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这算是见家长了
    由于周铭和凯特琳从布莱顿到查尔斯长岛,再到里士满最后才到的百慕大,可以说绕了很大一圈,因此当他们最后到了哈鲁斯堡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了,这还是全程飞机,并且航班的时间安排很不错,再加上从美国去百慕大不需要签证的结果,否则至少要在里士满延误一天以上才能到了。网.136zw.>★√★.く√★√.

    /br>

    哈鲁斯堡里,周铭和斐迪南大公已经移步到了城堡的餐厅面对面坐着,凯特琳则去了后面的厨房。

    /br>

    早在半个月前,斐迪南就已经遣散了城堡里所有的仆人,因此要吃什么都必须亲自下厨,不过斐迪南好在学过做饭,要不然还真难办了。原本斐迪南今天也是要亲自下厨做饭的,不过凯特琳哪愿意还让父亲做饭呢?她自己就自告奋勇要下厨,周铭不知道这位洋娃娃一样的公主殿下究竟会不会,就让**去帮她了。

    /br>

    他们去了厨房,餐厅就只剩下了周铭和斐迪南了,周铭稍稍感觉到了一些压力,毕竟对面坐着的是一位大公,这在一百年前,他就是某个国家的国王了,这种地位的人,或多或少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上位者压力,哪怕他看上去很憔悴,哪怕他只是坐在那里什么也不说。

    /br>

    而另一方面,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见家长了,尽管周铭前世曾经历过,但和现在都是不能比的,因此这也给了周铭一些压力。

    /br>

    斐迪南就只是坐在这里看着周铭不说话,周铭知道他是在等自己先开口,周铭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餐厅非常有洛可可式的装饰风格,那是一种华丽和别具一格的自由风情,甚至在客厅的一侧,还挂有一副黑白色的素描画,里面的内容似乎是一次晚餐。

    /br>

    “这是达芬奇的那幅名画最后的晚餐吗?”周铭好奇的问。

    /br>

    斐迪南点头回答:“那是达芬奇的手稿,或者可以说是那幅名画的草稿,我觉得他比较切合餐厅的风格,就挂在那里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

    /br>

    斐迪南的语气轻松,就好像是在介绍一件无足轻重的装饰品一样,不过周铭却知道这个所谓‘装饰’的不同,因为那可是欧洲最完美的天才达芬奇的手稿呀!

    /br>

    虽然只是素描的草稿,但也是达芬奇的真迹呀,尤其还是那幅最后的晚餐的草稿,这样的名画加成,这要是放在拍卖行里,少说也是能拍出十亿美元高价,无论谁买来都要费尽心机的保存好藏好才是;然而现在,他就被这样随意的挂在餐厅里作为一件点缀餐厅的装饰,甚至连收藏都不够资格。

    /br>

    由于现在哈鲁斯堡已经被班克曼银行接管,斐迪南不能随意乱动城堡里的任何东西,自然也不可能故意做出这点了,事实自己一直在他身旁,他也不够时间来做这件事。

    /br>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从这个角度就可窥见哈鲁斯堡家族雄厚底蕴的一斑了。

    /br>

    想到这里,周铭长出了一口气说:“真没想到,拥有这样底蕴的哈鲁斯堡家族都能沦落到这个地步,我突然想到我自己这么急着来百慕大究竟是不是个错误了!”

    /br>

    周铭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斐迪南感到有些诧异,不过他在看了一眼墙上那幅最后晚餐的草稿以后才明白过来,不过他很奇怪:“看来你并不认为这是个错误对吗?否则你不应该会说出来的,因为我见过太多面对出自己承受范围势力的时候说不出话的人了。”

    /br>

    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还是太急了,但我也不认为自己说这话有什么丢人的,毕竟我从大学毕业涉入金融行业到现在也才不过四年的时间,怎么可能和一个千年家族相提并论呢?”

    /br>

    “就像大公阁下你之前说过的,一个家族的底蕴,我为哈鲁斯堡家族的底蕴惊讶也很正常。”周铭说,“在我看来,只有那些打死不肯面对现实,打肿脸充胖子的白痴,才是最丢人的。”

    /br>

    斐迪南为周铭的话感到眼前一亮:“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知道很多人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不管是高贵的国王,亦或者普通的仆人,他们始终认为自己的尊严,不允许承认自己的错误,他们总会千方百计的寻找各种借口来否认,或者干脆不去面对,就只有你是一个例外。”

    /br>

    周铭点点头:“没错,曾经的我也是这样,只要别人稍有一点对我的不认同,我就会认为是对我尊严的践踏,我就会狂成一头暴怒的狮子。”

    /br>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顿才接着说道:“不过后来我经历了一些很神奇的事情,获得了重生的我,再回头看看之前的行为,其实都是很幼稚的。”

    /br>

    “这么看来你的确是获得了重生,因为据我所知很多人直到死的前一刻,都无法真正明白这个道理。”斐迪南看着周铭说,“或许也就是这个原因,才让你有了今天的成就。”

    /br>

    周铭笑笑没有回应什么,因为自己所说的重生和斐迪南理解的重生完全是两个概念,毕竟自己是两世为人,等于是死过了一次,如果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理解不了,一些最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开,还和一些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一样把所谓的尊严看的比天高,那自己上一辈子就真是白活了,只是斐迪南接下来的话却更让周铭有了兴趣。

    /br>

    “不过在我看来,你更让人惊讶的是你的信心,那不是装出来的刚愎自用,也不是你说的打肿脸充胖子,而是一种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因为你明白,即便你犯了错,你也能想办法弥补回来,所以你才不害怕承认错误,这才是最重要的。”斐迪南说。

    /br>

    在哈鲁斯堡所有的对话里,只有这一句话才是对周铭影响最大的,在前世的时候,其实自己也不是不想自信,只是自己那时候并没有什么本事,一旦出了问题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哪能自信得起来呢?

    /br>

    而到了这一世,由于自己掌握着未来,另一方面自己也是抱着‘反正重活了还怕个球’的想法,不管做任何事情遇到了任何困难都是信心满满的,也正是这样,自己才能在第一次见到杨老和杜主席的时候沉得住气,而这样的心态也逐渐影响了自己,直到今天。

    /br>

    想到这里,周铭突然问他:“那么大公阁下,也就是说你相信我能帮助哈鲁斯堡了?”

    /br>

    “很抱歉年轻的绅士,我并不相信,毕竟这个世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斐迪南摇头说,这个答案让周铭有些意外,但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斐迪南随后却又说,“不过……我却可以期待一下。”

    /br>

    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让周铭有些无语,而就在这时,凯特琳动听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们在聊什么呢?看你们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br>

    周铭应声看去,就见凯特琳推着一个餐车过来了,上面摆着几个盘子,上面有炸牛排、奶酪卷和烤土豆,并且当凯特琳推餐车过来飘来的香气证明了这些菜是真的不错。周铭还看到了跟着凯特琳一起过来的**,从他的表情周铭也明白,这位兵王也是真的只在厨房里打了下手。

    /br>

    周铭有些惊讶:“没想到你还真的会做饭呀?”

    /br>

    凯特琳娇羞一笑,非常妩媚,她一边将盘子端上桌一边说:“其实这都是在白山森林庄园的时候跟着学的,以防有一天她就不在,我就要饿肚子了。”

    /br>

    周铭知道凯特琳口中的玛利亚就是她在亚当斯庄园里一直陪着她的女管家,想来她们也明白她们的处境,玛利亚不能保证自己能一直活到陪着凯特琳一起离开,毕竟这个世界是肮脏的,在利益面前任何事情都没有保障,为了让凯特琳能照顾自己,玛利亚就教会了她如何做饭。

    /br>

    “我很抱歉,都是我这个父亲的无能,才连累了你!”斐迪南非常自责道。

    /br>

    凯特琳却微笑着劝慰他道:“并没有关系呀!父亲你看我现在不是也很正常吗?你不是从小教导我,现在的苦难都是走向将来幸福的道路吗?所以我才给您带来了周铭,所以你该感到高兴才对呀!”

    /br>

    斐迪南抬头看着周铭,他笑着点头道:“没错,我的确应该高兴!”

    /br>

    听着这父女的对话,让周铭感到有些尴尬,因为自己好像就真成了哈鲁斯堡家钦点的驸马了一样。

    /br>

    就这样,这一顿晚饭就结束了,周铭和**分别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周铭躺在床上,正准备好好回想一下今天的事情,房间的大门就被敲响了,周铭本以为是**,毕竟他作为自己的贴身保镖,分住俩屋,他或许会有些不放心,但照顾斐迪南的面子,只能晚上再过来了。

    /br>

    不过让周铭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周铭打开房门,却是凯特琳在门口,这让周铭当时就愣住了。

    /br>

    凯特琳就这么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张美艳如花的俏脸红扑扑的,她的双手也揉着自己的衣角,似乎有些羞涩。

    /br>

    “那个……凯特琳你有什么事吗?”周铭问。

    /br>

    被周铭这么一问,凯特琳的头顿时埋得更低了,懦懦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抬头对周铭说:“是我父亲允许我过来的,他说既然我们注定要结婚的话,今晚我……可以在你的房间里过夜。”

    /br>

    “啥?在这过夜?”

    /br>

    周铭惊讶道,如果说之前周铭对凯特琳的到来还只是有些意外的话,那么听到凯特琳的话以后,周铭就彻底懵逼了。

    /br>

    而另一边,凯特琳能说出这番话似乎也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勇气,她在说完以后就再把头低了下去,再不敢看周铭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