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五天又三天
    五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哈鲁斯堡的家族会议并没有如约召开,当周铭凯特琳和露易丝来到城堡的时候却被告知由于安德烈并不在城堡,因此今天的家族会议取消,请大家三天后再来。√ √.

    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就有人叫嚷嘲讽起来:“嘿!我们尊贵的安德烈伯爵难道去办理自己的身后事了吗?五天时间还不够他准备的,我看他是要选择一块风景秀美的墓地,或者再为自己找上十二个漂亮的修女陪着他,再让红衣主教给他祈祷才行了,不过这可是上帝都无法描绘的美丽梦境啊!”

    也有人直言不讳:“什么梦境?我看他根本就是怕了!他知道自己面对露易丝王妃和凯特琳毫无胜算,所以就像是一只鸵鸟一样躲起来啦!他就是个胆小的懦夫,他没有任何面对我们的勇气,只能像一只老鼠一样躲在下水道里,浑身散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我们瞪他一眼他就会浑身抖,哈哈!”

    一番毫不留情的嘲讽鄙夷,其他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还有有人在指责他:“我不管他究竟在准备着什么,但是这个可恶的混蛋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们呢?而是等我们都到了这里再让管家在这里说,这是一位继承人该有的态度吗?这种言而无信又毫无尊重的白痴,如果要真的给了他继承,那绝对是哈鲁斯堡的大灾难!”

    而面对汹涌的嘲讽和指责,纵然那些支持安德烈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伊法曼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因为安德烈连他也没有告知,这让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为他洗地了。

    甚至伊法曼也都在想是不是他也该去找凯特琳道歉,至少现混个脸熟再说,要知道,他可是最支持安德烈的人了,可就是他到现在也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并且在这八天的时间里,他也有试过在联系安德烈,但结果却是根本找不到人,这不能不让他感到恐慌。

    不过最苦的还要数是被安德烈派出来告知消息的管家了,因为他是在第一线直面所有人指责口水的。

    由于面对的都是家族内的贵族,连安德烈都要顾忌脸面的成员,这位管家只好陪着笑脸一遍又一遍的解释道歉,只是天知道他在心里已经用多么恶毒的在对安德烈进行着诅咒。

    周铭凯特琳和露易丝都没有到最前面去,也没有参与这场对无辜老管家的骂战,露易丝是自恃王室的身份,周铭则是在想事情。

    “对于这个情况,你们有什么想法?”露易丝开口问道。

    凯特琳看向周铭,周铭摇头说:“完全没有头绪,或许是安德烈在准备着什么,但是出现了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变故,这才不得不继续推迟会议。”

    “所以你觉得这会是一个非常糟糕透顶的消息,甚至还可能会直接威胁到凯特琳的继承权力,才不会像那群白痴只顾着嘴上的痛快,对吗?”露易丝又问。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了耸肩:“老实说,我很希望这是因为安德烈根本没有准备的缘故。”

    周铭的话只说了一半,但意思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安德烈的没有准备对他们来说的确是值得庆幸的,可他们也更明白,花了半辈子终于走到这一步的安德烈,不可能会这样的,那么结果只能是最让人遗憾的,安德烈在准备一个很大的事情,或许是能直接结束这场继承权纷争的了。

    露易丝犹豫了好一会才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铭对此想了一下然后反问她:“我和凯特琳所能做的非常有限,这主要还是得看王妃殿下你和你背后的王室能给出多大的支持了。”

    对于这个答案,露易丝感到十分惊讶,她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这么问,尤其是在现在还不知道安德烈会要做什么的前提下,又或者说他其实已经猜到了,只是因为一些不确定的原因才没有说出口?那要真是这样,他所谓的支持,又会是怎样的呢?

    想到这里,露易丝沉默了,她不敢给出答案,她突然有种非常后悔的感觉,不该把这次会议的事情告诉周铭和凯特琳,才让事情有种偏离她掌控的情况出现。可要是不告诉他们,那么这次会议恐怕早已经在一片支持安德烈的欢呼声中结束了吧,而这也同样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露易丝的心里无比纠结着……

    最终露易丝还是没能给周铭一个答案,不过周铭也并不指望她能给出什么答案,或者说就是她背后的王室,在安德烈的计划出来前,也同样给不出一个答案来。

    周铭和凯特琳回到酒店的房间里,凯特琳对周铭说:“你是不是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周铭点点头,凯特琳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她随后说:“那我们要不要再去一次巴黎?我们利用量子基金再对富格银行施加更大的压力?”

    “如果这么做有用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么做并不会为我们带来什么优势。”周铭说,“并且富格银行不管怎么样都是哈鲁斯堡家族的核心,我们可以通过打击富格银行来打击安德烈的威望,但却不能太过了,毕竟今天那些在门口骂街的人,都是富格银行的股东。”

    说到最后周铭叹了口气:“现在在我们能想到更好的办法以前,就只有耐心的等了,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愿意开动的脑筋!”

    ……

    很快的,再次三天过去,周铭和凯特琳再一次来到了哈鲁斯堡,这一次城堡的管家没有在门口阻拦了,但当他们进去大厅却现安德烈仍然没有出现,甚至管家也没有告知会议开始和安德烈过来的时间,这就让很多家族成员们再次闹腾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安德烈,现在我们已经等了五天加三天了,他究竟还要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莫非他真的应验了我们的诅咒下地狱去了吗?那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啦!”

    而投机者是哪都不缺少的,当他们见安德烈那边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就立即想到了露易丝和凯特琳,立即有人走了过来。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不认为安德烈是一个合格的继承者,真正的血统还是在斐迪南大公这一系上,作为大公的女儿,凯特琳你当然是最有资格继承家族的人,并且在会议上我们也看到了你的勇气和智慧,这些都是继承者们必不可少的条件!或者现在这个会议就由你来召开吧,作为继承者,你有必要在这里宣誓主权!”

    更有些人打出了苦情牌:“凯特琳殿下,对于您父亲的事我们都感到万分悲痛,其实我们都是很想帮助他的,但奈何安德烈一直在中间阻挠,我们根本是没办法的!但是现在我们既然有了选择的机会,我们一定会按照上帝的旨意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面对这些投机分子,还有他们那拙劣的演技,周铭和凯特琳只能苦笑着应付,但他们却并不需要应付多久,因为才不过半个小时,管家终于大声的说道:“安德烈伯爵到!”

    这一嗓子让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下意识的朝门口看去,只见安德烈果然从门口走进来了。他环视了整个大厅一圈,然后似笑非笑的说:“在进来前我就听到了大厅内的聒噪,怎么给你们休了八天的假期,所以让你们都有些不知所措,忘记了谁才是这座城堡的主人了吗?”

    安德烈最后一句话让很多人下意识的浑身一颤,那些刚才还向凯特琳祝贺的投机者甚至都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他一眼。

    安德烈对自己造成的效果非常满意,看来虽然被周铭打了一次脸,但自己的威信还是存在着的,这让他的信心更足了,他随后说道:“我知道,在你们这些混蛋当中,肯定有人在祈祷我来不了的,现在我显然让这些人都失望了,今天我不仅来到了这里,我还要你们都给我见证,我是如何继承哈鲁斯堡家族的!”

    一句宣言让大厅内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很奇怪安德烈怎么会这么说,周铭也皱起了眉头,露易丝回头看了周铭一眼,看来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要生了。

    安德烈突然咧嘴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嘴上这么说你们并不信服,那么我可以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们这就是事实,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大家一起和我出来去迎接一位贵客,因为这是我最重要的见证!”

    安德烈说完就非常干脆的转身离开,也不多说一句话,这个情况让大厅里的人都愣住了,他们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伊法曼,这位安德烈的最重要支持者大声道:“我相信安德烈伯爵这八天绝不可能只是在荷塘边玩泥巴的,他肯定做了足够让人惊讶的大事,一直以来,我也都是相信他就是能改变哈鲁斯堡家族的那个人,所以现在他既然说有贵客,那我就出去和他一起迎接这位贵客!”

    伊法曼说完就跟着安德烈出去了,而在伊法曼之后,其他安德烈的支持者们也都纷纷跟了出去。

    其他那些投机者们,他们原本就是没有什么立场的,只是单纯的觉得哪边优势就会往哪边倒的,现在既然安德烈摆出了这个阵仗,就跟着出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了不起那边要是不行,就再回来凯特琳这边好了,反正作为墙头草,脸皮是最没用的东西了。

    当大厅里的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出去以后,最后剩下的就只有周铭凯特琳和露易丝了。

    “周铭你对现在的情况有什么想法?”露易丝问。

    周铭皱着眉头说:“我的直觉告诉我,安德烈这个家伙应该是放大招了,他并不想和我们在会议上你来我往的争夺,他是要一次把整个局势确定下来。”

    抬起头,周铭看着门口:“看来他请来的这个人身份很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