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五天
    晚上七点,周铭和凯特琳再一次来到了紫罗兰饭店,同样的,这一次他们仍然还是来赴露易丝王妃的约。

    作为一位王妃,露易丝选择的是非常宫廷的一个包厢,或者与其说这里是饭店的包厢,倒不如说是城堡的户外花园餐厅要更好一些。那是在一个经过专门打理过的葡萄架下,四周种植了很多富有清香的花草,烛火配合着灯光让整个环境变得亦真亦幻,环境优美的让人更相信自己是来参加某位王室家族的宴会,而并不仅仅只是吃一顿饭。

    当周铭和凯特琳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根据周铭的记忆,这些人很多自己都是在哈鲁斯堡的大厅里见过的,而从这次饭局的情况来看,今天露易丝的表现显然让他们想要找到++++小说 安德烈之外的第二个选择了。

    这些人的聪明或许算不上,但至少他们的反应是非常快的,也很没有底线,否则下午他们才看到露易丝站出来公然质疑安德烈,并拉了凯特琳一把以后,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主动要和凯特琳认识了。

    周铭心里这么想着,随后他也对凯特琳说了这些家伙或许比安德烈还难缠的话,毕竟安德烈只要狠狠打他的脸就好了,但是这些人,却要应付无数的笑里藏刀了。

    首先他们是过来支持凯特琳的,尽管只是表面上,但也是支持,这总不能打他们的脸,可由于他们不是真的支持,又会存在其他的问题,甚至还期待着能找到凯特琳的问题所在,这让人不得不防了。

    他们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进包厢,露易丝愉快的向他们招手:“看呀,今天我们的主人翁终于到场啦!”

    周铭和凯特琳进来微笑着也向这些人打招呼,最后坐在了露易丝给他们安排的座位上,凯特琳在周铭的示意下故意对她说:“姑姑,真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我还以为和之前一样,就只有我们三个呢!”

    露易丝笑着告诉凯特琳说:“我很抱歉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这些人你都是很有必要认识的,他们都是家族里非常重要的成员,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安德烈继承家族并不支持,我认为凯特琳你是他们另外一个更好的选择。”

    “这可真是一个让人高兴到手舞足蹈的消息,那么就麻烦姑姑你了。”凯特琳说。

    随后露易丝就为凯特琳一一介绍了在座的所有人,周铭和凯特琳也一一向他们问好了,尽管到饭局结束,他们根本不可能再把他们重新一一叫上名来,但至少现在他们在一个饭桌上,那就是一种态度了。

    饭局就是贵族里那种最常见的饭局,基本都是相互之间的恭维客套,数不尽的废话。

    整个饭局持续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周铭都感觉自己的精神异常疲惫,他宁愿去面对安德烈,和他大战三百回合,至少那目标明确也很直接,不用在这里和这些伪君子们戴着面具说话,每一句话都要在脑中反复思考好几遍才能说出口,并且还要思考对方绕着几个弯的话语。

    不过就算结束了,周铭也仍然要打起精神,因为露易丝还在这里。

    “虽然我明白今天我的表现仍然有些不尽如人意,但只要我的态度表现出来了,就很容易得到这些反对安德烈的成员们的支持。”露易丝说,“并且今天也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一直以来安德烈都要试图营造一种是被所有成员举上继承位的,以表示自己是众望所归的,今天这样公然的独断专行,他还是第一次。”

    “这也是多亏了姑姑你的表态,否则安德烈是断然不会这样的,我和周铭之前也不至于那么莽撞了。”凯特琳说。

    露易丝笑笑算是默认了这种说法,她随后又说:“不过尽管由于今天的事情,让这些家伙主动找上了门来,却并不意味着你们就可以相信他们是真的支持你们了,他们更多的,只是要在你们这边压一些砝码,仅此而已。”

    这个提醒让人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他们现在也算是盟友的,有些该提醒的要是都不做,那就太过分了。

    因此周铭和凯特琳也笑着对露易丝表示了感谢,随后周铭才又问:“不过王妃殿下,但是我觉得今天安德烈的突然离开也很奇怪,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露易丝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这的确很奇怪,并且安德烈只是输了这一手,不可能会就此放弃的,但要想具体他会怎么做,就很难判断了,尤其他还要等五天以后,就更难以理解了,或许他是等富格银行的事情处理了以后,才能腾出手来吗?”

    露易丝说话间看着周铭,周铭告诉她:“我会继续让乔罗斯做下去的,不过富格银行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大银行,一旦他有了准备,再想投机就很难了;我想王妃殿下你也明白,挤兑这种事情只能打一个突然袭击的,毕竟我们拿支票去挤兑的前提,是我们的确有钱存在那里的。”

    “既然有钱,只要他们把资金调集到位,我们就没办法了,尤其要乔罗斯一个人带着那么大笔的现金在路上,这也是不可能的。”

    周铭说到最后转了话锋:“但是我总觉得,他既然开口就是五天以后,我想他的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最终,周铭和露易丝对于安德烈要做什么还是没有一个答案,不过谁都能想象的是,安德烈要这么做肯定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既然这个问题没有结果,周铭和凯特琳之后就结束了和露易丝的饭局,他们回到酒店房间里,凯特琳突然问道:“周铭你是不是觉得今天这个饭局是姑姑联合那些人故意做给我们看的态度?”

    周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搞懵了,周铭愣愣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你姑姑并没有这么必要。”

    凯特琳对此不好意思的回答她是从今天周铭的态度猜测的,这让周铭有些哭笑不得。

    “的确很多事情都是政治,今天来的那些所谓的支持者们也都是来做表面功夫的,但你姑姑作为一位王妃,不至于对自己的能力那么不自信。”周铭说,“至于我今天的担心,其实是在安德烈那里的。”

    “你不确定他这五天会准备什么对吗?”凯特琳问。

    “如果他又是要等明天再开会,那我倒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因为一个晚上的时间他根本准备不了什么,但五天的时间就不一样了。”周铭说,“想当初从我决定做空英镑和乔罗斯开始抛售英镑开始,也就只有五天,就让英格兰银行主动投降认输了,所以现在又是五天,我根本无从猜测他会在准备什么。”

    凯特琳也感到了事情的眼中,但她还是说:“不过那是周铭你做的,安德烈他应该做不到这样吧?”

    周铭摇摇头:“或许他做不到这样,但他既然那么有信心的要等五天,我认为是一定有惊喜的。”

    凯特琳问该怎么办,周铭想了想然后说:“以不变应万变吧,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前提下,我们就做好我们自己的防守,等知道了他的准备以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

    与此同时在哈鲁斯堡里,安德烈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突然书房的门被敲开,城堡的管家进来。

    “先生,果然不出您所料,今天晚上露易丝王妃果然是和周铭凯特琳一起进行的晚餐,并且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很多家族的其他成员。”管家告诉安德烈说。

    安德烈对此一点都不意外,他只是淡淡的问:“那你查清楚究竟是哪些人了吗?”

    面对这个问题,管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先生非常抱歉,由于他们是在紫罗兰饭店的宫廷包厢进行的晚餐,而那里的规矩是不允许查客人的,所以我并不知道。”

    “狗屎!”安德烈拍案大骂道,“有这个规矩难道你就一点不会想办法了吗?比如去停车场等着看究竟有哪些人上车了,再对比今天来大厅参加会议的人不就知道了吗?你这个白痴,难道查人就必须要亲眼见到吗?”

    安德烈的话让管家恍然大悟,不过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晚了,因此他还是只能不断的给安德烈道歉了。

    最后安德烈无奈的摆摆手:“算了,其实就算你没查出来,我也能猜到是谁,哪些脑子一样的东西,他们的眼光永远是那么的短小,就和他们的身体某一部分是一样的,难道他们认为凯特琳有了露易丝的支持,就能赢过我了吗?简直是痴心妄想!”

    “没错,哈鲁斯堡家族就是要有先生您这样的首领才是最值得放心的。”管家拍马屁道。

    安德烈对此十分满意,他随后又说:“这必然是最终的结果,不过中间的过程也是不容忽视的,他们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会要求五天以后再开始这次的会议吧?”

    安德烈说到这里露出了非常阴险的笑容:“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会议不再会发生任何不确定性的东西,我可没有和那个华夏人东拉西扯的兴趣,我就是要利用这一次,把所有的事情都敲定下来!”

    说到最后安德烈变得狰狞起来:“都给我等着吧,那些骑墙的混蛋们,等我继承了家族,你们一个个我都会好好报复你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