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我的条件凯特琳
    第二天的中午十一点半,周铭再一次来到了位于议会山脚下的花园餐厅,这就是他和克里斯托再一次约定的地点,至于时间,原本是在十二点的,不过周铭一直有着早到的习惯。这是一种礼貌,因为身份是靠实力来博取的,故意迟到来彰显身份这种手段无疑只有最自卑的人才会这样做了。

    然而当周铭到了花园餐厅的时候,却发现克里斯托已经等在了这里,周铭被一直等着自己的服务员给请进了里面的包厢。

    仍然还是昨天的包厢,推开门进来,克里斯托马上站起来迎面给了周铭一个热情的拥抱:“非常欢迎周铭先生的到来!”

    不得不->>小说说,克里斯托不愧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不管他心里恨周铭恨的怎么要死,但至少这个表面功夫还是做的非常不错的;就刚才那一幕,要是给完全不知情的外人看到了,肯定会认为他们是好朋友的,或者不是朋友,最起码也是很好的生意伙伴了,但实际上克里斯托却是很想拿刀捅死周铭的。

    克里斯托摆开了架势,周铭当然也不示弱:“克里斯托先生好,能接到您的邀请那是最荣幸的事情了,只是我太抱歉太不懂事了,居然还要让您等我。”

    克里斯托忙不迭道:“周铭先生您并不需要道歉也不要介怀,毕竟这是我主动邀请的您,而且我也是在布莱顿的家族,那么不管是作为这里的主人还是邀请方,都是应该由我先到这里迎接您的。”

    就这样,周铭和克里斯托一番客套寒暄,然后他们才坐在了位置上,克里斯托又对周铭说:“我知道在这边很难吃到最正宗的华夏菜,不过在花园餐厅这里却是个例外,因为这里拥有世界各地的名厨,其中就包括一位华夏的名厨,据说他曾经给你们的领导人做过菜的,我想应该不会有错了。”

    “原来是这样吗?那看来我得期待一下家乡的味道了。”周铭说,“克里斯托先生这样的安排真是让我非常感动!”

    随后又是一番客套,当菜都上上来以后,克里斯托简单的给周铭介绍道:“这是东坡肉,据说是以华夏古代的一位诗人所命名的;还有这道松鼠鳜鱼,也是我本人最喜欢的一道菜,他看上去像松鼠,但其实是鳜鱼,我听说还是你们的皇帝为这道菜取的名字。”

    克里斯托一道道给周铭介绍着菜,这副画面是很怪异的,毕竟周铭就是华夏人,哪里还需要一个美国人介绍华夏菜呢?

    不过既然克里斯托要介绍,周铭就随他去了,自己就只负责吃就好了;但不得不说,克里斯托还是做了点功课的,至少说的还都是那么回事。

    当菜都介绍完了,克里斯托见周铭就只是在那里自顾自的吃着菜,完全没有先进入主题的意思,没办法之下,只能他自己先说道:“周铭先生,其实今天我主动约您出来,是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肯迪尼家族的事情,还有布莱顿银行股份的那条新闻。”

    既然克里斯托已经主动开了口,周铭也就不和他绕弯子的直接道:“其实不瞒克里斯托先生,你要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猜到了的。”

    克里斯托对此也并不意外,毕竟现在摆在他们中间的就只有一件事,要是连这都猜不到那才有鬼了。

    “周铭先生既然猜到了,那么我就直接说吧,我不想这个事情再继续下去了,如果我要劝说周铭先生放弃继续帮助肯迪尼家族,周铭先生会开出怎样的条件呢?”克里斯托问。

    周铭对此摇头说:“我可以答应克里斯托先生不继续在布莱顿银行的股份上多做纠缠,但让我放弃帮助肯迪尼家族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他们是已经结盟了的。”

    克里斯托对此想了一下然后说:“那么我给周铭先生说一个故事吧?说是在森林里有两只猛虎,突然有一天有一只猴子去找其中一只猛虎,说自己被另一只猛虎给欺负了,要这只猛虎去另一只猛虎的地盘上为他报仇,周铭先生您觉得这只猛虎和另一只猛虎死斗下去,只为了一只狡猾的猴子,这样值得吗?”

    周铭笑了:“我觉得克里斯托先生的比喻并不恰当,亚当斯家族是布莱顿这座钢铁森林里的猛虎这没错,但我却只是一只初来乍到的狼而已,凭我自己是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的,所以我必须要和其他的狼结盟,才能对抗亚当斯家族带来的危险。”

    “在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唇亡齿寒,意思就是如果没了嘴唇,那么牙齿一定会寒冷。”周铭接着说,“现在我也是一样,一旦失去了肯迪尼家族,那么恐怕我在布莱顿就再也待不下去了吧?”

    “所以周铭先生就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帮助肯迪尼家族打败亚当斯家族到底了对吗?”克里斯托问。

    周铭对此摇头说:“我并不会这样做,事实上我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做到这一点,毕竟你们亚当斯家族是一个历史久远的超级家族,在三百年间你们已经和布莱顿要融合在一起了,所以我也不可能真正打败你们,或者说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克里斯托皱起了眉头:“周铭先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我知道克里斯托先生之所以会主动约我,恐怕你也是受到了极大压力了吧?”

    周铭这句反问让克里斯托心头一惊,他没想到周铭居然猜到这一点:事实就是这样,要是克里斯托自己,他肯定不会忍受这样的屈辱,他宁愿和周铭血战到底,他不相信肯迪尼家族会有舍弃一切的决心,然而昨天和前天接到的电话,却让他不能不放下自己的骄傲,去主动找周铭出来谈谈了。

    或许自己是亚当斯家族的族长,但这个亚当斯家族,却并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这样的想法就让周铭先生你觉得自己可以肆无忌惮了?”克里斯托问。

    “正好相反,这样的想法让我感到非常恐慌,因为那涉及到了一个我看不到的高度,所以我从本质上是很同意克里斯托先生你的意见,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了的,克里斯托先生你不要再继续针对肯迪尼家族了,关于布莱顿银行股份的新闻,我会帮忙平息的。”周铭说。

    克里斯托眼睛猛的一亮:“你是说你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消除那个负面.新闻的影响?”

    周铭耸了耸肩:“或许可以试一试吧,反正媒体不都喜欢追逐那种非常.劲爆的消息吗?”

    克里斯托眼神复杂的看了周铭好几眼然后问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我们可以互相信任吗?”

    周铭很直接的摇头:“我觉得我们之间很难达到互相信任,不过这却并不妨碍我们今天达成一致的决定,因为我们双方都很明白,这次信任破裂的后果是什么,所以我们都会极力避免这种事情发生的不是吗?”

    对于周铭的话语,克里斯托沉默了,他相信周铭这次要是欺骗了自己,有人不会让他好过的,毕竟亚当斯目前在他眼前所展现的,只是庞大财团家族的冰山一角而已,克里斯托对此很有信心!

    然而那么问题来了,周铭的信心又从何而来呢?他怎么能保证自己在欺骗了他以后,他还有办法让自己付出欺骗的代价呢?难道他还留着后手吗,还是他藏着其他更夸张的手段?就像这次肯迪尼家族的股份一样,可是究竟哪里还存在如此严重的隐患呢?

    各种疑问在克里斯托的心里此起彼伏,都要把他给搞崩溃了,不过好在周铭这时候解救了他。

    “不过要说条件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条件,还希望克里斯托先生能答应。”周铭突然说。

    周铭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克里斯托暗暗松了口气,毕竟刚才那些想象着实太费脑子了,而且这也才是自己熟悉的正常情况嘛!

    在这样的想法下,克里斯托做手势让周铭但说无妨,周铭才说道:“我的条件就是凯特琳殿下,我知道她现在已经被克里斯托先生软禁起来了,那么就请把她交给我吧。”

    克里斯托当即摇头道:“这不可能,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再相信她了,但她的智慧还是值得尊重的,就像两军交战,作为统帅,我不可能把我方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交给敌人的,那就是自寻死路。”

    周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的确如此,要是我也不会简单的放人给对面,那么如果我们是自由恋爱呢?你总不能锁着我的女朋友和未来的妻子不让我们见面吧?你知道这对任何丈夫来说都是不可能容忍的,如果这个条件达不到,恐怕我们的协议就不能成立。”

    见克里斯托不为所动,周铭只好接着说道:“况且,她还是一位尊贵的公主,即便哈鲁斯堡家族已不复一百年前的荣光,但他们名字当中的f还在,这是不容玷污的。”

    直到这时,克里斯托才倒吸了一口冷气,但他仍然坚持道:“我没有任何玷污哈鲁斯堡家族荣耀的意思,但我也不是傻瓜,我不可能单凭一个笑话,就把凯特琳交给你。我调查过,你只和凯特琳殿下见过两次面,并且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四年前,如果这就是妻子和丈夫了,那就是最大的笑话了吧?”

    面对克里斯托的质疑,周铭笑了:“我明白了,看来克里斯托先生是不知道一见钟情了。”

    “周铭先生是想说你和凯特琳殿下是一见钟情吗?”克里斯托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说,“我觉得周铭先生与其想拿这种不着边际的笑话来赌博,还不如另外想一些可行的条件,或者如果周铭先生现在还没想好,我也可以给周铭先生一段时间考虑……”

    周铭打断了克里斯托的话说:“我要提醒克里斯托先生我是认真的。”

    克里斯托皱着眉头正准备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说道:“我知道克里斯托先生你并不相信,那么你不妨回去问问凯特琳殿下,我想一位尊贵的哈鲁斯堡公主,她总不会拿自己和家族的清誉开玩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