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杰弗森·马龙
    拦在周铭面前的是一位穿着烟色西装,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或许看起来对方很普通,但周铭却能看出他背后身份的不简单。被这样一个人突然拦在自己面前,这是周铭所没有想到的,因为周铭根本不认识他,不过凯特琳却露出了非常厌恶的表情。

    “凯特琳小姐,请和你的朋友告别吧,少爷还在等你。”不知是催促还是真的以为凯特琳没听到,这位中年人又重复了一遍。

    “请你转告你的少爷,我是不会去的!”凯特琳沉声对他说。

    答案似乎是在那人意料之中的,他对此并不意外,只是平静道:“凯特琳小姐,我劝您还是去的好小说 ,否则我们少爷如果要是生气了,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面对这话,凯特琳突然就爆发了,她大声说道:“严重?还能有怎么样的更严重吗?有本事就让你家少爷带着他的人过来呀,有什么本事尽管对我使出来呀,我可以告诉你,你家少爷就是一个我所见到过的,最恶心的混蛋,我绝对不会怕他的!”

    那中年人似乎并没料到凯特琳会突然爆发,一时之间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时周铭握住凯特琳的手用行动告诉她自己是她最坚实的后盾,同时对那中年人说:“既然凯特琳很讨厌你,那么你就应该知趣的离开,而不是继续留在这里,在我们国家有这样一句俗语,他是说一条聪明的狗是不会随意的挡在人要前进的道路上。”

    之前被凯特琳拒绝,现在又听到周铭说了这番话,那中年人的脸当时就阴沉了下去:“你居然敢骂我是条狗?”

    周铭笑了:“看来你的确还挺聪明的,那么我想你现在是时候要让开路了。”

    “年轻人,从你们今天从这里出去外面的失败,我就能知道你对这个世界是一无所知的,有人说无知者无畏,这的确是一种精神,但我觉得正因为无知,才更要处处小心,否则就会失去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幸运,最后沦为这个世界最低等的奴隶。”

    中年人对周铭说完又转回凯特琳道:“凯特琳小姐,我可以把你之前的话都当做没听到。”

    有了周铭的支持,凯特琳也沉住了气,她抬头对中年人说:“很抱歉,那你还是不要欺骗自己的好,我们可不是你的少爷,我们是有底限的。”

    “你们会为你们现在的话后悔的!”

    在愤怒的丢下这句话以后,那中年人就离开了,而在他离开以后,凯特琳才长出了一口气,周铭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于是提议去旁边坐一下,凯特琳点点头。

    他们随后坐在了路边的椅子上,凯特琳知道周铭这个提议是什么意思,因此还不等周铭开口,凯特琳就主动交待道:“刚才那个人名叫本哈德,是马龙家族的下等管家,他口中的少爷名叫杰弗森,是马龙家族的私生子,这个马龙家族就是马龙教派的主导家族,马龙家族的族长就是现任马龙教派的大牧首白兰度。”

    周铭心下了然,其实刚才从那人高高在上的态度还有凯特琳愤怒的表情,周铭就猜出可能会和教派有关,果然如此,只是让周铭不解:“一个私生子就这么嚣张?”

    凯特琳苦笑道:“这就是教会的影响力,马龙教派是构成教廷的十三教派之一,同时还在宗教裁判所和枢机院占有重要地位,控制着教会超过百分之八的财富,因此杰弗森即便只是一个私生子,却仍然因为体内有着白兰度大牧首的血脉而高贵。”

    周铭点点头表示原来如此,凯特琳接着说:“或许是白兰度对这位情人的用情最深吧,杰弗森的权力可不仅如此,八十年前奥匈帝国虽然遭到肢解,但我们哈鲁斯堡仍然存在,甚至也还是王族,家族金库中的财富也足以确保我们即使失去了国家,却仍然保留有教廷承认的f隐字。”

    “所有的一切一直到六年前,那一年我十六岁,我跟随父亲去教会参加一场上层贵族的舞会,而就在那一天,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凯特琳紧咬着银牙,说话都有些哽咽了,显然那并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其实后来发生的事即便凯特琳不说周铭也能猜的出来了,一切都是最狗血的小说剧情,在舞会上,杰弗森看上了凯特琳的美貌,他向凯特琳求爱但被拒绝了,甚至当时年轻骄傲的凯特琳还羞辱了对方一番,于是杰弗森就开始了对凯特琳的报复,他利用自己的权力打压哈鲁斯堡家族。

    哈鲁斯堡家族原本就早已不复往日的荣光,很多的家族生意都陷入了困境,现在再被杰弗森抓住机会痛打一番,哈鲁斯堡家族立即就崩溃了。

    杰弗森本以为凯特琳和哈鲁斯堡家族会就此屈服,但他们没有,凯特琳宁愿放下自己的公主身份来美国想办法,甚至寄住在亚当斯家族,都不肯屈服于杰弗森。或许四年前凯特琳会去到燕京,以及现在亚当斯家族敢把她软禁在庄园里,恐怕都和这有关。

    “五年了,都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本以为他已经忘记了,但是我没想到他居然还那么阴魂不散,对不起周铭,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我也是真的没有想到!”

    凯特琳慌张的向周铭解释着,周铭则微笑着握住了她的手说:“为什么要道歉呢?错的是那个杂碎,你又没有错,甚至我还非常庆幸你没有屈服呢,否则现在就没我什么事了不是吗?”

    被周铭这么调侃,凯特琳俏脸一红,没好气的打了周铭一下以示抗议。

    周铭哈哈笑着接着问:“那这么说的话,刚才港口里你被剥夺了资格就也是这位杰弗森干的好事了?”

    凯特琳叹息着低下了头:“看来是这样了,也幸好我的勋章没有被他抢去,否则那将是哈鲁斯堡家族最大的耻辱,或许父亲都不得不为要回勋章而向他低头了。不过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由于杰弗森的阻挠,外面的世界我恐怕没办法带你去了,我真的非常抱歉……”

    周铭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凯特琳高挺的琼鼻上,再一次打断了她的话道:“我想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根本没有错,如果你要是再向我道歉,我可就要生气,我就要打你的屁股咯!”

    周铭说着还故意抬起了手,凯特琳这时突然想到如果周铭真的下了手,他的大手真的打在了自己挺翘的小屁股上,那种羞臊让她的俏脸变得越发红润了,那种惊艳饶是周铭见多了美女也都不由自主的愣神了。

    面对周铭那极富侵略性的眼神,凯特琳的头更低了,尽管她心里对周铭是有感觉的,但现在毕竟还是在大街上的,于是凯特琳不得不转移话题道:“可是周铭,现在这个港口显然是不欢迎我们了,我就没办法履行承诺带你去外面的世界了,这怎么办?”

    其实凯特琳这也不完全是转移话题,她也真是着急了。

    凯特琳的话也让周铭回神过来了,周铭温柔的对她说:“我倒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难题,即使这个港口不能用,我们当然还能有其他办法的,毕竟现在可是马上就要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了!”

    周铭说完就站起来了,并向凯特琳伸出了手,而凯特琳尽管不知道周铭究竟有什么办法,却仍然拉住了周铭的手,无条件信任着周铭。

    ……

    而与此同时在另一边,中年人本哈德乘坐港口的快艇离开了港口,回到了距离港口不远的一艘游轮上。

    一位穿着燕尾服的年轻人正坐在甲板上喝着咖啡,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他头也不回的说:“美丽的哈鲁斯堡家的公主呀,你就像是这蓝天下的大海,深邃美丽,而我们的结合也正是像远处的海平面一样,是最完美的契合,我称呼这是得到了上帝祝福的姻缘!”

    这位吟诗作对的年轻人就是杰弗森了,本哈德上船后听到杰弗森说了这一通,顿时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了,他小心翼翼的上前提醒道:“杰弗森少爷,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

    本哈德的话仿佛是重磅炸弹一般让杰弗森一下跳起来了,杰弗森随即回头看去,果然在本哈德身后没找到那让他魂牵梦绕的倩影,于是立即质问本哈德道:“我让你接回来的人呢?”

    面对质问,本哈德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说:“很抱歉杰弗森少爷,我没能把凯特琳小姐给接回来,不过这并不是我的错,而是凯特琳小姐她身边还跟着另一个男人……”

    “我知道,不就是一个华夏人吗?你是我杰弗森的管家难道还怕他吗?”杰弗森很不耐烦的摆手打断了本哈德的话说。

    “我当然不怕他!”本哈德随后又说,“但凯特琳小姐好像非常信任他,并且……”

    杰弗森皱起了眉头提醒道:“并且什么?我希望你能把话说完,否则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经杰弗森这么一提醒,让本哈德浑身不寒而栗,本哈德马上说:“是的少爷,那个华夏人他在凯特琳小姐面前狠狠辱骂了少爷您,还说少爷您是全天下最笨的笨,你根本连他一个手指头都不如,像你这样的蛆虫,就只配在烂泥里打滚,凯特琳小姐就只有他能配得上!”

    杰弗森拍案而起:“这个该死的杂碎,他知道他这些言语究竟犯下了多大的罪吗?”

    “没错,他简直太胆大包天了,就算他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也不该如此的,我想他或许就是为了在凯特琳小姐面前逞能的。”本哈德附和道。

    不过这时杰弗森却突然冷静下来了,他回头看了本哈德一眼问:“他真是这样说的吗?我怎么感觉这是杰弗森管家你编出来的呢?”

    这句质问把本哈德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好在杰弗森随后就又说道:“不过这都无所谓了,不就是一个华夏人吗?随便动动手就能碾死的蚂蚁,我何必在乎他究竟说了什么呢?或者没说也无所谓了,既然他在凯特琳身边,就已经犯下了最重大的罪,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