯酒店,据分析他很有可能是来报复我们的。”

    “报复?这真是个有趣的词汇。”乔治笑着说,语气当中充满了蔑视和不屑,“那么这位报复先生现在在哪里?”

    “根据刚收到的消息,他已经在格罗斯酒店租好了车,并且已经驶出了奥兰多,正向市区驶去。”说到最后管家试探着问道,“我们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吗?”

    “不,既然这位报复先生想要报复,并且还这么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伊特利,如果我们这么直接的告诉他我们已经知道了,那岂不是大煞风景吗?”乔治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不过要是他来了,我们就这么任由他做那些不利于大伍德家族的事情,好像也不太好呢!这可真是头痛呀!”

    在自己对自己矫情了一番以后,乔治最后说:“所以还是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欢迎这位华夏朋友吧,欢迎他来到伊特利地狱!”

    乔治最后又一转话锋补充了一句:“不过要盯紧特福家族那边,我可不希望布莱顿那边的事情在伊特利再次上演,毕竟这位华夏先生的口才和结盟能力还是值得尊重的。”

    “是的,我的先生,我想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听说伊特利市区的夜晚是能杀人的。”

    管家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乔治这时回头,只见自己的金雕已经把那只可怜的大雁给带回了地面,此刻正用自己的嘴和利爪在分尸呢!

    看着这个画面,乔治突然笑了:“看来弱者的命运是已经决定了的,只是今天该如何蹂躏,才是强者需要考虑的问题。而现在在伊特利的这片领域内,我就是金雕,而周铭你很抱歉,只能做那只可怜的大雁了,你不要怪我,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

    此时此刻在另一边,周铭和**则上车离开了奥兰多县,其实要回奥兰多也并不只有一条路,不过在周铭询问了酒店并没有什么晚上不允许任何车辆进入的规定以后,周铭就可以完全确定,这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了。

    周铭于是对**说:“先找一家靠谱的酒店住下再说吧,从地图上看就在前面的加登大街上就有一家不错的酒店。”

    随着周铭的指示,**正准备转弯驶向加登大街,却又突然踩下了刹车,因为迎面又是有人跑了过来,借着车灯光,周铭认清楚那就是刚才在奥兰多门口碰瓷的黑人小女孩。

    周铭皱起了眉头,他摇下车窗问:“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如果我不给你钱,你就会一直跟着我们的车呢?”

    “很抱歉我尊贵的先生,我们并没有想要讹你们的钱,是我的女儿刚才做错了,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向你们深表歉意。”

    一个嘶哑的声音传来,周铭和**向后看去,这才看到一个白人妇女慢慢的走过来,她的衣服非常破旧,身形极其消瘦,一头黄色的头发已经隐隐泛白了。

    黑人小女孩也随着白人妇女的话拼命的摇头,并不住的向周铭鞠躬致歉:“很抱歉先生,之前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去向你们讹钱的,所以才导致你们被那些警察误以为是我的同伙被赶出来了,但我这也是妈妈生病实在没钱了才会这样的,请你们原谅!”

    这个情况让周铭感到有些意外,但细细想来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其实从一开始周铭就注意到黑人小女孩的演技并没有那么老道,同时也没有碰瓷的人该有的胡搅蛮缠,似乎好像还是要讲理的一样。当时周铭对此就觉得奇怪,不过现在想来只怕她这是为了母亲的病被逼无奈才这样做的。

    既然对方都已经追上来道了歉也说明了原因,周铭自然也不可能追究下去,于是周铭摇头说:“你们其实并不用道歉的,因为你们并不是专门的碰瓷,而是有你们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我就算给了钱也并不会责怪你们。并且我们进不去奥兰多也和你们没有关系,是我们自身的原因。”

    周铭的话让这一对母女感到奇怪,周铭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拿出一万美元交给小女孩说:“其实要替你的妈妈拿到治病的钱是还有其他方法的,比如可以发起募捐,并不一定要走这条路。我这里有一万美元你先给你妈妈治病用,希望能帮的上忙。”

    “妈妈我们有钱了,明天你又可以去医院拿药做透析了!你不用再忍受痛苦啦!”

    小女孩接过周铭的钱仿佛拿到了全天下最好的宝藏一般会去向她的母亲邀功了,而白人妇女原本并不想要,但在周铭的再三坚持下,她才收下了。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刚才你们说你们被拦在奥兰多外面,回不去酒店了,那么你们就来我们家住一晚吧。”白人妇女对周铭说,并接着解释道,“请你们放心,你们别看我们身上的衣服很破,但我们的家并不是在贫民窟里,不会委屈你们的。”

    小女孩也跟着说道:“没错,我们家是很大很大的,也有很多的房间,足够你们休息啦!”

    面对白人妇女和小女孩的盛情,周铭想了一下,最后答应了她们,黑人小女孩欢呼雀跃。

    随后周铭一边让她们母女上车,一边用华夏语言对**说:“我觉得她们身上有很多问题,反正我们现在也没地方可去,也没有任何目标,跟着她们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现。”

    **点点头:“其实我也有和你相同的感觉。”

    就这样,周铭和**带着这对母女回去了她们的家,她们的家并不远,几分钟车程就到了,那是一栋独门独户的别墅,有围墙和非常大的院子,尽管外面的围墙和大门上都画上了涂鸦,别墅外面看上去也非常破旧了,但还是能看出来这栋别墅并不普通。

    而当进入别墅里面以后就更让人惊讶了,因为别墅里面的陈设尽管都已经很旧了,但整体布局还是很整洁的,并没有通常贫民窟里那种乱糟糟的样子,并地毯上桌子上也都一尘不染。

    看到这一切,周铭知道自己的判断对了,这对母女肯定有故事,尽管周铭无法判断是否和自己要做的事情有关,但对于自己现在的情况,听听她的故事,并顺手给她一些帮助,也不是不可以的。

    “怎么样?我们的家里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吧?”小女孩骄傲的扬起了头对周铭说,似乎还对周铭之前怀疑感到非常不满。

    周铭对此笑道:“这里的确非常干净,就是我们住的五星级酒店也就这样了。”

    周铭这话显然是恭维的,不过小女孩却非常高兴,而在刚才一路上的聊天,周铭已经知道白人妇女名叫玛格丽特,小女孩名叫茱莉娅,从言谈中,周铭玛格丽特的年龄比实际看起来至少要年轻二十岁,而小女孩茱莉娅则要比看起来要更大五岁,只是因为贫穷和饥饿才让他们看起来和实际上的年龄极不相称。

    玛格丽特原本准备先去帮周铭和**收拾一个房间出来,不过却被周铭拦下了,周铭说:“这并不着急,我们先聊聊天吧。”

    说着周铭就和玛格丽特茱莉娅一起在一楼的客厅里坐下,周铭也不客套,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惑道:“能告诉我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在我看来你们就算不是富豪也不应该会是一贫如洗的穷人才对,难道是玛格丽特夫人你的病需要非常多的钱吗?”

    周铭问出这个问题并不是无的放矢的,因为周铭自己的前世就是普通的穷人,而这一世则变成了富豪,也接触了很多豪门,因此周铭很清楚富人和穷人在很多最基本的习惯方面是有很大差别的。

    一个最简单和浅显的例子,豪门大户的屋子总是非常干净整洁的,但贫民窟里的窝棚,总是脏乱差的。

    豪门大户有专门的佣人保姆收拾,而贫民窟的窝棚必须要自己收拾,这并不是造成脏乱差的借口,最根本的一个差别,就是贫民窟的穷人们,他们已经习惯了脏乱差,即使给他们一间别墅,也仍然是脏乱差,但是富人即使住在窝棚里,也仍然会收拾的井井有条。

    而现在玛格丽特和茱莉娅的别墅陈设,简直就是在告诉周铭:她们的身份并不简单,至少曾经不简单!所以一些习惯才会深深印刻在她们的骨子里面。

    正是这些想法,周铭才有了这么一问,而玛格丽特对此也并不意外:“我知道接你们到了这里肯定会这么问的,因为你们看起来也并不是普通人。”

    这时小女孩茱莉娅也突然说道:“我们当然不是普通人啦,我妈妈的身份可是非常高贵的呢!原本应该是要住在河那边的房子里的……”

    “茱莉娅,住嘴!是谁让你说话的?你忘记礼貌了吗?”玛格丽特很严肃的打断茱莉娅的话并训斥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