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最直接的切入点
    “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生在奥兰县伍德大街上的袭警案件,这的确是令人痛心的,不过根据我所得到的最新消息,作案人员的动机,才是最应该要我们反思的,因为他的动机就是种族歧视。(中文〈网?〈 ? ]〕).)>?}].>c>om”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昨天生在距离奥兰多不远加登大街上生的一起火灾,其实那并不是一次意外事故,而是一次人为的恶性案件,是有人故意纵火导致一位名叫玛格丽特的女人被活活烧死在屋内,这位玛格丽特就是这次袭警案件嫌疑人的妻子。”

    “后来不知警方迫于何种压力,还是原本就有一些办案上的潜规则什么,总之警方并没有缉拿任何凶手,由于正义得不到伸张,嫌疑人就只能选择最极端的报复方式了。”

    “我相信原本他是并不想和警察对抗的,更不想杀死警察,他只是想杀死罪犯,但可惜我们的警方就在全力的保护罪犯,就因为那位纵火杀人的罪犯,是一位白人,于是我们的嫌疑人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和警察枪战,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对于这样的事件,我本人是感到非常痛心的,因为他原本是不应该生的,如果没有种族歧视,如果我们的白人朋友能够放下偏见不仇视和杀害黑人同胞,如果白人警察能放下偏见去公平执法,而不是把黑人当做低于白人的二等公民来对待的话,我想这样的悲剧是不会生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愿所有逝去的人们一路走好,愿天堂里不再有种族歧视的悲剧!”

    在表完这番讲话以后,伊特利的市长马丁就结束了记者的采访回去了自己的别墅,而他的这番讲话随着媒体的传播也立即震惊了整个美国:什么情况?原来这次袭警案件是种族歧视吗?

    于是各大报社在马丁的讲话以后紧急修改了最新版面报纸的标题,都打上了诸如“种族歧视酿造的血案”和“七名白人警察成为种族歧视牺牲品”这样的标题,甚至还有报纸打出了“绝望黑人暴力反抗种族歧视”和“黑人群体最后的呐喊”等标题。

    尽管在后来,伊特利警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强调他们目前还并未查出嫌疑人的作案动机,他们也不清楚市长马丁究竟是从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他们也否认这次的袭警案件和傍晚生的火灾有任何联系,并强调这是两起分别独立的案件,警方都在全力侦破。

    不过有了市长马丁先前的表态,对普通民众而言,伊特利警方的话显然就不具有任何可信度了。

    就在马丁市长讲话后的一个小时后,伊特利的黑人团体就包围了警察局,以抗议警察局的种族歧视。

    这显然是背后有组织的,当黑人团体包围了警察局,市长马丁很高兴的向周铭汇报了这一情况。

    “周铭先生,按照你的说法果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在我讲话以后,我都还没有去联系那些黑人团体,他们就主动开始了游行和抗议,现在已经包围了警察局,我也联系了其他城市的黑人团体,他们也都表示会组织游行声援伊特利的反种族歧视游行。”马丁高兴的对周铭说。

    相比马丁的高兴,周铭则冷静许多:“这才只是一个开始,随后我们可以向各路媒体一些更多关于种族歧视的案例,可以是白人对黑人的,也可以是白人警察对黑人的,我相信这样的案例一定很多吧?”

    马丁点头说:“的确很多,在伊特利,几乎每三到四天,就会有一个黑人死在警察手上,中间有很多都是警察的无故射击,有的时候黑人只要没有第一时间把手放在他们所能看到的位置,警察就会开枪了,并且这样的事情事后都不会受到任何处理。我曾经也是黑人团体的成员,我看过很多的类似记录。”

    周铭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在二十多年以后,美国警察还会有一位黑人因为帮助一位自闭症患者,而被警方误以为是危险所以开枪射杀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生,更别说是在现在这种执法更加暴力的9o年代了,或许你只要没及时的把手放在警察所能看到的地方,警察就会拔枪了。

    “那么就把这些消息全部公布出来吧,我们需要一次对警方责任的拷问。”周铭说。

    于是随后在马丁的安排下,全国各大媒体和黑人团体都收到关于种族歧视造成黑人被白人警察无故射杀的信息,也随着这些消息被披露出来,全美的黑人都震怒了,仅仅几个小时以后,包括纽约、旧金山、洛杉矶、新奥尔良和芝加哥在内的很多城市都爆了大规模的黑人游行,以抗议警方的种族歧视,

    在纽约,上千黑人走上街头进行游行,他们占据了联合广场,打出了“反对种族歧视”和“黑人的命也是命”之类的标语,并和赶来的警察进行对峙。

    对峙中,一张一位黑人女性高举着标语,平静的面对五名全副武装警察抓捕的照片火遍了全美,无数人在看到这张照片后不住的惊叹:“看啊!这才是新世纪的英雄,她就站在风暴的中心,平静的面对着一切;我仿佛看到了手举火炬的自由女神!”

    当然也有人把矛头对准了对方的警察:“看那些警察的样子是多么的猥琐和不堪啊,明明面对的是一个手无寸铁的瘦弱女性,他们却还要拿着枪,穿着防弹衣,还要五个人才敢上前,我无法想象这些警察究竟是有多么懦弱,我如何能相信如此懦弱的警察能保卫我们的安全呢?”

    而相比纽约,在芝加哥和新奥尔良等地的黑人游行就没那么平静了,都爆了暴力冲突,黑人向警方投掷石块和其他东西,而警方则向黑人射击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很多冲突都造成了黑人和警方的受伤。

    ……

    “这该死的马丁!他肯定是故意对媒体这么说的,就是想把事情扩大化,成为全美种族歧视的矛盾,这肯定是那个周铭的主意,真是太恶心了!”

    在大伍德庄园的房间里,伍德在父亲乔治的面前大声谩骂着,他还说:“我就知道这个周铭会和马丁那个黑鬼联手,当初我们就不应该放任那个黑鬼成为伊特利的市长,他只是表面上听我们的话,但实际上他永远只是个黑鬼,不会和我们一条心的!”

    对比伍德的骂骂咧咧,乔治却还很冷静,他摆摆手说:“我的孩子,作为一位贵族,你的行为话语应该优雅,而不应该如此狂躁,况且现在生的,也不过就是一群黑鬼在闹事而已,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这点在十三年前就已经被证明了不是吗?”

    听着乔治的解释,伍德这才冷静下来,的确现在这些黑人的游行根本不算什么,要知道十三年前,黑人的游行都已经演化成为了一场波及几乎半个伊特利市区的大规模骚乱了。

    可即便是这样,最终等到联邦军队入城镇压,不管那些黑人的破坏有多严重,不管有几个街区多少栋房屋遭到损毁,却依然对大伍德家族没有任何影响。

    “我并不否认马丁会和那个华夏人联手,但我显然高估了他们的能力,居然还是种族歧视这一套,难道他们还天真的以为只要那些黑人上街走一走,就能给我们大伍德家族带来麻烦了吗?这也太幼稚了。”乔治很不屑的说。

    ……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别墅里,马丁也向周铭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周铭先生,现在黑人面对种族歧视的势已经造的足够大了,我想我们应该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了,否则不管怎么游行,都是伤不到大伍德家族的。”马丁说。

    周铭却说:“其实伤的到伤不到,都不只是说说就可以了的,关键要看我们怎么去做。”

    马丁点点头:“我明白周铭先生你的意思,其实在以往针对大伍德家族的游行中我们都试过的,我们特意挑选了大伍德家族的地产业区域进行游行,也都没有效果。”

    “乔治广场,这里你们有特别去针对过吗?”周铭问。

    马丁愣了一下问:“乔治广场不是一块比较繁华的商业区吗?不管市议会还是州议会,都有很多人的产业在那里,如果贸然在那里游行,是不是不太好呀?”

    “有什么不太好的?游行是黑人团体自的行为,可不带有任何政治倾向,如果有,那也是带有反种族歧视的政治倾向。”周铭对马丁说,“而商业区永远都要比居民区更敏感,因为大多数生意的进行都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如果一个地方三天两头的示威游行,我不信还会有多少商铺愿意在那里。”

    “此外居民区的房子都是人们已经买下来的,要卖掉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并且周期一般都很长;而相比之下,商铺大都是租下来的,并且大伍德家族为了追求利益都是每个月续租的,这样一来,他的周期就会变得很短,也会更容易产生效果。”

    周铭接着往下说:“并且随着公司和商铺的离开,会很容易带走更多的人,因为所有人都是需要上班的,那么既然这里已经没有了工作,那人们就自然会选择离开了。”

    马丁这才恍然明白过来:“的确如此,如果从商业圈入手就是一个最好最直接的切入点。”

    问到最后马丁却又转了话锋:“可是大伍德家族很大,在乔治广场的游行的确能影响他的收入,但却仍然无法真正伤到他们吧?”

    周铭笑了:“如果只在乔治广场的游行就能打垮大伍德家族的话,那这样的家族也无法成为伊特利的王族吧?所以在乔治广场的游行只是第一步,而我们最重要的一步,是通过金融手段完成的。”

    “所以市长先生你就照我说的去安排就好了,我不会让你失望了。”周铭说。

    马丁点点头,然后当着周铭的面拿起电话拨通了黑人团体的电话,交待周铭安排的事情了。

    :“,

    小说板块首页地址更改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