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F的秘密
    随着露易丝这番话说出来,饶是凯特琳的贵族修养再好也忍不住的震惊道目瞪口呆,惊呼出声,她怎么也想不到周铭那玩一样的猜测,居然真的是真的?

    另一边,周铭听到露易丝这番话,也才长出了一口气,毕竟自己说的那些都不过是自己的猜测,正如凯特琳所说,一旦错了他们就真的成孤家寡人了。不过就算这样,周铭也还是要赌这一把,不仅是因为周铭对自己有信心,更重要的是他需要事情的主动权,幸运的是周铭真的赌对了。

    轻轻吐出一口气后,周铭苦笑着对露易丝说:“非常感谢王妃殿下的宽容,让我终于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周铭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凯特琳和露易丝都惊呆了,她们都愣愣的看着周铭,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说出这话来。反应过来的凯特琳在不住的拉着周铭的衣袖,显得有些着急,因为她不明白露易丝明明都已经承认了,为什么周铭还要这么说,这不是把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气势给白白送回去了吗?

    就连露易丝也感到十分费解:“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说这个。”

    “因为我相信王妃殿下你一定是知道的,我这么做是在赌博,是在赌凯特琳和我……或者说是斐迪南大公在你那究竟有多重的分量。”周铭接着说,“最后王妃殿下看来你看我们都是小辈,所以就让着我们,先做出了承认;那么这个时候要是我不拿出我的诚意来,就太不懂事了。”

    露易丝笑了:“看来我对你的评价在观察能力外,还要加上一个非常有政治头脑了。”

    露易丝这么说,显然就代表她默认了周铭的说法,周铭对此再向露易丝道了一声谢,然后说:“我并不认为自己这是多么有政治头脑,我只是更善于面对现实,不会去幻想一些东西,更不会认为我一定比别人聪明,我能猜到的事情别人就猜不到。”

    “原来如此,看来你身上的惊喜是要一点一点去发现的。”露易丝说,“那么作为对你的诚实的回报,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答案,我为什么要争取你们做盟友的答案,就是凯特琳名字当中的字母标记。”

    “f?”

    对于这个答案,尽管之前周铭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但当露易丝真的肯定的说出来以后,还是会让人大吃一惊。

    “姑姑,那这个‘f’究竟有什么含义呢?他难道并不简单的只是一个代表着家族崇高地位的标记吗?难道除此之外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凯特琳问道。

    露易丝摇摇头:“很抱歉我的小公主,这个字母当中隐藏的秘密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每一个家族的每一代当中,最多只会有两个人真正得到这个字母标记,而真正拥有这个字母的意思,就是你们的名字是得到了教廷的祝福,被记录在案的。”

    “那么这样说来,要想真正继承这个家族,就必须要得到这个f的字母标记对吗?”周铭问。

    露易丝点头回答:“没错,只要拿到了这个字母的标记,就能够很轻易的从教廷那里拿到资金或者是其他方面的支持。并且最重

    (本章未完,请翻页)要的,是拥有外面世界的权力,换句简单的话来说,只要拥有了字母标记,就表示从一开始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我这么说,你们就能明白了吧?”

    周铭和凯特琳都点头表示明白,毕竟露易丝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要再不明白就真是傻了。

    这就像是一场奥运会,总会有一些掌握游戏规则话语权的裁判,他们说规则是什么就是什么,而这些拥有字母标记的人,就是这些裁判,至于其他人,则都是普通的运动员了,运动员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拿到更好的成绩,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由裁判说了算。

    这样的比喻或许并不完全恰当,但至少也很形象的说明了其中的关联,毕竟财富是可以通过努力得到的,但话语权,却并不是单纯的努力就行了的。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露易丝才希望能和凯特琳结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

    周铭这时突然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王妃殿下,你刚才说一般一个家族每一代会有两个人真正得到这个字母标记对吗?那除了凯特琳,另一个不会是安德烈吧?”

    露易丝感到有些惊讶:“你的反应是真的很快,不过事实并不会这么简单,很早以前,为了防止家族内的自相残杀,一般都会定下一实一虚两个字母标记,通常这也是家族排位最靠前的继承人,排名靠前的继承人通常也会比靠后的那个要更有优先权。”

    周铭长出一口气说了一句原来如此,露易丝才又说:“看来聪明的你们都已经明白了,那么就是说你们同意了这个结盟邀请,对吗?”

    “代价呢?”周铭突然问,“这天下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在我们最一无所有的时候抛出的任何橄榄枝都一定是带有强烈目的性的,即使王妃殿下你是凯特琳的姑姑,在这点上也不可能免俗。这次的会议,你能帮凯特琳夺回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权,那么你所要收取的报酬,又是什么呢?”

    “分享。”露易丝回答道,“我的王室需要分享哈鲁斯堡家族在教廷的特权。”

    周铭对露易丝的答案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分享?难道你现在的王室没有这样的特权吗?”

    露易丝歉意的笑了:“我想我已经回答了足够多的问题,那么作为一位绅士,接下来应该是由你来回答我的问题了,或者说是你们,接受这份盟约吗?”

    面对这个问题,周铭说:“非常抱歉王妃殿下,我能单独和我的妻子商量一下吗?”

    “当然可以。”露易丝理所应当的回答,她抬手给周铭指了一下右边的方向,“那边是我的书房,你们可以在那里商量,或者是我去那里帮你们找一本你们想看的书籍呢?”

    “不必了,我想还是我们过去好了。”

    周铭说完就拉着凯特琳起身去往这个总统套间的书房了,整个过程中凯特琳一直都是被周铭拉着走的,整个状态显然还很茫然。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对你来说很夸张,这些事情所蕴含的信息量也很大,你一时之间难以消化,但是现在,我们必须做出决定,接

    (本章未完,请翻页)受还是放弃和你姑姑露易丝……或者是她背后那个王室的结盟。”周铭又提醒她,“毕竟你才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不管我们的关系怎么样,我都是不能代替你做这个决定的。”

    凯特琳摇摇头:“我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决定了,曾经我以为自己是很聪明的,没有人比得上我,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我才发现我过去的想法真是太愚蠢了!”

    “并不是这样的,其实在布莱顿的时候,我就被你的计划弄得非常头疼,最后不得已才要约你出来谈谈了,所以不管我承认还是不承认,你都比我聪明。”周铭又强调,“我这么说并不是在安慰你,只是我想告诉你,是你将自己的思维给束缚住了,很多时候胆子大一点,抛掉一些没用的坚持,我相信你也能发现另一片世界的。”

    “至于我,你也别把我想的太神奇了,其实我也就是个无赖,顶多就是见的人多了一些而已。”周铭说。

    周铭这么说还真不是在安慰凯特琳,毕竟自己是两世为人以后,首先在心理上有了很大的变化,同时又正面面对了杨老甚至是美国总统那样的人物,自然就能明白很多事情,但凯特琳就不一样了,她今年可是才只有21岁,就算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做到这些的。

    凯特琳吐出了一口气,她试着按照周铭说的抛掉一些没用的念头,然后迅速的在脑中回想了一遍今天的事情。

    过了好一会,凯特琳才抬头问周铭道:“所以周铭你是希望我接受姑姑的盟约对吗?”

    周铭点头说:“看来你是真的明白过来了,如果我不接受的话,直接当场否决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商量,只有我觉得可以接受,我才会需要找你商量。”

    “可是我们并不了解这个字母标记背后的含义,我觉得姑姑她或者说她背后的王室,既然愿意花费那么大的代价来帮助我们,这个含义肯定很不简单。”凯特琳接着说,“而且周铭你刚才不是说就是因为我父亲的去世,才会让姑姑转而来找我吗?那么我想她也一定和我父亲谈过这笔交易。”

    “或者他们从很早之前就开始谈了,但我父亲的情况一直没有好转,我认为我父亲肯定没有答应,那么这就代表着这字母背后含义的很不简单,那么我们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会不会太鲁莽了呢?”凯特琳小心翼翼的问。

    周铭对凯特琳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有考虑过,但我想是你们的想法出现了偏差。”

    凯特琳当时就愣住了,她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周铭,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和父亲的想法还出了什么偏差。

    “如果这个字母的含义是你们的最后一张底牌,那么你要考虑无可厚非,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哈鲁斯堡家族还在你的掌握中吗?”周铭问,“既然已经不在了,那么我们拿已经失去了的东西来做这笔交易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如果连这都舍不得,那我们还谈什么逆境翻盘呢?”

    “要是最后我们发现这个分享是我们吃亏了,我们也完全可以再就这个筹码进行商量,不是吗?”周铭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