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自己掌握命运
    (鞠躬感谢“一战称帝”的月票支持!)

    最终,凯特琳还是被周铭说服答应了露易丝的条件,而当他们走出书房告诉露易丝他们所商量结果的时候,露易丝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你们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决定了吗?”露易丝惊讶的问。

    “通常一个重要的决定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做下的不是吗?因为越长时间的思考往往会让决定变得更加困难。”周铭对露易丝说。

    凯特琳则补充说道:“事实上这十分钟并不是在商量,而是他在单纯的劝我接受。”

    这让露易丝感到更惊讶了:“他劝你接受,你就接受了吗?”

    凯特琳理所当然的回答:“他是我的丈夫,并且我觉得他的想法很有道理。”

    面对凯特琳这么轻易的答应,露易丝反而纠结了起来:“我的上帝,凯特琳你究竟明白我的条件究竟意味着什么吗?你可知道之前你的父亲可就是因为这个条件苦苦思考了三年都无法下定决心的,你现在这么轻易的答应,你有考虑过后果吗?”

    “如果我拒绝了,那么我都根本没办法使用的权力,这个决定其实并没有选择不是吗?”凯特琳反问。

    露易丝沉默了,作为一位资深贵族,他自然明白凯特琳这番话的意思,拿一个暂时还不属于自己的权力进行交易,反正权力还不在自己手上,赢就赢了权力,输了也没有任何损失。这个逻辑看起来简单明了,可真到了这个份上,能想通这一点的又能有几个呢?

    人都是自私的,贵族在这点上则更加的变本加厉,露易丝曾看过很多宁愿抱着自己的财富去下地狱,也不愿拿出来拯救自己的守财奴。

    事实上斐迪南就是如此,其实在面对安德烈的步步紧逼时,作为哈鲁斯堡族长的他有很多机会可以翻盘局面的,但最终都因为一个舍不得而错失了良机,以至于他输掉了一切,甚至连自己最爱的女儿都照顾不了,在百慕大一座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城堡里默默死去,他的葬礼也几乎无人问津。

    想到这里,露易丝深深看了周铭几眼,她没想到这个华夏人看着年纪轻轻,却有着常人没有的远见,头脑无比清楚,没有任何的瞻前顾后。

    “看来你带给我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露易丝笑着说,“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盟友了!”

    周铭笑着说了一句荣幸之至,并主动伸手出来和露易丝握了手。

    在确定了盟友关系后,周铭和凯特琳就离开了露易丝的总统套房,下楼的时候周铭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周铭就说要立即赶往巴黎。

    这让凯特琳感到很奇怪:“我们为什么要急着去巴黎呢?刚才我们不是已经和姑姑正式结盟了吗?”

    “结盟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保障,如果我们点头说一句结盟,你的姑姑就能帮我们赢下这次会议,我想你父亲之前也不需要苦苦考虑三年了。”周铭说,“很抱歉,我并不想怀疑你的姑姑,但我很不喜欢那种完全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去掌控的感觉,所以我必须要自己做点什么。”

    凯特琳这才用力的点头说:“我相信你!”

    随后周铭和凯特琳来到了哈鲁斯堡市的高铁站,法国是世界上最先研制高铁的国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之一,早在十年前,法国就开通了第一条高铁线,而现在经过十年的发展,尽管高铁网并没有未来那么发展,但至少从哈鲁斯堡到巴黎还是在经济的带动下开通了的。

    乘坐高铁,周铭和凯特琳很快到达了巴黎,他们随着人流走出出站口,周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周铭向他挥挥手:“乔罗斯!”

    那人就是乔罗斯,量子基金最辉煌的投资人,同时也是周铭之前狙击英镑的合作伙伴。

    之前由于狙击英镑,乔罗斯去到了英国,后来尽管英格兰银行投降了,降低了英镑的汇率,但投资却并没有因此结束,毕竟在英国股市上还可以再收割一波,此外随着英镑贬值也会对整个欧洲造成很大的影响,作为一名金融大亨,乔罗斯自然要寻找第二次投资的机会,恰好寻找他就在法国。

    乔罗斯很兴奋的跑过来说:“居然真的是周铭先生,您怎么会来了法国呢?这真是太让人意外啦!”

    “我来法国是因为一些私事。”周铭随后让出凯特琳又说,“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凯特琳,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

    凯特琳的美丽让乔罗斯惊艳,不过这位年过六旬的投资大鳄并不会因此而失态,并且相比凯特琳的美丽,他更在意的是她的身份:“原来如此,我的确听说现在哈鲁斯堡家族的情况很糟糕。”

    周铭点头说:“所以呀,就是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我才要请你这位投资大亨出马了。”

    乔罗斯马上摇头道:“周铭先生这恐怕有些困难,虽然我在投资上有些天分,但要说到家族内部的纷争,我可从来没经历过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周铭轻拍乔罗斯的肩膀对他说:“放心吧,我可不会让你去做那些你完全不了解的事情,这一次我要你做的还是你的老本行,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帮我弄垮一家银行呢?”

    乔罗斯为周铭做了一个骑士礼:“愿意为您效劳!”

    随后周铭凯特琳跟着乔罗斯来到了他在巴黎所租用的办公室,不得不说乔罗斯也是一位很有眼光的商人,他租用的办公楼在塞纳河畔,他的北面是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而在塞纳河畔的那一边,则是埃菲尔铁塔,都是巴黎的标志性建筑。

    “其实法国在欧洲是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状态,因为他的金融实力比不上伦敦,他的工业实力比不上柏林和法兰克福,他的科技需要依靠国外,甚至连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艺术都在慢慢的趋于平庸。”

    一路上,乔罗斯都在不停的给周铭介绍着法国现在的情况,周铭听着问他:“那么乔罗斯你的想法呢?”

    “我觉得如果周铭先生您需要钱的话,我们可以让法兰西银行,来给我们提供大量的法郎。”乔罗斯说,“而只要有了钱,周铭先生您要做的就简单了,我们只要不断拿着支票去银行提现就可以了,只要我们有足够数额的金钱,任何银行都抵挡不住的。”

    “这是个不错的办法,那么乔罗斯你尽管去做吧!”周铭对他说。

    和后世国内的高铁一样,为了安全起见,法国的高铁也没有在深夜运行的,因此周铭和凯特琳只能选择在巴黎住一晚上了。

    躺在床上,凯特琳久久不能入睡,她对周铭说:“我感觉自

    (本章未完,请翻页)己过去真是太自负了,以为自己理解了最先进的金融知识和商业手段就能看透一切了,到了今天我才发现我还差的太远了。”

    周铭睁开眼睛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如果你这么想那我可就太失败了,因为在布莱顿的时候,我可是把你当成最难对付的对手了。”

    “可是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跟不上你的想法了。”凯特琳说,“就像今天和我姑姑的盟约,还有现在来巴黎的做法,如果是我,我就想不到要这么做。其实我也对博弈论有理解的,可是就没办法做到你这样。”

    周铭笑了:“如果人人都能做到我这样,那这个世界才真正乱了套吧?”

    凯特琳这才反应了过来,失笑道:“没错,我好像有点想太多了,周铭你就是唯一的,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没错,所以你这位哈鲁斯堡的尊贵公主,现在才不得不躺在我的床上……”

    “不仅躺在你的床上,而且还要伺候你能舒服的睡觉。”凯特琳接过周铭的话头说。

    周铭愣了下,显然没想到凯特琳会这么说,见周铭愣神凯特琳很开心的笑了:“看来你也并不是能占卜命运,什么都能猜到的嘛!”

    说着凯特琳主动抬头吻住了周铭,但只是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随后就顺着周铭的脖子胸膛,一路向下亲吻了,那种温柔和滑腻的触感让人兴奋到顶点,直到最后脱下自己的裤子,自己进入了一片温暖湿润……

    第二天很早周铭和凯特琳就起来了,尽管昨天晚上的疯狂让周铭还有点腰酸,但强大的意志力还是让周铭坚定的离开了被窝。

    周铭和凯特琳早早的离开了酒店,乘坐第一班高铁回去了阿尔萨斯。

    坐在车上,看着无数的景物向后倒退,周铭有些感慨:“这可是我第一次来巴黎,没有在这里走走看看真实有些遗憾,不过下次吧,等我们再来的时候,我们一定能好好逛逛这里!”

    凯特琳对此坚定的点了头说:“我相信!”

    而当周铭和凯特琳乘坐高铁回来哈鲁斯堡的时候,在召开会议的城堡里,安德烈也已经起床了,他在用完了早餐以后,正在指挥着仆人们重新布置会场呢!

    伊法曼也很早的来到了这里,他看着会场的布置,很好奇的问:“你给凯特琳专门新加了一个座位?并且还给他们准备了话筒?你这怎么看都是要向他们妥协的节奏啊!”

    安德烈也笑了:“看起来好像的确是这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他们的本意是要制造混乱,可如果我给他们都准备好了,他们就没办法了,而我准备的话,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说话的权力在我手上,只有得到了我的同意,他们才有说话的资格。”

    “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不顾及形象的呐喊,只要他们能喊得过我的话筒就行。”安德烈补充道。

    伊法曼哈哈笑道:“原来如此,看来安德烈你这是真要好好教育他们啦!”

    “所以我很期待今天的会议。”安德烈说。

    “不过有一点,我的兄弟,昨天夜里那个周铭和凯特琳似乎去了露易丝的房间。”伊法曼提醒道。

    安德烈饶有意味的哦一声道:“这可是个需要注意的地方,但也仅仅需要注意一下而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