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鲁莽不是过错
    作为家族发源地的哈鲁斯堡并不是一座很大的城堡,因此当第一天的会议结束以后,安德烈也并没有安排任何住宿,不论任何人都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睡觉的问题,不管是周铭这样不请自来的,还是作为王妃的露易丝,即便是伊法曼,也依然要在外面自己找住的地方。

    不过好在哈鲁斯堡附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内就有一座大都市,他的名字就取自哈鲁斯堡,这是阿尔萨斯大区的首府,也是这里最繁华的大都市。

    罗夫曼酒店是哈鲁斯堡最负盛名的五星级大酒店,这一次来参加会议的人有一大半都是住在这里的,其他的则是在哈鲁斯堡有自己的庄园,毕竟这里也是法国著名的经济区,只比巴黎差一点,拥有许多的工厂,也是著名++++小说 的内河港口,就算这里已经不是哈鲁斯堡的根据地了,但也仍然拥有非常多的产业。

    由于在这里没有产业,周铭只能和露易丝王妃一样,选择了罗夫曼酒店居住。

    他们在酒店办理好了入住手续,又把行李放回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就立即来到了露易丝的房间。

    露易丝作为一位王妃,她自然会预定酒店的总统套房,她似乎早就预料到周铭和凯特琳的到来,因此当周铭才敲开房间的大门做了自我介绍,就被卫兵给请进门了。

    露易丝就在房间的客厅里喝着红茶,见周铭和凯特琳走进来,她直接请他们坐下在对面的沙发上,并吩咐自己的侍女去给他们送去两杯茶。

    “这是来自华夏的普洱,是两年前制作的,据说那是最好的普洱季节,也是因为某一位港城商人改良了制作工艺以后的结果。不过我并不懂这些,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他的味道很不错,我知道周铭你就是来自华夏的,那么不妨你来为我品鉴一下吧。”

    说着露易丝还给周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补充一点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加一块方糖,那样味道会更好。”

    周铭先向露易丝道了一声谢,随后才说:“恐怕要让王妃殿下失望了,虽然我是华夏人,但我却并不懂如何品茶,只是按照我们的习惯,我们喝茶并不会加糖的,因为那样会带走茶本身的香醇,不过要想提升口感却可以加一些蜂蜜或者是牛奶。”

    “原来如此,我想我记住了,以后我会按你的说法去试着用华夏的方式喝茶的。”

    露易丝说着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又说:“知道吗?你们今天的表现让我非常失望。”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周铭和凯特琳愣了一下,对于他们的表现,露易丝笑着说:“是不是觉得我太直接了?为什么不像其他贵族那样啰嗦一大堆呢?”

    周铭摇头:“当然不会,露易丝女士你是凯特琳的姑姑也就是我的长辈,同时也是一位王妃,不管是哪个身份,你都是有这样说话权力的。”

    露易丝点了点周铭:“你这个华夏人倒是很会说话,这是个优点也是个缺点,优点就是会让人听起来很舒服,但是缺点却让你变得非常自负。”

    “曾经我以为斐迪南大公会同意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因为周铭你这个人拥有别人所不具备的优点,或者你拥有不一样的智慧,所以我才会把这次的会议时间还有地点都告诉你们,我以为你会给我给这次会议带来一些惊喜,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我有些想多了。”

    露易丝苦笑接着说道:“你的确带来了惊,但却并没有任何值得我高兴的事,因为你太鲁莽了,不管是你直接过来的方式,还是你打断会议的图谋。都太鲁莽了,就像是小孩子的做法,一点都没有动脑筋一样。”

    “姑姑您误会了,我们在得知了这次会议的消息以后,我们就立即动身过来阿尔萨斯了,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做任何布置,这并不怪周铭。”凯特琳为周铭解释道。

    “凯特琳,你不觉得这只是你为了帮他开脱的专门说辞吗?”露易丝说,“你们从百慕大到这里的行程我当然知道,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需要在英国停留一天对吗?那么这一次你们为什么不拿来思考呢?或者说这三天的时间,你们除了睡觉为什么就不能拿来思考呢?难道行程就真的只是行程,不能拿来思考了吗?”

    凯特琳点点头:“我明白姑姑您的意思,可是我们这一路上还要倒时差,在飞机上又那么吵,并且我们本身对这次会议以及安德烈那边的情况知道的太少,要周铭想出一个完美的办法太强人所难……”

    周铭开口打断了凯特琳的话:“不用再解释了,我的做法的确太鲁莽了!”

    凯特琳着急道:“周铭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并不过你的过错,这些都是有原因的不是吗?”

    “这的确是有原因的,但这个原因却仍然无法掩盖我行为的鲁莽。”周铭随后又对露易丝说,“不过王妃殿下,我承认我的鲁莽,但我却并不认为我有过错。”

    露易丝挑了挑眉,似乎对周铭这话感到非常惊讶:“承认鲁莽却不承认过错,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选择,如果这时哲学命题,或许他会是一个很好的命题,不过很可惜,我们要面对的却是事实。”

    “可我说的就是事实。”周铭说。

    露易丝没有立即说话,她深深看了周铭两眼才又说:“那么也就是说,你自己认为你今天故意把伊法曼从位置上赶走,还有不断打断安德烈的讲话,最后自己跑上讲台喧宾夺主,这些行为都是最佳选择吗?”

    “这些行为当然不是最佳选择,但确实我今天的最好选择。”周铭回答。

    “为什么?”露易丝很好奇的问。

    “因为我需要对这次的会议进行更多的了解,不管是参加会议的人,还是他们参加会议的目的。”

    周铭说着自己都摇了头:“我知道我赶走伊法曼的行为是很鲁莽的,但是我必须为凯特琳找出一个位置来,否则她原本就被人轻视的第一继承人身份,就会更加不堪了。”

    “所以你就选择赶走一个人。”露易丝随后又问,“可是你要明白,今天在大厅里但凡是能坐着的,每一个身份都很不简单,原本你们在安德烈面前就很不占上风,现在又平白得罪另一个人,你觉得这是一个理智的做法吗?”

    周铭哭笑不得的解释:“我的王妃殿下,我想说我又不是白痴,我选择的人并不是看谁不顺眼就挑谁的,虽然我并不认识伊法曼,但在门外的时候,我就发现他和安德烈的交流比较密切,他也是最捧安德烈的场的,甚至在最后我叫他起来的时候,他也是先询问了安德烈的意思,然后才说话的。”

    “从这些表现,我能判断他是安德烈的人,就算我判断错了,至少他也不会是支持我们的,所以一个原本就处在对立面的对手,得罪就得罪好了。”周铭很无所谓的说。

    露易丝却在周铭的话里听到了另外一个重点:“你说你从进门之前就已经在观察每一个人的表现了?那意思是说,你从那时就已经在计划用这个办法帮凯特琳树立威信了对吗?”

    周铭摇头回答:“很抱歉我并没有,观察只是我的一个习惯。”

    露易丝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喜欢观察,这是一个好习惯,因为谁也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运,那么然后呢?你总不能一直这么鲁莽下去。”

    “我当然不会,所以在会议结束以后,我们首先就来找你了,王妃殿下,我们需要盟友。”周铭说,“关于门口你用你的邀请函带我们进入哈鲁斯堡,我和凯特琳都非常感激,但我们需要的是把双方的利益牢牢绑在一起的结盟,而不只是长辈的关怀。”

    “这是个很新颖的提议,但问题在于,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需要结盟呢?”露易丝突然问。

    面对露易丝的问题,周铭却突然笑了:“我想王妃殿下你似乎搞错了什么,从一开始就是王妃殿下你需要和我们结盟,而不是我要和你结盟,对吗?”

    周铭的反问让露易丝当时就愣住了,这句反问也把凯特琳给吓了一跳,她有些着急的拉了周铭的衣袖,轻声对他说:“周铭你为什么要这么和姑姑说话呢?这也太不礼貌了,并且要是姑姑生气了,我们在这哈鲁斯堡可就彻底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啦!”

    周铭却不为所动,他接着说道:“其实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明明现在我和凯特琳的情况是非常差劲的,甚至只要几个门卫,就可以把我们挡在哈鲁斯堡的大门外,但回想之前王妃殿下你的所有动作,不管是答应出席斐迪南大公的葬礼,还是故意向我们说起这次哈鲁斯堡会议,并希望我们参加的话,都能很好的说明,是你需要我们这个盟友……”

    说到这里周铭顿了一下,他想了想才又说:“或者应该说是斐迪南大公这一系的盟友,我想之前你应该一直是在和斐迪南大公联系的,最开始你也是想邀请他来参加这一次的会议对吗?只是由于他的突然离世,你没有办法,才不得不让我们顶上了。”

    在周铭一句接一句的话语中,露易丝沉默了,而周铭也很耐得住性子,就坐在那里等着她的答案。只有凯特琳坐在周铭的身旁着急,不过由于她非常好的贵族教育,才让她也能跟着周铭和露易丝一起,稳稳的坐在那里。

    过了好半晌以后,露易丝才终于打破了沉默,她无奈的摇头说:“不得不说,你的观察能力真的很强,就像你猜测的那样,我的确需要凯特琳……”

    露易丝换了个方式说:“或者说……你们这个盟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