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千年难遇的天才
    (鞠躬感谢“你有点晕”的三张月票支持!太给力啦!)

    肯迪尼家族是布莱顿排名第二的金融家族,布莱顿银行这种财团几大家族共同持股的核心不谈,肯迪尼投资银行就是家族的核心业务了,那么自然也是资金最充裕的。

    要知道,就连伊特利的大伍德家族在损失了八百亿美元以后还有能力稳住财团的局面,肯迪尼就更不要说了,一个才不过百亿的项目投资失败根本不可能动摇家族的根本,也因此亚当斯家族那边才会组织人手天天到肯迪尼投资银行大楼门口进行示威。

    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了,就是为了阻挠肯迪尼投资银行的正常营——小说业,毕竟连自家员工的进出都担心碰上麻烦,那投资者就更不要说了,很多大投资人也都会上门谈判的,现在看到门口的天天示威,甚至连进大厦都有麻烦,这样很容易产生一种‘这家企业很差劲’和‘这个投资银行的投资会失败’的观感。

    在这种观感下,投资就很难拉到了,毕竟不管多有钱的富豪,也都是希望自己的投资能赚钱的,而不是给投资银行做了慈善;此外,就算是那些不上门的普通投资人,一旦电视上天天看到的都是肯迪尼投资银行的负面.新闻,恐怕只要听到名字就会下意识的拒绝了吧。

    “一边不断的炮制负面.消息,如果到了一定的时候再抛售肯迪尼投资银行的股票,给股市制造一波恐慌,你们就会更难受吧?”周铭说。

    爱德华有些尴尬:“周铭先生,这个事情他们已经这样做了,从上个礼拜开始,股市上就有人在抛售肯迪尼投资银行的股票,或许数额不是特别大,但也已经在股市上带起了节奏,肯迪尼的股票在上周已经下跌超过七个百分点了,市值缩水了几十亿美元,我们也想过要挽救,可根本没办法阻止。”

    “那当然,股市很多时候就是一股惯性,你们能做的也就只有尽可能的减小损失,要想完全止住,就现在这个局面而言很难。”

    周铭想了想又说:“不过我认为现在的局面还算好的,要是未来在某个时间,亚当斯家族又开始收购持有你们的股票,才是更麻烦了。”

    作为金融家族出身的爱德华,他自然也明白金融市场上的套路,因此周铭才说出这句话他立即就明白了过来:“你是说他们会想要收购肯迪尼投资银行?”

    周铭却说:“要说收购应该不太确切,但他们想通过对肯迪尼投资银行的掌控,间接约束一下肯迪尼家族的行为,还是可以肯定的。到那个时候,他甚至都不需要掌握超过三分之一的股份,只要能有百分之二十七八,剩下的再通过其他方式控制就好了。”

    爱德华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因为周铭说的这种情况太可怕了,无疑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

    说这糟糕不仅是亚当斯家族趁你病要你命,继而握住肯迪尼家族命根.子套路,而是他们的方法。

    毕竟要是他们想直接收购超过三分之一的股份那倒还不用担心了,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想通过股份间接控制公司的方式。

    按照股权分配的规矩,任何公司决议的通过,就必须得到超过67%的投票,而如果谁手上握有超过34%的股份,就等于拥有了一票否决权了,就和未来华夏在亚投行内持股26%,但任何提案想要通过都必须得到超过75%的绝大多数通过是一个套路。

    他觉得合适的提案不一定能过,但他不想要的提案就肯定过不了,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了,这不就等于是给自己戴上了手铐脚镣,尤其是钥匙还交到另一个人的手上了吗?

    作为金融家族,肯迪尼必然会防着这手,但如果对方只要不到30%的股份,无法做到一票否决呢?这样的情况,在困境中挣扎的肯迪尼家族就未必会不接受了,而一旦接受,就等于进入了另一个陷阱。

    明面上不要34%的股份,但30%或者28%的股份距离34%的差距其实并不大了,至少在肯迪尼投资银行的股东中,拉到6%的坚定支持者,可要比34%要简单多了。

    因此,这个数字就是一个最大的陷阱,让人会自以为的放松警惕,然后一头钻进了自己防了一辈子的陷阱里。

    爱德华想到这里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该死的,这太可怕了!不过亚当斯他们未必会这么做吧?毕竟他们要是早想出这个办法,只怕早就这么做了。”

    “我觉得还是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对手的愚蠢上会更好一些,我可不认为一个能完成现在这种操作的对手,会想不到这一点。”周铭很无所谓道,“当然如果州长先生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爱德华低下了头,一言不发,显然是周铭打碎了他最后的幻想。

    随后周铭又说:“不过还有一点,虽然我知道肯迪尼投资银行是你们家族的核心,击垮这个投资银行的确能给你们很大的打击,但我觉得他们既然这么做了,你们家族别的产业肯定也遇到大麻烦了吧?”

    爱德华点点头说:“没错,肯迪尼投资银行是家族的核心,但家族控股的其他几家投资银行还有保险公司,甚至是食品公司,也都遇到了麻烦,不过他们想一口气吃掉整个肯迪尼家族的产业,就算他们是亚当斯家族,就算他们还有洛克菲勒家族在背后撑着,还是没可能的吧?”

    “一口气吃掉?这想想也是不可能的,那样耗费的代价太大了,根本是不值得的。”周铭说,“如果是我的话,那还不如找一个可以控制的公司进行控制,然后通过这个公司的资产来控制其他产业,这样通过资产转移的金融杠杆,就能做到将成本减到最小了。”

    听完周铭的话爱德华突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知道麻州保险公司最近在谈论对夏达信托的全资收购,这就是因为夏达信托是其他投资银行还有保险公司的借贷担保公司,而麻州保险公司就是亚当斯家族控股的呀!原来我还想过家族可以出售某个公司来确保资金的,现在想想我自己真是太蠢了呀!”

    “其实在家族资金陷入困境的时候,想着出售部分资产来保证主体产业的运行,这个丢车保帅的策略是没问题的,但问题就在于这个车丢的值不值得。”周铭对爱德华说,中间的象棋术语是通过国际象棋的棋子单词替换的,以便让爱德华能够听懂。

    “可问题就在于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来判定我们丢的究竟只是一只车,还是一个即将升变成皇后的小兵。”爱德华说。

    周铭也同意爱德华的说法:“的确,毕竟现在的主动权在对方手上,我虽然能猜出一些他们的做法,但我却没可能猜出他们全部的做法,万一有一个步骤猜漏了,对你们就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爱德华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那个该死的奥地利婊子!这都是她帮亚当斯想出来的诡计!”

    由于英文的表述不同,周铭注意到了爱德华这句话里用的是‘她’而不是‘他’,于是周铭好奇的问:“州长先生,你说她?难道亚当斯家族的掌门人换人了吗?”

    爱德华摇头告诉周铭:“并不是这样的,他们的族长还是克里斯托,只是在他……或者说是在他那个联盟的控制下,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顾问,她是一个寄住在亚当斯庄园的女人,这肯定是她为克里斯托提供的帮助!”

    爱德华说着拿出一张照片给周铭说:“就是这个女孩,她很年轻,她的名字叫……”

    “她的名字叫特蕾西亚·凯特琳。”

    周铭接过爱德华的话说,这让爱德华当时就震惊了,他瞪着一双眼睛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您怎么知道?难道周铭先生您认识她吗?”

    “因为一次巧合,我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周铭随后问,“怎么她很厉害吗?”

    “非常厉害!”爱德华很郑重的评价道,“周铭先生您别看她这么年轻,但她却被称为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商业天才,这不是哪个媒体用来哗众取宠的噱头,而是每一个知道她的人,都会给她这样的评价,包括洛克菲勒和摩根这样超级家族的族长。”

    爱德华想了想又说:“前苏联的解体我想周铭先生您肯定知道吧?虽然美国从罗根总统的星球大战计划开始,就想过要在经济层面上毁灭对手,最好能通过金融手段掠夺那个超级强国这半个多世纪以来创造的财富,而这个构想的诞生,就是罗根总统曾经和凯特琳的一次谈话开始的。”

    “甚至于后来的刀塔计划,也都和她有关,尽管刀塔计划的最后阶段出了一点小意外,但她的头脑智慧,却是得到每一个知道她的人所敬佩的。”爱德华非常感慨的说,“或许前不久爆发的海湾战争,也会和她有关,她简直就是这个世界的噩梦,也是我们肯迪尼家族的噩梦!”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厉害。”周铭又问爱德华,“那既然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她不应该是被美国政府所严密监视和保护的吗?怎么会成为亚当斯家族的顾问,替亚当斯家族出谋划策呢?我不认为一个能毁灭超级强国的人物,亚当斯有足够的筹码去请到她。”

    对于这个问题,爱德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这我无从得知,或许这是和外面的世界有关,又或许是个某个家族王朝什么的有关,我不知道。”

    周铭拍拍爱德华的肩膀鼓励他道:“我觉得州长先生你完全可以再乐观一些,虽然亚当斯家族那边有一个凯特琳坐镇,但我现在不也在肯迪尼投资银行大厦了吗?我觉得自己并不会向一个小女孩低头认输的。”

    “是的,所以我才亲自去伊特利请周铭先生您回来,拜托您了!”

    爱德华很郑重其事的对周铭说,不过周铭能从他的眼底看到,恐怕他实际上并不相信自己能赢,只是病急乱投医了而已。(就爱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