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金融天堂百慕大
    里士满是弗吉尼亚的府,也是美国最适合经商的城市之一,甚至他的排名比哈佛大学所在的布莱顿还要高。当然,或许这个名字对于华夏来说并没有纽约旧金山这样出名,周铭在来美国之前,甚至都忘记了他的名字,但他对美国的意义却是非凡的,以至于当年在美国内战时,南方联盟就把都定在了里士满。

    周铭和凯特琳由于遇到了杰弗森的阻挠,没办法按原计划从查尔斯长岛乘船去‘外面的世界’,因此周铭就带着凯特琳来到了里士满,要通过另一种渠道去外面。

    周铭带着凯特琳直接来到了里士满机场,按照之前凯特琳对‘外面的世界’的介绍,周铭买来了三张去往菲尔德利的机票。

    凯特琳对此摇头说:“没用的,虽然我们坐飞机能到菲尔德利机场,但也就是和其他人一样是个过客而已,没有办法见到真正外面的世界,否则我也不会坚持带周铭你一定要从查尔斯长岛坐船了。”

    周铭点头:“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现在既然有人在给我们捣乱,我们在没办法坐船的前提下,就只能这样选择了,反正地方总在那里不会走的,那么我们坐船还是坐飞机,究竟有没有资格,等到了再说吧,如果不行我们就当去旅游好了。”

    凯特琳无奈长出了一口气:“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但愿真的能像你说的那样。”

    随后周铭和凯特琳在候机厅坐下,周铭看着手中的机票感慨道:“真没想到,原来所谓外面的世界,居然就是百慕大呀!”

    周铭会感慨,不是因为那是一个像唐氏家族的泉安岛一样没有被地图标记,仿佛就不存在的岛屿,反而是一个非常出名的地方,但凡阅历多一些的,就一定会听过著名的百慕大三角,说的就是这里。

    传说在百慕大三角这里会生许多自然的现象,会有船只莫名的失踪,甚至还有船只会穿越时空,总之这里在各种杂志报纸等媒体的描述中,仿佛就成了一个张开大嘴的魔鬼,随时准备吞噬一切一样。

    也正因为如此,所有船只和飞机,都会在经过这里的时候稍稍绕开这片可怕的海域,但实际上,凯特琳告诉周铭,那里就只是一片普通的海域,那些可怕的传说都是为了隐藏‘外面的世界’的存在而故意编造出来的,这样才能保证这里不被打扰。

    过去周铭认识的百慕大也都是从魔鬼三角开始的,不过现在自己手上就拿着飞往百慕大唯一机场的机票,那些可怕的谣言不攻自破。

    根据凯特琳说法,百慕大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二级国家,他拥有非常高度的自治权,包括法律和政治政策,主权归属英国,却不被英国纳入真正的领土范围,只是用一种‘海外领土’的方式来进行称呼。百慕大总共由七个相连的大一些的岛屿,还有二十多个小岛组成。

    这些岛屿实际就代表了教会的势力范围,二十多个小岛除了几个开放旅游的小岛以外,其他的都是教廷十三教派的私有财产,而像哈鲁斯堡这样拥有字母标记的贵族,则都是聚居在七个大岛上。

    凯特琳告诉周铭,百慕大由于是教会财富体系的核心,每天从这里进出的财富都是非常庞大的,因此百慕大并没有任何外汇管制,同时还没有任何商业税,这也让百慕大成为了世界最著名的避税天堂,任何国家的任何人,只要是在百慕大注册的公司,那么就至少可以节省下过8o以上的税收成本。

    按理来说这种严重扰乱税收秩序和金融秩序的地方是不应该存在的,但由于百慕大的背后是教会,因此哪怕强如美国,也只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到了。

    飞机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最后终于降落在了百慕大的菲尔德利机场,周铭和凯特琳顺着人流走出机场,在出口排队等候出租车。

    等了几分钟,终于坐上了出租车,周铭对凯特琳说:“这里看上去和普通的美国城市也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

    凯特琳点头告诉周铭这是当然的:“毕竟外面的世界是全世界富豪们向往的地方,虽说他们都没办法真正成为这里的一员,但至少由于百慕大魔鬼三角的传说,让这里完全没有被现代工业所污染,这里的空气和水质都是世界最好的,因此富豪们也会把这里当成是最好的度假选择。”

    “至于这里的居民,基本都是几个世纪以前因为烟奴以及其他的殖民地贸易留在岛上苦工和烟奴的后裔。”凯特琳说。

    “的确,既然这里的税收极低,先可以在这里洗钱避税,注册公司,在打理完了自己的生意以后还可以去海边游泳,享受着最天然的日光浴。”周铭语气理所应当的说。

    “这里让你想不到的秘密还有很多。”

    凯特琳对周铭说出这句话,随后让出租车司机绕向安格利大街。

    百慕大并不大,因此才不过五分钟,他们就到了安格利大街,顿时周铭就看到了一栋栋非常富有哥特式建筑风格的高大建筑出现在眼前。

    这时凯特琳对周铭说:“这每一栋建筑都是一件艺术品,他们都是出自名家设计师之手,不过比起这些建筑,更让人在意的应该是他里面都装着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不用凯特琳提醒,周铭已经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单词‘bank’,对于这个单词,就算是没学过英文的人可能都熟悉,更不要说周铭这个在美国待了一年的人了,这就是银行。

    “你想告诉我这里是银行一条街吗?”周铭问。

    这一次凯特琳还没有回答,前面那位出租车司机倒先说道:“我们更喜欢称这里为银行博览会,因为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世界上所有的大银行,不管是美国的还是欧洲的,就算是拉丁美洲的一些大银行也都在这里,不过就是唯一有一点很不友好,这些银行并没有按地域分布,而是很任性的随意分布的。”

    “那当然,毕竟这里并不是真正的银行博览会嘛。”周铭说。

    其实并不用他说,周铭就已经看到了很多自己能叫得出名字的银行,比如瑞士银行、花旗和渣打银行,还有诸如丰汇、港城和唐人银行这样自己很熟悉的银行,至于其他还有很多自己并不熟悉的银行,但周铭能想到,能和其他那些银行一起在这里,想必也是有很厚底蕴和财富实力的大银行了。

    甚至周铭还看到了大名鼎鼎的柴尔德罗斯银行,不过在这里,他并不是《货币战争》的主角,他只是这些银行当中靠后的一员,都没能建在主街道上。

    “因为百慕大是整个西方世界的财富中转站,因此所有银行都必须要在这里有分行存在,并且还要维持一定数量的存款,而除了银行,在岛那边的那一条街道上,则都是保险公司了。”凯特琳说,“其实相比银行,保险公司才是百慕大最主要的业务,你可能想不到,全世界有过三分之一的保险公司是在这里注册的。”

    凯特琳的话让周铭感到了心惊,周铭自重生以来就一直在研究金融,所以他很明白,银行加上保险公司,就基本是金钱行业的全部了,也就是百慕大不需要证券公司,否则这一个小小的百慕大,否则这里完全可以等同于是一个缩小版的世界金融了。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有教廷积累了上千年的财富做后盾,每天有不计其数的财富从这个小小的岛屿流入流出,没有外汇管制可以随意进行资金操作,不用担心大额资金操作所产生的税费,这样金融天堂一样的地方,要是这些银行和保险公司不挤破头一样的留在这里那才奇怪了。

    “尊敬的先生女士,请问你们是旅游的吗?我可以给你们推荐这里最好的酒店……”

    前面的司机向周铭和凯特琳说着,不过却被凯特琳给打断了,凯特琳告诉他:“我们不需要酒店,穿过这条安格利大街一直到阿尔萨斯,在那里有一座城堡庄园,你送我们到那里去就可以了。”

    “你们是斐迪南大公的朋友吗?”司机好奇的问。

    周铭知道这位司机口中的斐迪南大公就是凯特琳的父亲,也就是哈鲁斯堡的现任族长。

    “有什么问题吗?”凯特琳不动声色的反问。

    “所以你们不知道了,阿尔萨斯那里的确是有一栋属于斐迪南大公的城堡,不过这座城堡现在已经被封禁了,据说是因为斐迪南大公欠下了太多的债务,银行要把这栋城堡进行拍卖了。”司机说。

    “什么?哈鲁斯堡要遭到拍卖了,为什么这个消息我会不知道呢?”凯特琳惊讶道。

    司机有些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的说:“这并不奇怪吧,毕竟斐迪南大公也算是百慕大比较著名的人物,曾经也是豪门的,现在居然沦落到资不抵债居然要拍卖城堡的地步了,据说好像是因为毒品和赌博的缘故,看来这两样还是不要沾的好。”

    “你闭嘴!”凯特琳大声道,“我父亲他洁身自好,绝对是和这两样东西没有关系的,而且我哈鲁斯堡家族拥有巨大财富,就算父亲沉迷毒品和赌博,也不可能沦落到要拍卖城堡的地步,这肯定是阴谋!”

    听到凯特琳这番话,那司机突然踩了刹车,很不可思议的回头:“您……您居然是斐迪南大公的女儿?凯特琳……殿下?”

    (这几天肠胃炎拉肚子虚脱了,只有这一更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