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我来找女王陛下
    周铭和凯特琳乘坐航班从哈鲁斯堡来到了英国伦敦,当他们顺着拥挤的人流走出机场的时候,周铭不得不感慨这不愧是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这人流量密集的就像是国内的春运火车站一样。

    “上一次我们从百慕大过来,由于要在伦敦转机,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不知道这一次有没有机会能带你在这大伦敦多走走了。”周铭对凯特琳说。

    凯特琳轻轻的摇头,表示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周铭带着凯特琳打了一辆车,直接要去往白金汉宫,司机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朋友,你是来旅游的吗?如果是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先找住的地方,白金汉宫的景色不错,不过附近睡觉的代价也是非常高昂的。”

    “感谢你的关心,我只是觉得或许会有朋友为我付账的。”周铭对他说。

    周铭都这么说了,那司机就没有多说什么,专心为周铭开车了,而这时凯特琳小声问周铭:“我们真的要直接去白金汉宫吗?那样会不会太过鲁莽了一点?”

    凯特琳会有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现在的白金汉宫还并没有对外开放,作为英国女王最主要的宫寝,哪能直接就能进去的呢?像他们这样一声招呼没打,也没有任何人帮忙预约的前提下就这么直接过去,说鲁莽已经是最轻巧的评价了。

    周铭摊开双手:“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你的姑姑不愿意帮助我们,我们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不过从国内到百慕大一直到现在,我都是鲁莽过来的,所以现在再鲁莽一次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况且这还关系到了我们能否制裁杰弗森的关键!”

    周铭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从来不拖泥带水的,这一次在得到了露易丝的消息后,他马上就出发来到了英国,直奔白金汉宫而来。

    “在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我们要对抗杰弗森这个大牧首的私生子,我们就必须要想一些非常的办法,而和杰弗森不属于一个教派的英王室家族,就是一个很好的拉拢对象。”周铭说。

    面对周铭的这个说法,凯特琳没有再说了,况且他们现在已经到了伦敦,难道还能改主意吗?只能祈祷奇迹的出现了。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后,周铭和凯特琳终于到了白金汉宫,由于白金汉宫的正门是不允许停车的,因此周铭和凯特琳是在侧面下的车,在支付了车费后,他们下车直接走向正门。

    作为伦敦的标志性建筑,尽管白金汉宫不对外开放,但门口仍然有不少的游客存在,他们见周铭走向门口,不由出声提醒他道:“嘿!华夏人,这白金汉宫是不开放的,在门口照几张照片就好了。”

    周铭回头对他说:“非常感谢你的提醒,不过或许我能进去呢?”

    那人惊讶的愣住了,似乎没想到周铭居然这么执着,他不由警告了周铭一句:“朋友,或许你在你们国家很厉害,但这可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周铭并没有理会,带着凯特琳还是走向了门口,果不其然被门口的皇家卫兵给拦住了。这些皇家卫兵的装束保持着英国的传统,一身猩红色的短上衣,以及一顶高高的熊皮帽,非常有礼貌的对周铭说:“非常抱歉,这里是王宫重地,你们可以在门口拍照,但不允

    (本章未完,请翻页)许入内参观。”

    “看吧,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所以华夏人你还是快滚出来吧!”后面的人嘲讽道。

    但周铭却根本不为所动,仍然对门口的卫兵说:“我当然知道,但我并不是来参观的,事实上我是有预约来找女王大人的。”

    那卫兵惊呆了,因为他在白金汉宫执勤三年,也算是个老兵了,不是没有接待过外宾,可那些人基本都是从侧门进入的,如果有礼仪要走正门,那也会是有人来门口迎接的,这是对客人的尊重,怎么会让客人自己走过来呢?这对很重礼数的王室来说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看着他的表情,周铭知道他在惊讶什么,于是周铭接着说:“我知道这很奇怪,但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之前英镑是我抛售的,这让你们的女王损失了很大一笔钱,所以她是故意这么做的。”

    “看起来你好像并不相信我?”周铭说,“我劝你最好还是给你们的女王打个电话为好,否则要是再来一次英格兰银行事件,恐怕你们就吃不消了。”

    周铭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是非常没底的,虽然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但如果把自己放在对方那个角度,这完全就是扯淡的东西,谁信谁傻b!

    不过也不知道是周铭的演技真的特别好还是怎么,那皇家卫兵却说:“很抱歉,我并没有和女王陛下通话的权力。”

    “那么你就先通知你的上级好了,我相信他是知道的。”周铭说。

    那皇家卫兵皱着眉头显得很犹豫,这时周铭又说:“我觉得你最好快点做决定,因为我们在白金汉宫的门口已经快成为景观的一部分了。”

    那皇家卫兵这才反应过来:“好的,这位先生,就请您先在传达室稍等片刻,我去联系我们的上级。”

    说完这这卫兵就对周铭和凯特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铭带着凯特琳很自然的就走进了这座举世闻名的白金汉宫,而这个情况让后面跌碎了一地的眼镜,刚才还在嘲讽周铭不懂规矩的人们心中则都一个个凌乱了。他们完全不明白,周铭这个其貌不扬的华夏人,怎么就能突破限制进入白金汉宫了呢?

    外面的吃瓜群众们一头雾水,已经走进白金汉宫传达室的凯特琳则更忐忑了,毕竟周铭是完全扯淡进来的,因此她紧紧握着周铭的手,表现的非常紧张,周铭则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

    其实周铭在门口的时候心里也是很忐忑的,但当他走进来以后,心里却反而平静下来了。

    反正自己现在也就是非常鲁莽的试一试,能进去就是奇迹,进不去也很正常,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行。

    周铭心里做着这样的打算,很平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卫兵在给他的上级打电话。

    过了好一会,那皇家卫兵回来了,他对周铭说:“非常抱歉这位先生,我的上级说你并不在来访名单里,不过他表示如果你真是那位先生,他非常愿意过来确认一下的。”

    “恭敬不如从命。”周铭说。

    于是,周铭和凯特琳就在这里等了起来,周铭见卫兵似乎有些紧张,就对他说:“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跑,更没打算要闯进白金汉宫制造什么恐怖袭击。”

    然而周铭不说还好,卫兵听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这么说反而更紧张了起来,这也让周铭感到很无奈。

    又过了十分钟,一位军官模样的走了出来,周铭知道他应该就是这皇家卫队的指挥官了。

    他走进传达室上下打量了周铭两眼然后主动伸出了手,但表情却非常倨傲,甚至都拿鼻孔对着周铭说:“你好,我是安德鲁,白金汉宫皇家卫队的指挥官,听说你就是打败了英格兰银行的人对吗?”

    周铭点头承认了,安德鲁于是不屑的笑了:“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打败了英格兰银行的应该是一位叫乔罗斯的人才对。”

    “既然你知道乔罗斯,那么安德鲁先生你也该知道乔罗斯背后的量子基金才对,而在英格兰银行事件之前,就有一位华夏人收购了量子基金的股份,那就是我。”周铭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安德鲁随后坐下来问,眼神却仍然没兴趣看着周铭,仿佛那是一幅非常糟糕的画像一般,“那么华夏来的先生,你闯进白金汉宫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是奉女王的召唤而来,目的是为了解决白金汉宫日益增加的维修开支问题。”周铭回答。

    “很抱歉,白金汉宫的维修一直是由王室负责的,而女王的钱包还能负担得起这座王宫的维修开支。”安德鲁说。

    周铭笑了:“尊敬的安德鲁先生,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事实上据我所知连你们的皇家卫队都有两年没有更换新的熊皮帽子了对吗?并且宫殿里的一些设施也出现了老化的现象……”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德鲁很不客气的打断了:“这都是你们这些无耻的商人所造成的!你们就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一点一点的在吸取着我们的钱财,我真应该把你吊死在宫殿后面的旗杆上!”

    “这是一个泄愤的好办法,但你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做,因为我并不是来找女王拿钱的,而是给她送钱的,并且我给她的钱还并不止是一亿两亿那么简单。”周铭说。

    “那么你把钱放下,你人可以走了。”安德鲁说。

    周铭笑的更开心了:“这玩笑可并不好笑,你觉得我的身上什么地方能藏下超过一亿英镑呢?”

    安德鲁又问:“那不是还有支票这样的东西吗?”

    周铭无奈的摇头:“安德鲁先生,如果是你的话,你能直接把支票放下,然后马上离开吗?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好吗?”

    “可是我不能保证你不会对女王陛下造成威胁。”安德鲁换了个角度说。

    “事实上我也并没有要你做决定,你完全可以把我刚才说的话原本原样的告诉你们的女王,让她来决定是否来见我。”周铭说。

    “你凭什么觉得我有资格和女王通话?又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传达这个消息?”安德鲁又问。

    周铭摊开双手:“不知道,或许是一种直觉,也可能是你已经被我催眠了。”

    周铭的冷幽默让卫队士兵忍不住的笑出了声,这让安德鲁感到很难堪,他恶狠狠的对周铭说:“我会帮你的,但是如果结果不像你说的那样,我保证会把你的衣服扒光然后丢到街上去的,我发誓!”

    周铭笑着回答:“但我想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