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能不能有点想法
    6月5日的早晨八点,一架小型客机降落在哈鲁斯堡机场,随着舱门打开,周铭和凯特琳跟随人流走下了飞机。√网★★く. ★ .

    其实就在斐迪南葬礼那天,当露易丝告诉了他们哈鲁斯堡大会即将召开的消息,周铭就毫不犹豫的决定来参加这次会议了。开玩笑,既然凯特琳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第一继承人,那么哈鲁斯堡会议,她如果还不来参加,那么不就是等于承认失败了吗?换了别人或许就认命了,但周铭绝对不允许!

    因此他们第二天就启程来哈鲁斯堡了,不过由于百慕大并没有直飞的航班,他们必须要到英国转机,尽管他们出很早,但依然到了第三天才到。

    看着周围,凯特琳喃喃的说:“这就是真正的阿尔萨斯吗?哈鲁斯堡家族的源地?我的祖先们就是从这里走出去将哈鲁斯堡家族展成为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家族。”

    “当然,不过那都已经是历史了,现在既然我们来到了这里,哈鲁斯堡家族的未来,才将由我们来书写。”周铭对凯特琳说,之前凯特琳就已经对周铭说过,由于哈鲁斯堡在凯特琳出生前就已经非常落魄了,因此出生在奥地利的凯特琳这一次是第一次来阿尔萨斯。

    说起阿尔萨斯,这也是欧洲一片非常著名的地方了,从古罗马时代.开始就是军事重镇,也是由于这个原因,从这里崛起的哈鲁斯堡才会被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王族,从而确立了统治地位,不过随着哈鲁斯堡搬迁到了奥地利,法国和德国围绕这里主权的归属,就进行了反复争夺,时至今日是法国的一个行政大区了。

    跟随人流,周铭和凯特琳走出了机场,由于在英国的时候,凯特琳又再次打电话给露易丝询问了去哈鲁斯堡的方式,所以他们在这里也并不会茫然,直接买份地图就能去了。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打车去,而是先买下了一辆车,他们开车去的哈鲁斯堡。

    只不过到了这里有个让周铭预先并没想到的事,原本他们会以为会有语言问题,因为他们都不会说法语,不过到了他们才现这里居然能用德语交流,想来这里由于近代被德国占领时间居多,拥有很多的德裔后代,倒也省去了一般的交流问题。

    从机场出,他们按照地图行驶,在三个小时后才终于到了那座哈鲁斯堡。

    相比百慕大那座哈鲁斯堡的让人震撼,在法国这座本尊的哈鲁斯堡则显得要秀气很多,不仅规模很小,就连外观看上去都很破旧了,如果不是那高高的塔楼,只怕都不会比后世国内的农家乐要好多少了。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百慕大的哈鲁斯堡是修建在家族的鼎盛时期,而这座初始的哈鲁斯堡则是修建在一千多年前了,双方自然没有任何可比性,哪怕这座城堡仍然在不断的修缮。

    当周铭和凯特琳到这里的时候,门口已经停满了各色各样的豪车,但当周铭的车要过去的时候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来了,他很有礼貌的敬礼说:“非常抱歉这位先生,这座城堡是私人城堡,您是不能入内参观的,如果您想游玩城堡,顺着这条路往前再行驶一个小时,那里的城堡才是开放的。”

    门卫很熟练的对周铭说,显然他并不是第一天说这套说辞了,看来平时想来看看这座传奇的哈鲁斯堡的游客还是挺多的,只是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其实那些历史上叱咤风云的贵族领主们,仍然存在着。

    “你搞错了,我们并不是来这里餐馆的游客,而是到这里来参加哈鲁斯堡会议的,我就是哈鲁斯堡的继承人特蕾西亚·凯特琳·f·哈鲁斯堡。”凯特琳很认真的告诉他。

    那门卫听到这话仔细打量了她几眼然后说:“好吧特蕾西亚凯特琳女士,既然你说你是来参加会议的,那么就请出示你的邀请函吧。”

    门卫的这句话让周铭和凯特琳都皱起了眉头,那门卫见他们这样的表情就好心的向他们解释:“你们难道不知道什么是邀请函吗?就是安德烈伯爵为每一位前来参加会议的宾客们放的邀请,为了安全考虑,任何没有受到邀请的宾客是一律不允许入内的。”

    “所以,如果你们拿不出邀请函的话,就请你们离开吧,以免会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那门卫最后说,同时还对周铭和凯特琳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凯特琳转头看向周铭,显然这是他们意料之外的状况。

    周铭对此想了想说:“或许我们只是把它遗忘在酒店了,你能告诉我们这邀请函的具体特征吗?”

    “当然可以,其实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份哈鲁斯堡特有的邀请函,在他的正面有纯金打造的狮鹫镂空图腾,当然最重要的,是在邀请函的背面有防伪编码,因此是无法作假的,这点非常重要。”门卫好心的提醒道,但他的眼里满满对周铭和凯特琳都是不相信。

    “周铭,我们该怎么办?安德烈他就是为了得到哈鲁斯堡的,怎么可能会给我们邀请函呢?”凯特琳很着急的问周铭道。

    周铭凝神想了想,最后下了决心,他抬头对那门卫说:“先生,如果邀请函就是我们出的,那么我们进来也仍然需要邀请函吗?”

    “邀请函是你们出的?”门卫笑了,“我认为你们的谎言也要有一个限度,而且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们了,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你们会后悔的,我保证!”

    “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反而会觉得后悔的人是你……”

    周铭正要说什么,突然一个人从后面过来,他伸手递来一份暗红色的邀请函,周铭能看到在邀请函的正封面上,的确有一只金光闪闪的狮鹫。

    “我是露易丝王妃的管家,我的主人能进去吗?”那人对门卫说。

    门卫点头回答:“当然没有问题,我这就把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走,马上给你们让开路。”

    门卫说着正要下命令,这时就听那人又说:“不必了,王妃说要带他们一起进去,虽然邀请函上并没有指定允许跟随的人数,但三个人应该没问题吧?”

    随着那位管家的话说出口,门卫顿时就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些不知道哪来的家伙,怎么就能得到一位王妃的认可呢?莫非他们真是什么家族的继承人吗?

    门卫想不通这个问题,但作为哈鲁斯堡的门卫他也明白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于是他马上堆出笑脸先答应了露易丝王妃,随后对凯特琳说:“凯特琳女士非常抱歉,我现在就给您放行。”

    周铭和凯特琳对此淡淡的道了声谢,毕竟他只是尽忠职守而已,没必要得理不饶人。

    随后周铭和凯特琳到了城堡的停车场里,而露易丝的车队就在后面,凯特琳下车以后就等着露易丝对她说:“姑姑,非常感谢!”

    露易丝则摇摇头说:“我只是路过,而且就算我不出手,想必你的这位先生他也有办法的,只是或许会比较冒险,我只是让这件事变得更简单了,仅此而已。”

    露易丝说着也朝周铭微笑了一下,周铭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不,露易丝王妃你还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你刚才也说了我的方式会有些冒险,但我认为,我的方式其实并没有多少成功几率的。”

    露易丝摆摆手表示不说这个了,他换了个话题:“没想到你们还真敢来哈鲁斯堡呀,你们想好该怎么做了吗?”

    凯特琳苦笑着说:“我们三天都在赶来的路上,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这次的会议内容,以及哈鲁斯堡究竟还有多少财产都不知道,哪能去想该怎么做呢?”

    周铭接过凯特琳的话头继续往下说道:“所以我们不需要也没办法想好该怎么做,只能选择随机应变。”

    “好一个随机应变,看来你们是把这次的会议看得太轻易了,你们根本不了解这次会议意味着什么,你们还以为这是小孩子的把戏吗?如果有一个地方处理不好,你们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你们知道吗?你们能不能多想点想法,而不是带着空白?”

    露易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就像刚才在门口,如果不是我帮忙你们连进来都那么困难了,你们知道在这个城堡里面,还有多少等着瓜分家族的人吗?他们每一个都是非常聪明的,在他们背后也都有各自的支持势力,就凭你们两个,怎么能和他们斗争呢?”

    露易丝越说越激动,甚至连一直优雅的仪态都顾不上了,显然是真的着急了。

    说到最后露易丝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我真的不该对你们抱有多少期望的,毕竟你们现在也都才不过二十多岁,可是……至少你们也动动你们的脑子,这样才能对得起斐迪南给你们寄托的希望吧?”

    面对露易丝的话,凯特琳低下了头,表情有些羞愧。但比起她,周铭却依然面不改色道:“露易丝王妃殿下,我知道我们在你看来是非常莽撞的,但是请相信,我们能把事情处理到最好!”

    说到最后周铭又俏皮道:“况且王妃殿下,刚才你不是还说了就算没有你的帮助,我依然会有办法吗?只是要冒险一点罢了。”

    露易丝非常惊讶,他没想到周铭居然在这个情况下还敢和自己顶嘴。

    露易丝从周铭的眼里看到他并不是无的放矢的,这让露易丝一下糊涂了,她完全不明白,周铭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王妃殿下,我觉得你现在并不需要在意我的信心是从哪来的,只要我们静观事情的展就好了。”周铭最后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