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给你骨头杂毛狗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br>

    挂断了电话,尤金斯走回了会议室里,这里是布莱顿银行大厦的董事会议室,所有布莱顿银行的董事会成员都在这里,而当尤金斯走进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很突然的聚焦在了他身上。.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br>

    尤金斯愣了一下,这时就听那边主持会议的克里斯托说:“看啊,这就是我们布莱顿银行的副董事长先生,在如此重要的银行会议时刻,他需要和家族通这么长时间的电话,这意味着无论在什么时候,肯迪尼家族都是把家族的利益要放在银行之上的;那么这时候我们就会去想了,一旦银行的利益和肯迪尼的家族利益产生了冲突呢?”

    /br>

    克里斯托是故意抛出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要引导所有人去恐慌,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br>

    为此,尤金斯忍不住的反驳道:“你这样说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我们肯迪尼家族自从一百年前接过布莱顿银行的股份以后,就一直对银行非常忠心,我们什么时候做过任何对布莱顿银行不利的事吗?”

    /br>

    “我知道最近布莱顿警方破获了一起连环谋杀案,据说凶手作案的手段十分残忍,不仅会杀死被害者,并且还会进行暴力虐待,在杀死之后进行分尸;最后警方抓到的凶手是一位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他的父母也是著名的企业家,也是有名的慈善协会会员,并且还是著名的动物保护组织会员和绿色和平组织会员。”

    /br>

    克里斯托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接着说:“你们都听到了,这样的父母按理来说都是非常善良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的儿子依然成了手段残忍的恶魔,所以我认为父辈和过去的传统,是无法作为现在表现的参照,谁也无法知道善良的父母会养育出怎样的后代……”

    /br>

    “够了!”尤金斯愤怒的打断克里斯托的话道,“你这是在对肯迪尼家族的恶意诽谤和毫无根据的污蔑!”

    /br>

    “我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我不明白怎么就变成恶意的诽谤和污蔑了呢?还是尤金斯先生你有所心虚呢?”克里斯托逼问道。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br>

    尤金斯还想反驳什么,不过这时他看到董事会里其他人似乎也都是对他很不信任的样子了,这时他才想到了刚才电话里爱德华的交代,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对克里斯托说:“说到底,克里斯托先生无非就是想要肯迪尼家族握有的布莱顿银行股份吗?”

    /br>

    克里斯托则说:“尤金斯先生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因为我可并没有这么想,只是今天的会议……”

    /br>

    不等克里斯托说完,尤金斯就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们肯迪尼家族放弃了就是了,我可以代表肯迪尼家族同意布莱顿银行股权的重新变动。”

    /br>

    “尤金斯先生你是认真的吗?你确定你可以代表你的家族?”

    /br>

    克里斯托很不可思议的问,他对于尤金斯的话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在这里的每一个家族都明白布莱顿银行的股份意味着什么,所以克里斯托不敢相信尤金斯真会这么说。

    /br>

    “那当然,既然我们身上带着的骨头为我们引来了这么多条杂毛狗,那么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扔掉骨头来摆脱这些杂毛狗,毕竟我们是高贵的人,不能和一群畜牲计较的不是吗?”

    /br>

    尤金斯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留下克里斯托和其他布莱顿银行的董事们面面相觑,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显然他们都能明白尤金斯话里的杂毛狗就是在骂他们的。

    /br>

    相比他们,尤金斯则非常开心的离开了布莱顿银行大厦,他回到了肯迪尼投资银行大厦来到了帕特里克的会议室。

    /br>

    “今天在布莱顿银行真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参加过的最畅快的一次会议了,该死的克里斯托,他以为他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还居然敢用一个黑鬼的案例来讽刺我们,一群不要脸的杂毛狗,如果不是我顾忌家族,我早就想这么骂他们啦!”

    /br>

    才走进门,尤金斯就高兴的说道,不过他也并没有太过得意忘形,随后又有所担心的问:“周铭先生,我知道这肯定是您的建议,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br>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并没有回答,爱德华先告诉他道:“这是因为周铭先生从亚当斯家族的变化分析出现在亚当斯家族对凯特琳的不再信任,而他们这么做,就是要给我们的机会。网.136zw.>”

    /br>

    “可是我不明白,我们这是要交出了手中的股份,那可是布莱顿银行的股份,或许就意味着我们以后不再属于财团的核心了,这能是什么机会呢?”尤金斯问。

    /br>

    “现在股份的重新分配不是还没开始吗?我相信以布莱顿银行的重要性,这种分赃恐怕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商量好的吧?”这次周铭说话道,“所以现在先把这个事情放在一边,刚才我已经让帕特里克先生给你准备好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啦。”

    /br>

    “新闻发布会?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br>

    尤金斯惊讶道,他此刻还并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不过爱德华和帕特里克也来不及一点一点去给他解释清楚了,只能先把他送去发布会现场,路上再一点点给他讲清楚了。

    /br>

    在半个小时以后,尤金斯就被送到了对面酒店的宴会厅里,不过现在这个宴会厅已经被改成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来自布莱顿各大新闻媒体的记者都被请来了这里,要知道现在距离他们做下这个决定才不过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们就能弄起来,由此可见肯迪尼家族的底蕴了。

    /br>

    尤金斯走上台,面对下面无数的媒体,他突然有点心虚,他下意识的看了爱德华一眼,他能看到爱德华正在对他无声的喊着:要相信周铭先生!

    /br>

    尽管尤金斯不明白他们作为肯迪尼家族为什么要这么去相信一个华夏人,但他还是说道:“大家好,我是尤金斯,相信在座的很多人都一定认识我,因为我是布莱顿银行的副董事长,同时我也是姓肯迪尼的,所以我要宣布的事情,就是和我刚才所说的有关。”

    /br>

    尤金斯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才说道:“我要说的是,今天在布莱顿银行,董事长克里斯托向董事会提交了关于重新分配布莱顿银行股份的提案。”

    /br>

    随着尤金斯这话说出口,顿时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般在所有记者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毕竟今天能被邀请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都是金融方面很有经验的大记者,因此他们都明白尤金斯的话意味着什么。

    /br>

    于是台下当即所有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尤金斯问道:“尤金斯先生请问这消息属实吗?克里斯托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与最近亚当斯家族和肯迪尼家族的恩怨有关呢?那么一旦肯迪尼家族的股份遭到剥夺,肯迪尼家族又会采取什么行动来夺回呢?布莱顿银行会不会爆发内部矛盾?”

    /br>

    面对下面这一句一句的提问,尤金斯接着说:“对于这个消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绝对是真实可靠的,因为我就是布莱顿银行的副董事长。”

    /br>

    “至于你们问我会不会争夺,我个人觉得你们这么问是很有意思的,因为难道有小偷要来偷走你的财富,你会不反抗吗?反正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不愿意的。”

    /br>

    尤金斯幽默了一句,他最后说:“另外我也相信,就算我们肯迪尼家族能同意,其他布莱顿银行的股东们也不会同意的,因为我们作为布莱顿人,我们都曾读过布莱顿屠杀纪念碑上的话语。”

    /br>

    “当他们迫害党员的时候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党员;当他们迫害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也不是犹太人;当他们迫害教徒的时候我依然没有出声,因为我没有信仰;最后当他们要来迫害我的时候,也不会再有人来为我发出声音了。”

    /br>

    尤金斯说:“这是每一位布莱顿人都能背诵的话语,我想其他的布莱顿银行股东们他们一定也都明白这个道理,现在克里斯托显然就是想要通过股份改革拿到银行至高无上的权力,最后成为银行的皇帝,肯迪尼家族只是他的第一个祭品,我相信所有人都会为了民主而战斗到底的,因为这是烙印在我们灵魂深处的精神!”

    /br>

    随着尤金斯这番话,现场顿时响起了最热烈的欢呼声,而尤金斯的讲话也随着这些记者的镜头在电视上被播放了出来。

    /br>

    克里斯托看到这条新闻顿时大发了雷霆:“这个该死的肯迪尼家的杂碎,他怎么敢召开这种新闻发布会,他怎么敢把这种消息公之于众?他是白痴吗?他这么做就是要毁了布莱顿银行啊!”

    /br>

    克里斯托骂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随后来到了凯特琳的单独别墅里,和之前一样,他仍然是不顾女管家的阻拦进来的,直接质问凯特琳道:“是不是你教那个华夏人这么做的?”

    /br>

    由于凯特琳被隔绝了消息,因此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克里斯托就把自己要对肯迪尼家族在布莱顿银行里的股份下手,还有刚才尤金斯召开新闻发布会把这个消息主动公布出来的事情全告诉了凯特琳。

    /br>

    听完这些,凯特琳笑了,她毫不留情的说:“除了愚蠢,我想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克里斯托先生你的做法了,我想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否定了你的这个想法,就是因为他有着非常可怕的缺陷,所以我才会通过挤压肯迪尼家族空间的做法,这样或许效果慢,但至少不会出问题。”

    /br>

    “至于现在。”凯特琳遗憾道,“只怕以后亚当斯家族就要陷入被动了。”

    /br>

    原本克里斯托就非常的愤怒,现在又被凯特琳讥讽愚蠢,这让他立即暴走了,他顺手狠狠打了凯特琳的女管家一耳光,甚至都把她的嘴唇给打出了血。

    /br>

    “你这个婊子,不要以为你聪明一些就可以掌控一切了,现在的哈鲁斯堡已经不是一百年前了,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克里斯托恶狠狠的警告凯特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