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接受不接受?
    如果是那位白兰度大牧在这里,那这些家伙会这么卑微这么怕那还可以理解,但现在这里的只是一个私生子,他们也太夸张了吧?

    周铭对此很不能理解,不过周铭并没有真的说出来,毕竟其他国家宗教的力量对更信奉自己的华夏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

    除此之外,周铭也明白自己并没有对‘外面的世界’有一个系统的了解,按照自己的观念,一个私生子不管再如何受宠,他所能做的也必然很有限,甚至在来外面的世界前,他们在弗吉尼亚州的查尔斯长岛上,还曾遭到过这位牛气冲天的私生子的阻拦。

    不过那一次由于没有见到杰弗森的人,因此周铭也没办法对他的实力做一个判断,只觉得他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

    “庆幸吧,你们这些混蛋们,居然有一天我也会光临你们这么一个简陋的城堡,参加你们这个愚蠢的会议!”

    杰弗森非常傲气的对所有人说,安德烈上前向他问好,并邀请他进去城堡,但杰弗森却很生气道:“我没有听错吧?我的安德烈爵士,你居然让我进去那么一座矮小的城堡?你当我是下水道里的老鼠吗?你这个愚蠢的白痴,你们这么多人进去就没有站着的地方了吧?”

    杰弗森又说:“况且我也并没有打算要和你们这群渣滓浪费太多的时间,就在外面的草坪上说吧,这是对你们的优待!”

    杰弗森的语气趾高气昂,但却没有人对此表现出任何的不满,都只是默默的接受,好像这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他说完径直穿过人群来到了后面周铭和凯特琳的面前,周铭这才真正看清了他的样子,他和其他白人并不一样,虽然也是高鼻梁,但他的眼睛却是褐色的,或许这和他拥有中东的血统有关。

    不过周铭可没有忘记这个家伙的目的,事实上在查尔斯长岛上的时候,周铭就已经领教过一次了。

    果不其然,杰弗森直接来到了凯特琳面前:“尊敬的美丽的凯特琳小姐,我是你最忠贞不渝的骑士,能在这里遇见你,那真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如果你能答应我的求婚,我想我能把哈鲁斯堡当成给你最好的礼物,现在我就能让这位安德烈先生放弃他的继承权,我认为这是很棒的!”

    谁也没想到安德烈苦苦等来的人居然第一句话会这么说,安德烈当时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他:“尊敬的先生,这和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

    “愚蠢的白痴,如果我真的和凯特琳结合了,你认为这里你还能说了算吗?”杰弗森反问,这种一点面子都不给让安德烈的脸色顿时变得更难看了。

    凯特琳却毫不犹豫说:“非常感谢杰弗森先生的偏爱,但我只是哈鲁斯堡的罪人,罪人只能和罪人结合,我根本高攀不上马龙家族的血脉,否则就是一种对上帝的亵渎。”

    杰弗森笑了:“凯特琳,你明明就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如果你真在意的话,我可以让我的父亲赦免你的罪,他可是教廷座下马龙派的大牧,是能和上帝直接沟通的裁判长,他有这个权力。”

    见他还这么说,周铭看不下去了:“杰弗森先生,你既然都明白不是这个问题,那么你就不该继续纠缠下去了不是吗?”

    杰弗森很不屑的瞟了周铭一眼说:“凯特琳,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你的选择。”

    凯特琳点头并主动挽住了周铭的胳膊对他说:“这就是我的选择,他叫周铭,是我的未婚夫,所以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凯特琳的话还没有说完,杰弗森就哈哈大笑道:“我说你这个女人呀,即使我有什么做的不对,或者说我所用的方式和你并不合拍,你也不该用这样的方式来作贱自己的,还故意选择一位来自华夏的垃圾吗?”

    说到最后杰弗森刚才还笑着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不过你做的很棒,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所以我决定要给你一点惩罚!”

    杰弗森说完就不由分说的转身问道:“安德烈,告诉我你找我过来究竟是要做什么?”

    这个问题让安德烈大喜过望,他急忙说道:“先生,这次哈鲁斯堡的会议是为了推选下一位家族的继承人来,所以我希望先生您能支持我。”

    杰弗森微笑着拍拍安德烈的肩膀对他说:“放心吧我的朋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了!”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什么情况他就直接指定了?

    露易丝也忍不住的小心翼翼道:“杰弗森先生,为了哈鲁斯堡家族的未来,我们是不是该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呢?我想凯特琳她也并不是要有意顶撞您的……”

    杰弗森抬了抬眼皮:“哦,你是森科堡家族的人,那么你刚才说了什么?要我和你们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对吗?那么很抱歉,我拒绝这个提议!”

    “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来和你们这些猪杂像议会里的那些白痴一样你来我往的大呼小叫吗?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确定你们的继承人。”杰弗森的手分别指了两个人,“凯特琳和安德烈,由于凯特琳让我很生气,所以我认定安德烈就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仅此而已。”

    “还是……你对我的认定有什么意见?”杰弗森问,他的脸上露出了非常阴森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露易丝心里一阵惊恐,她马上摇头非常肯定的说:“对于杰弗森先生的认定,我绝对没有任何意见!”

    “其实我这个人是非常大度的,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意见是完全可以说出来的,毕竟你也是代表了森科堡家族嘛。”杰弗森随后转了话锋说,“只是你的意见也就只是说说而已了,因为我并不是来商量的,我是来做决定的!因为你们这些家伙根本不配在我面前用商量这个词语。”

    杰弗森转头对其他人说:“我现在的决定就是让安德烈继承哈鲁斯堡家族,你们只有接受和不接受两个选择,当然如果你们选择了不接受,你们就得承担这个选择的后果!”

    杰弗森这句话说得轻飘飘的,但在所有哈鲁斯堡家族的人听来,却如同乌云压境般沉重,每个人都低下头表示对杰弗森的臣服,就连作为王妃的露易丝也都一句话不敢多说,生怕触怒这位性格迥异的大人物。至于安德烈,固然杰弗森并没有针对他,但他同样感受到了杰弗森这番话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杰弗森不愧是掌握了世界顶尖财富和权力的大人物,说话就是这么霸气,你们不配合我商量,你们只有选择接受!

    安德烈心里这么想着,他非常庆幸凯特琳那个白痴任性的没有接受杰弗森的求爱,否则选择要面对绝望的,恐怕就会是自己了。

    面对整个哈鲁斯堡家族的集体失声,杰弗森却叹了口气:“你们这群猪杂,这就接受了吗?为什么不选择反抗一下呢?那样至少还能让享受到一些乐趣……”

    他的话说到这里,周铭突然对他说:“那么就如你所愿,我不接受你的决定!”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声晴天霹雳一般震惊了所有人,包括安德烈在内,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们都认为这个华夏人疯了!

    凯特琳不断的在给周铭使眼色,露易丝甚至都在为周铭辩解道:“尊敬的杰弗森先生,刚才的话只是一个误会,希望您不要往心里去……”

    杰弗森笑了:“很抱歉,我已经听到了。”

    他伸手指着周铭说:“华夏人,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这样愚蠢天真的白痴了,不过我更欣赏你的运气,因为如果是换做一年前的我,恐怕就会让我的直升机机关炮把你打成筛子了!”

    “比起你对我的欣赏,我想你的运气也很不错,因为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回到直升机上,相信我,你身后的那两个废物是保不住你的。”周铭也对他说。

    杰弗森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多么的丢脸,他又咬牙切齿的对周铭说:“很好,华夏人,你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我!”

    “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你第二次这么说了。”周铭提醒他道,“所以呢?你现在是要回到你的直升机上,然后向我们开枪泄愤了吗?”

    “我当然不会这么做,我说过了我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我了,并且如果只是把你打死,那真是让你太舒服了,相比之下,现在我决定要和你玩几个游戏的,只希望你能陪我玩的开心才好。”

    留下这句话,杰弗森就转身离开了,而安德烈和其他哈鲁斯堡家族的人都在恭送他的离开,当杰弗森的武装直升机消失了天际后,安德烈回来用一种非常怜悯的语气对周铭说:“不得不说,无知有时候真是太可怕了,我想到现在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吧?”

    随后安德烈又对凯特琳说:“真的非常遗憾,我很奇怪你怎么就会选择这种白痴成为你的丈夫呢?不过现在我更应该感谢你才对,哈哈!”

    说到最后安德烈哈哈大笑着离开了,而凯特琳想反驳什么,但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能不说,周铭你刚才的做法真是太鲁莽太冲动了!”露易丝也对周铭说。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