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安德烈的安排
    一路风驰电掣,周铭和凯特琳回到哈鲁斯堡的时间是上午的八点半钟,正好赶在上午的会议时间前到了。★网 ★√.√ く.★c★o√m

    “这tgv列车真的太快了,没想到我们前一刻还在巴黎,一个半小时以后就回到了哈鲁斯堡!”凯特琳感慨。

    “是呀!这高铁列车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快捷方便,如果不是哈鲁斯堡距离市中心还有段距离我们需要自己开车去,恐怕我们的时间还能更快。”周铭说。

    相比凯特琳,周铭对高铁的感慨是更大的,毕竟他很清楚,再过二十年,后世华夏的高铁展将成为世界第一,犹记得那时自己还住在临阳和自己的母亲一起,却经常要去省会潭州,高铁只要四十分钟,完全就和一线大城市的地铁上班时间差不多了。

    当然高铁的票价无疑是很贵的,可自己那时为了照顾已经老花眼的母亲,仍然坚持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是住在临阳家里的。好在自己那时的工作已经有了起色,做到了销售副总监的位置上,有了一定的出差补助,工资奖金也非常可观,否则还真负担不起那来来回回的高铁票价。

    周铭和凯特琳的车开到了哈鲁斯堡门口却又被拦下来了,周铭摇下车窗见又是昨天的保安,周铭笑了:“怎么?今天我们仍然还要出示邀请函吗?”

    面对这个问题,那保安的脸一下涨成了猪肝色,显然这个话题让他感到非常尴尬。

    见他这个样子,周铭只好叹口气替他说道:“朋友,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你遭到了你上级的训斥?你不甘心今天就这样放我进去,总想着要刁难我们呢?”

    “当然没有!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心里那么龌龊吗?”那保安愤怒道。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他这样子显然就已经不打自招了:“这样吧朋友,我这里有一万法郎,就当是昨天事情给你的补偿,你看好吗?”

    见到周铭拿出来的一沓钞票,那保安立即眼睛直了,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给我的吗?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心?你不会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吧?我告诉你,我是一定不会出卖任何哈鲁斯堡利益的!”

    周铭听着那保安义正辞严的宣言不免感到有些好笑,于是他又说:“当然,这我很相信,而且我也并没有任何额外的目的,我只是不希望你总是想拦我的车,仅此而已,至于钱,不管你信不信,我并不缺钱。”

    周铭说着又拿出一万法郎对他说:“你和你的这些朋友为了哈鲁斯堡的安全都一定十分辛苦,另外这一万法郎,你和你的朋友拿去多买点红酒喝吧,就当我已经先替你们付过钱了。”

    听到周铭这么说,都不等那保安说话,他身后的同事就忍不住的上前来点头哈腰道:“先生您真是太大方了,我们会向上帝祈祷给您祝福,我保证以后哈鲁斯堡的大门永远都会为您敞开!”

    开玩笑,要知道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的,这些保安也并非是对哈鲁斯堡家族或者安德烈有多么忠诚,现在有人突然拿出他们几个月的奖金出来,也没说要他们做什么事,这要不收下来就真的要天诛地灭了。

    周铭微笑说了声谢谢,然后摇上车窗开进了哈鲁斯堡。

    “这就是你昨天从乔罗斯那里拿钱出来的原因吗?我并不觉得这些人有什么好值得收买的。”凯特琳问。

    “或许他们的地位不高,看起来也并不会对我们带来什么帮助,但这是一种习惯,我可不想每次进出哈鲁斯堡总要被他们刁难,那岂不很难看吗?”周铭说,“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并没有花费多大的代价,一个手里有一百万的富豪,你觉得让他花一块钱的事,那还叫花钱吗?”

    凯特琳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了,她现在还并不知道,周铭这看似心血来潮的举动,居然会是后来他们夺回哈鲁斯堡最精彩的点睛之笔。

    将车停在城堡后面的停车场里,在停车场里专门有城堡的仆人等在这里,周铭和凯特琳在下车后就跟着城堡的仆人们来到了城堡内的大厅。大厅还是昨天那个大厅,不过由于现在人并没有来齐的原因,这里看起来就比较空旷的,也比昨天多了一个座位。

    “凯特琳殿下,这里就是您的座位,是安德烈阁下专门为您临时增设的。”仆人为他们解释道。

    对于这个解释凯特琳感到十分惊讶,她问周铭:“这怎么回事?”

    周铭对此也摇头表示:“暂时看不明白,但肯定不是看起来那样的好事,总之既然他给了座位我们就先坐下再说吧,像昨天那样的抢位置,可不能每次都来一出。”

    凯特琳想想的确是这样,并且这个位置是在靠近讲台的前面,和昨天周铭抢的伊法曼的位置差不多,椅子也和其他椅子的样式差不多,于是他才安心坐在了这里。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来参加会议的人一批批的来到了哈鲁斯堡,让这个大厅也变得更加拥挤了起来。

    露易丝依然是最后一个来的,她在哈鲁斯堡的地位由此可窥一斑。

    露易丝进来先就热情的和周铭凯特琳打了招呼,并向他们表示今天一定要加油。

    当她坐回她的位置后,凯特琳有点奇怪说:“为什么姑姑的表现那么奇怪呢?但又好像看不出来是哪里奇怪了。”

    “她表现得太明显了,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周铭说明白了。

    当所有人都到齐了以后,安德烈这才走进了大厅,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是从大厅的侧门进来的,进来以后安德烈就直接走上了讲台,当然周铭注意到了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麦克风。

    “各位哈鲁斯堡家族的朋友们大家好,我很高兴今天又能在这里和大家见面,让我们共同为了哈鲁斯堡家族的未来!”安德烈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哦对了还有我们的凯特琳女士以及来自华夏的周铭先生,也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

    说到最后安德烈还故意加了一句:“如果周铭先生要找什么的话,可以看看你们的座位旁边,我也在那为你准备了麦克,事实上我在每个位置上都放置了麦克风,这样一些重要的话就能让大家都听清楚了。”

    凯特琳伸手摸了一下,果然在椅子上找到了麦克,只不过相比安德烈手上的那只,凯特琳拿到的麦克就要小很多了。

    “非常感谢安德烈先生,你想的非常周到。”凯特琳对着自己手上的小麦克说。

    凯特琳是故意这么说的,她想试试这个小麦克是不是真的有声音,当她听到自己的声音真的从扩音器里传出来以后,她感到非常惊讶,她很疑惑的看着周铭,周铭也摇摇头暂时不明白安德烈的意思。

    这个时候安德烈又说:“美丽的女士,请你不要怀疑我的诚意,既然我准备了这些麦克,那他们当然就是能用的了。”

    “我们对此并不怀疑。”周铭说,“而且比起这个,我认为会议的开始会更重要。”

    “我非常认同这位华夏先生的话,我们这次的会议才是大家都聚集在这里的唯一目的!那么现在,我想我们可以正式开始这一次的会议了。”

    简短的说完了开场白,安德烈很快的进入主题道:“哈鲁斯堡家族是历史非常悠久的豪门大家族,我们都以能生在这样的家族里感到自豪和骄傲,不过我们的家族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却过的并不好,在这里我并不想说是谁的责任,但是作为哈鲁斯堡家族的成员,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担负起这个家族!”

    “我的名字是弗朗茨·安德烈·卡尔·f·哈鲁斯堡,并且现在我的手上也拥有富格银行过三十五个百分点的股份,除此之外,我还拥有家族在荷兰以及威尼斯的财产,包括你们现在所经营的产业,可以说我和你们大家所在的商业领域,基本都是差不多的。”

    安德烈的话说着,下面其他人都在不住的点头,因为他们都是哈鲁斯堡的家族成员,他们都知道安德烈口中的富格银行,实际上就是家族完全控制的最大的一家银行,也可以说是家族金融的核心了。

    说到这里安德烈随后又突然话锋一转:“那么现在,既然我掌握着富格银行,我也拥有着你们的产业,在这次的会议以后,我应当继承这个家族,我用充足的信心能带着家族走向更辉煌的未来!我也一定会把上一任族长所丢掉的领地全部夺回来的,只要你们都能支持我,让我继承……”

    听到安德烈这越来越过分的话,凯特琳着急的拿起了话筒,可她才说出半个单词,她的话筒就没了声音。

    这就很尴尬了,其他人也都哈哈笑起来了,凯特琳又羞又气,不过这时周铭却给她指了指台上的安德烈,凯特琳于是马上抬头,正好看见了安德烈才刚刚收回的手势。

    “这是安德烈那个混蛋动的手脚!”凯特琳骂道。

    周铭点头告诉她说:“所以这就是他特意安排了麦克风的原因所在,有了这个东西,他就能彻底掌控我们的话语权了,只要他觉得我们会说出对他不利的话,他就会立即切断我们的通讯。”

    “真是太卑鄙了!”凯特琳恨恨的说,“看来接下来就只能让姑姑帮帮我们了。”

    “我想这个想法也不要再去想了,因为你姑姑是不可能会帮我们的。”周铭想了想换种方式说,“或者说她在我们真的做到了能给安德烈捣乱前,都是不会动手的。”

    “就像周铭你说过的,除非我们能自己取得优势,对吗?”凯特琳又问。

    周铭肯定的点头:“我想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