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哈鲁斯堡
    上午九点,爱德华离开了肯迪尼投资银行大厦,对于他的离开周铭并没有任何意外,毕竟他作为这个州的州长,已经离开了太长的时间,州政府里肯定堆积了很多要他处理的事情,他能等到现在这个时候再回去处理,已经足以证明他很沉得住气了。(?(〔网

    不过,这也能证明肯迪尼家族现在面临着多大的压力了,否则这位州长先生在职期间擅离职守去处理家族的事情这么长时间,万一要是被披露了出去,爱德华的州长位置就未必还能坐的住了。

    周铭站在窗边,看着爱德华的车子离开大楼,随后周铭坐下来,他的手里还拿着凯特琳的照片,周铭看着照片无奈的笑了:“没想到那么长时间了,我们这跨越了半个世界的见面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周铭的手机突然响了,周铭拿出来见是国内的号码,这让他感到非常意外。

    周铭马上接通,那边一个阴森的声音响了起来:“周铭,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来向你索命的你怕不怕呀!”

    那边说的是,但这并不重要,只是周铭在听到这个声音以后顿时没了兴致:“我怕你妹呀!我说杜家大少爷你是没学过地理还是怎么着,不知道国内和美国这边是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吗?国内在夜里的时候,这边正好是白天,一轮巨大的太阳才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来的!”

    那边感到有些尴尬:“好像的确是这样的,我倒是忘了这一茬了,不过咱这不是好久没联系了,偶尔调侃调侃陶冶一下情操嘛,你老大能不能不要这么上纲上线的。”

    “你大爷的,你这么不声不响打电话过来,我看到国内的号码还以为我家里出什么事了呢,吓我一跳,没把你骂的狗血淋头就是客气了!”周铭没好气道。

    周铭当然也就是嘴上这么说说了,毕竟出来一年多了,总还是会想念国内的,不光是父母和苏涵,也还有曾经关系很铁的好兄弟;就算旧金山有很大的唐人街,但和国内还是不能比的,现在猛然接到了国内老朋友的电话,难免会有些怀念和感慨。而今天打电话过来的,就是燕京的那位红色后代杜鹏。

    “好吧这是我错了,你老大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杜鹏向周铭告饶道。

    “看心情吧。”周铭说,“不过杜鹏你小子怎么会想到要今天打电话给我呢?是有什么事吗?”

    听周铭这么问,杜鹏那边突然严肃了起来:“周铭从现在开始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了,你一定要记住我接下来的话,因为这通电话是我爷爷嘱咐我一定要打给你的,有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先,你现在已经被麻州州长爱德华请回布莱顿了对吧?”

    周铭点头回答一句是,他对国内能掌握自己的行踪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从自己带金融班出来,自己也是国宝级人物了,况且从过去接科学家回国也能看出来,华夏在特工战线上还是很有成效的。

    随后杜鹏又说:“在最近这几个月里,肯迪尼被亚当斯家族打压的非常难受,各个产业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爱德华主动去请你回布莱顿,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杜鹏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其实这本来没什么问题,但唯独你要小心一个寄住在亚当斯家族里的女人……”

    周铭听杜鹏这么说不免有些惊讶,于是他马上接过杜鹏的话头过来说:“杜鹏你不要告诉我这个女人的名字叫特蕾西亚·凯特琳。”

    这一次换杜鹏惊讶了,他不可思议道:“周铭你这都知道?不会你已经和那个女人有接触了吧?可是你不是才到布莱顿吗?按照时间来推算,你就算有这个想法也不应该有这个时间才对。”

    周铭告诉他:“杜鹏你也别瞎猜瞎想了,我的确没这个时间,不过这并不妨碍我能猜到这个名字,因为刚刚我才在爱德华那里知道了这个人。怎么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你和爱德华都提到了她,并且你还是专程打这个国际长途来提醒我的。”

    “没想到你们那边动作那么快,周铭你不知道她的身份?难道爱德华就告诉了你她的名字,没说其他的了吗?”杜鹏问。

    “那倒也不是,只是这个女孩我曾经遇到过一次,所以并不是爱德华主动提起的……”

    杜鹏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他打断周铭的话问:“周铭你说你遇到过一次?不会就是四年前你和小涵妹妹来燕京的那一次吧?你说你在北大碰到了一个很漂亮的外国女孩,就是这个凯特琳?”

    周铭并不避讳的承认了,杜鹏当即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周铭你那次碰到的女孩居然就是凯特琳,这也有点太神奇了,因为她的特殊身份,一般是并不离开美国的,或者说是不允许离开,也就只有一次由于一个特殊的任务,她才离开的美国……”

    杜鹏恍然明白了什么:“原来如此,难怪资料里会说凯特琳在四年前开始性格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不会就是被周铭你老大给调教的吧?”

    不得不说,作为21世纪的网络**民,听到调教这个词,周铭礼节性的邪恶了一下,随后才说:“什么调教不调教的,你说的这个凯特琳到底什么身份?爱德华那边说他并不清楚,只告诉我这个女孩的智商特别高,对前苏联的金融战,还有海湾战争中的金融活动,都有她的参与。”

    “至于她的身份……”周铭说,“我感觉他好像是有点什么顾虑。”

    “他当然会有顾虑,毕竟西方人的权贵心理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会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们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贵族的权力是非常神圣的,因此就算是爱德华这样的人,也会畏惧贵族,这是根本观念的冲突,反正我们是很难理解的。”杜鹏说。

    周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倒也能说的通,否则西方也不会有一个家族统治一片地方上千年的事情了。”

    周铭随后又说:“只是现在毕竟已经不是过去那种封建割据的时代了,尽管那些过于强大的贵族仍然留有自己的封地,但一般或者失势的贵族,也就和普通人一样了吧?既然爱德华这样的人还有这样的顾虑,就证明这位凯特琳的身份很不简单了。”

    杜鹏告诉周铭说:“没错,她的名字其实严格来说应该是叫特蕾西亚·凯特琳·f·哈鲁斯堡,她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可以叫做公主。而这个f就是他们家族的标志,据说在欧洲只有那些古老又非常显赫的家族才有资格被冠以一个单字母的标志,就像当年法国庞波王朝的庞波家族,他们的冠名则是d。”

    随着杜鹏的这个解释,周铭才恍然明白过来爱德华为什么会有顾虑了,实在是因为这位凯特琳女士的来头太大了。

    但凡只要稍微对欧洲历史有一定了解的,就一定会听过哈鲁斯堡这个家族,因为他曾经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王族,国家的版图几乎囊括了整片欧洲大6,是欧洲最著名的王族,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匈帝国被肢解,这个家族才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不过周铭明白,这个所谓的消失,只是这些家族变得低调了而已,就像曾经统治法国的庞波家族,他们在从王族的宝座上被赶下来以后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通过统治积累下来的财富转型成了商人,到了现代则致力于展法国的高档香槟和葡萄酒品牌,据说法国的酒业协会领导人,就是庞波家族的领。

    既然庞波家族能成功转型财团,那么这拥有比庞波家族更长统治时间和更高政治智慧的哈鲁斯堡必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其实说到底,爱德华怕的并不一定是凯特琳的贵族爵位吧,而是更忌惮她背后哈鲁斯堡家族的实力。”周铭猜测道。

    “或许吧。”杜鹏说,“所以老爷子要我务必转告你,对这个凯特琳,你能不和她起冲突就不要和她有任何冲突,否则会很麻烦的,也不知道她背后的哈鲁斯堡家族还隐藏着多大的能量。”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这可就是我真不知道的了。”周铭接着又问,“只是我很好奇,既然这个凯特琳的背景这么厉害,她帮美国政府好理解,但她为什么要帮亚当斯家族呢?而且你刚才还说这位凯特琳是寄住在亚当斯家的,这就更不应该了吧?”

    杜鹏那边愣了一下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从我了解到的信息,亚当斯家族在美国虽然很厉害,但和哈鲁斯堡家族还是没法比的,或许是有些什么西方贵族的原因吧,是我们没办法了解的。”

    周铭耸耸肩:“也只能这么去理解了,只是还有一点,杜鹏你确定你爷爷让你打这个电话是让我不要招惹这位凯特琳公主殿下吗?”

    杜鹏那边一下没反应过来:“当然,周铭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因为我觉得杜主席应该是了解我的,我可不是那种会怕什么贵族的人,否则当年我就不敢和谭家陶家作对了。”周铭说,“所以这位凯特琳公主殿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要见一见了。”

    电话那边杜鹏有些尴尬了:“我好像觉得我这个电话是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了。”

    (有兴趣的朋友们是可以百度一下欧洲那些曾经显赫的家族们的,因为那些古老的家族即使到了现代依然显赫,只是不再有媒体报道和关注了而已,但要查还是能查到的。)8(就爱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