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十三年前的另一个人
    马尔科大街是伊特利市非常著名的金融街,这里不仅能找到所有在根密歇州开设了分行的银行,大伍德银行的总部更是在马尔科大街的一号,当然马尔科大街的名字也是根据大伍德家族得来的。?

    周铭和**走在马尔科大街上,今天已经是和摩根家族谈崩以后的第三天了,虽说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摩根家族给拉进来,但具体如何操作,周铭仍然一点头绪都没有。毕竟摩根家族能站在美国的巅峰,这证明他们的智商和情商肯定都不低,因此他们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被自己牵着鼻子走呢?

    周铭想的脑袋都要炸了,也疯狂的找资料看新闻,希望能从里面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可惜都一无所获,最终周铭只能铤而走险的赌一把了。

    根据自己前世的记忆,周铭知道有一位名叫戴夫的人,他被称为是金融界的疯狂伊万,他拥有非常敏锐的市场嗅觉,他的脑中有层出不穷的金融手段,可以化各种不可能为可能,据说二十二年后的底特律破产,就是和这位戴夫有很直接的关系。

    不过这个年代戴夫还只是一位才从校园毕业的年轻人,目前正在莱特投资银行实习。

    根据周铭所了解到的资料,这个莱特投资银行只是一个小型的信托公司,不过尽管这个莱特投资银行的规模并不大,但却是由一位大伍德家族的核心成员所直接控股的,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让莱特投资银行艰难的度过了许多金融危机一直屹立不倒。

    上午十点,周铭终于到了莱特投资银行,这个公司由于规模很小,因此并不像其他银行一样有自己的门面或者大楼,而是只在金融大厦租了几间办公室,相比印象中的那些大银行,他更像是普通的基金信托公司。

    才推开莱特投资银行的大门,一阵仿若菜市场一般的嘈杂顿时扑面而来,周铭知道那是几十个业务员同时在打电话造成的效果,周铭见过很多的基金公司,因此这样的场面他并不陌生。

    “先生您好,这里是莱特投资银行,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那是门口的前台小姐,周铭告诉她说自己找一位名叫戴夫的实习经理,那前台小姐一边核对一边询问周铭是否是他的客户,周铭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直接点头了。

    几分钟后,一位瘦瘦高高的年轻就跑了出来,他见到周铭热情的上来打招呼说:“让我猜一下,您一定是周先生对吧?”

    对于戴夫的开场周铭感到有些惊讶,戴夫随后得意道:“我当然会记得周先生您的,因为伊特利的亚裔并不算多,所以我对您有非常深刻的印象。”

    周铭这才明白过来,他只怕是搞错了,因为这种小信托公司的业务大都是依靠电话营销得来的,公司一般也会禁止业务员和客户进行过多的私人接触,所以很多业务员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客户,所有的资金托管都是由电话来负责操作,而恰好戴夫就有一位周姓的亚裔客户,自己这么突然找上门来,他自然就把自己当客户了。

    周铭对此并没有解释,而是先以这里很吵为由,把戴夫给约出去在过道上,周铭才对他说:“戴夫先生,先我想说虽然我也姓周,但我想我并不是你的那位客户,因为在昨天之前我并不知道莱特投资银行。”

    戴夫对此感到无比惊讶,他瞪大眼睛看着周铭,似乎完全不明白周铭这么做的意义。

    周铭只好接着对他说:“我找你是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金融理财经理,那么现在我需要你帮我想一个足够精彩的金融陷阱,我需要在不知不觉中帮助大伍德银行来对付摩根银行,让摩根银行遭受足以让他愤怒的损失,而我会付给你足够让你满意的报酬,你觉得怎么样?”

    戴夫还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周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让周铭有些无奈,不过戴夫会这样也正常,毕竟戴夫现在是一位才走出校园,刚刚进入工作单位实习的大学生,突然一个人跑到面前来告诉他要他想一个足够精彩的陷阱,还是要对付大伍德和摩根这两家银行的,是人都会觉得周铭这是要疯了。

    开玩笑,就算戴夫再如何缺少社会经验,但他至少还是学金融专业,也是伊特利的本地人,因此他很清楚这两家银行在这里的地位:你可以不知道市长是谁,但你肯定要知道这两家银行的存在。

    那么现在周铭上来就要他帮忙对付这两家银行,还是通过假冒客户的手段,这费心费力的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这位……先生,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实习经理,我并没有什么钱,所以您再奇妙的诈骗手段在我这里都没用的,因为我就没有钱。”戴夫愣愣的说。

    这话让周铭顿时哭笑不得,没想到戴夫居然把自己当成是诈骗的了,不过好像正常逻辑也的确说不通的样子。但问题的关键是周铭说的都是事实,这就很让人尴尬了。

    “我并不是诈骗犯,请戴夫先生放心,我找你是真有事情的。”周铭想了想最后说,“那这么说吧,我如果给你一亿美金,你能帮我做什么?”

    戴夫表情严肃的对周铭说:“先生,我认为玩笑要适可而止,否则我会报警的。”

    周铭举起了双手,示意戴夫冷静一些,不过当周铭准备继续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哟,这位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周铭先生吧?怎么不好好的继续和摩根家族谈电话会议,反而还来到我的莱特投资银行了呢?是来找朋友的吗?”

    周铭回头,只见一位体型肥胖,却和伍德有些相似的中年人正站在过道口那里,正饶有意味的看着自己这边。

    周铭微皱着眉头,因为他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能这么好,来到一个原本应该是完全陌生的城市,但却接二连三的被人给认出来,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很无奈,而且这还只是一个小型的投资银行而已,当然更重要的,是周铭不明白他为什么叫住自己。

    “老板我非常抱歉,其实我并不认识这位先生,是他冒充我的客户,我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戴夫立即去向自己的老板表忠心道。

    那位老板哈哈大笑道:“看来周铭先生交友不慎呀,你的朋友这就出卖你了。”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耸肩说:“我并不觉得,因为他说的就是事实,他的确不认识我。”

    “既然不认识,那你为何要来找他呢?”他问周铭道。

    “我觉得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他更好。”周铭说。

    那位老板果然询问了戴夫,戴夫对此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在一千美元的奖金诱惑下回答道:“是这样的,这位周先生他说要给我一亿美金,要我帮忙想一个对付大伍德银行和摩根银行的陷阱。”

    听了这个答案,那胖子老板却反而不嘲讽了,他想了一下先朝戴夫摆摆手示意他回去上班,然后才问周铭:“有兴趣聊聊吗?”

    胖子老板的邀请让周铭有些意外,不过现在事情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自己的拒绝与否似乎并不重要了,于是周铭非常痛快的就答应了他的邀请,随后胖子老板就带着周铭去到了楼下的咖啡厅里。

    胖子老板要了一个雅座,当他们都坐下来以后,胖子老板先做了自我介绍:“我想周铭先生您还并不认识我,我的名字叫米兰达伍德,不知道周铭先生是否知道呢?”

    对于米兰达这个名字,周铭感到有些意外,他失笑道:“看来有些事情还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呀!”

    周铭不能不感慨,因为这个名字是周铭在伊特利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中所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名字之一,他是玛格丽特的哥哥。

    简单来说当年的玛格丽特以她自己的想法和能力来说,是不足以让乔治使出那样龌蹉的手段来对付她的,而她之所以会遭那样的罪,归根到底是被她哥哥所连累的。由于当年她的哥哥才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他又有经商头脑处事又很谨慎,让乔治根本找不到任何突破口。

    最后眼看着老族长的病情越来越拖不住,他也没能力真的名正言顺抢到第一顺位的继承权,对方也不给他任何破绽,在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乔治才把主意打到了玛格丽特的身上,由于玛格丽特是第一继承人的亲妹妹,如果玛格丽特出现了致命的污点,那么这整个一脉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于是当玛格丽特被灌醉怀上了烟人的孩子以后,乔治又拼命的动作,这才把第一继承顺位给完全抢了过来。

    而当初真正拥有第一顺位继承权,也是带给玛格丽特悲剧的人,就是米兰达。

    在感慨之后,周铭看着米兰达对他说:“我听玛格丽特夫人说自从十三年前的事情以后,你就离开了伊特利,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见到你。”

    听到玛格丽特这个名字,米兰达突然恍惚了一下:“玛格丽特……她可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我是她的哥哥,但我却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不仅带给了她那么大的灾难,让她遭受了这么大的罪,最后还被人活活烧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我这个哥哥真是太失败了!”

    米兰达痛骂着自己,情绪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甚至都要哭出来了,周铭看他这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也不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只能等他自己缓过来了。

    过了好一会,米兰达才缓过来,他向周铭道了一声歉然后又说:“所以今天我能在这里遇到周铭先生您其实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我特意来这里找您的,是因为我知道您是要为玛格丽特向乔治伍德报仇的。”

    “我要的是让大伍德家族和整个伊特利市都给玛格丽特夫人陪葬。”周铭纠正道。

    米兰达哈哈一笑:“都一样,反正现在的大伍德家族已经不是那个能为族人遮风挡雨的家庭了,而是一个凶残毫无人情的权力场,让这样的一个家族死亡也是一件好事。”

    米兰达说到最后话锋突然一转说:“所以我这次来找周铭先生,是想告诉您一件事,就是你被乔治和摩根联手算计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