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开始的坎坷
    伴随着隆隆的引擎轰鸣,一架小型客机降落在查尔斯长岛机场上,随着舱门打开,周铭和凯特琳先后走下飞机。★

    感受着外面吹来的热风,周铭对凯特琳说:“弗吉尼亚不愧是南方的州,比起布莱顿那边的凉爽,这边可热多了,这里让我有种回到了荆楚老家的感觉。”

    凯特琳对此的说法倒是简单:“或许只是因为纬度相近的原因吧。”

    随后他们走出了机场叫了一辆出租车,或许是这里游客较少的缘故,年轻的烟人司机非常热情道:“欢迎来到美丽的查尔斯长岛!请相信我,这里的海滩绝对要比南边那个万人大浴缸要更让你满意,特别是新婚夫妻的蜜月之旅,你们真是太有眼光啦!”

    听着烟人司机热情的话语,让周铭和凯特琳都有些尴尬了,虽然他们都互相表了心思,不过要真的说到结婚什么的,他们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反而**很热情的和烟人司机聊了起来。

    后来烟人司机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蜜月旅了,周铭才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当他准备说话的时候凯特琳却先开口了,她也是很感慨的说:“本以为我们最快也要在月底才会出的,没想到现在就要去了。”

    “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最好写照啦!我也没想到沃尔什总统先生昨天会来找我,其实我也想再多了解一些外面的世界再去的,现在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周铭说。

    他们来查尔斯长岛的目的就是为了去那个‘外面的世界’,根据凯特琳的说法,从这里有一个专门的港口通往那里。

    说起来周铭今天要去‘外面的世界’也的确是计划之外的,或许周铭自重生以来,由于跨时代的关系,不管在做任何事情上的信心都越来越足了,但也没盲目自大到这个地步,而现在之所以要这样,无非是因为昨天沃尔什总统的主动上门来访,还有国内杨老为了避免误会专程给自己打的电话。

    昨天沃尔什总统基本没聊别的,从开始就直指‘外面的世界’,并且还在自己面前谴责了一通那些隶属于教会的富豪们通过慈善将财富在教会和自己口袋之间来回轮换,还询问了自己和凯特琳的未来打算。

    这个表现已经不要太明显了,而周铭估计能让沃尔什这么着急的,显然就是外面的世界正在生着某种变化,急需自己这个变数尽快加入。

    那么究竟‘外面的世界’会生什么变化呢?

    周铭猜测最有可能是针对教会和隶属于教会的那些富豪贵族的,毕竟教会霸占了太多的资源,也享受了太多的特权,这让后来的富豪们和权力者们都很不满,想要让他们让一让位置了。

    这用一个最简单的比喻来说就是财富是一块甜美的蛋糕,每个人都想要尝一口,但放着蛋糕的桌子却已经被教会和他的亲信们给坐满了,让后来的人都没办法迟到;那么想吃的话就只剩掀桌子一个办法了,要么大家谁都别吃了,要么就再多加一个人的位置,让出一些蛋糕来。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是沃尔什故意告诉自己,好让自己提早进入‘外面的世界’。

    不过这个可能性是非常低的,这倒不是教会没这个能力,周铭相信如果教会真像凯特琳介绍的那样,他肯定有能力让美国总统来传这个话的,但这是没有任何必要的,周铭想不通教会费这么大周章的目的何在。

    或许自己阻碍了刀塔计划,改变了海湾战争的走向,又狙击了英镑,教训了大伍德家族,甚至惊动了美国总统。

    这些事情对普通人来说是很惊人的,但那只是对普通人来说,而在教会那种掌控世界的组织眼里,还是不够看的,可能就自己这几下子,连他们手底下的代理人都不如,他们何必要专门给自己做圈套呢?再者说,自己的那些财富对他们的吸引力同样不够。

    因此周铭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尽早去一趟‘外面的世界’为好,毕竟周铭自信但不盲目,而以教会的体量,在没有其他人帮忙的情况,周铭很相信自己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于是昨天晚上,周铭就给凯特琳去了电话,询问了去‘外面的世界’的方法,然后到了今天早上,凯特琳就带着周铭乘坐第一班飞机来到了查尔斯长岛。这个长岛是一个城市也是一片地区,他是弗吉尼亚凸出进海里一块形状狭长的半岛,根据凯特琳的说法,在这里有一个港口,这里有船是能够去到‘外面的世界’。

    机场就修建在海边,因此才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到了凯特琳说的港口。

    这个查尔斯港口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小港口没什么区别,不过在见识了唐氏家族的泉安岛以后,周铭就不会小瞧这个其貌不扬的所谓小港口了。

    或许唐氏家族就是仿照这里的吧,因为在这里也有一个特殊通道,这里是不允许入内的,不过当凯特琳拿出了一枚十字勋章以后,保安就立即放行了。

    “这是我们哈鲁斯堡家族专门的勋章,用来代表我们的身份。”凯特琳对周铭说。

    随后周铭和凯特琳被带到了休息室,进行到这里,周铭已经确信旧金山唐氏家族的那一套是从‘外面的世界’学去的了。

    不过这时,一位穿着西服的高大白人,带着几位保安推门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周铭和凯特琳面前:“尊敬的绅士美丽的女士你们好,非常抱歉打扰你们一下,我是港口经理艾伯特,请问是你们要乘船去外面的世界吗?”

    凯特琳点头说是,艾伯特又伸出了手:“我知道你们都是有证明的,不知道你们可否出示一下,让我再查证一次呢?”

    凯特琳皱起了眉头,很奇怪的问:“为什么?难道最近有很多人冒充26贵族的人从这里乘船去外面吗?”

    艾伯特笑着回答:“当然不是,事实上如果不是十三教派或者26贵族的人,也很难知道这里,而知道这里的人也并不需要冒充了,而我只是为了保险起见,在这里我可以先向你们说一声抱歉,我相信美丽的女士一定会有一颗宽容的心,能够理解的对吗?”

    尽管凯特琳对艾伯特的行为仍然感到疑惑,但他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况且也只是再查验而已,凯特琳就又拿出了自己的勋章递给艾伯特。

    艾伯特接过勋章放在手里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它的身份:“这是哈鲁斯堡家族的勋章。”

    “没错,我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我的名字是特蕾西亚·凯特琳·f·哈鲁斯堡。”凯特琳特意说出自己的名字来提醒他。

    如果不是意外的话事情到这里就够了,但却没想艾伯特在听了凯特琳的话以后,刚才还温文尔雅的表情立即阴冷下来:“勋章是真的,哈鲁斯堡家族的隐字母也是f,不过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而现在,你已经没有了资格,美丽的女士,还请你马上从这里离开!”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凯特琳当时就懵了,她完全不能理解生了什么:“究竟生了什么?我为什么就没有了资格?”

    “很抱歉美丽的女士,我只是港口的经理,我的职责是鉴别每一位去到外面的绅士,而没有给每一位绅士解答的权力。”艾伯特随后抬手指向门口,“现在只请你们离开,你们都是尊贵的绅士和美丽的女士,我想我们还是要更加优雅一点的。”

    凯特琳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向她摇了摇头,显然从艾伯特的表现来看,他是不可能通融的。

    凯特琳也放弃了,她也向艾伯特伸出了手:“勋章请还给我。”

    艾伯特却摇头说:“我很抱歉,这也是不可以的,因为你已经被取消了资格,那么这枚勋章我们自然就要收回……啊!”

    艾伯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所取代,因为**已经抓住他的手腕,随后**的手指一扣,那枚勋章就从艾伯特的手中掉下来了,被**接住然后交给了周铭。

    周铭拿着勋章转交给凯特琳,然后对艾伯特说:“我不知道你是受了谁的指使,你可以阻止我们登船,但你不能随便乱拿别人的东西,我不知道这对你们来说是一种什么行为,但在有些国家,你是要被剁手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你们凭什么这样说?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艾伯特大喊道。

    艾伯特嘴上虽然不承认,不过他眼中的慌乱周铭是看的一清二楚的,随后周铭就带着凯特琳要离开,艾伯特还想喊些什么,但**却松手推他坐在了沙上,并对他说:“你可别乱动,你的手在十分钟以后会恢复知觉,但如果你乱动的话,你的手从此以后就只能截肢了,这是中华功夫。”

    留下这句话,**也跟上了周铭和凯特琳的脚步,只留下艾伯特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他不知道**说的是不是真的,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麻痹的快要失去知觉了。

    而在外面,周铭和凯特琳已经离开了特殊通道,那些保安由于没有艾伯特的命令都茫然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想到你还真吓住了那个家伙。”周铭笑着对**说。

    **也笑道:“小事一桩,他完全不懂穴位这些,我只不过是按住了他的麻筋而已。”

    “好吧,看来未知的恐惧还是很管用的。”周铭说。

    “不过我们的旅程也是很坎坷的,现在才刚刚开始就出现了这么大的状况。”凯特琳也说。

    周铭凯特琳和**笑着才走出港口,却再一次被人拦住了:“尊敬的凯特琳小姐您好,我们少爷的游轮,正停在港口等着您!”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