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城堡总能从里面打开
    随着斐迪南大公一步步的向门口走来,凯特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绪,三两步的跑过去抱着斐迪南大公失声痛哭起来。√网★★く. ★ .

    周铭能够理解,凯特琳的哭一方面是为她自己在美国所受的那些委屈,尤其是她这么一位豪门公主,却要寄住在亚当斯家族的庄园里,不得不把自己凡的智慧去迎合一群白痴,甚至最后还被软禁了;而凯特琳哭的另一方面,就是为她的父亲斐迪南大公了。

    根据凯特琳之前的说法,斐迪南大公虽然是奥地利最后一位王子,但现今也才不过五十多岁,正值男人壮年的时候,可现在周铭一眼看过去,这位斐迪南大公俨然就像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不仅头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甚至虚弱到连路都有些走不稳了,所以才需要借助手杖。

    不难想象他为了哈鲁斯堡家族的延续殚精竭虑耗尽了精力,才会变成这样的,凯特琳作为他的女儿,怎么能不心疼呢?

    然而尽管斐迪南此刻表露在外的形象,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并且他现在居住的城堡也不属于自己了,但那银行的保安却仍然对他毕恭毕敬的,这不可能是周铭吓唬的结果,只能是这位斐迪南大公自身所具有的威势了,毕竟他也是一位贵族,奥地利的最后一位王子殿下。

    斐迪南也很激动,对于凯特琳的到来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凯特琳,我骄傲的女儿,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哈鲁斯堡家族应该就快失去这里的地位了才对。”

    凯特琳拼命摇着头哽咽道:“不会的,哈鲁斯堡不会失去地位的!”

    斐迪南这时平静了下来,他低头看着凯特琳,轻轻抚摸着她金色的长,微笑着说:“我每天也都会向上天祷告,希望哈鲁斯堡这一次也能像之前的一千年一样,继续家族的幸运。”

    凯特琳不住的点头告诉斐迪南一定会的,斐迪南又说:“我也相信会的,不过现在,你更应该做的,是应该把你的朋友介绍给我认识不是吗?尽管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哈鲁斯堡,但也不能怠慢了客人。”

    经斐迪南的提醒,凯特琳这才反应过来,她随即拿出手绢擦干了泪水,然后给斐迪南介绍了周铭。

    当听到凯特琳亲口说出周铭是她最亲密的人,斐迪南显然很惊讶,不过老道的大公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微笑着请周铭进入城堡。

    “非常抱歉,因为现在这座城堡已经属于班克曼银行所有了,所以按照协议我只能使用靠近门口的几个房间,包括收藏室在内的其他房间以及物品都无权触碰,否则我就可以带你去看看哈鲁斯堡的收藏了。”

    周铭跟着斐迪南大公走进了城堡,对于他的歉意,周铭说:“我相信哈鲁斯堡的收藏一定是举世无双的!”

    对周铭的称赞,斐迪南诚挚的向他道了一声谢,不过周铭的称赞也并不是恭维,事实上周铭现在也算得上是富豪了,也和那么多富豪打过交道了,就是那些没有资格成为‘外面的世界’一员的富豪,家里都是名画古董一大堆的,甚至还有些所谓的富豪,都能搞出一些所谓的私人收藏博物馆了。

    那么现在哈鲁斯堡可是一个千年家族的城堡,怎么可能会没有让人叹为观止的收藏呢?

    随后到了一楼的大厅里,他们一起坐在沙上,斐迪南大公问:“能得到凯特琳的倾心,我相信你一定很不简单,但是作为父亲,我还是要问一句,你出身在什么样的家族,在华夏拥有什么样的地位或者财富?”

    凯特琳对父亲这么直接的提问有些不满意,不过斐迪南依然坚持又说:“年轻人,请你相信我,如果你和凯特琳不是处于一个水平级的,那么你们是没有未来的,这是对你也是对凯特琳负责任的态度。”

    周铭点点头:“我明白,你的话用我们华夏的一句俗语来概括就是要门当户对嘛,毕竟如果不是门当户对,就很难有相同的价值观和道德取向。更简单来说,一个每天只知道看哪个市的菜便宜两毛钱,或者每天只知道看什么包包好看的人,是没办法理解一个要和几十亿资金打交道的人的想法的,对吗?”

    周铭的话让斐迪南感到了眼前一亮:“门当户对?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容,你的理解也非常独到,这让我感到惊讶。”

    “其实我想说让你惊讶的话应该还在后面。”周铭说,“我承认门当户对是在一般情况下结婚对象的最好选择,毕竟有相同的志向目标的夫妻,他们之间的关系,总会比同床异梦的夫妻要牢靠许多的。”

    说到这里周铭突然转了话锋强调道:“不过请注意我在这里说的是在一般情况下。”

    “那么你想说你的情况是特殊的吗?”斐迪南问。

    周铭笑了:“其实我并不想说自己是特殊的,但斐迪南大公阁下,你有听说过有一个之前连县长都没见过,也没见过过一千元钞票的人,他会能拥有上万亿美元的财富,甚至还帮助一个财团家族打败了另一个财团家族,还狙击了英格兰银行吗?”

    “这的确是很疯狂的,事实上就连出身豪门的王子们都未必能做到。”斐迪南也接着说,“不过仍然还有一点,那就是底蕴。”

    “我在这外面的世界看到了许多和你一样可怕的商业天才,他们或许在敛财的数额上比不上你,但他们的商业头脑却是让人叹为观止的,可最后留下来的,仍然只有豪门,这些天才有些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斐迪南看着周铭,“你明白这个意思吗?一个机遇和天生的头脑,可以让一个人迅赚到一百万一千万甚至亿万财富,但如何让这些财富沉淀下来,并且能够持续的循环增长下去,这才是最主要的。”

    “非常感谢斐迪南大公的提醒,事实上这就是我接下来努力的目标。”周铭说。

    对于周铭的答案,斐迪南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的语言非常得体,不过当斐迪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凯特琳却先说道:“父亲,相比我们的事情,我认为我们现在更关心的,是哈鲁斯堡究竟生了什么?为什么这座城堡就不属于我们,成了那个什么班克曼银行的财产了呢?”

    面对凯特琳的这个问题,斐迪南重重的叹了口气摇摇头,凯特琳马上着急问:“还是和那个杰弗森有关对不对?”

    “或许和他多少会有一点关系,不过他是我们的敌人,他要怎么做我都无所谓,这次更让我痛心的,是哈鲁斯堡家族内部出现的问题。”斐迪南说,“就像那句老话,任何坚固的城堡,都是最容易从里面打开的。”

    听这话凯特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马上问:“父亲,是安德烈对吗?”

    斐迪南沉痛的点点头:“我真是无法相信,他居然能够做出这些事情!”

    随后斐迪南就把哈鲁斯堡家族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全部经过告诉了凯特琳,其实整件事情说起来是很让人吃惊的,这位安德烈是斐迪南的侄子,也是哈鲁斯堡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他一直很不满凯特琳第一顺位的排序,强调自己才是哈鲁斯堡真正的也是唯一的继承人,但并不被承认。

    尽管如此,但安德烈对哈鲁斯堡家族财富的支配权和决策权还是仍然存在的,尤其是当后来凯特琳去了美国以后,他的权力就更大了。

    于是安德烈就利用自己手中对哈鲁斯堡家族财富的决策权,联合其他家族以及财团,给哈鲁斯堡设了一个局,他创建了很多公司,利用自己的左手给右手担保的方式,从哈鲁斯堡家族的保险公司手中骗取了大量的保单,造成了哈鲁斯堡的财富流失。

    由于资金的流失,哈鲁斯堡家族不得不启动融资方案,安德烈这时又通过融资的方式,获得了哈鲁斯堡家族更多的财富权力,并通过商业运作,将债务全部压在了哈鲁斯堡,确切的说是压在了斐迪南的身上。

    最后这些债务全部集中到了班克曼银行身上,班克曼银行为了追回债务,在斐迪南无力偿还的前提下,就只能对哈鲁斯堡家族的财富进行清算了。

    “这次的资产清算不仅是在百慕大的哈鲁斯堡,甚至在我们在欧洲的阿尔萨斯封地,在我们真正的哈鲁斯堡,也同样遭到了财产清算。”

    斐迪南大公感到很不能理解:“我不知道安德烈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出卖了整个哈鲁斯堡,就为了得到那一点财富,甚至还不如他之前所能支配的更多,他这样子做,给别人当打手,真的值得吗?”

    凯特琳劝慰他说:“父亲,你知道安德烈那个家伙,他根本就是一个神经病,如果他能去想这个问题,我想他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了。”

    相比凯特琳和斐迪南,周铭更在乎的是哈鲁斯堡财富的去向:“那么现在你们所有的财产,全都成了班克曼银行的吗?那么请恕我无知,这个银行我似乎并没有听过,他就那么厉害吗?”

    斐迪南告诉周铭:“如果单是这个银行,那只能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大银行而已,那是墨西哥资产规模最雄厚的银行,不过在他的背后,则是教廷十三教派之一的马龙会在背后控股。”

    原来如此,周铭心下了然,说来说去恐怕还是和那个杰弗森有关了,恐怕安德烈敢这么做,也是和他有很大关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