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可怜之人有可恨之处
    (鞠躬感谢“逍遥轩琪”、“康文羽飞”、“菏刻”、“253529357”、“耀眼的彗星”和“邵雅倩”的月票支持!)

    随着周铭的话说出口,现场顿时一片寂静,那个荆楚人和滨海人,包括所有金融班的同学们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周铭,似乎很不敢相信周铭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在片刻的寂静过后,滨海人率先很夸张的大笑起来:“你这个小赤佬刚才说了什么?你说要让法国总统来下命令放我们出去吗?还要他来给我们道歉?你确定你不是脑子瓦特了吗?你以为你是谁,联合国主席吗?其实你就是个白日做梦的白痴而已!” &nbs++++小说 p;荆楚人也满脸尴尬的对周铭说:“兄弟,听口音你也是荆楚人吧?我知道你看不惯他,但其实他这个人也就是嘴巴上不饶人而已,你没必要和他计较这些,有些话听听就过去了。”

    这话说着委婉,但实际上也就是在提醒周铭说话有点太随意太大言不惭了些;至于其他金融班的同学们,他们虽然很盲目的相信周铭,但他们却不明白周铭为什么会这么说,这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吧。

    周铭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不用帮我开脱,我也知道你们不相信,我们等着看就好了。”

    “等着看?看什么?看你接下来该如何丢人吗?很抱歉我们可没这个闲工夫,等我的朋友来帮我保释了,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你就在这里慢慢等你的总统来放人吧!”那滨海人嘲讽周铭道。

    不过或许是他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当他才说完,外面就有一名警察拎着警棍过来很不客气的敲了几下拘留室的铁门,发出刺耳的梆梆声,并冲里面吼道:“你们这些该死的黄皮杂种,都特么给我安静一点!否则我保证会把你们的卵蛋都给踢烂!”

    这一声吼吓得滨海人下意识的缩了缩头,显然对外面的法国警察很是畏惧,但随后他又看到周铭,狠狠的瞪了一眼,仿佛是在怪周铭把警察招来的一样。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对于这种只敢窝里横的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随着警察的这一声吼,倒是让拘留室里安静下来了,叶凝小心翼翼来到周铭身边问:“老师,你说我们会在这里被关多久呢?他们不会真拿走了我们的行礼吧?他们还会……每件行礼都打开来看吗?”

    周铭看了叶凝一眼,她通红的小脸上写满了厌恶,显然她很担心自己行礼当中贴身衣物被那些不要脸的烟鬼翻看,这对非常保守的她来说根本不能接受。

    周铭对她说:“最多有些行礼我们就不要了,不过那些杂碎,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我相信老师!”叶凝非常坚定道,“不过我们也得先从这里出去才是,老师您说凯特琳姐姐什么时候会来救我们呢?”

    周铭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她:“我刚才说的法国总统会下令释放我们并给我们道歉,你相信吗?”

    “我当然相信!”叶凝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就对了。”周铭微笑着对她说,“所以现在凯特琳就已经在做事了,我们就只要安静的等在这里,最多不超过三天,我们就能等来总统的命令和道歉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则要在这里耐心的等上三天。”

    叶凝用力的点头:“那我们就等上三天,三天时间内,哪怕他们放我们走我们都不走!”

    滨海人听到了叶凝的话不由笑出了声:“放走都不走吗,你们就这么迷信你们的老师吗?真是一群白痴,这么多年学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上的,看来国内的教育还是不行,只是一味的应付考试,根本不考虑教育学生的全面发展,尤其是独立思考的能力!”

    面对他的嘲讽,李阳突然问:“同学们,如果你们有一天被狗咬了可怎么办呢?”

    所有人都很配合的说不知道,李阳接着自己的问题道:“那当然没什么办法,只能自认倒霉了,毕竟我们总不能再回头去咬那条到处乱叫的狗吧?”

    没有人不知道李阳这就是在嘲讽那个滨海人,所以所有人都很开心的笑了。

    那滨海人对此非常生气,甚至想站起来打周铭,不过当他看到周铭身后的学生时,还是只能忍住了,毕竟他一个人可打不过那么多个,他只能在心里痛骂起了周铭。

    随后过了约摸半个小时左右,周铭他们才再次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这个脚步声让滨海人一下高兴的跳起来了,他非常得瑟的对周铭说:“来救我了,我的朋友终于来把我保释出去了,而你们这些白痴就等在这里,相信这个混蛋能让总统来救你们吧!”

    这个拘留室是一个很常见的密室模样,四面全是墙壁,没有窗户,只有门口的一扇铁门。

    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突然有人打开了铁门的探视窗,随后一个法国女人顺着探视窗说道:“李!你在这吗?”

    这是在叫那个滨海人,他的精神为之一振,他先很得意的对周铭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她可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法国人!”

    他非常得意,就好像是做了什么非常骄傲的事情一样,不过这也难怪,在这个大家都一致当美分的年代,能交一个外国,尤其还是发达国家的女友,的确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随后他用力的扑向门口,用流利的法语大喊着:“伊娃,我就在这里,你是来保释我的吗?快点让他们放我出去,上帝作证,我真的一分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待了!”

    “李,我能明白你的现在的心情,可是你现在还不能出去,因为他们说你的罪行非常严重,如果保释你至少需要一万法郎的保释金,可你知道我并没有那么多钱。”那女人在外面向他解释。

    那滨海人听到当时就愣住了,他很不可思议道:“一万法郎?怎么会要那么多钱呢?该死的,那就不要管他们了,就保释我一个人好了,就我一个人……”

    见他的情绪有些激动,伊娃在外面极力的向他解释:“李,你不要激动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说的一万法郎保释金,就只是你一个人的,如果是你们八个人,总共需要八万法郎,我的上帝,你们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行,怎么会要那么多的保释金呢?”

    “什么?我一个人就需要一万法郎?这怎么可能呢?我们明明什么违法的事情都没有做呀,为什么会这样?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

    这个滨海人越说越激动,到最后都在拼命的拍打摇晃着铁门起来,任由他女朋友在外面怎么劝他都停不下来,就像是进入了什么癫狂状态一样。最后他的行为激怒了门口的警察,掏出电棍对着他的手就是狠狠电了一下,他猝不及防的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不住的抽搐着。

    “李,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要不要给你叫救护车,你们没有权力这么对他,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他的保释金我会帮他拿来的!”

    外面的伊娃还在说着,不过里面的滨海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而外面的伊娃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过了一会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想来是已经被警察给强制带离了。

    这时那滨海人悠悠转醒过来,却仍然在不住的念叨着他要出去,周铭看不下去就对他说:“如果你真这么想出去的话,一万法郎的保释金而已,我可以帮你出了。”

    听到周铭的话,滨海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狗一样一下跳起来了,恶狠狠的对周铭说:“滚!我不要你的施舍,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事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你们犯了那么大的案子,怎么会连累到我们呢?我从来没有听到一万法郎的保释金啊,你明白一万法郎是什么概念吗?那可是我半年的工资呀!”

    荆楚人看不过去了:“我说你什么情况?他不也是想帮你吗?你不接受就算了,干嘛还要骂他呢?”

    滨海人冷笑着说:“他帮我?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他这张嘴巴只会吹牛b罢了,什么狗屁总统命令,什么道歉,如果他有一万法郎还会在这里大言不惭吗?他好像也有一个外国的女朋友吧?好歹伊娃还来看我了,他的女朋友呢?只怕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吧?”

    “你们这些赤佬,早就跟你们说过,国外有国外的法律,让你们不要乱动,你们偏不听,现在这样都是你们害的!”滨海人大声咆哮道,“我相信法国的法律是正义的,我是无辜的,他们会放我出去的!”

    周铭皱起了眉头:“好歹我们也都是华夏人是老乡,你怎么宁愿相信那些外国人,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同胞呢?”

    “老乡?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国外见老乡,背后打一枪这样的话吗?在国外自己老乡是最好坑的,因为国外人生地不熟的,甚至有些连正常交流都做不到,你坑了他,他也没办法找你,但是外国人却是很讲信誉的,而且他们的品质更优秀,也更讲规则,相比之下,我当然更愿意相信外国人了!”

    滨海人最后又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痛恨自己这张华夏脸,真是太差劲了!如果我身上但凡能有一点西方的基因,我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待遇!”

    看着他的歇斯底里,周铭无奈的摇头:“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家伙他已经疯了,我们和他没办法交流。”

    随后周铭让荆楚人把他带到一边,周铭对金融班的同学们说:“我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无非就是羡慕国外的好生活,但到了国外却又处处受到歧视,他不愿意承认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只是一味的认为是华夏的错,他不应该有华夏的基因,却从来没想过去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这一切。”

    陈树这时说:“老师,您的意思是要我们遇到了问题不要逃避,要靠着自己的双手去改变这一切吗?”

    周铭点头:“这也是一直以来我需要你们养成的观念,因为所谓平等这个东西,是要建立在足够实力的基础上,乞求对方施舍平等,那是乞丐都不会有的天真想法。”

    说完周铭就靠着墙壁坐下来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等着法国的总统来向我们道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