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墨西哥分析
    一如今天和出租车司机聊天时说的那样,周铭和凯特琳当天都没有离开白金汉宫,他们都被伊丽莎贝女王留在了宫殿里做客,还邀请他们共进了午餐和晚餐。 ★★. ★ √ .★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多和周铭讨论关于投资墨西哥的计划,不过对周铭来说,这个计划根本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和当初对付英镑的步骤基本上是一样的,找个合适的时机大量抛售墨西哥的货币就行了,墨西哥自身差劲的经济状况就保不住他的财富。

    不过话虽这样说,但当女王大人问起来了,周铭还是用合适的语言给她做了解释。

    但这里比较派上用场的还要数是凯特琳了,因为所谓的欧洲各国王室家族,实际上都是同宗同源的,并且在互相通婚以后,实际各个国家的君王都是表兄妹关系,因此当凯特琳自报家门以后,伊丽莎贝女王就惊讶但却理所当然的现自己居然是凯特琳的表姨。

    后来当伊丽莎贝得知凯特琳的父亲去世了也感到很悲伤,这是真的悲伤,因为伊丽莎贝当初和斐迪南大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晚上,周铭和凯特琳回到房间,周铭告诉凯特琳:“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早些回巴黎的。”

    凯特琳点点头,她问周铭:“这就是你要姑姑告诉你关于十三教派信息的原因吧?”

    周铭知道凯特琳很早就要问这个问题了,自己也就是等来了露易丝的消息以后才出开始布局报复杰弗森的。

    原本这就没啥好隐瞒的,更别说对象还是凯特琳了,所以周铭很自然的点了头:“没错,我很早就说了,我并不了解教廷内部的情况,就我们现在的实力,对抗整个教廷无异于是作死,但要只是一个教派,而且还是在另一个教派的支持,那我就有信心的多了,更重要的是,这样做还很难遭到报复。”

    “但我并不认为这只是你的运气,你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吧?”凯特琳问。

    周铭微笑着点了头,事实他也的确是这么想的,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就有江湖,现在教廷都分为了十三个教派,每个教派各领一方,那么这就很明显,教廷并不是铁板一块,各个教派之间肯定因为财富和权力分配不均的关系各自争斗不休,对于这种有机会狠咬对手的情况,他们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我知道十三教派之间肯定存在矛盾,但没想到最不待见马龙派的居然是英国。”周铭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马龙派自诩是最原始的教义,而英国这边信奉的则是新教圣公会,他们互相驳斥对方才是异端。”凯特琳说。

    “但其实他们不都属于教廷吗?也都是天主的一支,居然还能是什么异端?”周铭饶有意味的说,“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些实际上都是骗普通人的把戏,我想最根本的冲突还是在利益和权力上吧!”

    周铭说到最后耸了耸肩:“但不管他们是为何冲突,最重要的是给了我一个选择的方向。”

    “可是……难道周铭你就不怕姑姑她故意给你一个假消息吗?你怎么会相信姑姑呢?”凯特琳问出了一个她很早就想问的问题,事实这也是她今晚最想问的问题。

    “啊?原来你姑姑会提供给我假消息吗?我完全没有考虑过呀!”周铭故作惊讶道。

    凯特琳顿时目瞪口呆:“什么周铭你原来没想过这点吗?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不是在拿自己开玩笑吗?要知道一旦出现了问题,那你就将万劫不复了呀,恐怕今天就真的会被赶出白金汉宫成为伦敦街头的笑柄!”

    面对凯特琳如此认真的话,周铭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好了我逗你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没想过呢?”

    凯特琳这才反应过来周铭原来是在逗自己的,顿时很不高兴的嘟起了小嘴。

    周铭很开心的在她红润的小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告诉她说:“不过我想的是你姑姑给我们假信息这是个伪命题,因为她根本没有坑我们的理由。”

    周铭这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的的确确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结果,事实上当初他在找露易丝要消息之前,他就有想过露易丝会不会故意给自己假消息的可能。

    但随后周铭又想到,露易丝这么做只可能是把自己卖掉当投名状,要是对方是白兰度本人,周铭就肯定不会问了;可问题在于对方只是一个私生子,就算名声在外,就算他同样能做很多事情,可露易丝背后的家族毕竟已经贵为王族了,从这上面来说,杰弗森这个私生子所能做的,就非常有限了。

    既然对杰弗森那边没有诉求,露易丝就没有纳投名状的必要,至于自己和凯特琳多少也还是盟友,就算这个盟约多么不可靠,至少在目前的条件下,她没有向自己捅刀子的理由。

    在确定露易丝不会出卖自己的前提下,那么就没有不相信她的理由了。

    凯特琳也是非常聪明的,在周铭的提醒下,她也想通了关键,这也才松了口气。

    凯特琳这边才要松口气,周铭又对她说:“现在我们可不能放松,既然已经说服了英国这边,我们也要更确实的了解墨西哥的情况才行,毕竟我们只是为了报复杰弗森的班克曼银行才对墨西哥出手的,要是那边不存在短期投机机会的话,那我们才真正亏大了!”

    周铭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尽管周铭清楚的记得乔罗斯是对墨西哥出手过的,不过那应该是三年后的事情,现在的墨西哥经济正处于一个上升阶段,有没有爆经济危机和进行金融投机的条件,周铭还真摸不准,所以周铭才需要凯特琳这个金融天才的分析。

    要是在没摸准的情况下贸然对一个经济健康的国家出手,那带来的结果就很有可能亏损巨大,最好的结果也是资本被套牢,这种给杰弗森和墨西哥送福利的结果,都不是他们想要的。

    凯特琳也明白这点,她想了想才说:“就我目前所掌握的情况看,墨西哥自十年前的那场债务危机以后,正在全力转型,目前正是从上一次经济危机中复苏的最好阶段,倒还真没找到好的突破口。”

    这个答案是在周铭意料之中的,怎么说墨西哥也算是美洲一个赫赫有名的强国了,就算隐藏着危机,但至少表面上还是很不错的。

    “那么比索呢?墨西哥的外汇储备呢?”周铭问。

    “目前墨西哥实行的是紧盯美元的策略,比索的汇率紧跟美元,上下浮动非常小。”凯特琳显然是查过墨西哥资料的,“这种策略其实是很奇怪的,为什么会有国家不顾国内的经济情况,强行类比汇率呢?我敢说这是存在巨大隐患的行为,尤其在他的外汇储备并不是很充裕的情况下。”

    凯特琳一转话锋接着又说:“不过这是在出现问题的前提下,可现在墨西哥还是一个很值得投资的地方,很多国际热钱都在往墨西哥涌去,这些热钱资本能有效的帮助墨西哥抵挡经济危机侵袭的。”

    “不过在我看来,这些热钱根本不可靠,一旦危机袭来,我相信他们会比兔子跑的还快。”周铭想了想又问,“对了,我听说墨西哥的贫困人口也有很多?”

    凯特琳摇头:“抱歉,这个事情我还并没有注意到,不过那边的贫富差距很大倒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总人口九千万的墨西哥,他的贫困人口就过了四千万,我认为这将是墨西哥的最大隐患!”周铭非常肯定道,“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都还只是粗浅的分析,真正细致的数据,还要等明天去了巴黎才能拿到,到时候我的金融班同学们也会到的。”

    凯特琳微笑道:“我也会很高兴见到他们的。”

    ……

    当周铭和凯特琳在房间里谈论分析墨西哥局势的时候,另一边在伊丽莎贝女王的房间里,一件他们万万没想到的事情正在生。

    女王伊丽莎贝已经年近六旬了,但她这个时候仍然没有睡觉,她和丈夫都坐在桌子前面,因为他们都在等着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电话才终于响起来了,伊丽莎贝很快的接通电话,里面顿时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温莎家的女王,这么急着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

    “非常抱歉我的大牧,我打扰了您的清修,不过我这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是关于马龙派那些异端的,我相信您会非常有兴趣的。”伊丽莎贝说,“今天我的王宫里闯进来了一个华夏人,他居然没有被我的卫兵给赶出去,并且通过层层守卫最后来到了我的面前!”

    伊丽莎贝接着说:“这很神奇,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给我讲述了他要对墨西哥下手的计划,而他的计划和我们的居然不谋而合。”

    “所以你想要和那个华夏人合作对吗?可是现在我们的酝酿还不够。”那边提醒道。

    “我的大牧我当然明白,但如果他先我们动手了,那我们的计划就有可能功亏一篑,那么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和他一起提前动手了,您看呢?”伊丽莎贝小心翼翼的问,等待着大牧最后的答案。

    “那就去做吧我的孩子,去狠狠的教训马龙派的那些混蛋们,让他们明白我们圣公会才是正统!”大牧非常温文尔雅的痛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