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顺着太阳的轨迹
    作为金融班的班长,陈树是非常尽职的,尽管他完全不明白周铭为什么要他带着金融班离开布莱顿去纽约领事馆避什么难,但他还是不打任何折扣的执行了周铭的命令,而金融班的同学们也并没有拖三减四,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离开了哈佛大学,四个小时后,他们就已经在纽约的华夏领事馆了。 .

    另一方面,就在金融班的同学们离开哈佛大学才不过短短一个小时以后,周铭就看到了极端团体冲击哈佛校园的新闻,由于金融班的同学们事先得到消息都提前离开了,因此连累了很多无辜的其他同学;除了这个,周铭也看到了沃顿保险公司和宿舍便利店被查封的新闻,一切都和爱德华电话里说的一样。

    周铭对此长出了一口气:看来人和人之间还是要有信任的,要是自己对爱德华的消息有哪怕一点怀疑,或者是金融班那边对自己有一点怀疑,那么结果恐怕就不是这样了。

    可还不等周铭庆幸多一会,他就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唐氏家族的唐钰打来的,这个电话是周铭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毕竟当初他和唐然争唐氏家族的继承权,自己尽管在海湾战争上和他有过合作,但总的来说自己和他并没有任何交情,他怎么会打电话来呢?不过当周铭接通这个电话后却更惊讶了!

    “周铭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你真是一个最恶心的坏蛋!我问你,你究竟在外面的世界做了什么?是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了呢?”唐钰大声质问道。

    今天,周铭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番话了,遥记得上一次还是麻州州长爱德华通知自己消息的时候说的,那么现在唐钰也说了这番话?

    周铭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问:“唐钰你这么说是不是唐氏家族也出了什么问题?”

    “原来你还不知道吗?”唐钰有些惊讶道,“那看来是我们的新族长不希望给你增加压力,就单方面把事情给压在家族里了,没有告诉你。”

    “其实就是唐人银行,今天美联储向唐人银行开出了一百亿美元的罚单,说是唐人银行违反了美联储的相关规定,同时勒令唐人银行所有营业厅进行停业整顿。但问题在于唐人银行并没有任何的违规行为,我托朋友去打听的消息,说是某个教派在背后设的局,所以我就来问你了。”

    唐钰又说:“虽然这该死的银行和我现在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但我觉得很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因为我可不受新族长管辖!”

    唐钰是没有任何欺骗自己的必要,所以他的话是完全可信的,并且周铭也能确信,以林慕晴和唐然的性格,她们也会为了不打扰自己,单独扛下美联储的压力,不仅如此,她们还会劝说唐景胜和唐徽茵,也不让这些长辈用这点事情来联系自己。

    “我只能说非常抱歉,这是我所没有想到的,那个家伙居然会找到你们进行报复。”

    周铭随后把自己得罪了杰弗森的事情告诉了唐钰,唐钰听后也和爱德华的反应一样,甚至还比爱德华更激动。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你可知道杰弗森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个和撒旦一样邪恶的魔鬼呀!这个人做事都是随心所欲的,但更重要的是他拥有碾压我们的绝对实力,周铭你这个混蛋,你确定你真的爱那两个女人吗?如果是你为什么可以这样的没有脑子呢?”

    电话那头唐钰大声的咆哮着,那声音的愤怒让周铭相信自己现在要站在他面前,他都能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

    终于等唐钰那边骂完了,周铭才开口说道:“对于今天的事情我的确要说一声抱歉,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失误,但我会尽可能弥补的,请相信我对唐然和林慕晴的感情也都是真的!”

    周铭的语气很笃定,不过唐钰那边却很不屑道:“你的感情如何管我什么事?只要我的军火生意能继续就行了,你们都去死是我最开心的事啦!”

    唐钰丢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这让周铭在这边有些愣神,因为唐钰这话说的显然是很傲娇了,以前咋就没现他还有这个属性呢?

    突然,周铭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周铭马上回头,就见凯特琳端着两杯茶就站在自己身后,周铭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不过没等周铭解释,凯特琳就先说道:“关于林慕晴和唐然的事情我不想听,刚才那个电话是旧金山唐氏家族出事了对吗?”

    既然凯特琳直接跳过了林慕晴和唐然的话题,那么周铭自然也没有纠缠在这里的道理,他也回答:“是的,杰弗森找了美联储的关系制裁了唐人银行,按时间来算,现在纽约那边的股市也已经开了,估计会让唐氏家族遭受很大的损失,没想到杰弗森那个家伙的动作这么快,居然也能让美联储帮他做事吗?”

    “杰弗森这个人或许由于是私生子的关系,他的性格是很怪异的,基本上是想到什么要做就马上会去做的,和一般的贵族并不一样,至于美联储那边,是有另外情况的。”

    凯特琳接着对周铭解释:“你应该知道,美联储其实是一个由各大美国银行控股的股份制公司,所以只要杰弗森在美联储的各大股东都拥有话语权,那么他就可以依靠这些大股东的能量来操纵美联储了,而很不凑巧,美国的大银行基本都属于教派控股,那么杰弗森能指使美联储也就并不奇怪了。”

    “看来我的确不太了解外面的世界,不过今天的事情我仍然不后悔!”周铭说。

    凯特琳对周铭感到很惊奇,因为在周铭的脸上,她并看不到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反而由于杰弗森的做法让他有些……兴奋了?

    “那么凯特琳,你比我要更熟悉杰弗森,那么你认为他接下来还会做什么呢?我有种预感,他并不会就此罢手。”周铭问。

    凯特琳摇摇头:“我想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而应该问周铭你自己了。”

    周铭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凯特琳随后告诉他:“从布莱顿到旧金山,杰弗森都是挑和你的关系比较密切的人或者家族下手,并且都是追寻着太阳的轨迹,那么这样算下去,接下来他有可能要下手的就是港城或者是华夏了,不过以目前任何教派都在华夏的势力薄弱来看,最有可能的就是港城了。”

    周铭的猜测和凯特琳不谋而合,于是周铭在听完了凯特琳的分析后立即拨通了李成的电话,不过李成的电话现在却在占线中。

    这让周铭感到很奇怪,因为按照时间来判断,当哈鲁斯堡晚上的时候,港城那边正好是凌晨才对,这个时间怎么会电话占线呢?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李成临时有其他事情,毕竟作为未来的华人富,他有点凌晨的业务要谈也是正常的,可当周铭过一会再次拨李成的电话却现仍然在占线时,周铭顿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了。

    第一次很有可能是巧合,但一而再再而三就绝不可能了。

    当周铭第四次拨李成的号码才终于打进去了,电话才接通,周铭就听到李成疲惫的声音传来:“我说了,事情可以明天再说,总有转机的。”

    从他的这番话,周铭知道他是把自己当成了另外的人,同时也从话里听出港城果然也出事了,于是周铭马上自报了家门:“成哥,我是周铭,我想我得和你说声抱歉了,是不是你在港城的生意出现了问题?”

    李成那边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问道:“看来真是你在外面的世界出了什么意外吗?”

    “意外是有一点,我恐怕要和一个叫杰弗森的人正面对上了,这就是他对我的报复,但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快的直接报复在所有和我有关系的人身上。”周铭说。

    “原来如此,如果是他的话就可以理解了,这个人是外面的世界里最疯狂的疯子。”李成说,“而这一次,不仅是我出现了意外,就连童老师他的航运公司也出了很大的状况。”

    随后李成告诉了周铭,他的长河实业在巴西才收购的矿石企业就生了变故,由于当地企业受到了冲击,政府直接放弃了交易但却又不退已收入的预付款,直接导致长河实业损失达数十亿美元。至于童刚的港城航运集团,他旗下的十艘注册地在美洲的货轮都遭到了当地相关部门的扣押,预计损失会达到数百亿美元。

    “这个该死的家伙,还真是相当的大手笔呢!”周铭无奈道,“不过成哥请你转告童主席,既然这次事情是由我而起的,那么你们所受的损失,都将由我一力承担!”

    李成则说:“周铭小兄弟,咱们认识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年时间,但我和童老师,我们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这点损失我们还是能担得起的,不过前提是你得有办法打败那个该死的杰弗森才行,我们不能白吃这个亏了!我想童老师他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

    “好吧,既然成哥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周铭说,“我现在的确有一个对付杰弗森的办法,不过我现在正在等一个消息,只要这个消息到位了,我马上就可以动手了。”

    “那我就在港城等着你的好消息了!”李成说。

    有些事情总是说来就来的,当周铭这边才挂了李成的电话,露易丝的电话就立即打了进来,周铭马上接通,露易丝告诉他:“恭喜周铭先生了,我打这个电话来是为你带来了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