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这辈子没听过这样的要求
    “亲爱的凯特琳,对于你的麦克风突然没了声音我感到万分的抱歉,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不过请你放心,中午我一定会让我的仆人好好为你检查的,我尽量不让这种事情在下午还会继续发生!”安德烈对凯特琳说。

    这是在上午的会议结束之际,安德烈立即就上午凯特琳的麦克风突然没了声音的事情,下来给她道歉了;或许他的戏做的很足,不过但凡是明白人,都能知道麦克风的事情就是他干的,他现在就只是在做个样子,甚至是一种对凯特琳的高姿态炫耀。

    凯特琳皱起了眉头,不过她还没说话,周铭就先说道:“知道吗?可爱的安德烈先生,你这套贵族式的虚伪真的很让人恶心。” [__]小说

    “我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还是你生来就是这么没有教养呢?满嘴喷粪可不是一位绅士的行为。”

    安德烈故意拿捏着说,眼里满是对周铭和凯特琳的轻蔑和不屑,他又说道:“知道吗?其实从你们决定来参加这次会议的那一刻开始,你们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白痴的位置上了,我知道你们很想要拿回斐迪南大公的一些财产,但是你们的天真,让上帝都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了!”

    安德烈说到这里故意做了一个自认为很优雅的手势然后说:“当然,作为安德烈伯爵,我也是非常仁慈的,既然你们千里迢迢的从百慕大来到了这里,也作为斐迪南大公的朋友,送给他的丧葬费,我可以付给你们三十万法郎,你们看怎么样?这样一笔钱,已经足够在法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买到一套普通的房子啦!”

    “你这个混蛋,简直无耻!”凯特琳咬牙切齿的骂道。

    “啊哦,一位尊贵的贵族小姐,可是不应该说出如此粗鄙卑劣的语言呢!不过你的这些话在我听来,却都是失败者在烂泥地里的痛苦哀嚎,那还真是妩媚动听呢!”

    安德烈非常欠揍的说,他的表情似乎还有些享受,他接着说道:“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嫌三十万法郎太少了对吗?那我也可以想办法帮你们把在百慕大的那个城堡从班克曼银行手上再买回来,不过我亲爱的凯特琳却必须要答应我的条件,嫁给杰弗森,这样就完美了,你们觉得呢?”

    “你这是在做梦!我死也不会答应的!”凯特琳说,“而且我也是真没想到,你安德烈居然真的人不想做了,却想要去做杰弗森的狗!”

    安德烈伸出食指摇摇说:“我亲爱的凯特琳,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人总是要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不是吗?并且你现在不答应,或者未来会改变主意呢?”

    这一次不等凯特琳说话,周铭就先说道:“喂!安德烈,你好像忘了这里还有我的存在了。”

    安德烈很不屑的看了周铭一眼说:“你是在这里,但是你这个垃圾还能有什么话说吗?”

    “我想说,你刚才的那番话让我很生气。”周铭说。

    对于周铭这话,安德烈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是这话呀,你很生气,然后呢?来打我呀,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垃圾就是应该要被丢去垃圾场,这里不适合……”

    安德烈兴致勃勃的话被一记清脆的耳光给打断了,安德烈当时就愣住了,他看着周铭问:“你刚才做了什么?你刚才打了我的耳光?”

    “怎么刚才没看清楚吗?那我再来一次好了。”周铭说着就又抬手扇了一个耳光在安德烈脸上,并且还说道,“老实说我这辈子都没听过你这么贱的要求,居然要我打你,并且一次还不够,还要我再打一次,难道是你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还是咱们在拍一部叫爸爸再打我一次的电影呢?”

    周铭打的耳光和他的说话声音并不特别响亮,但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都无异于是一声晴天霹雳,让人震惊,因为包括凯特琳在内的所有人谁都没有想到,周铭居然一言不合就真的当着大厅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动手打人了,这也太不够绅士太野蛮了一点吧?

    的确,安德烈刚才是有说过打他的话,但是个人就能听出来那只是挑衅的话语,哪里会真的有这种要求呢?这也太夸张了吧?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周铭却并不在意,他反而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看着安德烈问他:“怎么样?我打的还满意吗?如果不满意的话我可以重新来过,保证打到你满意为止,所以亲,记得给好评哦!”

    噼里啪啦!

    周铭的这番话让现场顿时碎了一地的眼镜,虽然这个年代还并没有什么某宝的存在,他们也不知道什么叫某宝体,不过这种萌化了的语言却配上了那种打到你满意的话语,这种组合无疑让每个听到了的人瞬间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最强烈的冲击。尤其是最后打了还要给好评?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周铭这番话是非常有效的,因为原本还准备点头的安德烈,他在听完周铭这番话以后立即下意识的摇头了。

    “所以说嘛,人还是不要犯贱的,否则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周铭谆谆教诲道,“我不知道你父母是否还健在,但是想来他们也是没什么时间来教育你的,那么我就代替他们来做了。”

    开始的时候,安德烈只是被周铭突如其来的巴掌给打懵了,要知道,周铭可是并没有手下留情的,而随着周铭的教育,也让他逐渐回过了神来。

    “无耻无赖流氓!”回神过来的安德烈立即向后退了几步并指着周铭破口大骂。

    对他这样的表现,周铭无奈的笑了:“我说你的词汇量就只有这么多了吗?刚才那满嘴喷粪的创新意识呢?而且你现在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是强暴受害者,我觉得我的性取向还不至于被你这样的垃圾给掰弯了。”

    安德烈被周铭的话气的发抖,他抬手指着周铭大声咆哮道:“你这个垃圾混蛋,我要你马上滚出这个哈鲁斯堡,你没有任何待在这里的权力!”

    周铭却暇有闲心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很抱歉,既然我已经进来了,就没打算这样出去,除非我已经帮凯特琳夺回了属于她的继承权,以及哈鲁斯堡的一切,不过那样的话,应该滚出城堡的也应该是你才对,或者说……我刚才给你的教育你又还给我了呢?”

    周铭说着又举起了手,作势要打他。

    这可把安德烈吓坏了,他立即跑上了讲台,并且有点歇斯底里的大吼道:“保安呢?仆人呢?这城堡里的下人难道全都死绝了吗?快给我来人!”

    面对安德烈近乎要疯狂的状态,凯特琳小心翼翼的拉了周铭一下,有些担心的问:“这没关系吗?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呢?”

    周铭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放心吧,不是我小瞧他,就他那两下子我还真不放在眼里,你要知道你的男人可是曾经去过海湾战场的,况且现在我身边不是还有**在吗?他的身手可是很不一般的。至于过分,比起他对你父亲做的那些,我们这只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说的这些我当然都知道,但是现在和之前的情况并不一样……”

    凯特琳还想说什么,不过这时在安德烈的咆哮声中,城堡的管家已经带着保安拨开人群来到了大厅内。

    见到管家和保安,那安德烈就像是找到了组织的小孩一样马上从讲台上跳下来跑过去躲在了人群后面,并指着周铭下命令道:“就是那个华夏杂碎!你们快点上去把他给我打死然后丢到莱茵河里去!”

    面对安德烈的命令以及他此刻歇斯底里的状态,管家和保安们第一时间都愣住了,他们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开会开着就要动手,还要闹出人命了呢?

    这时周铭走上前两步说:“好了我知道你们也别愣神了,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你这个杂种现在也知道怕了吗?但是我就偏不!”安德烈的额头上崩着一道道青筋,很用力的指着周铭说,“你们都给我上,去给我弄死他!”

    虽然安德烈又下了一次命令,但早上才收了周铭两万法郎的保安们却还是迟迟没动静,毕竟他们还是觉得自己要讲些道义的,否则死后自己上不了天堂可怎么办。但安德烈的命令却又不能不执行……

    安德烈见保安们愣在那里非常,让他非常恼火,他又怒吼道:“你们都还在愣什么?都快上啊!”

    不管了,还是工作最重要,最多打的时候轻一点就是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保安们大吼着朝周铭这边扑了过来,不过当周铭喊了一声住手后,他们又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周铭对这些保安说:“执行命令是好事,不过恐怕你们的安德烈先生马上就要改主意了。”

    “改主意?你是在这里给我讲童话故事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居然敢打我,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安德烈咆哮道。

    “话可不要说的那么早,万一打脸了会很尴尬的。”周铭说着拿出了一部收音机。

    “这是什么鬼?收音机吗?而且还是这么老式的,你果然是从华夏那种蛮荒地方出来的垃圾,你是和优雅的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的杂种!我……”

    安德烈哈哈大笑着嘲讽着周铭,只是当周铭打开了收音机以后,安德烈的话就戛然而止了,他的脸色也瞬间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