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外面的世界的钥匙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周铭带着凯特琳回到了布莱顿市,不过周铭却并没有带她去肯迪尼投资银行大厦或者是哈佛大学,而是来到了芬威区的一个别墅区。

    周铭在这里专门为凯特琳购买了一栋别墅,毕竟凯特琳贵为哈鲁斯堡家族的公主,不管那个哈鲁斯堡现在如何没落了,但至少这个女人因为自己被亚当斯家族软禁了,周铭不对她好一点总是说不过去的。这个时候还要她跟着自己寄人篱下总是不好的,因此周铭就重新买了别墅,反正这几百上千万的美元,在周铭这里并不算事。

    只是让周铭有些意外的是,当他和凯特琳到了这里,却现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等在门口,见周铭和凯特琳下车,他们在班长陈树、副班长李阳和团支书叶凝的带领下一齐鞠躬道:“恭迎老师和哈鲁斯堡公主驾到!”

    听着这不伦不类的欢迎致辞,周铭没好气骂道:“你们这些家伙都在干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现在应该在哈佛上课才对,为什么会来我的别墅?”

    不过金融班的同学们却都没听到周铭的骂声,因为他们的目光都被凯特琳给吸引了。

    “哇!好美,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而且还那么有威严,让人忍不住的在她面前低头,明明她就是和我们一样年纪的女人,难道这就是千年王族熏陶下的公主吗?真是太让人吃惊了,那电影电视里那些演员和她比起来,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嘛!”

    很多人喃喃的说着,而叶凝则是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老师不愧是老师,原来我以为慕晴姐是很漂亮,是最适合老师的妻子,但现在这位凯特琳公主,她更适合,只有这样完美的女人才能配得上老师!”

    听着这些金融班同学们的话,周铭真是有些无奈了,于是周铭又加大声音的骂了一通,他们才恍然回神过来。

    “老师对不起,我们今天是翘课来的,因为我们知道老师会带一位公主过来,所以我们就专程来帮老师您的,我们觉得这么大的别墅,总是需要做事的仆人的。我们同学都已经决定好了,会轮流过来做事,我们会让公主满意的。”班长陈树先说。

    有了陈树的先言,其他金融班同学们也都纷纷点了头,叶凝甚至还说:“我们绝不会给老师丢人的,哪怕那是王族公主!”

    噗嗤!

    凯特琳轻笑出声,美的倾国倾城,顿时又让同学们愣了神,凯特琳欠了欠身说:“你们就是周铭的学生们吧?我非常你们所做的一切,你们能这么为你们的老师考虑,也让我很感动,如果你们是来这里做客的话,我会非常欢迎你们的,但要是仆人,那么就不需要了,因为我还是有仆人的。”

    尽管凯特琳的话很委婉,但还是让金融班的同学们感到了有些尴尬,不过好在这时周铭也瞪眼说:“你们都还在看什么?还不明白吗?你们的马屁没拍好,全拍到马腿上去了!”

    周铭这番话惹的所有金融班同学们都哈哈笑了起来,刚才还有些尴尬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起来,凯特琳有些惊讶的高看了周铭几眼。

    周铭和凯特琳并没有急着进别墅,因为别墅虽然很大,但有金融班这么多学生在这里,还是会难免感到拥挤的,因此周铭就带着大家在别墅外面的院子里坐下了,不过平时都围着周铭的学生们,这一次显然是对第一次见到的哈鲁斯堡公主更感兴趣。

    “凯特琳公主殿下,我知道哈鲁斯堡是过去欧洲最强盛的家族,那么欧洲那些神秘的家族都是怎么回事呀?现在这些家族都真的消失了吗?还是都隐藏在民间了呢?”叶凝拉着凯特琳的手问道,而叶凝的问题显然也是其他金融班同学们想知道的。

    对此,凯特琳回答:“其实欧洲的大家族并没有什么神秘的,最开始是因为在当地很有名气,然后被教廷或者王国封有爵位领地,然后这些拥有领地的领土们通过战争联姻等手段不断扩充自己的领地,最后就成了强大的王国,最后经过教皇的加冕,就成为了一代帝王。”

    “至于我所在的哈鲁斯堡家族,在一千年前,不过是阿尔萨斯的一个小伯爵,后来神圣罗马帝国的王位空缺,欧洲诸侯们不希望出现一个强有力的国王,更希望能有一位傀儡,于是他们选中了哈鲁斯堡家族,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选择成就了哈鲁斯堡的崛起,我的祖辈们通过征伐和联姻,成就了欧洲最强大的国家。”

    凯特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说:“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到了今天,那些王国虽然都已经不复存在了,不过大多数的贵族都还是存在的,只不过他们都是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是商人和政客吗?”李阳下意识的问。

    凯特琳点头说:“没错,西方和东方并不一样,我们非常崇尚血统,贵族也都是得到了神的授权才有的权力,就算在过去几百年里,大革命剥夺了他们的领地,但他们的财富却是谁也夺不走的。”

    “可以说过去活跃在历史上的那些名门家族,他们现如今仍然非常活跃,只不过是以另一种形式出现了,因为他们都已经变成了垄断财团,包括美国在内,他们就在暗处操控着这个世界。”凯特琳说。

    听着凯特琳的话,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很激动,因为这是他们在任何地方都听不到的信息,陈树这时问:“所以这些过去的豪门家族,他们组成了外面的世界吗?”

    凯特琳对此微微一笑道:“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把所有人都给搞懵了,凯特琳这时接着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有些事情,等以后你们见的多了接触的多了,你们自然会明白的,现在就急着知道对你们未必会有什么好处,或许,以后你们也能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也说不定,又或者说,你们可以从美国这个国家开始真正了解开始。”

    对于凯特琳的这番话,金融班的同学们感到更不理解了,不过他们也都没有多问,因为他们都明白,既然凯特琳这么说了就肯定会有她的道理,而他们已经在这里打扰太长时间了。

    正是这样,随后金融班的同学们就都离开了别墅,随着同学们的离开,周铭对凯特琳说了一句‘非常感谢’,凯特琳则似笑非笑的看着周铭问:“你想感谢我什么?是我配合你说了我是你的女朋友,让克里斯托放了我;还是我帮你回答了你的学生们的问题,保持了他们的好奇心呢?”

    “两者都有吧,虽然从燕京到布莱顿,我们只见过两次面,但我有种预感,你会配合我的。”周铭说,“只是你或者你家族的清誉……”

    凯特琳这时问:“你这么说是想称赞我的智慧呢?还是想说明自己并不是自作多情?”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周铭愣了一下,没等周铭想好该如何回答,凯特琳那边又说:“其实要想挽回我和我家族的清誉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我真的成为你的妻子。”

    周铭当时就傻了眼,尽管在凯特琳说话前周铭就想到过这个办法,但正如之前克里斯托说过的一样,那种事情太不可思议了,恐怕就是自己都不相信的,现在却没想到凯特琳居然真的说了。

    “这……算是公主殿下你向我求婚吗?”面对近在咫尺的娇艳脸庞,周铭鬼使神差的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凯特琳似乎也没想到周铭居然会这么直接的问,她也愣了一下,但随后她微笑起来:“我想你是可以这么认为的,另外,如果你注定是我未来的丈夫,那么你就不需要称呼我为殿下了,事实上那个早就名存实亡的称呼我也根本不在乎,你叫我特蕾西亚或者凯特琳都可以。”

    周铭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因为凯特琳靠着自己特别近,周铭能闻到一丝从凯特琳身上散出来的清香,不同于她衣服上那种薰衣草香,而是一种特别的像奶一样的清香,是从凯特琳体内散出来的,尽管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味道,但却让人特别舒服。

    而凯特琳清秀精致的脸庞和她饱满的红唇也就在眼前,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吻上去。

    深吸一口气,周铭压住了自己心中的冲动,双手扶住凯特琳,让她稍稍远离了自己以后周铭才说:“好吧,我可以叫你凯特琳,不过要结婚这个事情,我认为我们现在谈还是太早了些。”

    “早吗?我今年都已经二十三岁了,这要在欧洲,一般的家族女孩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会有婚约了。”凯特琳歪着脑袋说。

    “可现在我们并不是在封建时代的欧洲不是吗?所以我们得有自己的想法。”周铭接着说,“况且我也有女朋友的,甚至和我有关系的女人还不止一个,我并算不上什么专情的好男人。”

    凯特琳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一个林慕晴,一个唐然,她们现在在旧金山,或许还可以加上四年前和你一起去北大的那位女孩对吗?不过我并不在乎,因为那些伯爵公爵之类的豪门贵族们,哪一个不在外面养情人呢?作为哈鲁斯堡的继承人,我能接受。”

    周铭无奈了:“凯特琳公主殿下,我知道我当初说出你是我妻子的话是很不负责任的,也对你和哈鲁斯的清誉造成了损害,我可以为此向你道歉,甚至我还可以想办法弥补,而不是将错就错的结婚。”

    凯特琳摇摇头:“这并不是将错就错,是我考虑了很久的,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为了离开亚当斯家族,不惜出卖自己清誉的人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可是……”

    周铭想解释什么,不过凯特琳却打断周铭道:“没有什么可是,我认为我们的结合是非常合理的,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而且最重要的,我是你能去到外面的世界的钥匙。”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